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十九章【吃不了兜着走】(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这是一间欧式风格的豪华包间,以往它属于杯就交错,属于你来我往地盛宴,属于风趣横生,宾主欢乐的一个聚会场所。

    但现在,则像极了一个审问场所。彭放正襟危坐,神严肃,余占刚和金杨分站两边,顺山市委书垩记姚希文忐忑不安地站在中间。

    “对不起”彭书垩记”今天的突发事件惊扰到您”波及了您的安全,我要负全部责任,我代表顺山市委向省委检讨……”请组织上处分我!”

    彭放语气严肃道:“这事要是换成普通百姓,一个没有权利直接电话联线市委书垩记的普通人,又会是一种什么结果?”

    “结果会很严重……”姚希文提心吊胆道。

    “不能因为我是个省委书垩记,就形成“法律剪刀差,呀,姚希文同志。”,彭放问道:“知道什么叫“法律剪刀差,吗?”

    姚希文撕惶地摇头。虽然他印象里接触过这个词语,但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具体的含义。

    “这是媒体发明的新名词,但它肯定不是一个准确的概念。之所以媒体要生生造出这个词,是因为不如此就难以感慨出某种不正常的现象。他们说在我们的社会上存在一种法律的实施现象。

    在上层与下层之间,在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之间出现的一种适用标准上的差异。似乎社会地位差距越大,其标准和结果的差异就越大。比如我若不是个省委书垩记,今天恐怕要吃足流氓地痞和涉黑警垩察的苦头。”

    姚希文连连点头,答不上话。

    彭放沉声道:“在顺山出了这样的事你和顺上市委市政府要负主要责任。希望顺山市委市政府以此为例,举一反三,严肃查找全市执法战线存在的问题”切实整顿执法队伍。做到自我监督,懂得自我监督,让人监督的另一种执法层面。”

    “我代表市委市政府一定切实执行省委的要求,坚决杜绝这样的不良现象,请彭书垩记放心。”姚希文当即表态道。

    “放心?”,彭书垩记冷哼一声“我再问你”你们搞的这个湖州开发区是什么意思?糊弄上级领导还是为了忽舟专项拨款,或者是忽悠广大的人民百姓?”,姚希文脸都吓白了”他低头喃喃道:“这件事……””

    “姚希文同志,请看着我讲话。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这个西海省最大的百姓讲话。”彭放蓬勃的气场四溢,莫说当事人姚希文就是金杨和余占刚也吃不消。

    姚希文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起来湖州开发区是他和黄光耀市长博弈的结果。他是外地空降到顺山的干部,属于“外来户”,连头连尾在顺山才干满三年咸鱼吧小钢炮提供。而黄光耀是从市委副书垩记的位置提拔起来的,是顺山土生土长的干部。亦是顺山广大人民眼中的“自己的市长”。

    不管是顺山的汽车工业园区还是湖州高新开发区,他都是今后来人。这三年来”他们俩的全部博弈点都放在汽车工业园区的控制权上湖州开发区是时任副书垩记的黄光耀一手促成的,亦是他在顺山的耀目政绩工程”水泼不进,加之没什么政绩点,他也就自动忽视。

    他小心翼翼地说,“彭书垩记湖州开发区是黄市长的心血,也是他当年一手创造的,跑审批跑政策跑资金跑支持,外人根本无法插手。”

    “荒唐。”,彭放勃然大怒,指着姚希文道:“湖州是你们的私产?是个人的政绩,是谁的老婆外人动不得?它是国家的是人民的,是党的湖州。你们作为顺山市的党政一把手是党和国家的罪人,要为国家和百姓的损失负全责。”,“我虚心接受彭放同志的批评,承认并改正错误。”姚希文见彭放发起了脾气反而镇定下来。一般领导在私下场合批评某人,证明他在领导心中还有分量和位置。要是一言不发或者在大会上公开批评那证明该领导对他的印象极坏。

    “哪怕有些领导甚至全市人民戳我的脊梁骨,我也会把改造湖州开发区的重担背起来,我代表市委请您明年再来视察,保证给您一个全新的面貌。”,彭放语气稍缓”语重心长道:“经济快速发展是好事,但前提一定要健康稳定。而且必须谨慎对待影响经济稳定的诸多不安定因素。尤其是党政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关系。我党一直提倡和谐发展观。你姚希文若连这点沟通能力都没有,还当什么市委书垩记。”

    “彭书垩记批评得对,我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虚心向黄市长请教,多交流多沟通。”

    正在这时,姚希文的秘书把房门轻轻推开一条缝隙,朝里张望。

    姚希文皱起眉头。

    彭放挥了挥手,“有事你去忙。”

    “我马上回来。”姚希文快步来到门外,还没来得及发火,他的秘书神秘兮兮道:“我听到一个消息,黄市长正在赶来的路上。”,姚希文一惊,“他知道彭书垩记来了湖州?”

