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七十一章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 )    二二十点十分,两辆悬挂武警牌照的轿车从省厅院内姚厂脂办滑出。与此同时,西海省武警总队大院警笛嘶鸣,六辆吉普运兵车搭载着四十名荷枪实弹的武装特警,风驰电掣地朝北大街的方向疾驰。

    按照既定安排,金杨带领第一组的五名成员先期抵达金碧辉煌,第三组的六辆武警车队静候在距离金碧辉煌一里之外的街区,等候金杨的一声令下,便对金碧辉煌展开全封闭抓捕。

    金杨从第一辆车上下来,看了看门口停满的各色车辆,他的嘴角微抽,今天这个大扫,估计不少国家公务员要受牵连。

    “金头,我们直接进去黑本名王晓海,下午刚被一个电话从白山抽调而来。毕竟在地方呆的时间过长,见识和眼阶还停留在蔬菜大棚上,看到如此奢侈豪华的金碧辉煌晃眼的彩色霓虹灯柱灯箱,心里已经怵了三分,再加上传说中这家店的后台,要他进去拿出证件喊:我是警察!他还真有腿肚子打颤。

    金杨暗暗一叹,如果换作张二江,估计他早就兴奋的两眼红了。他甚至有些微微后悔,这样的专案组需要的就是张二江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

    顾少兵在车上接了个电话才下来,走近金杨,低声道:“我已经让他们退场了。”

    金杨点了点头,让韩卫东和他的兄弟先撤出金碧辉煌是他的意思,他不希望韩卫东因为内线原因被扫进去。从上级这次严打的态度来看,进去的人想出来,很难。特别是有案底没有正当职业的混混,一查一个准,大问题没有,问题多如牛毛。

    这时,第二辆车上的人也和他们集中在一起。

    马力到是一脸兴奋,仰起脸望着金碧辉煌巨大的霓虹灯声哼道:“终于有这天啊!哥也要扬眉吐气”

    “好了,各位带上警帽,今天是你们应该记住的子,别给自己留下窝囊记忆!”金杨带上警帽,大手一挥,拔腿冲上了大门台阶。

    大厅前的保安现了六名全副武装的警察,马上用耳麦向上级通报。

    “告诉你们老板,马上停业接受检查。”金杨径直走到大厅前台,六七名花枝招展的前台接待员眼睛纷纷瞪大,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此时,金碧辉煌三楼的保安监视屏前六旗接到保安通知后第一时间赶到,他盯着监视器上的金杨,眸子里顿时冒出愤怒的火焰手里的红酒杯猛地砸向地面“又是这个王八蛋。他不是被停职了么?吃了豹子胆?”

    一名手下冷道:“让弟兄们下去给他点颜色着看。”

    巴六旗摇头,忽然脸色一变,诧异道:“不对头,这次好像是正规行动”老七,你马上给郑爷打个电话,边有无动静,另外,艾副总今天正请了河口区公安分局的甘副局长来玩,马上给艾副总打一电话,让姓甘的出面。”

    一楼大厅,一名安保主管摸样的中年人黑着脸阻拦在楼梯口,他的后瞬间出现了二十几名彪形大汉,个个眼神充血地横着六名警察。

    “你们是什么人,哪个部门的,说检查就检查,还有王法没有,我们是和市治安大队签了安保协议的,营业时间,不得扰客人,影响正常经营活动。”

    金杨冷冷看了他一眼,“顾少兵!”

    “到!”顾少兵应声回答。

    “有任何人敢阻拦警察执行公务,你就以妨碍公务罪拷了他。”顾少兵漠然朝楼梯口走去,一言不。

    距离远的喽罗们还犹然未觉,当其冲的保安主管则被顾少兵的气势所慑,他的阅历和直觉告诉他,如果继续阻拦,下场一定不好看。所以他心怀忌惮地退到一边,虽然嘴里犹然强硬:“不管你们来自什么部门,告诉你,你们完蛋了。”

