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二十六章【老事新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金杨正在查阅资料,桌子上的手机发出铃铃声响,他连号码都懒得看,挑眉接通,“你好,我是金杨……”

    然而电话里却一片沉寂。

    他正要挂断,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金杨,是我,我是杨慧红……”

    “杨师傅?”金杨诧异道。

    “我……有人跟踪我,还有辆车,他们在拍照,我从家里躲出来了。”

    金杨第一反应是,满山屯请了侦探公司。他微一沉yín,“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清远长途汽车站……”

    “啊……”金杨愕然之际不由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会来清远?”

    “我在路上遇到一辆武江开往清远的长途班车,当时后面的人跟得很紧,我临时上了这辆车。对不起,金杨,我没想来打扰你,只是给你打个电话,马上离开……”

    说完杨慧红立刻挂断电话。

    金杨喂了几声,想起杨慧红的倔烈xìng子,匆匆整理了办公资料,便起出mén。

    下来楼,在mén口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长途汽车站。上了车他接连拨了两遍杨慧红的号码,但对方都拒接。

    金杨自嘲着摇了摇头。杨慧红的xìng格若和普通nv人一样,她怕是早就和满山屯联系上,哪怕不能当正妻,但至少在经济层面上她绝对不用捱得如此艰苦,当一名受宠二房的xiǎo幸福轻而易举。

    其实车离长途汽车站已经很近了,但金杨依然忍不住催促了司机几句。杨慧红xìng子虽然刚烈,但她其实并没有深刻认清楚这个世界。不知道她会不会一冲动又上了什么车。毫无目标的逃避,容易出问题。以她的材外貌,满世界的歪脑筋男人都瞪着眼睛盯着,布下子等着。

    但愿她还在车站。金杨暗暗祈祷着冲下车。他首先跑到售票大厅,没有看到她的人影。然后立即跑进候车大厅,还是没看到人。

    他心里顿时一凉。接完电话到赶来车站,前后六分钟左右,她难道立刻上了某辆车?金杨又赶到汽车站出口,垫脚张望着出站车辆上的人脸。

    出站的车速虽慢,但车玻璃却很晃眼睛,仅能看到半边车厢的人。金杨顿时颓丧低下了脖子,站在站mén前琢磨着该不该找刘壮或者肖斌求助,让jiāo警或者公安警察协查。

    中午这个时刻正是车站营运高峰期间,站前的许多私人中巴车野jī车在卖力地拉客,吆喝声此起彼伏。

    “清远至武江,马上发车,途径……”

    “到云西的车马上开动,云西,有没有到云西的旅客……”

    金杨眼睛微微瞟了瞟luàn糟糟的外站,突然,他的眼睛蓦地盯住一个方向。

    在一辆白sè长途汽车前,三名年轻男人拉扯着一名nv子上了车,金杨还隐约听到杨慧红清亮地驳斥声……

    “王八蛋”金杨当即sè变,疾步朝班车冲去。

    金杨知道许多车站都有一些拉客仔或者卖猪仔的存在。他们大多是一些车主雇来的低级别混混,干些枪客源拉生意护车的营生。这些人渣偶尔遇到大féi羊也顺手捞一票。比如他们刚才看到的这个漂亮**。两眼茫然,脚步踌躇,不知道该上哪儿去。

    车上的三名拉客仔顿时jiāo换了个眼sè。分批下车,举着车牌拦在杨慧红前,“客人上哪儿去呀?坐我们这辆着吧,三分钟后发车。”

    杨慧红糊里糊涂问:“你们这车上哪儿去?”

    一名拉客仔辨明了她的武江口音,机敏道:“这辆车先去云西,再去武江……”

    杨慧红犹豫了一下,心想先去云西,然后再考虑回不回武江。于是糊里糊涂地上了车。上车后她发现车上没几个人,醒过神来又瞥见三名拉客仔sèmímí的眼神,她当即要下车,一名拉客仔阻拦不力,被杨慧红冲下车。

    紧接着就发生刚才一幕,三名拉客仔强扯拉拽着杨慧红上了车。

    金杨冲上车时,杨慧红犹自在怒驳三名xiǎo青年。三名xiǎo青年也不动手,把杨慧红死死堵在座位一角,口里七扯八扯着什么“你上了我们的车,就不许再上别的车,这是规矩云云。”

