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六十九章【钢琴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六十九章【钢琴曲】

    金杨和严洁菊同时抬头朝来人看去。

    颜婕的眸子在严洁菊脸上上轻轻一点,玩味对金杨道:“又哪里骗了个年轻漂亮的美眉?”

    金杨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场面被这个妖精撞见,还会有什么好话说他打定主意不谈这个问题,反击道:“你迟到了。”

    严洁菊惊讶地呆望着这个万种风地女人,前天她看到苏娟已是惊为天人。但是这个女人上无疑闪耀着另外一种风,似乎到了极致。

    她被颜婕的眼睛轻轻一点,浑仿佛生出了无数毛毛虫,极不自在。这种感觉,也只有为女人才能感受到,她近乎觉得自己在这双眼睛一扫之下,衣衫尽除,全无遮掩。

    “你们聊,我该工作去了。”她仓促起而去。

    金杨朝她微微点了点头。

    颜婕随后在沙发上坐下,出乎金杨的意料,她没有继续纠缠刚才的话题,而且大大方方道歉:“散会比较晚,晚餐云西的书记专程赶来,无法提前离开。”

    这是她吗?金杨犹疑了一阵,抬手招呼韩卫东送酒。然后也不说话,只上下左右打量着她,象是在审视一件弄不清楚来历的宝物。

    颜婕的头发整齐地卷在后面,脑后打了个大发髻,看起来清爽干练。精致的脸部没有作过分修饰,鼻唇显的柔和了许多,和以往的散漫随意眸光不同,今天的她,眸光明亮中透着通幽,流动出自信和温静的光芒。一很大方得体的西服,将她的躯体衬托得优雅大方却不**。

    韩卫东送来红酒,眼睛落在颜婕上,不由呆了三秒,然后悄悄朝金杨竖了竖大拇指,才缓缓离去。

    他的这个动作怎么可能蛮得过久经沙场的颜婕呢她媚地瞪了金杨一眼,双手抱,“呵呵”假笑几声,“萱萱基金会召开理事会我虽然没去开,但听说又有加入一位千百媚的大美女哦”

    金杨心头一跳,给她倒了一杯酒,赶紧转移话题,“听说你要调到清远来?”

    颜婕轻描淡写道:“李刚还是柳承汉透漏的吧。”

    金杨自己抿了口酒,晒道:“消息来源你别管。为什么想到下来?在省城不是更写意吗?”

    颜婕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道:“因为你在清远呀”

    金杨险些被一口酒呛到,面红耳赤地苦笑道:“颜大县长,你以后可是是我的上司的上司,不带这样调侃下属的哈。”

    颜婕没有答话,眼眸里的笑意渐渐就没了踪影,停顿了片刻,她淡淡道:“我烦了厅里的勾心斗角。想下来清净清净。”

    金杨愕然,直言道:“你以为下面就比厅里清净?我告诉你,在厅里你若保持混子的态度,上下都没有人惦记着你。一县之长?那些个副县长副书记哪个不把你这种外来户当成眼中钉,能拔都要抢着拔……”

    颜婕轻笑道:“不是还有你帮我嘛你总不会看着姐被他们欺负……”

    金杨直截了当道:“这不是我愿不愿意帮的问题,而是有什么资格帮。我现在是什么份,交通局一无人脉无权利的副局长,你即将是清远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的大县长,县委常委,政府工作的把持者。”

    金杨接着很坦陈的说道:“还有改变的余地吗?”

    颜婕摇头,淡淡道:“官场上的事,姐比你懂。自古到今,得要领者,得大自在;不得要领者,得小鞋。我在清远的好与坏,取决与我要什么不要什么,若要得多,自然就失去得多,若不要,则什么都不会失去。”

    金杨沉吟片刻,忽然眸光一动,坐直体,望着她,一字一句道:“是不是上次民政部的那匹狼给小鞋你穿?”

    颜婕勉强笑了笑,正要说话,酒吧里响起一阵节奏激烈的钢琴开场曲。颜婕伸指做了个嘘的手势,侧目朝白色的钢琴台看去。

    严洁菊一连弹奏了两首曲风不同的曲子,全场寂静无声。当她的手指摁下最后一道音符时,酒吧里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

    两名男顾客还专门招来服务员,给严洁菊送了一杯酒。

    金杨倒没怎么留意音乐。他的注意力都在颜婕上,借着酒吧的灯光,看她那细致的脖子,腴白感的锁骨,逐渐隐入西服下的波澜壮观和沙发软垫间的蜿蜒起伏。他不住想,当这样一个尤物想要在官场上驾驭男人时,她上的女人味还会残留多少呢?

    金杨想到一句流传颇广的定律,说一个女人的社会地位和实力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上天的恩赐,天生丽质的本钱;二是后天的努力,聪敏才智是基础;三是所交接的朋友,有优秀男人帮助的条件。

    无疑,颜婕拥有全部三种基础,所以她能在二十八岁时就达到正处级别。只是他不清楚她的第三条,除了即将退休的金副省长帮她之外,背后还有没有隐藏得更深的男人?