    一群喽罗看到他们的彪悍主管竟然退缩了,几乎集体愕然。这名安保主管是老板从扬威拳馆高薪聘请而来,凭着一高明的功夫在保安群中我行我素,横行无忌,格桀骜乖僻。除了大老板和杆子的指令之外,谁的帐也不卖。

    “你们”还有你们,全部靠墙而站。”金杨指了指一群蠢蠢动的保安。

    “马拉个比的,你以为你是谁?”一名保安不屑地将手里的警棍对着金杨扔了过来。

    顾少兵抬腿踢飞了警棍,像一头猛兽疾扑向这名保安,动作简单无比。但是这名保安骇然现这拳的度太快,快得他失去反应度,眼睁睁地看着拳头砸中他的鼻梁……

    只听一声清晰刺耳的鼻梁断裂脆响后,高过一米八的保安砰然倒地,马办一个箭步上前,“卡擦”手镑拷住他的双手,低声骂道:“没王法了,众目睽睽之下胆敢袭警?”

    众保安这才知道对方不是在吓唬他们,而且动真格的,他们的目光投向安保主管。主管这时心中也没有底,正犹豫间,耳麦里传来杆子的声音:不要冲动,照他的话去做。

    于是他带头走向墙壁,面对墙壁蹲下。

    主管退缩了,一干保安还敢说什么话,纷纷照做。

    金杨冷冷一笑,伸手扶了扶耳麦道:“三组马上出击,封锁大厅前后门。”这时,一侧电梯的门徐徐开启,一行气势不凡的男男女女走了出来。

    被簇拥在中间的男人四十五岁上下,谢顶秃头,大肚楠,眼神写满了愤概!

    “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查我河口公安分局的管辖地?咦,你不是邯阳派出所的那个马吗?”中年男人认出人了,脸上的愤怒之气犹然大盛,他手指着马力,愤怒道:“不像话,邯杨区一个派出所竟然查到河口区,马上带人滚,我要向市局和你们王庭局长投诉你们。”

    “甘副局长,我们这是”马力刚开口解释,便被甘副局长打断道:“我不需要听你们的解释你们先离开这里再解释给我听。”

    甘副局长拔腿往大厅外走去。

    然而走了四五步,却现那帮警察没有一个有挪脚的意思。他突然感觉引二落跷,冷静下。语与放缓道!“如果你们有重大案背“讹们河口区分局又配合你们的必要。”

    金杨突然出声道:“甘副局长,请问您来这里干什么。难到你忘记公务员规定?中央布多次公告,不许公务员上高级娱乐场所。您作为执法的局长,怎么解释?”

    “年轻同志,文件并没有规定公务员不能喝茶,不能理疗,不能唱歌?”甘副局长越来越感觉问题严重了。事出寻常必有妖!外面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他凭借多年的公安经验,立刻分辨出来这种警笛非公安局所装配的那种低音,而是属于武装部队才配置的高音警笛。

    他回头看了一眼同行的男女,脸上流露一丝尴尬道:“我出去看看。”

    他刚迈脚,便听到金杨冷飕飕的声音:“甘副局长,您现在还不能离开。”

    “我”不能离开?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我”甘副局长气得立刻拿出电话。

    “黑,收了他的手机,他若敢反抗,你有权给他带上手拷。”

    黑壮着胆子上前,“麻烦您配合。”

    “好!你会为次付出代价的。”甘副局长知道自己今天的脸是丢到姥姥家了,唯有期待后找回来。

    “警察同志。我是这里的副总经理艾爽!你们要检查一个正个营业店面的理由?我应该拥有知道权”

    对于这个名字,金杨在幻灯品中看过她多次,但是真人显然比幻灯片增色布少。

    原则上他肯定了这个女人的优雅,特别是她的那双手非常白哲细嫩,手背上泛出几条隐约可见的暗青色纹理,长而细的手指上一枚硕大的钻戒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她穿一条用料讲究的黑色丝质提花裙。

