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二十五章【老子就和你们玩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一百二十五章老子就和你们玩玩

    (:两更7千多字。继续要,要推荐票,要支持!)

    进来的是一名年约五十,长得白白嫩嫩的微胖男人,穿一件黑色风衣,打着红色领带,九牧王的西裤,眼睛上驾着一框金边眼镜,看起来满脸和气而儒雅。

    “哦!是杨主任。请!”金杨眉角一跳,象征的动了动股。脑子里产生一道疑问:他来干什么?黄鼠狼给鸡拜年?

    金半山对熊德壮和党风室主任杨方明的评价很低,认为不仅不能使用,而且要尽快踢远,否则不利于工作。金杨认为,金半山能把杨方明和熊德壮划进同量祸害等级,而且杨方明的职位和权力明显小于熊德壮,这证明杨的祸害系数要远大于熊德壮。

    因此,他连敷衍都欠奉。轻描淡写瞥了他一眼便低下眸子。

    杨方明丝毫没有尴尬地表,他白嫩的脸笑开一朵花,声音也近乎男女之间,缺乏阳刚,带点柔。

    “金!工作辛苦吧!大冷的天,您怎么没开空调?”说着,走上前要去拿空调遥控器。

    金杨听其声,观其形,不知道怎么忽然渗得慌。这杨方明虽然比他大伯小十岁左右,但也算得上清远官场一员老将,号称官场万金油,活化石路路通等等,清远大多数部门他都周游到堂。比如在县政府担任过秘书,县委办公室写过半年材料,二十五岁担任县委的秘书,和当时的金半山是同事。一时前途无量。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他欢腾到把县委办一女孩子的肚子给搞大了,而这位女孩正好是该县委的未来儿媳妇。

    命运之锤猛烈下砸。在该县委主政期间,他先是被抽调到农机公司,然后长期在农村驻队,该离开清远时,索把他一锊到底,调到最偏远的公社担任计生主任。整天和一帮乡村悍妇打交道。他的命运一如小草,衰弱到任人践踏,直到三十五岁的年龄才勉强找了个农村寡妇凑对子结了婚。再后来,随着该在清远的影响力不断削弱,他逐渐往城里爬,往上爬,一直爬到清远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若论级别,是科室领导中不多见的副处级。可是,他已经开始走向老年时代,风景虽美,也不过是一抹夕阳。

    这样一个老资格的科室副处级,做出女姓化的献媚动作。对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口口声声使用敬词“您!”金杨浑毛孔竖立,他似乎怕遥控器被他的手碰脏了似的,一把抓在手里,连声说:“不用不用。杨主任有事吗?”

    杨方明施施然一笑,变戏法似地递上一叠发票,恭声道:“自打金来了,我们都感觉到有盼头了,振兴纪委指可待。”

    金杨没有搭理他,默默接过装订好的发票一看,全部是餐饮和交通住宿票据,他了甩发票,“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党风办这一年多的出差发票,同志们自己垫费用,好多家里都揭不开锅了,大家伙都知道金的能耐,都央求我来找您给报销了。您看看,每张发票都有财务室的核查签名,就等着您签最后一道名报销。”

    金杨不由得瞟了瞟杨方明穿的九牧王西裤,据他所知,这个牌子的裤子在这个小城市来说,接近奢侈品。但他发现,熊德壮以及他看见的好些个纪委工作人员,包括发票名单上等着报销,家里揭不开锅的几个人,都穿一水的九牧王?

    如杨方明所说,每张发票上不仅有财务审核签名,还有各种名目的出差项目批注,比如赴金龙国纺调研国有企业党风廉政建设况,或去乡镇开展加强廉洁自律活动的现场会等等。

    金杨刚来的第一天就通知孙野知道财务上没钱,他要是签了字,一来会让财务室的人反感,二来报不出来,他白签字也是个恶俗地笑话。即便是财务室拿得出这笔差旅费,但党风办报销了,还有纪检监察室,纪委办公室,信访办公呢?用金半山的话说,当官有三怕,一怕来历不明党风钱财,二怕道德作风危及,三怕莫名其妙就得罪了上司和群众。

    他顿时明白,这个杨方明是笑里藏刀,专门来挑场子的。他不签要得罪一部分人,签了得罪大部分人。他暗暗骂了一声“草!”将发票轻轻扔回杨方明怀里,“这字不归我签。”

    杨方明嫩柔的皮一层层晃悠颤动着,皮笑不笑道:“纪委现在您管事,您不签谁签?”

