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二十八章【苦难为什么不是你们的老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中午。

    金杨匆匆下楼,沿途遇到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地和他打着招呼。

    “金处长好。”

    “下班了,金处。”

    “金办……”

    金杨没有停留,一一点头示意,快步来到大楼停车场。他的那辆“哈弗”静静地停在一处不显眼的位置。

    韩卫东已经在车上等了他半个多小时,烟盒里的烟早被挥霍一空,正犹豫是不是去外面买包烟回来,看到金杨,连忙打开车门,让出正驾驶的位置。

    金杨上了车,看了他一眼,“小芹搬完家了?”

    “她才多少东西,一趟就搞定。她正兴垩奋地在家搞卫生呢,还不许我帮忙。”韩卫东咧嘴道:“烟完了,杨哥给支烟抽。”

    金杨从口袋掏出一包未拆封的黄鹤楼,扔给韩卫东,伸手扭了扭汽车钥匙,发动汽车,缓缓倒车,然后驶向大门外。

    韩卫东拆开香烟,递了一支给金杨。金杨摇了摇头。

    说来也怪,遇到不抽烟的彭书垩记,他的烟瘾也直线下降。今天更是忙得一上午没了抽烟的时间。他若有所悟。原来人的很多习惯都受环境约束。戒烟其实并不难嘛。

    韩卫东自己点燃一支烟,长长吐了个烟圈,“杨哥!中午我请你吃个饭,恭贺你荣升省委书垩记秘书。”

    “没时间。”

    韩卫东委屈地张大了嘴,“不是吧,杨哥!我可是代表了一大帮子人呢,他们千嘱咐万嘱咐,让我一定要代表他们表示表示。”

    “你能代表什么人?”

    “余大校,刘靖,藏青,还有言洁菊”韩卫东朝车外吐出了香烟,搬着手指数,“还有店里的小张,小许,胖丫她们……”

    金标笑道:“下次你来武江,我请你。”

    “呵呵!那十五云西分店开张,你总得去吧。”韩卫东坐地还钱道。

    金杨无奈道:“如果能挤出时间,一定去。”

    “说好了,你不去分店就不开改”,韩卫东还想说话,金杨打断道:“余大校他们在周余县的分店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俩废好”,韩卫东摇头道:“第一次当家作主,仅仅设计图就换了三种风格,当然要够拖,我看三八前都玄乎。”

    “都有个学习过程嘛,你当初不也是邯郸瞎天糊地的小太子?他们俩只要有这个认真劲,告诉你,迟早超过你。你别得瑟。”

    “哈!可能吗?”韩卫东潇洒地甩了甩头发,认真说道:“下辈子或许有希望。”

    金杨白了他一眼,打开导航仪,输入武江塑料一厂的位置,opc提供四条路线,金杨选了条最短路经,然后缓缓停车,“下车。”

    “咦,杨哥,不”,我没说什么呀?生气了?”韩卫东一脸迷糊地摸自己脑袋。

    金杨没好气道:“我赶时间去个地方,路线和你相反,你现在下车自己坐车回云西,节约时间又节约路费。要不,你跟我多跑十几公里路,再自己找车回去也行。反正我今天是没时间送你。”

    “那”我麻利地下车好了。”韩卫东跳下车,回头冲柔声柔气道:“杨哥记好,十五等你……”咦?杨哥,我没说完呢,你怎么跑了……”

    金杨快速发动汽车朝目的地驶去。说实话,他没想到彭放会关注网络上的芝麻小事。以前他在武江公龘安局工作时,也接到过好几次政府关于要怎么怎么关注民生的通知和文件。但大多是响亮的口号,执行起来困难咸鱼吧小钢炮提供。彭放居高位,却拿出最实际的行动。虽然说一个月的工资对那个家庭来说,杯水车薪。但却是一丝希望地火苗。

    他脑中忽然一动,这事是不是让萱萱基金会介入,至少可以解决张秀莲的医疗困难。正当他正考虑实施方案时,电话滴滴响了几声。

    如果是老手机,他不一定会看短消息。但这是省委办公厅的专业手机,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也不多,他拿起来打开一看。短消息是叶旌发来的。

    第一条是两个微笑符加“谢谢”两个字。

    第二条是:你怎么走那么早,我去你办公室没找到你。中午请你吃个便饭,赏光否。

    第三条是:吃饭的地点由你选。今天我和我的钱包都豁出去了……”

    看到“豁出去”这三个字,而且特别在前面加上一个“我”字,金杨微微惊诧。他知道叶子是玩文字的高手,她这样组织文字,里面的玄机”

    她这是在暗示他,她今天要把自己豁出去?如果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她干嘛回避电话,而是用文字表达?如果没有杨慧红事件,他不知道最后自己会怎么选择,但是现在,他连想都不会想。准备回条短讯拒绝。回头一想,装做没看到没收到彼此的面子都好过。毕竟每天都要见面。

    其实他对叶旌的印象非常不错。虽说她不是苏娟白小芹那种让人一眼惊艳的美女,但是姿色上佳,材霸道,而且智商相当高,属于懂生活,有目标,内外兼修的女孩。而且一句“豁出去了”明摆着不带任何条件,也就是他不必因此负什么责任。

