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九十章【履行合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救人反被人救的闹剧随着校领导和公安部门的介入,白小芹被当做重点保护对象包围起来。金杨就是挤进去也说不上话。当然,好几个校领导以及老师过来握手感谢,金杨却丝毫没有陶醉的感觉。

    他对白小芹本来就有好感,换在和苏娟关系变化前,他绝对会高兴地喊几个人一起喝酒庆祝。但是现在,他怎么对苏娟交代?如果他告诉白小芹,说她暗恋她只是为了救她的权急之言,那这个丫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

    赵豆豆走到他边,简单的说了四个字:“表现不错。”然后勾起脖子望着他道:“不开心?拥有一个清纯漂亮的女朋友,应该高兴呀?”

    金杨重重一叹,言又止道:“唉!一言难尽……”说着眼角余光瞟到天台角落的顾少兵对他轻轻招手。他略带歉意对赵豆豆道:“大恩不言谢!救命之恩容我x后报答!我现在要先离开一步。”

    “你去吧。”赵豆豆似笑非笑的目光充满着莫名的绪,星眸深邃闪亮。然后两条修长得过分的长腿迈着优雅的步子飘然离去。

    金杨来不及细想她离去时的莫名表,疾步来到顾少兵前,沉声道:“指使人是冯三幺?”

    顾少兵浓眉上拧,声音里透着丝丝冷气,摇头道:“他们吐露指使人叫李红中,邯阳区石老大手下的大将之一。”

    金杨疑惑道:“李红中?”然后眯起眼睛摇头,“知道白小芹这事的人只有内部人员。李红中背后还有指使人,冯三幺。”

    “不管是谁,我都绕不了他们。”顾少兵闷声闷气道:“小芹现在成了的命根子!我不许任何人欺负他。”

    倒!这话似乎话里有话。金杨忽然抬腕看了看表,叮嘱道:“李红中这件事,你暂时别冲动,我要让石老九给我一个交代。你等我消息。今晚你看着点小芹,我还要去局里处理点事。”

    说完他朝白小芹的方向望了望,她仍旧被一大堆人围着,他想了想,终究没有挤进去和她打个招呼,而是匆匆转下楼。

    离开了校园,他直接去了市刑警队,配合作了笔录,至于那群西勾人为什么跑到武江来行凶,胡队长告诉他暂时没有结果,那帮人嘴巴很硬。不过答应他一有消息,会马上告诉他。

    他知道事不会简单,也不想去猜测,况且现在他要心的事太多。[wzdff贴吧手打团]

    离开刑警队时,时间已近凌晨。中途苏娟打给他发了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什么时间回来,我的小男人!”

    第二条是:“皇帝陛下安好!您的妃子等你宠幸!”

    他立刻打了辆TX回到了枫丹碧绿山庄。路上多次翻看这两条短消息出神,苦恼着白小芹的事怎么收场。

    回到二号别墅,他轻手轻脚开门上楼,走到客厅里,厨房里亮着灯,门缝里钻出一股好的鸡汤浓香,金杨看着厨房的磨砂玻璃透出的妙曼影,惊讶不已!难得她是掐着神算,知道自己肚腹空空,所以半夜炖鸡汤慰劳他。

    “框框……兹啦……铛铛铛裆”一阵锅碗瓢勺碰撞声中,土黄色瓦罐口冒着丝丝白色的蒸汽,苏娟动作不怎么熟练地在案板上切着葱花,然后又翻看着厨柜上的烹饪指南,又拿起几个碗调起芡汁,算了算时间,扭小煤气灶的火候,小声咕哝道:“小家伙,还不回来。”

    金杨这个从小没孩子,何尝见过如此温馨的幸福场面,他甚至一时间想嚎啕大哭一场,人一激动,脑袋不由轻轻撞在了门缝便上。

    声音惊动了苏娟,她一回头,看见正探头探脑神色复杂的金杨。她先是吓得“哎呀!”一声呼,伸手捂,然后满脸嗔道:“回来也不给个电话,还偷偷摸摸吓唬人,瞧你那馋样,饿了吧。我马上给你撑一碗,尝尝我的手艺。但不许笑话我,不好喝也要说好!我下午特地去餐馆订的一只土鸡哩!还配有黄芪、党参、淮山……据说有健脾、厚肠胃、补肺、益肾的功效……”

    金杨越过门槛冲进厨房,二话不说,一把搂住她的腰肢,目光变得火,带着轻微的颤音道:“这个场景我曾做过无数次的梦!”

