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章【心有所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一章【心有所属】

    初八早上八点十分,一辆奥迪a6徐徐驶进西海省人民政fǔ大楼。

    气派庄严的办公大楼前,省委秘书长姚一民和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目视着奥迪车,小跑着上前迎接。

    司机刚停稳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上前打开车mén,右手扶住汽车mén顶,恭声道:“彭书记早!”

    省委书记彭放动作敏捷地从车中出来,朝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便朝姚一民伸出手去,“姚秘书长早!”

    “彭书记早!”姚一民微微低了低腰,地和彭放握手,然后很有尺度地松开,朝大楼方向的台阶指了指,“彭书记请。”

    彭放神恬淡地箭步而上,姚秘书长和年轻男子紧跟左右。

    “小田,给彭书记汇报汇报今天的工作计划。”姚秘书长对左边的男子示意道。

    年轻男人微微紧张地翻开记事本,边走边念道:“上午八点半,会见武江市委书记宫青山;九点出席省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

    彭放步履不停,抬手道:“走路不谈工作。”

    田先军嘴唇立闭,满脸失望地看向姚一民。

    姚一民今年五十一岁,是前任省委柏书记从地市级书记的位置上提拔起来的,他体态微瘦,粗看其貌不扬,没有官威,其实头脑灵活,擅于抠细节,是个有相当机关工作经验的人,绝对是个称职的省委大管家。

    这个chūn节他其实过得蛮郁闷。当初柏书记退居二线前和他谈过一次话,有让他接替武江市委单书记位置的意思。但后来却了无音讯,直到柏书记正式离任,他才得知,他的留任是新任省委书记的直接要求。原因很简单,省委班子大换血,他这个省委管家不能再换,至少要坚持一届。

    虽然省委秘书长和武江市委书记都是省委常委,而且省委常委排名要高出武江市委书记一头,但一个在有省委书记,省长,常务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乃至纪委书记组织部长诸多副省级压他一头的省委省政fǔ体系里,实在是连根葱都算不上,而武江市委书记却是武江近千万人头上的天。

    但郁闷归郁闷,工作还得继续。他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帮彭放书记安排一名称职的秘书。彭书记来西海履新连头连尾不到一个月时间,若去掉chūn节休假,甚至连半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但是已经驳回了三个秘书人选。

    田立军是他推荐给彭书记的第四个秘书。他自己也是做秘书出,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一名称职的秘书不能太有自己的主见,但也不能完全没有主见;忌讳锋芒毕露,但不能毫无张力;既要懂得见机行事,还要知道什么时间该微笑,什么时间该冷笑,这里面学问太大了。任何高官履新第一要务是挑好秘书,再开展工作。就是柏书记当年,也先后换了三个秘书,最后才定夺。

    可是彭书记却只是连续驳回,又不给任何方向xìng指令,着实让他为难。一个偌大的西海省,一个月过后,还连个省委书记的秘书都挑不出来,说出去等于是扇他的脸。他是把能想到的人选全部筛选了一遍,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不超过五人,田立军毕业名校,既有基层工作经验,也有省委办公厅的秘书工作经验,级别也够,文笔了得,思维开阔,重要的是他不强势,即便获得彭放的欢心,也是他五指山下的孙猴子。

    姚一民将彭放书记送进了办公室前,悄悄对田立君摆了摆手,让他等候在外。

    办公室早在半小时前经过细心整理过,一杯温的白开水已经摆放在彭放办公桌前。彭放清早不喝茶叶,要喝茶也要过了十点以后。

    秘书处的小叶殷勤地端起温水递给彭放后,缓缓退到左侧的秘书办公室。她是秘书处暂时安排给彭放的服务人员。

    姚一民在彭放的示意下坐在单人沙发上,开口道:“彭书记,田立军是省委办公厅给您挑的秘书人选,他毕业于人大,曾经在……”

    彭放风轻云淡地抬了抬手,“有人给我推荐了一个秘书人选,他叫金杨,清远县纪委副书记,一民你考察考察,下午我见见他。”

    “……好的,我马上安排。”姚一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他竟然白cào心了一个chūn节,原来彭书记自己早有人选。这个金杨是什么人,有什么背景?