    车厢里的十几名旅客敢怒不敢言,都被这三名拉客仔的气焰所震慑,乖乖地各坐各位。

    杨慧红在车下拉扯时外上的纽扣被扯落,露出了红sè的máo衣和máo衣下的浅黄sè秋衣,整个人气愤的瑟瑟发抖,脸sè绯红,想从三个男人之间钻出去,就务必要被他们揩油,因此她愤然起,双手急yù去打开车玻璃。

    三名拉客仔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笑眯眯地欣赏着杨慧红双臂高抬后美妙的腰部曲线,由于她的脚踩在座位上,tún部微微微后翘发力,美妙yòu人的tún部浮突曲线尽展无遗,强烈刺激着男人的眼球。

    尽管以她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拉开被封死的车玻璃,但她却毫不气馁地用力,蹲下腰一次又一次扳着玻璃……

    离她最近的一名拉客仔眼角微微痉挛,他忍不住贴上杨慧红的后腰,一边着猥亵的动作一边道:“xiǎo嫂子让弟弟来帮你……”

    “帮你妈去。”杨慧红倏然回头,一肘子将他拱开,然后一记焦亮的耳光声响起。

    被打的拉客仔傻愣着捂脸,根本不敢相信,这么个滴滴的美妇,竟敢扇他耳光?他做这个营生半年多,就是许多剽悍的壮年男子都不敢对他们动手,脸骂骂咧咧的人都少,偶尔遇到气势极强的男人,他们顶多放他下车,彼此不影响而已。

    另两名拉客仔先是一怔,然后指着同伴哈哈大笑。

    半边脸被掌红的拉客仔暴跳如雷地跃上座椅,凶光爆闪冲着杨慧红bī去,“老子若不玩死你,老子就跟你姓”

    然而出乎车厢里全部人意外的是,杨慧红既没有求饶也没有后退,她夷然无畏地站在座位之上,正义凛然道:“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她出奇地镇定与底气使得拉客仔条件反shè似地生生滞住,迟疑不决地望着她。但是仅仅瞬间后,他发现了她眸中隐含的惊慌。

    这娘们在佯装镇定?于是他猛地挥掌朝她扇去。

    一只手突然出现,jīng准地捏住拉客仔的手腕子,然后一个反叼,拉客仔一声狼嚎,反一百六十度砸在座椅上,然后又反弹落地。捂着股呻yín……

    “咦找茬还是想英雄救美?”另两名拉客仔甩着膀子叫嚣着,但脚下却底气不足,没有向前的意思。

    金杨刚才显露的一个单手xiǎo擒拿动作,显然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

    然而金杨根本没有理睬他们的意思,朝杨慧红伸出手,低声道:“跟我走。”

    杨慧红凝视金杨清秀的脸,沉默了三秒钟,没有响应他的号召伸出手,但还是抬脚提tún跳下座位。径直朝外走去。

    这一幕落在几名拉客仔和旅客眼里,无疑美丽的**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至于这个年轻人说“跟我走”的含义,男人人心中自有一万种旖旎臆想。

    “嗨嗨麻痹的,光天化之下抢人?”所谓叔可忍婶不能忍,一名拉客仔忍不住拦在车mén口,张牙舞爪道:“知道老子跟谁混的吗?九哥是我老大,xiǎo子,给你丫一个机会,趁早给哥几个赔礼,哥几个饶你一遭……”

    金杨心中好笑,前一阵打黑把郑三炮和胡彪打掉,倒是便宜了石崑。导致武江的街头xiǎo混混动辄我跟九哥混的。

    他眯起微微发寒地眼睛:“要不要我把石老九叫来?”

    “你麻戈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拉客仔刚冲到金杨前,金杨单手疾如闪电掐住他的脖子,左膝倏顶。

    拉客仔发出“嘶嘶”地叫唤,颓然捂xiǎo腹瘫软在地。

    金杨恍若无事地牵起杨慧红的手,杨慧红这次没有躲避也没有挣扎。

    两名拉客仔顿时知道遇上硬点子了。遇上彼此jiāo换一个眼神,好汉不吃眼前亏,微微后退三步,让开一条路。

    金杨经过他们边时,忽然站定,冷睨着他们,缓缓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道:“老宋,你给长途汽车派出所打个电话,让他们出警,车号是……”

    两名拉客仔刚才还微有忐忑,看金杨直呼石老九大名,还以为他和这个猛人真有什么关联,现在一听他打电话找的是车站派出所。白道?他们才不慌,车主把这群爷mén伺候得油肠水滑的,不是兄弟也胜似兄弟。