    如果不是研究过她的资料,陡一看还真难以分辨她的真实年龄。可以是二十五,也可以是三十五岁。

    “我们接到线报,怀疑有毒贩在你店进行尖易。”“毒贩,在金碧辉煌交易?”艾爽狐然一笑,伸指道:“作为守法知法懂法的公民,我们有义务配合警察铲除社会毒瘤,据我所了解的常识,一般抓毒贩绝对不会大张旗鼓,打草惊蛇,可是你们”

    她说话时候眼捎吊得很高,这让金杨不由得想起了狐狸这种动物。

    金杨的直觉告诉他,不要和这种女人多话,他淡笑道:“涉及公安机密,你无需知道。”

    艾爽的手指间不知何时夹了张黄色的银行卡,她缓步靠近金杨,伸手道:“这是我店的贵宾卡,请笑纳。你若不需要,可以转赠给你的朋友和亲戚

    金杨的眼睛只是轻轻一扫,就看到了她指尖下豁然夺目的“银行”字样,卡片右侧隐约有“钻石卡”的字样。金杨倒抽一口冷气,他不是惊讶钻石所代表的数额,而且这个女人的大大手笔。

    而且她还在公众场所当着一帮执法人员的面行贿,行的脸不红手不颤,抒缓的声线细长略带有颤动的嗓音,以及每句话结束时顾盼流连似的却又恰到好处的拖音暗示。给男人一种很容易产生幻觉的氛围。就像一具酥软的**随时都会朝你倾倒一般。

    艾爽作为一名标准的“海归”白领,嫁给冯远征的二儿子完全属于差阳错。她从就成绩优秀,在任何班级和学校都是前三名之列。大学毕业拿到旁人羡慕的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认识了她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男友,但是纵然高傲聪明如她也抵挡不住物质的打击,男友在某个清晨离开了她,和一位台湾籍富豪的女儿订婚。

    她带着极度的悲沧回国,从此眼里有男人,但心里再也不会出现男人。某次聚会,她认识了冯树山并快结婚。两年后,经过她的鼓捣和鼓励,冯树山插手金碧辉煌并以十万元的代价入股。

    金碧辉煌也如它的名字一样,逐渐灿烂辉煌起来。当年的十万股金以百倍的度增长着,她也索辞职,亲自来店里管理。

    在她的管理下,金碧辉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它带给艾爽和冯家的不仅仅是大笔大笔现金,更有大量的关系和机会。这是武江乃至西海最大的交际场,她在这里结交了大批权势人物和商业名流。而冯远征也因此得益,人脉和圈子越扩越大。

    尖爽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在金碧辉煌这个交际舞台短短几年,她便总结出官场上的许多道理,比如在她眼里,官场只有三种人。

    一种人只会干工作,不擅交际缺乏商,属于老实官也是幕官,顶天做到退休无人骂,睡觉踏实无恶梦,但是遭亲人朋友的恨。

    第二种人只说不干,专门想办法巴结领导往上爬。这种人本事大能耐大脸皮厚,群众不喜欢领导喜欢。他们为了升迁可以不择手段但是这种人往往机会多,升得高爬得快。是她最喜欢接近的一类官员。

    第三种官员稀少,他们既能说也能干。做事谨慎心,城府较深,不会轻易犯错误,比较稳健,虽然爬得不快却能够一步一个脚印。这类官员是值得她长期投资的一类潜力股,平时无事多烧香,没准某天就用上了。

    但是金杨显然是个另类,特别是他轻轻推开她手上的银行卡时,她确定对方是最难搞定的一类官员。

    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追求什么?

    大厅外旋风般冲入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艾爽脸色忽变,她想起下午冯树山莫名其妙的电话,一种不详的预感漫上口。

    金杨忽然抬头看了看大厅的摄像头,抬起手中的枪作了个瞄准的手势,然后对疾步走来的许旭道:“全部面封锁,仔细搜索,一个都不要放过。”

    这时,一直面含愤怒的河口区公安分局甘副局长脸色徒然惨白,手捂口,潜然瘫倒在地。

    “黑,你们马上送甘副局长去医院,顺便将艾副总经理带回专案组。”金杨对艾爽作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带头冲入电梯。,支持作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