    说完,他的亲吻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使得她不由发出轻笑,“不……好痒呵……先喝汤……”她扭动着躯,以手掌推挡他的偷袭。

    “乖!先住手,姐又不跑……呜呜!”她不动还好,这一挣扎反倒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两人贴得更近,彼此感受到对方的喘息声。她抗拒了几秒钟,扔下手里的勺子,启唇相迎!

    晕眩的快感让她似浮云,茫然地任他摆布。对她来说,这个男人此时所发出的急促喘息,便是天底下最美妙的乐章。

    一阵瓦罐沸腾的“哐呛”声唤回了苏娟的理智,她硬生生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羞地横了他一眼,然后美眸落到瓦罐鸡汤上,“噢,糊了!”她发出挫败的呻吟,手忙脚乱地关闭煤气阀门,然后揭开罐盖,低头看了看,这才轻拍傲人脯,吐了口香气道:“还好……”

    看着她难得展露出小女人的温柔和溺,金杨只觉一股湿润漫上口,再从口到眼眶边缘。[wzdff贴吧手打团]

    “嫁给我吧!”他不由脱口而出。说完,自己也似乎被惊到,脸上流露出尴尬和期待。

    “你说什么?”苏娟不觉手一颤,刚拿起的汤匙掉落地面,铿然声响惊得她又窘又羞,颤巍巍地深吸一口气,平息纷乱的绪。

    “你认为我们这样不好吗?”脸色微白的苏娟迟疑的说着,美眸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为了你,我心甘愿一辈子被你包,做你的囚犯!”虽然带有玩笑意味,可是金杨的口气却是十分认真。

    “我大你五岁……”苏娟弱弱可怜说着,似乎还想找理由,道:“等你四十岁时,我已经是黄脸老太婆了。”

    金杨眼角抽搐了几下,脸色微沉,凝视着她,缓缓点头,自嘲地笑道:“对不起,我一时冲动,开个玩笑,别吓着你就好!”

    “我……我……金杨,我不是拒绝你,我……”一向口齿伶俐地她,似乎遇到天大难题,有话说不清。

    “我饿了,想喝鸡汤。”金杨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

    “好!你去餐厅,我马上给你端来。”苏娟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样,偷看一下他的表马上又低下头。

    金杨笑了笑,嘴里哼着歌迈着螃蟹步走进洗手间,关起门一把拧开水龙头,将阀门扭到最大程度,然后默然呆立着。说实话,这个令他自己也觉得突兀的表白被拒,他心里没一点责怪她的成分,反而倒是后悔和迷茫的成分更多一点。

    他怔然半晌,耳边似乎响起了大伯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女人渴望被男人征服。在骨子里,她们都渴望能像一个奴婢侍候自己用心着的男人。你必须彰显出男人的力量。这是让她们粉碎骨的根本所在。你的力量会唤起她们对男人的仰望,她们会像飞蛾投火,目光中露出尊敬,无怨无悔。没有哪个女人会上一个自己所不尊敬的男人。从女人生下来起,父意识已深植于脑海。不管她们是否承认这点,男人知道就行。女人渴望男人是依靠,男人渴望女人是拥抱。”

    “该死!”他猛拍自己的脑袋。表郁闷之极。大伯的话说的没错,错在他忽略了关键的一句“没有哪个女人会上一个自己所不尊敬的男人。女人渴望男人是依靠。”这两句话上。

    毋庸置疑,苏娟喜欢他,甚至可以用来形容。但那只是基于男女两相悦之际,而涉及到婚姻,就要更为现实。他拿什么让她尊敬?拿什么让她去依靠?就凭所有男人都拥有的体器官?

