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六十七章【蝈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二更奉上)

    武江北河机场。

    马国富和谢小环坐在很少有顾客上去的二楼休闲咖啡厅,两人的外表本来就颇为扎眼,偏偏还居高临下地依栏而坐。

    无可置疑,马国富虽然四十有六,但拔修长,眉宇英俊,笔的褐色西服,成熟不失傲漠的眸子,惹得路过的少女们不住要多投视几眼。

    年轻貌美的谢小环反而落了下风。感受到边的男人受到大多数女人的关注,谢小环淡淡撇了撇唇角。这种目光,她第一眼看到他时也是如此。

    像是两个陌生的旅客,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便是桌子上的咖啡亦没有人去动。

    马国富不时抬头望向候机大厅里巨大的时钟,蓦地,他抬头对谢小环道:“还有二十分钟。小环拜托你好好劝劝她。”

    “蝈蝈姐的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觉得我的话对她有效吗?”谢小环平静说,眸子却望着一个巨幅广告画。

    “可是,你是她的人,你的话她多少要听点……”

    “马总,从我答应你跟他上那刻开始,我就不欠你什么。”谢小环漫不经心道。

    剎那间,一抹马国富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空虚感油然而生。

    马国富这辈子缺什么都不缺美女。单凭外貌,谢小环在他心中连前十都排不上。只不过他知道她是蝈蝈的人,所以才有强烈的兴趣。当他耗费无数心血终于把她压在下时,心中有种打破忌的兴奋。

    本以为成功地挑战了蝈蝈的权威,但是当他偶然得知,这一切根本就是蝈蝈安排的,他突然间有种崩溃的感觉。所以一怒之下,产生了报复的念头,要她去yin金杨。

    虽然后来证明无论从任何方面说都得不偿失,而且他连她最简单的东西都失去。他们都知道,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

    马国富收回视线,起朝接机厅走去。

    谢小环依栏未动,缓缓端起桌子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便若一口饮尽了他们之间的所有,直到咖啡杯底半滴水珠都未残留。谢小环才释然展笑,起下楼。

    接机厅的出口大约站了六七十人,除了马谢两人比较引人注目外,还有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也气势不凡,便是马国富和谢小环不住也瞥了他几眼。

    当看到马国富投过来的目光后,这人朝马国富微微一笑,马国富虽然一愣后淡淡颔了颔首,但却态度漠然,俨然一副不与交之的高傲之态。

    接机大厅的广播第三次响起不久,机场通道三三两两走出了旅客。

    马国富神紧张起来,再也不顾什么份,挤到最前面,翘首期盼。

    谢小环依旧站在人群之外。她太了解蝈蝈了。不管是飞机火车蝈蝈总是最后一个下来的人。用蝈蝈的话说,她争的不是这个。

    果然,当接机大厅只剩下三个人才出众的接机者之时,最后两位旅客姗姗出现。

    一个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的美女,一个五大三粗的状汉单手提着行李箱。

    “妹妹……”马国富疾步迎了上去。

    马蝈蝈的穿戴看似随意但精致,就是那头看似未经打理的蓬松卷发,其设计费用也相当普通白领的半年薪水。更不用说那欧陆风的蓝色风衣,粗看像极了地摊货,再多看几眼便会发现,风衣上的褶皱像水波一样跃动,手腕上一具不知名的复古手包。

    虽说宽大似袍的风衣掩盖了她的体曲线,但她曼妙的步履,犹如节奏感十足的钢琴曲,悦目悦心。毫无暇疵的肌肤,柔媚干净的五官,给人一种“这才是真正的女人”的感觉。

    马蝈蝈眯起一双凤眼,轻描淡写瞥了一眼马国富,不冷不道:“我上次走时是怎么叮嘱你的,别把太把自己当回事。”

    马国富呵呵笑道:“但是也不能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吧。这次哥真是被人欺负惨了……”

    马蝈蝈没有理他,径直向前走去。

    接机大厅剩下的一男一女迎了上来。

    “欢迎马董大驾光临”

    “蝈蝈姐”

    “杨总”马蝈蝈微微伸手,先与颇有气场的年轻男人轻轻握了握手,然后一对凤目直谢小环,冷冷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谢小环张了张唇,终究没有开口解释。低头默默跟在她后,一如蝈蝈当年从村子里带走她那样。

    马国富脸色几变,大步超越谢小环,陪笑着对蝈蝈说:“我的车在西停车场。”

