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六十二章【错桃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一百六十章+【无毒不丈夫】

    (漏掉159章的章节名,这一章应该是160章的本尊)

    “后院里的一群黑影顿时慌了,一道yīn森的声音低骂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带着三哥走!”

    长长地架梯发出咯咯声响,董耀华竟吓得失手滑了下来,摔在地上,发出“哎呀”地呻

    地上顿时成一团糟。

    “三哥……”

    “我动不了……哎哟!疼……”

    断了,老五,你背着三哥……”

    “我草,都被人发现了,你们还在这里磨叽什么,快带三哥离开,我断后。”场地上再次响一道镇定的声音。

    院子里终于恢复了秩序,三四名男子搀扶着董耀华向院外溜去。一个瘦高的影带着几名同伴警惕地断后。

    “站住,够胆劫持嫌犯?全部不准动。”一道手电筒灯柱在黑暗中放出强光,直在瘦高黑影上。

    瘦高年轻人下意识地抬手挡住手电强光,体随后躲到uā坛后面。

    此时,三楼的房间大灯通明,一名纪委工作人员跑到大开的窗户前,伸出脑袋往后院一看,随即发出惊天叫喊,“疑犯逃跑了,疑犯逃跑了……”

    紧接着三楼的几个房间亮起了灯,然后是杨方明的质问声,以及年轻的派出所干警的电话报警声,接着是“砰砰”地快速下楼声。

    金杨忽然关闭了手电筒,他拿起电话,iǎ声道:“连嫌犯在内一共六人,刚出招待所后院。”

    “放心,我保证一个都跑不了,天罗地网伺候着呢!”电话里传来肖斌的声音。

    金杨笑了笑,电话入兜,再次打开手电筒,笔直朝uā坛方向走去。

    uā坛后,瘦高年轻人很镇静,起码他表面上没有惊慌,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低声对后的三名黑影道:“我们务必要堵住院十分钟。招待所就一名值班民警,没有佩枪,剩下几名纪委文职人员,更不足为道。我再次给你们加码,完成任务,每人二十万酬劳。”

    一名黑影yīn测测的说:“你确定就一名没配枪的条子?”

    “我肯定。”

    “董老七你的盘子要是没踩好,把哥几个折在这里,哥几个先一枪崩了你。”一名黑影从怀里mō出一件家伙。

    瘦高年轻人张了张嘴,终是没有阻止,硬着头皮道:“几位兄弟,看你们的了!”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负隅顽抗,更不要有侥幸心理……”金杨扯着嗓子把程序走了一遍,如果对方聪明地出来投降,这件案子也就到此为止。否则,他就要狠狠玩死董家七兄弟。

    “兄弟,退回去,给你留条命。”一名黑影回了一句。

    “哦!”金杨走到离uā坛十米处,蓦然关闭了手电筒。这时,整个招待所的楼层灯光几乎全开,年轻的派出所民警和杨方明等人已经冲出了楼道,金杨能模糊地看到uā坛后的几道影。

    金杨看了看脚下一个uā盆,他眸子一动,抓起二十斤重的uā盆,卯足了力气,照着uā坛后砸去。

    “砰”地一声巨响,uā坛后的影虽然灵活地避开了爆头之灾,uā盆四散五裂,碎瓷片分崩离析,四溢而飞。

    只见三四名黑影狼狈地跳起躲避,嘴里骂骂咧咧。

    直到这时,金杨才彻底看清楚他们。

    瘦高个年轻人脸è白皙,虽然材和董家兄弟不大相衬,但眉鼻脸依然刻下董家人的痕迹。他uǐ长手长,整体感觉很有几分武江石老九的韵味,都属于绵里藏针地yīn柔狠毒型,蛮横气焰全隐在骨子里。不过他的眼神还是iǎ有慌张,道行比石老九差了很远。

    另外三名彪形大汉个个眼睛泛着凶光,如野地里的恶狼。

    瘦高个叫董少昆,是董耀华的七弟。今年二十六岁,打iǎ父母双亡,大哥二哥当时忙于自家生计,根本无力兼顾他,好在三哥董耀华已经人,在公社当文秘,条件尚可,遂把这个最iǎ的幺弟当儿子养了起来,加上他老婆生了个nv儿,当时他又想往仕途上钻,也就没有冒险生二胎。