    外面响起了温柔的敲门声:“你……好了没有,鸡汤已经给你端出来了。”

    “就来!”金杨磨蹭着在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慢吞吞地走了出去。她站在外面,像个小媳妇一样,眼眸全是懊悔和对不起……

    金杨恍恍惚惚上了餐桌,接过她递过的筷子和汤勺,然后他依稀记得她问他要不要喝点酒什么的,他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即使肚子里早就被馋虫勾起了浓郁的食,但是入嘴的鲜甜鸡汤却索然无味。

    苏娟一直在他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陪着笑脸,偶尔还说话逗逗他,但是金杨只是十分礼貌地一一回应。他以前知道差距,但并不在意差距,因为没有目标和目的;但是现在,他必须在意。他甚至看得出来苏娟十分苦闷,几次言又止,想继续或着解释什么,都被他提前转了话题错开。

    喝一碗汤的时间不长。对他们来说,比一年都漫长。因为他的一时冲动,使得两人之间那种天然无缝的氛围再也找不回来。

    苏娟似乎也在想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她突然像个贤惠的妻子道:“你今天累了一天,先去休息,我去洗个澡,马上来陪你。”

    金杨张口想说什么,却又闭上嘴巴,移步到宽大的客厅,自己从琳琅满目的茶柜里挑了一罐龙井,泡了一杯茶,喝了几口,点燃香烟。

    苏娟这次洗澡的速度格外的快,她似乎担心自己稍慢,这个男人便要跑掉。而且这一次她有意选择了一感的黑色睡衣,几乎等于皇帝的新装,若隐若现更显迷离,怎么都遮不住里面曲线玲珑前凸后翘的动人躯。

    换以往,金杨早就跳起来冲过去,然后是一场疾风暴雨般的甜蜜“战争”。但是这次,金杨微微抬眸,很快便转了开去。

    苏娟一颗心顿时沉到海底。

    “有人送了我一房子,在道海路。”金杨猛吸了一口烟,轻声道:“我喜欢那座老宅……”苏娟子一僵,停在半途。

    金杨硬着心肠继续道:“今天晚上我有了个女朋友,大学正读。”

    苏娟的俏脸刷的白了,佯装起笑脸道:“恭喜!”然后恢复一贯的从容,走到金杨对面,凝视他半晌,轻声道:“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很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金杨避重就轻含糊道。

    “有机会我想请她吃顿饭。”苏娟水眸迷蒙著,良久,才轻声说道:“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见见她。”

    “有机会我通知她。”金杨有些无奈道。

    “她漂亮吗?”

    “她是校花!”金杨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刺激她,缓缓吐息,微有后悔。

    苏娟歪着脸蛋瞧他,半晌,忽地噗哧一笑,媚眼流转,“你想气我,我偏不生气。反正,你就是找老婆了,你也要履行合约。”

    “合约,什么……”忽然,金杨明白她指的是甜蜜开玩笑时用的“包”合约。

    “你是我的第一份合约,也是最后一个。”她感地眨眨眼。

    “你终究是要嫁人的……”金杨低声一笑,充满苦楚的声浪侵袭着她的心。

    她凝望他如此温存感的侧面,半晌,唇花绽分,认真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嫁人。”

    金杨怔然摇头,表示不信地望向她。此刻,她将那种魅惑天然的风韵味,发挥到淋漓尽致,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仿佛柔若无骨,甚至无需语言,举手投足间即表达出深入灵魂的惑!

    苏娟淡然一笑,轻描淡写道:“小时候爷爷带我去了某座很有名气的道观,里面有个号称活神仙的老道给我算了一卦,意思是我这辈子注定无缘夫妻天伦……”

    “这是迷信,你也信?”金杨不可思议地拉高声调。颓废的精神陡然大震。

    “不信是欺骗自己。”苏娟仰起头,笑容妩媚道:“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拒绝你,不是因为我瞧不起你。从来没有我瞧不起的男人踏入我的客厅。”

    “可是……”

    苏娟仿佛知道他想说什么,微闭了闭美眸,低低感叹道:“那个老道很灵,至少我们家的事他全无遗漏。他说我是……”

    后面的话苏娟没有再说,而是柔声道:“抱我!”

    她的话还没落地,对面的男人已经扑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