    说实话,对于这点,他不无疑虑,也颇为纠结,虽然他目前并无资格吃醋,但一旦涉及美女和其它男人,男人们的理智所能起到的作用便极为有限。

    他甚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以颜婕对官场的了解。她若没有足够的支柱,就敢毅然下到战场的第一线?随时都有成为炮灰?

    颜婕蓦然回过头来,啧啧道:“这个美眉喜欢上你了”

    金杨疑惑道:“你说什么?”然后豁然会过意思,哑然失笑。

    “你从哪看出来人家喜欢我?”

    一丝媚惑不经意中从颜婕眸中探出,看着这个男人佯装的笑脸,颜婕满意地笑了,说道:“…。一是她离开你时的神色;二是女人对女人的敏锐直觉;三是钢琴曲。”

    对于前两点,打死金杨都不会和她探讨,他单挑第…问道:“钢琴曲?”

    颜婕悠哉地啜饮一口红酒,欣赏着金杨满脸困惑的脸。

    “我没有告诉你,我也学过一段时间的钢琴,恰好她刚才弹奏的两首曲子我都比较喜欢。第一首是久石让的《天空之城》,主题曲表达的是一种带着淡淡的忧伤,在凄美中充满憧憬、向往、奋进、不屈不挠,明知悲剧的结果,也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精神。第二首是《祈祷》,描述一个超越了生死、命运、让人感到心痛的故事。比命运的力量还要强烈的,超越戏剧的悲伤感,令数千万观众潸然落泪,让人一生永不释怀的故事。”

    “没有说服力”金杨干笑着掩饰自己,“我有这么大魅力吗?”说着他指了指韩卫东,和酒吧里几个外形气质相当不错的男人,言不由衷道:“你看看,他们无论那个都比我帅气。你怎么知道这曲子不是为他们中的某一个演奏的。”

    颜接瘪了瘪嘴,鄙夷道:“你装吧女人的魅力多数是天生丽质,男人则源于他们内在的气质。外形?哼哼”

    金杨开始头疼,他灵机一动,道:“你今天约我来就是谈这些无聊的东西?”

    颜婕好笑道:“算了,放你一马”然后她压低声音,语气严肃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要什么帮助?”金杨总算缓过气来,好整以暇问。

    颜婕石破惊天道:“你去纪委便能帮到我。”

    “嗯……纪委?你安排我去?”金杨呆愣,他绞尽脑汁地想不出来,到底是黄百均看他大伯的面子让他去纪委当跳板,还是颜婕私下在活动?

    “纪委副书记,一年后扶正入常。”颜婕认真道:“有你的后面保护我,我的政府工作遇到的阻力也小。”

    “慢点……你确定你能让我当副书记?”金杨愈加迷惑。

    “这是我和黄书记交流看法后的意思。”颜婕道:“你怀疑我的能力,总不会怀疑黄百均书记吧?”

    金杨以喝酒掩饰,吞下了一口红酒,想了想道:“为了朋友我可以考虑”

    “嗨”颜婕赞赏地点点头,举起空酒杯,笑道:“喝酒庆祝”

    金杨依言给她和自己倒满酒,两人举杯喝完,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金杨看了看号码,不动声色地起道:“去接个电话。”

    颜婕姿态慵懒地挥了挥手。

    金杨来到酒吧外,接通电话道:“小芹,你到达清远了?”

    小芹在电话里回答道:“快了,马上要进入城区了。”

    金杨笑道:“有几个人和你一起?”

    “你警校的同学秦奋……”白小芹柔柔道:“我让他和你说话?”

    金杨嗯了一声。

    片刻后,电话里响起一道粗犷的声音,“我草杨子,几年不见,怪想你的。”

    金杨哈哈笑道:“我也想你啊粪草得来清远,我好好招待你。”

    扬子和粪草是他们当年在学校里的外号,简单通俗易懂。只是离开学校后,很少有人这么称呼。

    “得看况,你知道我来清远是帮国华办点事,如果办完正事,我一定挤出时间好好和你杀酒。”

    金杨知道他还不知道自己才是双国的幕后老板,这是他当初的条件之一,他在双国的份仅限于几个人知晓,就是萱萱基金会的李刚和柳承汉,他也没打算说。

    他知道,和他们几个相比,自己没有任何优势,时间长了,在萱萱基金会也会边缘化。这不是人和友谊所能决定的,而是一种自然规律。

    如果某天,双国壮大发展到被基金会需要的程度,他至少能和他们真正平起平坐。

    “我去桥头接你们”金杨放下电话,匆匆回到颜婕前,歉然道:“我得去接个朋友,你是继续在酒吧还是回巡视组住地?”

    颜婕犹疑了一下,从沙发上起,轻声道:“送我回宾馆。巡视组有规定,不能离开住地时间过长。”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