    于是乎,他们缓过气来,脸sè微喜道:“你叫警察拉?好,今天看谁倒霉。你要走就是孙子。”

    金杨放下电话,叹息一声,轻声道:“我若让石老九过来,你们会更惨。”

    “你他妹的吓唬谁啊,牛皮谁不会吹……”

    金杨懒得理他,回眸向杨慧红看去,换一般的nv人,遇到这种事,脸上不是喜纪极而泣便是柔弱可怜和后怕。但不知杨慧红的神经坚硬还是太过大条,脸上竟一片平静。可金杨又敏感地从她眸子里窥到一种深切的怆然与无奈,他忍不住柔声道:“你xìng子太急,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

    “谢谢……”杨慧红低下头。

    金杨心中一软,正要说话,车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四五名制服警察‘突突突’登上车来。

    打头的是位三十岁左右的男警察,佩戴二级警督警衔,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几名拉客仔顿时神气起来,大喊道:“陈所,这xiǎo流氓在车上调戏妇nv……”

    被称做陈所的警察努力直有些矮胖的躯,冷冷地朝他们做了个住嘴的手势,眼睛扫过车厢,最后落在金杨和杨慧红上,表一变,态度恭敬道:“您就是金书记吧,刚才宋局来电,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金书记?什么书记?听到陈所长的称呼,三名拉客仔顿知不妙,车上的旅客也开始sāo动起来。

    金杨淡淡道:“我记得不错的话,省公安厅去年就专mén下达整顿车站拉客和买卖旅客的通知,而清远长途汽车站是什么一种混luàn形,你们自己看看”金杨的手蓦地指向车外,十几辆停靠在路边的野jī车上不断传出各种拉客声音。

    “像清远这种中远途的省内线路,司机可能在城外的加油站或者停车场,把乘客转卖给别的大巴,乘客还得额外掏钱给后者。我的这位朋友被骗上车后,被限制其人生自由,不许下车。你们派出所到底在干些什么?”

    “对不起,是我们工作没到位……”车站派出所所长陈爽在金杨面前低三下四,一肚子气没处发,冲一帮手下道:“你们一个个都愣着干什么?带他们回去接受调查。”

    四名警察狐疑地看着他,迟疑不决。

    陈爽气得怒吼道:“我的命令你们听见没有?”

    四名警察这才朝三名拉客仔围去,“走,走,麻烦跟我们回所里调查。”

    “暧刘哥,这……不对吧,搞错了吧?咦……”

    “王哥,王哥,你不认识兄弟了,我是耗子呀……”

    陈爽对金杨笑了笑,来到车厢中间,对十几名旅客道:“麻烦各位旅客去一趟派出所录个口供,不会占用大家太多时间,顶多二十分钟,我会安排大家坐站内正规班车离开。”

    刚才沉寂的车厢顿时闹起来,几名男男nvnv纷纷表示他们没时间,要求马上转车走人。

    正闹的不可开jiāo之时,金杨大吼一声,眼睛盯着几名吵得最凶的壮年男人道:“你们这会来jīng神了?刚才呢,一大群老爷们,被几个xiǎo混混吓唬住了,大气不敢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欺负一个nv流之辈,你们害臊不?还有脸叫唤?”

    金杨说完拉着杨慧红转头下车,在下车的瞬间,他转朝陈爽露出一道冷嗖嗖地笑容,轻声道:“今天下午我要看到完整地处理报告和结果。”说完,毫不犹豫地转头而去。

    车上一片安静,死寂。

    陈爽追了上去,又是要让警车送金杨,又是要请金杨喝酒陪罪。金杨冷冷说了一句话:“我只想看到处理结果。你**的工作。免送。”

    陈爽站失魂落魄地呆愣了十秒钟,脸上一阵红一阵黑地回到车上,几名警察好奇地看着金杨的背影,猜测他的份,一名警察终于忍不住,xiǎo声问道:“陈所,他是什么人啊,书记?什么书记能在你面前这么嚣张?”

    这个问题不仅他想知道,三名表愤怒的拉客仔,以及车厢里的旅客都竖起了耳朵。

    “嚣张?”陈爽郁闷地瞪着他道:“你知道他是谁?什么书记?纪委书记。知道纪委是干什么的吗?人家他**的有嚣张的资格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