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零五章【劫持人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第一百零五章【劫持人质】

    金杨最终还是回到邯阳所。

    市里严打开始,全市大大小小的派出所都行动起来,对辖区留有案底的涉黑人员逐一摸查,并对各宾馆、旅店洗浴中心、典当行、物流中心、废旧物资回收站等特种行业进行地毯式清扫。

    邯阳所的治安乱点区域是美容美发业、浴室行业、物流中心、沙霸石霸等建筑业涉黑涉恶势力。平常一些不好治理的法律边缘案件,借打黑这股风一窝端。

    因此,派出所的警车是进进出出,羁押室已经人满为患。整个派出所,除了几名文职人员留守,其余的警力差不多全部外出。宋指导员代替停职接受检查的钱多多,进行社区清查;詹丽带队出去清查登记出租房信息。

    金杨去羁押间看了看值班志,从昨晚严打开始到现在,仅邯阳所便展开清查整治行动八次,出动警力四十余人次;新登记出租房屋二百四十七户、外来人口一千一百二十人,检查各类娱乐场所三十三家次;已破获各类刑事案件八起,抓获犯罪嫌疑人四十三名。

    与平常抓几个嫌犯说电话响不停的况不同,全省范围内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大旗下,还真没有不开眼的家伙出面说。他之所以不怎么过问所里的地域行动,一是从主力先锋变成后勤人员,心中添堵;二是所里的干警很享受这种大型打黑行动,所耗费的力气相比平常一个普通案件还小,根本不需要领导费心。他们怕的是突发,复杂,流窜型这种对社会具有强大的危害的案子。其复杂决定了破获的困难程度。

    和值班员聊了几句,金杨便回到自己办公室。大概因为看到查处赌博公司的记录,他给韩卫东拨了个电话。

    韩卫东长时间不接电话,金杨暗暗想,莫非给扫了进去?正要挂断电话,忽地接通,韩卫东压着嗓子小声道:“金哥刚才和余大校他们一起盯胡老大的梢呢,不方便接电话……”

    “怎么是你们盯梢?顾少兵人呢?不行,太危险,你们赶快撤”

    “少兵哥被抽去搞什么社区清查整治工作,特地让我们来接替盯,金哥放心,我们很小心……”

    “不行,你们虽说不笨,但毕竟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一旦被发现,小命都悬。马上给我撤”

    “金哥,我答应少兵哥的,我保证……咦有况了,胡彪的老婆和两孩子进了车库,几个保镖提着行李,他祖母的,敢是要跑路了……”

    金杨急问:“胡彪人呢?”

    “胡彪在阳台上,他好像没有走的意思……”

    “看来他准备先让老婆孩子撤。”金杨换了只手拿电话,语气严肃道:“你让你的兄弟们去跟胡彪家人,不能跟丢,要是被胡家人发现,你直接告诉他你是公安局的民警,能拖一会是一会。胡彪家你再盯会,我马上喊人来过来换你。”

    电话刚放,便听到值班员气喘吁吁冲进他的办公室,惶急道:“出事了,八里台社区有绑匪劫持人质,您的电话一直打不进来,宋指导员让您马上赶过去。

    金杨腾地站起来,边向外走边问况。值班员了解得也不多,大概是宋指导员带人前去八里台社区清查,社区提供一些嫌疑住户信息,而当他们敲某个户主的大门时,却听到里边传来一声枪响和小孩的哭声……

    我草金杨暗骂一声,从值班员手中接过一把警车的钥匙,飞速发动,直奔八里台社区。

    当他赶到事发小区时,省特警大队和市防爆大队两大警种已经支援到位,而且两个带队的都是熟人。省特警大队的是副大队长简朴,防爆大队是副大队长成白桦。

    两人正小声训斥着宋指导员,宋指导员毕竟是管党群的,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恶**件,整个人有些惶场,加之特警和防爆在警种上要压派出所一头,而且简大队和成大队的警衔都高过宋指导,他的表拘谨,一脸难堪。

    简朴绷着脸,瞪着眼,怒道:“你们派出所还能不能干点正事。市里全面打黑,本来人手就不够,不要你们出力,可你们也不能添乱呀?在明知道是嫌疑住户的况下,你们莽撞地行动,导致嫌犯狗急跳墙,普通刑事案件转化为恶大案。”

