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六十四章【明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一百六十四章【明天】

    清远临河老街,两叔侄一餐饭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严洁菊抢着清理餐桌,洗碗筷,系着围裙跑出跑进,她极富动感韵律地轻盈步履,和高挑xìng感的躯,无疑是两个男人眼中一道极美地风景线。

    连古稀之年的金半山都在她的长腰长tuǐ上多盯了几眼,眼中不乏惊异和赞赏。金杨瞥了瞥嘴,想调侃老头子几句。想了想,还是别自找麻烦。

    严洁菊从厨房端来一盘削切好的水果,像极了金家体贴细心的nv佣。

    “严姑娘,你家祖上不是纯汉人血统吧?”金半山忍不住问道。

    “我曾祖父是旗人,nǎinǎi有一半白俄血统。”

    “难怪……”金半山接过她递过来的哈密瓜,细细品了一口,“嗯!好吃。”

    严洁菊yù脸微红。她明白这句“难怪”所包含的意思。其实她小学阶段发育和同学一样迟缓,上了高一便如沐浴了chūn雨的秧苗,发疯地猛长。骨骼渐粗大,tún胯部甚至比她的老师们都要宽大,为此她几乎羞愧难堪了一个学期。这也导致她的成绩直线下降,最后读了艺美专业。

    “你也吃。”严洁菊给金杨递上一颗大提子。由于她弯腰够着体前倾,硕大厚实的xiōng脯颤巍巍地在他眼前摇晃。

    “呃……谢谢!”金杨忽然有些口干舌燥起来,水果正他妈的可以解渴。

    严洁菊敏感地发现他的目光所及,她的俏脸飞起两朵红云,迅速向耳根蔓延。

    这是种男nv间微妙的天生吸引力,其yòuhuò力之大,有时可以和无关。最yòuhuò的是金杨明知道严洁菊对他具有好感,自己只要愿意,她便会扑怀而来。

    可是他不想再惹债。他微微低头,专心致志地吃着提子。

    金半山呵呵一笑,拍着大tuǐ唱开了,“我是柳叶镇上一店家,找来客人度生涯……”金杨一听,连忙起,干笑一声,“我先上班去。”

    出到mén外,金杨上了纪委的白sè凯美瑞,看到严洁菊也出了院mén。他稍一犹豫,摇下车玻璃,“去哪?我送你一程。”

    严洁菊嗫嗫道:“我去酒吧。”

    “正好,我也去红磨坊。”

    严洁菊扭扭捏捏上了车,看了他一眼,立刻便垂下头去,不敢看他,那种芳心暗许,楚楚可怜的动人样儿,使得金杨愈加不敢开口说话。

    两人一路无话,来到了红磨坊酒吧。

    此时正值午后,又逢年关,酒吧的生意不错,金杨大致扫了一眼,有七八成的上座率。

    藏青在吧台后指挥,几名服务员忙碌穿梭着,却不见韩卫东余大校等人的影。严洁菊进了酒吧,便走向更衣室更衣,她每天下午有一小时的演奏时间,晚上分两个时段弹奏,每个时段四十五分钟。

    金杨坐上吧台,藏青笑着招呼道:“老板,喝点什么?”

    “矿泉水。卫东他们人呢?要是偷懒,我要揍他们股。”

    “咦!他们不是接到你的电话,说是去云西和武江看店面去了吗?”藏青纳闷道。

    “我?”金杨指了指自己,然后掏出手机拨打韩卫东的电话。

    电话半天才接通。金杨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干嘛去了,胆子越来越大了,打着我的旗号偷懒?”

    “……杨哥?不是你让我们来武江选址的吗?”韩卫东委屈道。

    “我什么时间让你们去武江了?”

    “咦?于总是这样jiāo代的……嗨……这事……你不知道啊?”

    金杨越听越糊涂,“什么于总jiāo代的?说清楚。”

    “嗨嗨!这事……”韩卫东惊讶道:“于总于尚先说他投资红磨坊连锁,说是和你谈好的。今天上午电话让我们去云西市,找好了装修公司,头期装修预备金已经划拨给装修公司。他们明天就开始装修。chūn节后可开mén营业。然后于总又带着我们赶来武江,已经看好了一间两楼六百平米的mén面……”

    金杨逐渐明白过来。于尚先卖了涉油企业,要给红磨坊投资,而且来了一个先斩后奏,打着他的旗号安排……难怪中午他给于尚先打电话时,于尚先说有生意要谈。

    他不好对韩卫东明说,哦了一声,“我忘记这事了,好,你们忙你们的。就这样,我挂了。”挂了电话,他马上给于尚先拨号,拨了六个号码时,他突然停下手指,斟酌着电话的措词。

    这时,他的眼睛余角瞥到酒吧外的街面上。一道熟悉的影站在mén外,鬼鬼祟祟地向酒吧打探着。

    金杨皱了皱眉头,收起手机,拔tuǐ向外走去。

    冬的下午,虽然偶有阳光,但寒气依旧bī人。街道上行人匆匆,很少有人在寒风中驻足。一个穿单薄夹克的年轻人静静地站在街角,旁边还有一辆惹眼的机车,就显得颇为扎眼。

    金杨缓步朝他走去。

    常龙慢慢收起吊儿郎当的站姿,扔下烟头,冷酷的脸上难得lù出一点人味,恭敬地冲金杨喊了一声,“金书记……”

    “出来了?”金杨叼起一根烟,常龙毫不犹豫地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上。回答道:“昨天出来的,缓刑两年。”

    “出来就好好做人,别让你爷爷失望。”

    “嗯!”常龙点了点头。

    金杨的眸子瞟了瞟常龙边的摩托车,淡淡道:“刚才是你一直跟着我的车?”