    如果他没有苏娟和白小芹,或者依然窝在白山警务区,能讨个这样的女孩当老婆或者人,已经是天大的奢侈了。

    不过旋即一想,他如果还在白山警务区,会有可能认识省委办公厅的美才女?即便认识,人家会鸟他?想通了这点,所有隐藏在角落里的遗憾都一扫而空。

    驱车赶到武汉塑料一厂的老式家属房。

    仅仅目测便知道是有好几十年历史的老房子,破烂不堪。而这排房子的周围百米处,却耸立着几栋豪华的高楼大大厦和高档写字楼、以及绿草红花相间的幽雅商品房小区。

    他找了个停车处,然后在坑坑洼洼的窄巷中走着,沿路遇上几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留着长长的头发,宽大地韩式灯笼裤子,手腕上脖子上挂着各种饰品,个个手上叼着香烟,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冷酷和不屑的神,喷着烟大摇大摆从他边走过。

    金杨怔怔地看着他们尚未成熟的瘦弱背影,再看看高楼和眼前的低屋破壁。忽然意识到韩卫东大概也是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仅仅百米的距离,却是两今天地。嗯必高档商品房家的孩子现在正在校园里即便回家也是钢琴艺术家教,而这些下岗职工的孩子呢?

    这样巨大地反差,孩子们的心里能平衡吗?他们长大了是不是又成长为一个韩卫东,常龙、郑三炮、湖彪们呢?

    他轻轻长叹一声,继续向巷子里寻去。

    刚转三个弯,他便看到有户人家门前站满了叽叽喳喳的人群。不问问,这肯定是张秀莲的家。他快步走过去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这是个长长的筒子间,开门见尾,用墙壁分割成三个小房间,进门的房间是个厨房,但靠墙还摆放着一张单人边有个小书桌,桌子上堆满了学习书籍和各种药盒。

    有三四个中年妇女坐在铱上唉声叹气。

    “你说张嫂子怎么就这么倒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就靠老王支撑,他这一判刑她和孩子可怎么办哟!”

    “谁说不是,是哪个掉脑壳当初漏办了她的医保,这不是害人命吗?”

    “老王也倒霉,只是偷了几百斤铁,就判了三年,那默开车撞死人啥事也没有;还有厂里老厂长家的老三,前段时间跟人抢工地,都快把人打死,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昨天还大摇大摆在前边酒店里摆宴席请客……”什么世道哟!”

    一个大嫂警惕地盯着金杨撞了撞边的妇女,示意她不要随便开口。

    金杨低头走进第二间房间两个老式大衣柜挤满了整堵墙壁距离大衣柜不到一米的距离有张大上躺着一个面色枯萎的老年妇女咸鱼吧小钢炮提供。如果不是从网络上得知她的年龄才四十五岁他再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头坐着两个男孩,一个穿着地摊运垩动脆体型偏瘦,带着眼镜,看上去像大学的学生,一脸木然地呆坐着;另一个穿着毛衣,年龄莫若十七八岁,是他的弟弟,看到他,两眼露出警惕的光芒。上下打量了一眼他笔的西服,闪亮的皮鞋,高级公文包,稚嫩的眸子里陡然出仇视的寒芒。

    “你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金杨默默无语地看着趟在上的妇女,缓缓打开公文包,拿出一个大信封,低给老大。低声道:“拿着。”

    老大的镜片的眸子陡然有了神采,他惶恐起,接过信封,深深地鞠躬,颤声道:“……”谢谢!”

    金杨从包里拿出钱夹子,把钞票全部拿出来,轻轻放在尾,拍了拍两个男孩的肩膀,黯然转

    快步来到门外,他感觉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

    “叔叔!我代表我妈妈谢谢您!”

    听到声音,猛然回头。

    老二双腿一软,正要下跪答谢。他连忙提拽着老二的手臂,低喝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谁?你记着,整今天下,你唯一该跪的是你的父母。除此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你腿软。”

    老二眼眸顿时湿润了,他深深地低下头。

    “照顾好母亲。别对这个世界绝望。苦难是你最好的老师。永远别丧失信心……”

    金杨说完转大步离开。

    关于苦难是老师这句话。最早是金大伯告诉他的。那时他还小,根本理解不了,只是很委屈地说,“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别的孩子都有……”

    后来在高中课堂上,他的班主任老师曾经用一堂课的时间来讲述这句话所包含的含义。

    他记得当时夏国华因为说了句:“如果吃苦可以让我成熟,我对我的未来更有把握,这样的话而获得老师的嘉奖咸鱼吧小钢炮提供。而老师结尾时说了两句话,对他的感触最深。

    “同学们。只有能战胜苦难的人,苦难才是他人生的一笔财富!换而言之:苦难是坚强的人的老师,!”

    “狗屎!都是些话!”走出小巷的金杨望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愤然自语道:“苦难如果没有尽头,还会有多少坚强?”

    精神萎靡地上了车,便接到小黑的电话。

    “老大,她要离开,我们快拦不住了……”

    金杨心中一紧,一边安抚一边快速发动汽车,“坚持住,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不能让她离开。我最多十五分钟到。”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