    成白桦也挑刺道:“老宋啊你这个指导员怎么当的,为什么不派懂业务的同志出警?唉市里两年没有发生持枪劫持人质事件,这次你们所可露脸了。”

    老宋绪低落,没有辩解。

    简朴抬头看了看十一楼的窗户,冷声道:“现在绑匪有了鱼死网破之心,除了听到小孩哭声外,还不清楚有没有其它人质,绑匪有多少人,多少枪?是些什么人?现在马上进入第一程序,我安排狙击手,宋指导员派人去劝绑匪交枪自首,能搞清楚屋子里有多少绑匪,才能……”

    “宋指导员不懂业务,谈判是非常专业的活,你们特警和防爆大队派专家去谈,别***出了纰漏又瞎基巴扯”

    突如其来的嘲讽令三人齐齐回头。金杨板着脸走了过来。

    老宋苦笑道:“你来了”

    金杨伸手握住他的手,轻轻道:“没事,老宋干我们这行的,总会遇上这种倒霉事,不怪你”

    简朴看到金杨,脸色一滞。他踏上工作岗位的十几年,看人极少出错,就错了一回,就几乎让自己下不了台。说实话,他心里怵这个年轻所长。

    “金所长你好”他放低姿态,主动笑脸相迎

    金杨黑着脸道:“好什么好你们特警大队不是要看邯阳所的笑话,让我们大大的露脸吗?”听着他肆无忌惮的嘲讽,简朴忽然间明白为什么省厅一些人不喜欢金杨,哪怕他打响了打黑行动的第一枪,给洪量厅长长了脸。但是他做人做事很少给别人留余地,不管是同事还是犯罪嫌疑人。

    金杨的嚣张把宋指导员吓了一跳。简朴是什么级别?原则上与他们分局长王庭平级,而且又来自省厅。他连忙陪笑道:“都是为了公事,不扯了,救人质要紧。”

    简朴一再告诫自己,这次不要犯错误,所以他再次展现高姿态,笑道:“是我刚才说话太急。”

    成白桦突然朝金杨伸出手,轻声细语道:“自上次一别,还一直想请金所出来坐坐,希望有这个机会。”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金杨也不是个半吊子。他伸手敷衍了一句,扯开话题道:“查明绑匪的人数没有?多少人质?把居委会的委员喊过来。”

    宋指导员对站在警戒线外的两名大妈招了招手。

    两名吓得脸色发白的居委会委员小跑过来,手里拿着人口登记表格。金杨干脆利索道:“我要这家户主的详细资料。户主籍贯,工作单位,家庭成员,年龄大小等。”

    一名大妈被他的气场所慑,一叠资料老半天翻不开,最后点着唾沫翻开,声音紧张地念道:“户主,周汉平,年龄三十四岁,籍贯:沙南省西沟镇;自由职业,家庭成员,老婆和一个儿子……”

    “慢什么自由职业?”金杨问道。

    两个大妈面面相觑,摇头道:“具体职业不清楚,但是好像很有钱,开一辆据说四十多万元的车,每天晚出早归的,老婆整天约人打牌,穿戴很时尚,从没上过班。”

    “哦”金杨抬头看了看这栋大楼,“这房子要不少钱吧,他是租的还是买的。”

    “买的。”

    得到了居委会肯定的回答,金杨的眼睛四下眺望,看到不远处正在忙碌的一帮下属们。他径直走了过去,对所里的一群干警们说,“你们先放下手头工作,马上发动你们的资源打听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周汉平,自由职业,晚出早归的主,估计也是捞偏门的。”

    小黑和几名干警马上拿起电话,而顾少兵却眸光一扫,喃喃道:“难道是他?”