    金色杨冷冷扫了一眼杨方明,轻声道:“我没有权利签这个字,要么你找宁,要么等新上任找他去。”

    杨方明笑眯眯地又递上一张4打印纸。

    金杨扫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接。

    杨方明平铺在金杨的办公桌上,柔柔道:“您看纪委今天安排的节值班表。您排名第一,宁第二……我受同志们的委托,他们都等着这点钱过年,金,您一定得想想法子,否则……”

    “否则怎样?”金杨不动声色问。

    “否则,我也交不了差呀。现在队伍不好带,人人想法多,人心涣散,常言道皇帝不差饿兵……”

    金杨默然看着他,心思都跑到这个排名表上去了。

    在华夏,领导干部排名已经成为一门很深的学问。排名首先是一种‘政治风向标’。你在当地或某个机构系统的排名,表明了你的政治地位。排名靠前了,说明你上升了;排名靠后了,说明你的地位下降了;如果在媒体上长期看不到某人的名字,说明他将要出问题或者已经出了问题。往后延伸,排名的意义更加深刻多样化,排名靠前的,有好事固然先享受;但前提这是个强势单位或者强力机构部门,若换成一个连薪水都发不出的清水衙门,一把手就是个整锅煎烤的蚂蚁。谁都不想干。现在人都不傻,下属连生活费都拿不到,他们拿什么去尊敬你,听你话?轻则骂娘,重则揍你一顿,再重些天天骂天天挨揍。

    既然杨方明摆明了要耍无赖,背后一定有一群同谋,否则他不会轻易把自己扔油锅里炸。这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事儿。杨方明一切按程序走,语言上不留漏洞,不骂不闹,软磨死人。今天来了明天还会继续,自己若找不出一个好办法应对,金杨这个名字在纪委算是彻底给毁了。

    他看了一眼杨方明。杨方明冲他和蔼地笑了笑。金杨更加肯定了他的判断,他和他背后的人是想彻底搞臭他。怎么办?若是一年前,他很可能因为愤怒而猛揍他一顿出口闷气,然后谁谁。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再会为单纯的为出气而挥舞拳头去争勇斗狠。何况孙子曾曰:上兵罚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他心中忽然一动,坏事利用好了就是个好事,若不索趁这个机会扭转不利局面?宋光明自嘲是光杆司令,他何尝不是……

    可想把坏事变成好事,必须具备一定条件,这个条件就是钱。事的动态方向就是差旅费的报销,起死回生的办法和转机的唯一条件也是钱。

    不就是钱吗?世界上什么麻烦都不好解决,谈钱就不是麻烦。他突然抬头对杨方明道:“纪委的公费开支我会为大家解决。”

    “呃……金不是开玩笑?”杨方明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金杨的唇角突然泄出一道冷意,“我开玩笑要分对象。”

    杨方明定了定神,声音半嘶哑道:“那……什么时间能给报销。”

    “三天之内。”金杨不等杨方明发问,冷声道:“杨主任辛苦地为同事跑前跑后,那就索再辛苦一次,帮我通知纪监委所有未报发票的同志,明天上午九点在纪委小会议室集合开会。我提前申明,未到会的同志手中的发票全部作废。”

    “哦……那……”杨方明眼镜后的眼睛狐疑地转动着,还想说话,金杨冷冷地起,“我还有工作要忙,请吧杨主任。”

    “好好!金您忙,我这就去通知同志们!”

    看着杨方明退出办公室,金杨咧了咧嘴,喃喃道:“老子就和你们玩玩!”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