    如此一来,他就更疼这个幺弟了。不管是生活上还是读书培养,其待遇都要超过自己nv儿。无奈这个七弟天生不是读书的料,大概由于出生无父无母的惨境,他的格如毒蛇般yīn冷,谁要是不iǎ心惹了他,对不起,管你是阎王老子,都要遭殃。十一岁就敢提着菜刀把大他十三岁的四哥追砍得下跪求饶,十六岁就是范镇当仁不让的iǎ霸王。人见人怕。几个兄弟除了老三董耀华,谁都怵他三分。不过他倒是对董耀华俯首帖耳,感恩戴德。

    十八岁那年,他在镇上把一iǎ餐馆的服务员肚子搞大了,结果人家去县里告他强jiān。董耀华上下打点,才免受牢狱之苦。放在范镇容易惹祸,他索让许州经商的表兄把董少昆带出去,说是跟着学点谋生的本领,结果两年不到,董少昆就把这位亲表叔的摊位给抢了过来,这位表叔从此下落不明,了无音讯,而他霸着表婶和十四岁的青涩表妹,开始了许州的黑白人生。

    他从来都认为自己天生就是吃偏饭的,旁左道几乎用不着学习,一点即通。无论赌博斗狠抢工地走关系,他哪怕一个月前还什么都不懂,但一个月后他肯定能走在所有老手的前面。于是,短短八年间,他在许州创下了其他六兄弟合起来都只算个零头的家业。

    如果不是他听说三哥出事了,此时他也许正人模狗样地带着一帮喽啰在某个招标场所参加围标呢。

    他知晓有人暗地里整三哥董耀华的消息时,熊德壮和赵勇都还没有出事。他当时ī做主张请了三名背无数命案的杀手,说是要给金杨点颜è看看。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谁不怕死,连他都怕死。

    当时他给的命令是撞伤金杨的大伯,给金杨点厉害瞧瞧,希望他收手。可他没曾想到,三名凶残成地冷血杀手竟然连带着撞死了两个无辜老人。彻底jī怒了金杨。

    到此,他的yīn毒冷狠最终毁了自己,也毁了他亦兄亦父的三哥和哥哥们你妹,滚……”董少昆ōu出户撒刀,一道寒芒压过了灯火,耀目地光弧照着金杨的iōng腹刺去。

    金杨下意识地挥舞着电筒拦截,“咔嚓”一道细不可闻的声响,他感觉手上一轻,手上只剩下手电筒的手柄。而断口处平整如镜,这么凶猛的利刀?他当即向后一个撤步,再看自己时,顿时一股冷汗浸

    两截衣襟飘落在地。

    这就是传说中吹断发的宝刀?他挑起眼睛朝董少昆手中的短刀看去。

    现在一般的刀剑大多数算是工艺品,实用很低。但董少昆手上这把刀不仅价值不菲,而且系出名匠,大名鼎鼎的户撒刀王项老赛的jīng品系列,一两万不算贵,有的特制刀甚至出价十万都有人抢购。

    金杨退却。然而董少坤似乎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退让,他恶狠狠地再次bī近,手中刀芒再起。金杨一个滑步,暗暗叫苦。以他的经验判断,董少坤虽然没有习武,但从iǎ就在打野架中长大的孩子,如果还有一勇气和狠辣,其危害不比任何练家子低,甚至犹有过之。

    他仓促间抓起架梯向董少昆的方向倒去。

    “噼里啪啦”一阵响后,坚硬的铝合金架梯如茅草般七零八落。

    这个比电影还神奇的场景落在杨方明等人眼中,皆张口结舌,脚下迈不开步子。倒是年轻的警察临危不惧地高呵道:“放下凶器,否则我开……枪……”

    三名蹲藏在uā坛下的悍徒相顾失其中一名叫骂道:“尼玛踩的什么盘子,不是说没有家伙么?”

    董少昆不屑地瞥了举枪颤颤抖抖的派出所民警,狂妄地嘲笑道:“有枪他敢放吗?你问问他放过枪没有?卵都没长全的iǎ兔爷,没吓的子吧,哈哈!”