    常龙又“嗯”了一声。

    “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想跟你。”常龙脸上保持着一贯的冷漠。

    “跟我……”金杨挑了挑眉头,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我又不是hún道上的……”

    常龙打断他的话,直接道:“我知道这间酒吧的韩卫东他们也是跟你的,我不比他们差。”

    “小子,不管你将来hún那行,首先要学会表达能力,语言是mén艺术。”金杨说着转要走。

    “我不比他们差!”常龙在他后喊道:“不懂我可以学。”

    “因为什么?”金杨缓缓转,“只是因为我让你少坐了几年牢房,要感谢我?”

    “因为我爷爷说你是唯一的好人。”常龙异常坚定的道:“你不答应,我也会一直跟着你。”

    金杨突然有点儿欣赏这个清远县人见人怕的小霸王,如果拿nv人来打比方,这小子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十七八岁的年龄,却隐然有种郑三炮这类黑老大的气势,像是一条行走在冰天雪地里,饥肠辘辘的孤狼。如果好好培养引导,至少不会给这个社会多增加一个垃圾。

    金杨拍拍常龙的肩膀,“跟我来。”说完他径直走向酒吧。

    常龙眸lù惊喜,快步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酒吧。金杨找了个无人的卡座坐下,指了指对面,常龙笑了笑,欠坐了上去。动作并不拘谨。

    金杨目lù满意之sè,轻声道:“喝点什么?”

    常龙平静道:“茶。”

    金杨打了个响指。藏青巴巴地小跑而来,看了看常龙,脸上掠过一丝愕然。

    “给他来杯茶。”

    “……茶?好好,我马上去。”藏青一边走一边纳闷,这个小霸王在清远酒吧里什么时候喝过茶?该xìng了?邪mén……

    “你会什么?“金杨忽然问道。

    “我……”常龙呆住了,他还真不会什么,“我会打架。”

    “两个你也打不过我。”金杨轻描淡写道。

    常龙目lù寒光,“我不怕死。”

    “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拍坐牢呢?”

    常龙又一愣,讪讪道:“我不怕坐牢,我是担心爷爷没人照顾。”

    “说起来你什么都不会,你甚至连酒吧的服务工作都不会做,你跟我能干什么?”

    “我可以学。”常龙咬牙道。

    “想学什么?”金杨漫不经心地喝了口水,眼睛瞥见了换好服装出来的严洁菊。

    她穿着一件黑sè的旗袍,剪裁得体的旗袍,将她饱满的段衬托得既xìng感又高贵,除了一些熟客知道她的份而微微鼓掌欢迎,几个初次光临酒吧的客人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严洁菊,既讶异她惊人的材气质仪容,又猜不透她的来头和分。

    几个客人小声打听,“她是谁?”

    “酒吧里的钢琴师,美吧,告诉你,我每天不来看她几眼听几曲睡觉都不安神……”

    严洁菊步姿优雅地来到白sè钢琴台前,俏美无比地挽了挽旗袍角,姿态轻盈地落座,然后抬头四顾,嫣然一笑,手指开始拂动琴键,

    一段美妙的音符跃然而出,听得人不由心旷神怡,魂为之夺。

    常龙不无震撼地听着音乐。

    金杨道:“不认识她?”

    常龙连连摇头,惭愧道:“我哪里配认识这种nv人……”

    “她去过你们的窑厂,我去晚一步就毁在你们的手上。”金杨淡淡道。

    常龙sè变,忽然长长的叹息一声音,“万幸!否则上哪听这么美妙的音乐。”

    金杨没有答话,半眯起眼睛。一副神游天外之状。

    常龙忽然鼓起勇气,“杨哥认为我应该怎么学,学什么,我听你的。”

    “作为一个人,守法是基础。你在缓刑期间,也不会什么……先找个地方让你去锻炼两年如何?”常龙愕然地看了金杨一眼,他当然不相信金杨会让他去监狱接受锻炼。可是,又会是什么地方呢?学校?常龙忽然有些犹豫,他天生不是读书的料。让他去读书,还不如让他去死。

    沉默良久,常龙深吸一口气,“我跟你hún,当然要听你的。”

    “学校。”

    常龙脸sè微变。

    金杨摇头笑道:“我看你也不是读书的材料,基础也差,总不能把你塞到小学里去吧。”

    常龙不住恶寒地联想到一个画面,他坐在一帮十岁儿童中间,抱着课本……

    “我想送你去一个特种部队接受锻炼,你必须学会的第一课是懂得守规矩。部队会教会你。”

    常龙yù言又止,指着自己鼻子结结巴巴道:“我当兵?部队会招我这种人?”

    “你当然不够资格,首先政审和文化你就过不了关,而且你还在缓刑期。”金杨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等了一分钟,“霍大队,在忙什么呢?”

    “训练,什么时间再来清远拉练,我请你喝酒。好,一定准备上好的烧刀子伺候。对了,有个事求你,帮我带个男孩,让他在你的部队一起接受训练,不,他不是顾少兵那种天才,你别尽想好事。不怕,你越严格越好,他吃不消?呵呵,你试试再说这话。”

    金杨又和霍天佐啰嗦了两句,遂放下电话,对常龙道:“知道这个特种部队叫什么名字吗?”

    常龙摇头。

    “华夏四大王牌之一的猎豹特种大队。”

    “啊……”常龙霍然动容。谁都知道猎豹在西海,但一没有报道二没有相关资料,一个仅限于传说中的存在。

    “我已经和霍队长说好了,你回家和你爷爷商量好,选个期,部队会来人接你。”

    常龙毫不犹豫道:“明天!”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