    “不,他听说湖州发生了很奇怪的事,他的秘书还给我打了几个电话询问详,我拖延了过去,所以他们急匆匆赶来看看……”,“哦……”这个老狐狸鼻子还真鬼……”,姚希文挥了挥手,“你去外面盯着点,有况随时向我汇报。”

    说完他推门而入,走近彭放前,低声请示道:“彭书垩记,黄光耀市长正在赶来的路上,您见不见……”

    “不见。”,彭放好整以暇地起,吩咐金杨,“我们马上离开,离开前,你去把我们中餐的账单接清。”

    姚希文心中松了口气。彭放不见黄光耀是他今天最大的惊喜,这基本意味着彭放对他和黄光耀不同的态度。哪怕彭放毫不留地k了他一顿,咸鱼吧小钢炮提供。但接触和没有接触之间有质的区别。他因此感激地看了金杨一眼。知道金杨的电话是关键。如果金杨选择打给黄光耀,黄采取的做法或许比他更果断更强硬以博取彭放的好感。那么彭书垩记选择不见的人就是他这个市委书垩记。

    姚希文殷勤道:“我带金处去柜台结账。”,金杨跟着姚希文出了门。姚希文当即低声感激道:“谢谢金处。以后金处有任何吩咐,我在所不辞。”

    金杨微笑道:“还是姚书垩记应对有方啊!看得出来,彭书垩记对你很有感觉。”

    “兄弟,如果你不介意,我们之间就别以官职相称。”姚希文低声道:“彭书垩记这算是微服私访?顺山是第一站?”

    金杨点了点头。

    姚希文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神复杂地问,“主要的重点是哪个方面?”

    金杨笑而不语。

    姚希文尴尬道:“我犯错误了,不该问不该问的事。金尼弟谅解我一时冲动。”,金杨摇头,低声道:“彭书垩记在汽车工业园区呆了半个小时,没有和任何人交流;但却在湖州开发区走了两个多小时,和诸多农民有过交流,还去过开发区援建指挥部。”

    姚希文眼睛一亮,感慨道:“明白了,我明白了!”

    金杨见姚希文俨然当他为知己,索明说,“这次的私访,我希望姚大哥能封龘锁消息。”

    姚希文点了点头,忽然道:“可是不少人看见彭书垩记了,现在彭书垩记刚来西海主政,电视媒体的出镜率不高,但是迟早……””

    金杨笑道:“只要政府方面不给出定论,私下里人们怎么传小消息无妨。”,“就是就是。”,姚希文再度感慨地看了金杨一眼,真心恭维道:“金兄弟年轻有为,脑子灵活,将来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对了,关于这次事件的人员处罚,金兄弟有什么建议?”

    金杨想了想道:“带黑社会质的一群恶棍一定不能放过,他们的上大有潜力可挖。至少一群警垩察教育教育就算了,但是他们的头,那个叫周晓川的决计不能轻饶,敢拿手铐拷省委书垩记,要查清楚,是什么人指使他带队出警,滥用职权,欺压百姓。彭书垩记对这个姓周的行为很反感。”,其实无需金杨提醒最后一句,姚希文已经下了决心,哪怕彻底和黄光耀翻脸,也在所不惜。反正姓周的是黄光耀的人,咸鱼吧小钢炮提供。正好拿下他,治安大队大队长的空缺还可以腾出来……”

    “不知道怎么感谢金兄弟!”姚希文真诚地握起金杨的手。

    “还有件事。”金杨看了看四周一眼,语气严肃道:“今天我和彭书垩记先到的市区,在富丽华庄园看到几幅白色的横幅,彭书垩记很震惊。”,“啊”,”,我早知道会有麻烦,没想还是没躲过。”姚希文叹息着摇头,忽然想起来什么,犹豫道:“金兄弟有所不知,这个富丽华是蓝田地产公司开发的,蓝田地产的老起”,……”

    金杨轻描淡写道:“不就是姓迟吗?”,姚希文微惊,“彭书垩记知道?这样啊?”,金杨知道他心中所想,进言道:“你无须和任何人对立,只要把能掌握的资料呈送给彭书垩记,至于以后,关我们什么事?”

    “也是,的确不关我们的事。”姚希文摇头晃脑的和金杨齐齐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