    金杨也观察到年轻警察的手颤抖得厉害,心喊“玄乎!”要知道他和董少昆之间不过三米的距离,他的枪口一抖,中枪的很有可能是自己。按派出所的安排,值班民警昨天的确没有配枪,经过金杨与何指导员的协商,昨天临时给值班警察配了把六五。

    眼瞅着枪支不仅无效,而且还是自己的一大危险,金杨知道不能有任何依赖心。他抓起散落在地的铝合金架梯棍子,抖手朝董少昆扔去。

    董少昆狞笑着挥刀磕飞,步步bī近。

    uā坛后的一名悍徒突然出声道:“老七,时间够了,我们该走了。”

    “老七,许州的董少昆是你?”金杨站住脚,眯起眼睛。

    “废话个jī巴……”董少昆环视一周,估算着时间,三哥他们现在应该上了公路上接应的车辆。他旋即后退,yīn沉着脸对三名杀手说道:“你们掩护我离开。”

    “嗨!你什么意思?”一名杀手不爽的问道。

    董少昆yīnyīn一笑,“什么意思?老子若栽在这里,谁付钱给你们?”

    “你……”一名杀手刚刚愤慨地张开嘴准备吐槽,金杨忽然一个跃步,朝董少昆冲去。

    “啊……”杨方明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便是持枪的警察,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脏又开始jī烈地跳动。举着枪朝对着两个影子晃来晃去。

    “想死,老子就免费送你一程。”董少昆桀桀冷笑,举刀前刺。

    金杨的体在接近刀芒之前,蓦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下蹲,扑倒,借着惯滑近董少昆的uǐ前,趁刀锋还未下斩之时,一个扫堂uǐ的动作踢了出去。

    一名杀手高喊,“iǎ心……”

    可是已经晚了,金杨的uǐ到,董少昆如突然失重般横飞而起,“砰”地砸落在地,摔了个眼冒金星,他刚要爬起来,一只拳头猛然砸中他的脑换一般人,就是不晕眩过去,也断然没有反击力道。

    但董少昆不一样,他从iǎ到大挨过太多的打,抗打击能力堪比拳击运动员,而且他拥有一颗大心脏,晕晕乎乎之际,他依然挥刀下斩。

    “砰!”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年轻警察忍不住扣动了扳机。

    户撒刀“哐铛”落地,董少昆的手犹然做出了一个劈刺,体软软倒地。

    听到枪响,不远处突然响起了呜鸣警笛声。

    三名悍徒知道大势已去,他们匍匐着体向后爬去。

    “不许动!”随着几声大喝,肖斌带着七八名干警出现在后口。

    三名悍徒不声不响地匍匐在地。

    金杨猛然看到其中一名举起了手枪。他大喝一声,“iǎ心,他们手上有枪。”说完,他一把夺过还糊糊颤抖地派出所民警的手中枪。

    “砰!”一声枪响,肖斌旁的一名警察捂iōng倒地。

    “砰!”又一声枪响,持枪的悍徒发出闷哼,举枪的手软软垂落。

    几名警察趁机冲了过去,持枪对着地上的三人凶徒。

    “我们投降,不要开枪。”另外两名歹徒见势不妙,高举双手。

    肖斌先是俯看了看同伴的伤,还好,不是致命伤,他立刻吩咐将伤员送往医院急救,再回头找金杨时,金杨举着枪,缓缓蹲在董少昆前。伸枪拨了拨他的脑袋。

    董少昆慢慢睁开眼睛。

    “知道吗?你害了你哥,害了你的兄弟六人。”金杨iǎ声对他说道:“你的六个哥哥已经被抓,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你若不雇人行凶,你三哥顶多判个三五年,你他妈的就是个扫把星。”

    听到扫把星这三个字,董少昆黯淡无光的眸子里突显愤怒,一阵挣扎,“扑哧”嘴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

    打iǎ村里人就说他是扫把星,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半个月后父亲因想念母亲,跳河而亡。这三个字一直是他的噩梦,二十几年挥不去摆不脱,现在好不容易等他有了回报家人的能力,他却一个箭步跳入了这个年轻人设计的陷阱。

    到了现在,他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如此准确地掌握他们的行踪。那是因为这是他们事先设计的一个圈。先是吓唬董耀华,让董耀华发出“救他逃跑”的声音,而他却正好顺着这个布袋钻了进去……

    “扑哧”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董少昆张了张嘴,“你……是……谁……”

    “我叫金杨,也是那个在背后整你三哥的纪委书记……”金杨的话没说完,一口漫天血块从董少昆的嘴巴里疾喷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