    他立刻起,将手中的时间安排表放在彭放的办公桌上,“这是您今天的程安排,请您过目。”

    彭放拿起来看了看,目光敏锐地抓住了其中的漏dòng道:“下午三点的商务会见暂时改期。安排在明天上午。”

    “好的,我会通知下去。您忙,我马上去安排。”职业敏感xìng使得姚一民离开了彭放的办公室,脑子里全是金杨的名字。彭放书记竟然为了见这个新秘书,取消了重大的商务会见安排。这个代表团里可是有好几家世界五百强的总裁董事长,由此可见这个叫金杨的新秘书在彭书记心中的位置。

    出了mén,他听到田立军的声音,站住脚,沉yín道:“小田,你暂时还是回办公厅工作,去调研处接替黄副处长的工作如何?”

    田立军脸sè微变,失声道:“姚秘书长,是不是彭书记看不上我?”

    “什么看得上看不上,你以为是搞对象?”姚一民板起脸,这个田立军笔杆子利索,头脑聪敏,忠诚度也没有问题,就是有时太钻牛角尖。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好,非要搞得赤luǒluǒ血淋淋地有什么好?

    谁都想当一号首长的秘书,有时候就象嫁人,嫁对人嫁错人,这一对一错,进出可就大了。虽然同样是办公室秘书,但给谁做秘书,这可不是相差一点点,给一号做秘书,或者做一个普通的秘书,有时候可真是有天壤之别。他也理解田立军,别说调研处的副处长,就是拿正处长换这个秘书的位置也不会有人愿意去干。可谁让彭书记心有所属了呢?怪得了谁?

    想到这里,姚一民开导他说:“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到此为止,从现在起不要谈这件事,更不要带着绪工作,认真踏实地在调研处做好工作,虽然是个副主任,但却是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好多人都盯着这个位置。你年轻又有学历,底蕴强基础好,潜力大把。嗯!”

    田立军听了他这一番开导,还有什么不明白。他被彭放书记给否定了。可是他心里依然不服,彭书记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给他,怎么就武断地否定了他呢?但是他也不傻,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他知道。他冲着姚一民微微鞠了一躬说:“姚秘书长!您是真心为我好,我会一辈子感激您。请您放心,我决不给您丢脸抹黑。”

    “去吧!”姚一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走进秘书处。

    不一会,他匆匆敲开了彭书记的办公室大mén。进mén就说,“彭书记,有件事要向您汇报。您提到的清远纪委副书记金杨,是今年省的援疆jiāo流干部,正月十五过后就要奔赴北疆……”

    彭放头也没抬道:“继续。”

    姚一民忽然意识到自己几乎犯了大错。省委书记要个人,他就是上了中组部的名单又如何?在西海这块土地上,彭放的话就是圣旨……

    他迅速改变思维,“我正在和组织部迟易同志取得联系。”

    彭放没有出声。姚一民继续道:“按您的指示,我对金杨同志做了了解。他的确是我省不可多得的年轻优秀干部,不仅在公安系统屡获嘉奖,在纪委部mén也做出了相当贡献……组织部迟易同志亲自点名,吧他作为潜力干部进行培养,为金杨同志特批了一个援疆名额。”

    听到这里,彭放这才抬头看了姚一民一眼,放下手中的文件,淡笑道:“看来西海省对年轻干部的培养提拔走在了前列。年轻干部的培养、选拔方式不断创新,是不是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政策体系,制度化水平有没有提高,这个方面的工作要充分完善。请一民同志把我的话转告给迟易同志,让组织部行文行事,并把它当做今年的组织工作重点来抓。”

