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七十四章【代价】(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金杨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后,陪大伯和小芹吃过晚饭,韩上东的电话打了进来,说秦奋查到了点贵竹的异常,问他过去不去看看。

    金杨看了看金半山,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坐在白小芹边,趁金半山倒茶之际,悄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白小芹眨了眨眼睛,乖巧地点了点头。

    这时金半山沏了一壶茶,一副准备长谈的样子。

    白小芹不忍毁了这场温馨的家庭聚会,但更不想违逆金杨,于是咬了咬嘴chún,柔柔地喊了道:“伯!”

    “暧!”金半山笑眯眯的应和,一对眸子说不出的亮堂。

    “我想让金杨带我出去转转。”白小芹笑吟吟道:“想去他从小生活过的地方走走。”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金半山二话没说便同意。

    金杨暗笑,接口道:“就是就是,她来清远还一直没出过门呢。

    我带她去逛逛清远的夜市地摊。”

    金半山对他就没那么客气了,竖鼻子瞪眼道:“记住你答应我的事。那件事别在继续。否则我不好对黄〖书〗记交代。”

    金杨笑道:“您放心,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

    白小芹也帮腔道:“伯!他那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您放心吧,再说还有我在旁边替您盯着呢!”

    “他那是小聪敏,和智慧隔了十八条大街。”金半山后半句话缩肚子里没说,他心想,你替我盯着他?他就是把你卖了,你都心甘愿。

    临出门,金半山忍不住又叮嘱道:“非常时期,注意安全!”

    金杨当时丝毫不以为然,后来的佐证证明了一句经典姜还是老的辣!

    带着白小芹出了门,银sè小霸王直奔红磨坊面去。

    路上金杨本着培养她的心态,给她讲述了“双国”商业咨询有限公司的事,更深层次的意思期望她将来能以律师的份驾驻这艘航船。

    就在这辆车的后面”尾随着一辆黑sè面包车。

    面包车上坐着五个男人,开车的材瘦长,他早在金杨带着白小芹出门时就被白小芹水灵鲜活的脸蛋段给震慑住,上了车他眼死死地盯着银灰sè的小霸王,低骂了声:“妈的,这王八蛋倒快活”带着美眉在房里玩了一天,哥们在车里干瞎。”

    “别他妈的动歪心思,黄狼,给bōbō打电话,让他马上行动,按计划行事。”

    瘦长司机知趣地闭上嘴巴,表卑微地朝反视镜里笑了笑。

    面包车里很暗,空气中弥漫浓浓的烟草味和泡面味,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一声不吭地掐灭烟头,拿起电话”快速拨号,“bōbō,马上开始行动。这次要是失手了,峰哥说要活录了你。”说完,他放下电话,扭头对面包车最后一排座位上的男人说:“峰哥!这丫到底什么来头”现在可以给我们透漏透漏*点消息了吧?”

    “不需要知道的事就别知道。”黑影探了探子,悠悠道:“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们已经两次败在他手里。”

    黄狼一向自认出了拳馆,天老大,他老二”听了谷峰的话,他不住和两个同伴倒抽了一口凉气。

    另一个材魁梧的汉子忍不住问道:“峰哥!难道是前两个月前的事,我记得你带人走了趟武江,回来后折了几个兄弟那事儿?”

    谷峰还没答话,黄狼的手机发出滴滴地短消息声音。他低头看了一眼,马上抬头对瘦子司机道:“快速接近。bōbō已经准备妥当。”

    瘦子司机倏地转档轰油门”黑sè面包车如离弦之箭朝银灰sè小霸王近。

    只要再转过弯,就能到达红磨坊,金杨心里还在想着他们会查出贵竹的什么消息”眸子不经意从倒车镜瞥到一辆速度奇快的面包车,他眸子一杨,似乎联想到什么,松开一只手准备去mō口袋里的手机,前方的一处巷子口突然出现一个杵拐杖的老人,金杨一惊,方向盘正要往右边打,右侧刚好停了一辆破旧的普桑。

    金杨暗骂一声,只得猛打方向盘往左侧的巷子里撇去。

    也就在他的车斜刺里拐入狭窄的巷道时,后面那辆面包车一个急刹车,堵住巷道出口。

    金杨知道被人算计了,他快速掏出手机,递到白小芹手上,安慰道:“别怕,乖乖呆在车上,不管发生任何事都别下来,马上打电话,电话来电记录的韩卫东,告诉他我们在菜场巷被人堵住……”

    话音未落,他们的后车玻璃被某个重物“啪”地咋得粉碎,玻璃碎片纷飞,金杨猛地把白小芹扑在下,瞬间,他的后背上传来阵阵刺痛,后脑勺上温点点。他来不及细想,第一反应是不能被在车上,否则天大能耐也不能逃出升天。更何况。车上还有白小芹一一一一一一他伏低体伸手拉开车门,一后前前滚翻钻出车外,大吼一声,“锁上车门。”

