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三十三【‘原则上’的事】(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金杨与李刚通电话时,思维敏捷地常龙便知道事不妙,低媚顺目不再开口。

    带队前来的110指挥中心的副队长谷红河看见嫌犯是常龙时,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整个清远公安局,没有多少人不认识常龙”他自从调入110指挥中心后,一年半的时间和常龙打了三次交道。每一次都要累得他出一汗,最后依然得放了常龙。

    “又是你打架闹事?”,谷红河微微扫了金杨一眼,没好气地瞪了瞪常龙,转爬回警车”“带他们回队里。

    几名队员也变得无精打采,甚至没有走警队羁押嫌犯的正常程序,不耐烦地打开越野警车的后门,自己爬了上去,然后敲打车门,“还要我们请你?自己上来。”,金杨看着眼前的一切,低头瞅了瞅自己流血的腿部,再抬头看着常龙一脸平静地走上警车,他跟在后面上了车。善意地提醒两名表冷漠的警*察。

    “警*察同志,砖瓦场是他们的老窝,你们是不是应该接查搜查,另外,他的行凶武鬼……好像不应该这么随便摆放,将来要查指纹什么的………”

    两名押送的警*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瘪了瘪嘴,比较好奇地盯着他”言又止道:“听你口音应该是清远人”怎么和这帮东西发生纠葛……”

    金杨笑道:“我刚调来清远交通局,今天晚上没事,想来熟悉下这条即将开修的道路,从砖瓦场冲出一群青年人,拿着刀具抢劫………”

    “报告!他在说谎……”常龙打断了金杨的话,目光冷地盯着金杨。

    坐在常龙隔壁的警*察朝常龙吼道:“谁让你说话了?闭嘴。还没问你……”

    “清远交通局?看着很陌生……”一名警*察蓦然道:“听说清远交通局调来一位年轻的副局长”是你……”

    “正是!今天多亏你们来得及时呀……”金杨一脸感谢。

    两名警*察交换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是你制服了他……”

    金杨波澜不惊道:“我调来交通局前,和两位是同行……”

    “同行?难怪……”一名警*察露出释然的表,低了低头,看在以前都是同行的份上,他的脑袋凑在金杨耳边,小声道:“没吃什么大亏就算了。说实话,我们拿这帮小孩还真没办法……”

    金杨很认真的说道:“这种人渣,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否则将来会犯更大的错误……”

    两名警*察愕然”嘴张成了。字型,静子片刻”面露苦笑,沉默不语。

    常龙的背后是马国豪,马国豪是什么人物,是他们局长大人都不敢怠慢的有钱人。加之马国豪在清远以“会来……”著称,曾经赞助希望小学,各协会团体以及篮球乒乓球比赛等等,就是他们现在乘坐在警车,也是马国豪去年赞助的四十万购买的。常龙是他的马仔”只要不犯大错重罪,顶多拘留几天,应卯了事。

    常龙双手插在裤兜里,靠在车靠上半闭起眼。

    金杨见警*察同志绪不佳,他也识趣地闭嘴不忘十五分钟”警车抵达一座狭窄的小院。金杨的眼睛从昏暗的灯光下瞥见了,清远县城南派*出所,的字样。他知道“。旨挥中心马上会将常龙这个烫手山芋转交事发当地派*出所处理。

    城南派*出所所值班副所长宋光明提着茶杯从办公室迎了出来,笑冷哈地和,旧指挥中心副队长谷红河打了个招呼,上了根烟,瞥了瞥黑乎乎的车厢”道:“谷队!我们辖区又出事了……”

    谷长河没有点烟,直接走进了派*出所的办公室。

    宋光明闻出味道来了,再次瞅了瞅警车车厢,小跑着跟进办公室。

    一分钟没到,两个人都沉着脸走了出来,谷长河大声道:“带他们出来……”

    宋光明和一名值班民警站在车箱后,看着神色从容的常龙,他使劲喷出一口烟,清冷的吐出两个字,“关了。”,常龙的单眼皮里掠过一道冷芒,语气生硬道:“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

    宋光明的语气比他更硬,“明天再打……”

    常龙颇有些不以为然,沉默了一瞬,轻笑几声,跟着值班警*察走进羁押室。

    宋光明至始至终都没怎么认真看金杨,而是小声骂了一句粗话,转走回办公室。

    院子里就剩金杨孤零零一人。他莫名其妙地抓了抓头皮,跟着宋光明走了进去,轻轻敲了敲敞开的办公室大门。

    “警*察同志,我的笔录什么时间录……”

    宋光明玩味地凝视着他,动作生硬地从桌子上抓过纸笔,“年龄,籍贯………”

    金杨一五一十地配合着阐述了今晚发生的事。简单拖要,用词准确,宋光明颇感兴趣地看着他,问道:“用词比我们的干警都熟练?你来交通局前干什么的……”

    金杨解释道:“和你一样,在派*出所工作……”

    宋光明听到这里后,说了句“原来如此”,遂马上起给他倒了杯茶,说道:“你希望看到什么处理结果……”

    “持刀抢劫罪,以他的年龄,至少劳教。

    宋光明沉默片刻,认真开口说道:“你是前同行,我不瞒你说,他最多明天就能保释出去。我们所十一个干警”没有一个不想将他绳之以法。但是很遗憾,你最好不抱太大希望……”

    金杨笑道:“我理解你们。但是这次,他一定要接受惩罚……”

    宋光明皱了皱眉头,正要“指点,下这个脑袋不怎么好使的前同行,电话响了”他抓起桌子上的电话,连续嗯了几声,最后为难地点头:“原则上可以……好吧!”,放下电话,他朝金杨摊了摊手,苦笑道:“你看,立刻有电话打进来。上面的人告诉我说,办事也要讲究灵活”不能死板教条……”

    金杨心领袖会,半点都不气馁,开聊道:……原则上,有着很深的窝意,“悟,高的人会发挥得淋漓尽致。这倒不是他们聪明的缘敌,而是,原则上,有着看不见、摸不着的“原则下”就象动物的尾巴,有许多功能,就看你灵活不灵活,会不会用了……”

    宋光明精神一振,盯责金杨道:“你果真有办法……”

    金杨笑着拿出电话,拨通了王庭局长的号码,亲道:“老领导!又来麻烦你。况是这样的,我现在不是在县交通局工作吗,今天晚上被小流氓给狠狠欺负了一顿,嗯……您能不能给省厅打个招呼,我的要求不高,关他二十四小时,后续我来搞定。谢子!老领导……”

    金杨放下电话,“我这位老领导说话虽然也留有余地,不把话说死了。但涉及红线,他从不去踩……”

    宋光明正要说话,派*出所大院前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

    宋光明狐疑地膘了金杨一眼,边起边骂道:“马戈壁的!动作真快……”

    金杨勾着脑袋往外一看,三四辆小轿车一溜地停在派*出所门口,除了第一辆车中下来一个中年人以外,后三辆车上全部都是半大的毛孩子,看形,是前来迎接他们“老……”凯旋的。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