    离开了彭放的办公室,姚一民出了半冷汗。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彭放在sx省当省长时声望比省委书记还高,看似说话轻描淡写,极有襟,但实际上却滴水不漏,一言九鼎,不容置疑。

    摊上了这么个强势的书记不知是福是祸,但是他却深深明白一件事,彭放要的这个新秘书是个极其难缠的年轻人,走哪哪出事,还得出大事,他实在是搞不清楚,彭放这种有深度的封疆大员为什么会看上这么一个喜欢出风头,喜欢惹祸的秘书?这简直脱离了常规,甚至是违反了官场的基本规律。

    正在他头疼不已时,一道电话打了进来。

    “老姚,你刚才找过我?我刚开完一个碰头会……”

    “迟部长早。”姚一民收敛心神道:“事是这样的……”

    ………

    半个小时后,清远县组织部长吴火旺拨通了金杨的手机,语气急促道:“金书记,刚接到省委办公厅的电话,让你马上赶到省委办公厅。县组织部的车马上去接你。”

    “吴部长,要我去省委办公厅干嘛?”金杨一边接听电话一边逗nòng着坐在他腿上的白小芹。

    白小芹香腮绯红的搂抱着金杨,蓬松的黑丝缭luàn垂散在她雪白的脖颈处,仅穿了件保暖内衣地段异常xìng感妖娆,贴的内衣极富煽韵味地凸显少nv饱满地,健美而又有弹xìng地大腿,翘和不断加剧ròu感的美tún。

    吴火旺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他只知道上级领导用很强烈的命令口吻吩咐他,他又不好意思在金杨面前跌份,含糊其辞道:“大概是援疆的事吧,你马上准备下……”

    金杨懒洋洋地捏了捏白小芹的鼻尖,又在她耳垂边哈了口气,逗得白小芹躯如蛇般扭曲,粉腻酥融yù滴,秀眸惺忪,芳菲妩媚……

    这个chūn节真正属于他们俩人的时间不多,初一到初三带着萱萱到处拜年玩耍,好不容易在初五送走了萱萱,严洁菊却一直呆在临河老街。他们两人想偷个食啥地,不仅要瞒着金半山,还得防备被严洁菊撞破。个中之苦和刺激令两人如沸水中的蛤蟆——怎么蹦跶都跳不出来。

    直到昨天在金杨授意下,韩卫东邀请严洁菊去视察云西市的新店。俩人才彻彻底底地疯癫了一把……

    “喂,金杨,你有听清楚我的话吗?”吴火旺急道。

    “援疆的期不是定在十五之后吗?吴部长,现在年都没过完……”金杨随即挂断电话,心想老子不去不行?顶多老子辞职不干……他笑眯眯地把手伸进保暖内衣,滑腻硬地ru房一点点被握进掌心,然后他感受着她的怦怦心跳和脸上的妩媚霞红。

    “你真下决心不去北疆了?”白小芹仰起脸,笑盈盈问。

    “我怎么舍得你……们啊!我就是不要江山要美人的典范。”金杨嬉皮笑脸地去剥她的衣裳。

    白小芹脸上漾着片片cháo红,星眸半闭,主动地抬tún配合着……

    茶几上的电话一便又一遍地响起,金杨实在是不厌其烦,气喘吁吁地从白小芹上爬起来,恨恨地抓起手机,打开翻盖就要关机,眸子忽然落在号码上,他微微一顿,抬手拍了拍白小芹的右tún,接通电话道:“沈部长您好,找我有……啊?恭喜我?我好像没什么值得恭喜的喜事……什么……省委书记的秘书?”

    金杨忽然低声问白小芹,“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白小芹雀然摇头。

    “啊啊!好!一定端正态度,您放心……先挂了沈部长,有电话进来,我先接……”金杨快速接通了电话,“吴部长,我马上去……”

    电话里却传出金半山的吼声,“什么吴部长,我是你大爷,我钥匙落屋里了,马上滚出来开mén。叫半天不理,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勾当……”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