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九十六章【葬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九十六章【葬礼

    金杨与霍天佐的通话结束后,他几乎没怎么整理办公室,赶在下班高峰前悄然离开了交通局大楼。

    那辆银灰色小霸王的车钥匙,他已经交给刘星,让他代为上缴。

    出了大门,他微微回头看了一眼交通大楼和隔壁的交通宾馆,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谢小环。据说任何男人难以忘记的女人有三种:一种是和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二种是自己无法得到的女人;三种是自己可以轻松得到,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的女人。

    无疑,曾经自荐席枕的谢小环属于第三类。说实话,如果其中没有掺杂太多利益纠葛,金杨并不介意与其一夜风,事后挥挥衣袖,不带走半缕云彩。

    金杨缓缓走在萧瑟的街道边,想了想,掏出电话拨通了夏国华的电话。

    电话接通,夏国华的语气彻头彻尾展示了他现在上佳的精神面貌。

    “扬子抱歉,没有时间去看望你”夏国华诚恳道:“公司现在已经接收了国泰商业调查室的全部员工,正进行整合规划。同时和萱萱基金会的合约也在紧锣密鼓的谈判中,大概明天就能拿到合约……”

    “你们辛苦了我这点小伤用不着大惊小怪。”金杨淡笑道:“新职业的感受如何?”

    “哎真是不了解不知道,了解吓一跳。仅国泰和萱萱的两个大单,可保双国半年开销哇另外,我以前还单纯的以为商调公司无非就是跟踪调查追索欠款等等,前天才知道什么职业律师、信用分析师、信用调查师、商账管理师……我承认,我必须再度虚心当一名学生。”夏国华兴奋道:“昨天还接了两笔个人业务,一个看到广告后寻来的,一个是你原来工作单位的詹副所长介绍的,我让郭小动接单在运作……”

    金杨好奇道:“詹丽?她介绍的什么业务?”

    “好像是她的一名闺蜜,要调查某个追求她狠长时间的男人,是否在以前的婚姻中有家庭暴力,虐待或者其它不良陋习。”夏国华微微一顿,吞吞吐吐道:“这个被调查人的份不一般,接这个业务前,我和程保国谨慎考虑过。让保国以前的一名高级调查员和郭小动搭班子,原则是宁可调查取证失败,也不能被发现。”

    “咦?这个被调查人是谁?”

    夏国华压低声音道:“武江市公安局邯阳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范小龙。”

    “啊……”金杨微微一愣,顿时会过意思来。这完全是詹丽自己要调查范小龙的品,才虚拟出一名委托闺蜜。她是不是盼嫁了,还是范小龙追得紧……

    “怎么了?”夏国华紧张起来,“扬子,我们是不是不应该接?”

    “不工作上的事你和保国做主。我不干涉。”金杨忽然想起他打电话的主题,问道:“我让秦奋调查交通宾馆谢小环一事,有什么结果没有?”

    “谢小环的资料我们正在组织分析员筛选整理资料,大概三小时后能出完整结果。不过,令分析员奇怪的是,”夏国华顿了顿道:“谢小环自离开清远交通宾馆后,一直未回清远,看样子她也不打算回去。她一直跟着一个叫马蝈蝈的女人,份似秘书和跟班。我们特地将她和马蝈蝈的个人信息资料搜集汇总,包括她们最近的行踪以及见过的人等等。”

    金杨说道:“好的晚上发我邮箱。你忙,不打扰你了。”

    “嗯有时间我再和你联系。”夏国华忽然道:“对了,还有件事要通知你。双国的开业时间已定,下周六。你这个大股东是一定要出席的。”

    “应该参加不过我建议低调点,随便揭个牌吃顿饭得了。”

    夏国华笑眯眯道:“你说过不干涉公司运作的。”

    金杨语塞,正要说话,眼睛忽然瞥到迎面驶来的一队小车上。打头的是一辆黑色奥迪a6,排量型号远谈不上多奢华,但车牌和这个排量的轿车相结合,里面的人物就显得非同一般起来。

    辰g代表军队军种序列‘天干地支’中的申安省,g代表警备区。而置于前挡风下端的那张拉风地303通行证,预示着这辆车上哪都不会有人敢管。

    金杨楞了楞神,那边的夏国华以为金杨有事要忙,遂匆匆挂断电话。

    清远城不乏高级轿车,但是以车队形式出现的,除了喜庆婚嫁丧葬事宜,就是大市和省城来了高级领导。但这个六辆车组成的车队,没有警车开道,含量看上去更高更有唯一。其中有云西市政府牌照的,有省军区牌照的,有西海军区警备区的,有云西军分区的……

    看着车队走远,金杨狐疑地收回眸子,他一直想不明白,这些部队的车为什么组队来到清远?清远地方上没有驻扎解放军,仅仅两个武警中队,一个消防,一个看守所。

    直到他回到临河老街,接过金大伯递过来的一张白底黑字请柬,一眼看到正面硕大一个“奠”字和马国豪仙逝的字眼时,金杨奇怪地抖了抖请柬,望向金半山道:“他们竟然给我发请柬?什么意思?”

    “很简单。他们想借机表明一种态度,古人常用死人祭奠亡灵,或者杀牲畜悼念……”金半山说完这句有些晦涩难明的话后,房间里顿时陷入了异样的沉默。

    半晌,金杨忽然笑道:“难怪西海省那么多军队系统的车赶来清远,马家丧葬,何家立威。估计马蝈蝈那位副参谋长的夫婿也回来了……对,那个辰g军牌车里大概是他的座驾。”

    “你去不去?”金半山问道。

    “我凭什么去?”

    金半山静静望着金杨,半耷拉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淡然说道:“就凭死人为大。我问你,你去或者不去能改变他们对你的仇视态度吗?”

    “不能”金杨摇头。

    “你不去在他们看来是你心虚了,你理亏了,你不敢光明正大地去灵堂面对死者。”金半山的声音微带感慨,“你去了,至少能证明,你无愧于心。顺便还能观察观察云西地区和何家走得近的官员,以后,这个梁子怕是轻易解不了……”

    金杨沉吟着,缓缓点头,“我可以去,虽然我内心并不愿……”

    “不这两者并不矛盾”金半山打断他,孩子气地嚷道:“你去,是你表达出的一种气度。大伯了解你,小芹了解你,但是外人呢?他们会真正了解你吗?不可能,了解和被了解都需要耗费无数时间精力,那么你表现出的气度,就是你在向大众释放你的品。还能去了解下对手的度量以及危险系数。何乐不为?”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要去的唯一目的是他们既然发出邀请,我总要对死者有所尊重。”金杨翻开请柬,看了看底部的期。“明天上午十点出殡。行算是我去新单位前为旧账做个了结。”

    :最近在空调房进进出出,冷交替,感冒发烧萎靡不振,昨天没请假断了一章,前面也曾纳下了三章没补,总欠四章,我记着ning)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