    白小芹脸上惨白地瑟瑟发抖,刚想直起子一看究竟,后玻璃上又传来一道脆响。玻璃飞溅,吓得她几yù张口大叫,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紧要关头,她硬是死死捂住嘴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金杨跃出车外时,脑袋堪堪要撞向再米之距的墙壁,他用了个非标准的游泳到壁的转弯动作,双tuǐ在墙壁上一蹬,体反向滑行半米,一道锐气破空的声音倏然朝他的脑袋袭来。

    金杨头皮一阵发麻,对方二话不说直接下杀手,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他半躺在地猝然liáotuǐ,tuǐ如一根粗棒凶猛地朝黑影踢去,当头一个举匕首的大汉猝不及防,匕首“啪”地脱落,撞在墙壁上发出”丁当,的脆响。

    金杨的第二tuǐ旋风般横扫,“噗通!”大汉应声飞跌,狭窄的巷子里,他的倒地撞到了后的同伴,俩人发出低声痛呼。

    金杨直到这时才堪堪有子喘息的机会,然而他一口气还未完整,又一道影如跳高选手般朝他扑来。

    金杨借着街口的昏暗余光,捕捉到来人一对yīn冷的寒眸。这种眼睛他在许多杀人犯的上看到过,那属于一种人xìng冷酷,不惜毁灭一切的残眸。

    金杨霍然跃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向来人撞去。

    这一撞,他jī发了全百分之一百二十分的力道,不敢说如一辆时速奇快的路虎,但可媲美一辆山地自行车在高速行驶中的力量。

    跃起在空中的男人显然有些失措,不得不和金杨来了个实打实地“大撞击”。

    金杨脚踏地面,重心稳,保持平衡,而对方无处借力,撞击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男人体后仰,重重仆跌在墙壁边的垃圾堆,法出一阵玻璃瓶子和塑料代的响声。然而该男人的反应实在是不一般,他几乎没有半秒钟的滞纳,立刻跳起,如猛虎般低怒着向金杨挥出一记刺拳,然后左手一记,动作行云流水,刚猛有力,绝非中看不中用的huā架子。

    金杨左闪右避,惝仓惶后退几大步,额头汗冒,他听拳风,就知道这家伙的力量大过他不止一筹。

    古人说的“胆大人艺高,艺高胆更大”是一条垂要的实战经验。所谓“胆大”是指临阵对敌时的胆略。

    金杨退了几步后陡然前趋,中远距离对战他只有找虐的份,唯一的办法是近搏,还有一线希望。

    “澎!”对方一个点刺击中他的面颊,金杨强忍疼痛,稍稍侧体,趁势钻入对方怀中,屈臂一个凶狠的肘撞,然后叼住对方的手腕,一扣一扭再反呃……

    只听得一声脆响,对方法出一声惨叫,手腕如干枯的麦秸般被硬生生折断。

    两人之间的这长博弈,便如老虎对上猎豹。

    拳法刚猛者一如老虎,一但发威将势不可挡,位居食物链终端,自然界中无天敌,动物世界中的王者。金杨一如猎豹善于伪装隐藏,发现机会依靠速度来捕猎,是陆地上奔跑最快的动物,体型不是很大,力量也不是最大的猫科动物,但凭借强大的速度冲击和隐瞒xìng,往往老虎也要甘拜下风。

    可是没给金杨任何喘息机会,他的后瞬间冲上了四道黑影,衣服发出猎猎破风声。金杨豁然失sè。他经过刚才一轮下来,全力气告竭。

    他的防功夫无非是一简单实用的小擒拿。别看都是些小巧功夫,但小擒拿最讲究耐力和力量,只有精神高度集中,精力旺盛之际,才能敏捷地捕捉到机会。

    来人比刚才那人只强不弱。特别是第一道影,给他一种如临深渊的压迫感和熟悉感。金杨担心地瞥了一眼后的银sè小霸王。他现在唯有祈祷白小芹拨通了韩卫东的电话,或者她趁乱从车中溜走。

    “你是谁?我们应该见过…………”金杨眯起眼睛盯视着对方模糊的面容,一边调息紊乱的气息,然而对方根本没和他对话的意思。打头一人低喝一声,“你们去做了车中的小妞。”

    金杨心头大乱,正要张口说话,一股强烈的劲风骤起,得他不得不闭嘴后退。

    谷峰飓风般的右tuǐ划破空气。

    为了修练这式霸道的狮虎踢,谷峰从三岁时就在老付的训练下踢木板铁板,苦习泰拳tuǐ功。毁灭在他tuǐ下的道具单位以亿计算。

    上次他在面对顾少兵时,被其霸道气势所压,不敢祭出杀招。但是,面对金杨,他又百倍信心,顶多三tuǐ。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