    蝈蝈嘴唇微动,轻声说:“谢谢大哥我有车来接。”

    “哦……”马国富目光疑虑地微微从年轻男人上扫过,洋溢起笑脸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马国富。蝈蝈的大哥。”

    “马哥好我是杨羧”杨羧爽朗一笑,低调地从口袋里处一张名片,“很荣幸认识马哥有机会多联系。”

    “哦,好好”马国富和商人打交道不少,但一直都处于居高临下的地位,但他微微扫了一眼名片时,体微微一震。虽然他知道能和他那位宝贝妹妹有关联的都不是普通人,但百丽佳百货连锁董事长的头衔还是让他震撼了。

    传说百丽佳今年要在津市上市,甚至风闻上市成功后会创造华夏新一届财富英雄。他稍楞之际,蝈蝈和壮汉上了一辆黑色奔驰,马国富来到车玻璃前,耐着子含笑道:“我在前面带路……”

    “我不去清远,先在武江会会朋友。”蝈蝈头也不回道:“可以开车了。”

    马国富眼睁睁地勘着黑色奔驰缓缓驶离,嘴巴哆嗦了几下,愤然骂道:“”

    谢小环暗叹一声,“追上去吧。”

    “哦对……”马国富连忙奔向自己的车。上车,发动,缓缓停在谢小环边,“伸出半颗脑袋,笑道:“上来吧。”

    谢小环没有上副驾,而是进了后座。自上车后,她的眸子始终淡然,彷佛在前掖起一层淡淡屏障。

    黑色奔驰车过了机场收费站,驾驶室与后座之间缓缓升起一道玻璃隔断。

    蝈蝈斜睨了杨羧一眼,轻声道:“省里还没有出结果?”

    “没有。”停顿了一下,杨羧坦诚道:“马董杨某人微言轻……”

    “哪有,分明是老何家被人打了脸。”蝈蝈皱了皱鼻头,表生动有趣。

    “怎么会呢?”扬羧哑然失笑,“何老将军是军中所果仅存的元勋之一,何大哥现在又升任警备区副参谋长,谁敢小视。”

    蝈蝈秋波流转地扫过他,“那为什么不给老何家面子?”

    “何老将军若亲自出面,这点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扬羧似乎理解蝈蝈的难处,以及老将军的耿直脾气,微微犹豫道:“或许是马董的两位哥哥闹得太出格了,省委没人敢出面承下担子。”

    “他们虽然不争气,但终究是我哥。我不能看着他们的后半在牢房度过。”蝈蝈眯起眼道:“还有什么方法?”

    “西海省内解决,很难。”他轻声回答。

    “你的意思是从外面干涉?”出乎他的意料,蝈蝈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的玄机。

    “有个方法,可以一试。马董听说过汪小山吧,他正在武江。“

    “汪小山,著名的京都四少之一嘛”蝈蝈神色自若道。

    “如果他肯出手,这事成了一半。”扬羧观察着蝈蝈的神色道。

    “他为什么平白无故帮我出手。”蝈蝈收回投注在车窗外的视线,转过头,对着杨羧嫣然一笑,“你和他谈过。”

    淡淡的暮光从车窗外扫入,映着她白皙的脸颊,在杨羧眼中,此刻的她就是一朵突然绽放的海棠花,清丽有余,妖娆夺目。

    他躲开她的目光,老实承认道:“是的。”

    蝈蝈定定地望着他,脸上的表柔和淡定,眼眸却自信明亮,“什么条件?”

    “这方面需要你们面谈。”

    蝈蝈微微沉思道:“他们确定要走什么方面的路子?”

    “中纪委”扬羧解释道:“省纪委抓的案子,省里和他们是同级党委,没有决定权,顶多只有建议权。但省纪委的顶头上司中纪委就具备否决权。”

    似乎担心蝈蝈小瞧汪小山的手段,他继续道:“去年发生了一件事。某省一退居二线大佬的孙子,争风吃醋被人栽赃藏毒贩毒,数量足够杀头,证据确凿,新闻媒体紧追不舍。但是汪小山出面却硬是保住了他的脑袋,一个月后便放了出来。”

    蝈蝈顿时来了兴趣,“怎么做到的?”

    扬羧笑道:“公安部缉毒三处一纸证明文件,说他是该处设置在某省的查毒线人。”

    蝈蝈若有所思,随后发出轻笑,躯摇曳,展现出一种僧侣思凡的风,缓缓道:“我先见见他。”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