    “是谁?”金杨问道。

    顾少兵疑惑道:“我倒是知道有个同名同姓、年龄也相同的周汉平。这个人是胡彪手下的第一号打手,西沟武校出,在武江市有“榜眼之锤”的诨号,一硬功带金刚锤法,上次带人我家门的就是他。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

    金杨冷静道:“一会我们派人和他谈判,你听声音。”

    顾少兵点了点头,“那王八蛋的声音我忘不了。”

    “金所,我去和绑匪喊话我要露露脸”小黑自告奋勇道。

    金杨看了他一眼,反正也不指望他能说服绑匪,而且这小子还能扯几句。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声音洪亮点,要有气势,别给邯阳所丢脸。”

    小黑接过大话筒,一行人簇拥着他来到八楼某户人家的阳台上,在金杨的示意下,小黑举着话筒喊开了:“十一楼的人听着,我是邯阳北路派出所的民警。持枪劫持人质是极端恶劣的重大犯罪,必将遭受法律的严惩。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希望你能放下武器,完好的交出人质,减轻你的罪行……”

    小黑把嗓子喊到半嘶哑,十一楼依然没有半句回应。

    这个现象令金杨和简朴几人大为诧异。绑匪劫持人质大部分为了逃离现场,原地他们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一般马上会接过警察的话,抛出他们的条件。比如警察撤开包围,然后是交通工具等等条件,像这样沉默寡语的绑匪很罕见。

    顾少兵看了看三层楼的距离,他低声道:“要不我攀爬上去?”

    金杨立刻否定,“不行他要真是周汉平,这个绑架事件便有古怪。”

    “古怪什么古怪?”

    “如果他是他,那么十一楼就是他家,他自己绑架自己孩子,为什么?”金杨说着,低头朝楼下看去。一辆辆警车疾驰而来,看的出来都是来自省厅市局的高官,甚至还有两辆全副武装的武警越野车。

    越闹越大了金杨郁闷地点燃一支烟。心理学方面他不是行家,但是他总觉得这个绑架案匪夷所思。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绑架。

    小黑漏*点澎湃的脸早已变得满脸失望,声音也越喊越低,有气无力。

    金杨担心他这个样子落在省厅市局官员眼里,有失自尊。便对他做了个终止喊话的手势。小黑如临大赦,放下话筒的同时,丧气地嘟哝道:“麻个痹的,绑匪是哑巴不成?”

    “你儿子才是哑巴。”十一楼突然开腔,“我今天就跟你们耗上了。哈哈准备打持久战吧。”

    金杨第一时间扭头看着顾少兵。

    “是他。”顾少兵肯定地点了点头。

    金杨刚要说话,电话铃声响起,他皱着眉头接通电话,倏然脸色一变,“胡彪要逃?你看清楚,好你再盯一会,我们马上来人。”

    顾少兵听到这,整个人露出一股萧杀之气。目露绝然之色。

    金杨看了看十一楼,忽然笑道:“我知道了,这是个局。周汉平为了掩护胡彪顺利潜逃,才设计的一幕劫持人质案件。”

    “可他花的代价也太大?周汉平没有义气到舍生忘死的程度?”

    金杨看着顾少兵道:“呵呵舍生忘死?不,他只要成功地把警界的注意力集中在八里台社区,借机打乱市里的打黑部署,尽量拖到胡彪离开武江,然后举手投降,说自己发疯了,拿把假枪来惩罚不听话的老婆和孩子……最后连刑事犯罪都够不上,顶多一民事责任,罚款或者拘留完事。”

    顾少兵目瞪口呆。

    金杨轻声道:“走吧我们追胡彪去。”

    两人偷偷溜到楼下,楼前的气氛越加紧张,不仅王中光局长到了,分局王庭局长也到了,甚至市委副书记沈君儒雅也来到现场,加上省厅的专家和武警部队的校官,六七个人正面色严峻地交流着意见。

    金杨低头想从侧边溜走,却没料王庭局长的眼尖,喊道:“金杨你过来。”

    金杨不无郁闷地小跑过去。

    刘中光因为金杨的打黑第一炮,将他的竞争对手一系的人马挑落,也算对他有功。因此,他难得主动对一名年轻的所长伸出手,“金杨同志,辛苦了”

    “领导才真的辛苦”金杨表恭敬道。

    刘中光还想说话,却被沈君儒打断,“小金所长我们又见面了。”

    金杨微弯了弯腰,握住了对方的手,浅笑道:“是啊一天见了三次面”

    (一直纠结于武染和打黑好在这个吃亏不讨好的节终于快完毕了。我和你们一样,急切希望金杨进入循序渐进的地方官场,第二部的发展将在某个县城拉开一起期待吧谢谢你们的支持)

    (八 度吧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