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一鸟在手】(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苏娟看着霸道的他,特别是他赤luo的上半(身shēn)肌(肉ròu)让她(情qíng)不自(禁jìn)地呢喃道:“ 我是你的,我是你的女人……”

    看着她迷醉的妩媚神(情qíng),金杨忽然嫉妒起阳台下保镖们贪婪的目光,他毫不犹豫地牵起苏娟的手,连走带跑地回到卧室。()半分钟后,他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剥光了她的衣服。

    她以一只肥嫩白羊的形式蜷缩成一团,眸光半展半闭,红晕流连……特别是她那种侧体位侧卧的姿势,使得她原本就不小的(臀tún)部更显硕大,如两条白嫩的大莲藕并排而列,景色丰饶,动人心魂。

    以他的观察力和阅历来看,苏娟无疑是绝妙的(床chuáng)上尤物,对男人的迎合悟(性xìng)极高,(身shēn)体的柔软度和敏感度相当高,甚至她接纳男人的撞击仿佛充满一种魔幻的吸力,一环紧扣一环。很自然就吸附在他的(身shēn)上,象一条随树干摆动的柳絮,给予男人极爽的主动权。

    自苏娟**给他后,她的**似乎来得一次比一次容易,让金杨轻易地享受到男人无上的自尊心的满足。

    “我的女人!舒服吗?”她的唇微微蠕动,闭眼不答,喘息着别过脸去,脸上的已经不是粉红而是一种更深的潮红色。

    喘息了许久,她方睁开红晕的眸子,温柔地搂着他,嘴唇不断地落到他的额头、脸颊、鼻尖和嘴唇上,低吟道:“我(爱ài)你,我的小男人!”

    金杨感叹,女人啊!有时复杂到你摸不到自己头,可有时,她却简单得彻底。他俯(身shēn)靠近她脸颊,两人的脸紧紧相贴。

    “苏娟,我想问你,你怎么看上我的?”这样有伤自尊的话,是金杨最鄙夷的,他总认为男人如果说这样的话是看低自己的表现。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和苏娟真的没法进行任何衡量。或者说,他现在开始对她患得患失起来,所以问。

    苏娟愣然抬头,吃吃地笑了……

    “都是你这个小坏蛋强迫人家的……”

    “强迫?世上有强迫的(爱ài)吗?”金杨恶作剧地捏了捏她的(胸xiōng)脯。

    惹来她嘤咛一声呻吟。

    金杨享受地欣赏慵懒迷人的她,她(身shēn)上传来一股幽幽的麝香气息,淡雅却不熏人,放纵过后的妖艳体态,不加掩饰地为他绽放,几乎让他再次彭勃,无法自持。

    “要不要我再伺候女王陛下一次?”他涎着脸凑近她。

    “我何时拒绝过你?只要你想,我就给……”苏娟嘻嘻一笑,扭动着(身shēn)体往他的(身shēn)上蠕动,蜜桃般分割成两瓣的(肉ròu)(臀tún)和修长白皙的大腿交错盘绕着他。

    金杨像是听到了冲锋号的士兵,蠢蠢(欲yù)动着翻(身shēn)覆上她柔软的(娇jiāo)躯。

    “天啦!你真来呀?”苏娟眸子里现出得意的笑意,伸展玉臂搂住他,几乎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我的小男人呀,你下午还是还要开会吗?”

    虽然内心的yu火已经彻彻底底地被**起来,想再次把她按在这张宽敞的(床chuáng)上疯狂地耗尽全部的精力。但金杨终究还是从**中回到现实,翻(身shēn)滚下,伸手从(床chuáng)下抓起裤子……

    苏娟半惊讶半不舍的道:“要走?”

    “拿烟,嘿嘿!”金杨惬意地吸了两口香烟,话锋突转:“他是什么人?”

    “他是一匹来自京都的狼。”苏娟用词十分谨慎,过分真实她担心这个男人会害怕;但是不提醒他汪小山的能量和狠毒,又担心这个男人因为轻视对方而冲动去攻击。

    金杨深吸了一口香烟,狠狠地将大半烟头摁灭在自己手掌,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不要担心。”苏娟心疼地轻轻替他拂去手掌上的黑灰,温柔似海的眼眸散发出一种即使天塌下来她都不会离开他的保证。“任何人都无法让我离开你!”

    金杨凝视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突然有种想库哭的感觉,他轻声道:“我伯父说我天生懒散,做人做事没有目标,我承认。但是从现在起,我有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

    “什么目标?”

    “我要当官,当大官。”金杨蓦地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凝视着她的柔眸,认真而严肃的道:“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啊……”苏娟整个人有刹那间的呆滞,“就因为他在电话里对我的侮辱之语?”

    “他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你,半点都不行,任何人都不(允yǔn)许。”金杨的语气沉稳,眼眸更是沉静得可怕。“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她艰难地避开他的视线,他眸内的压力让她呼吸困难。太荒谬了!他竟然为她要斗一斗汪小山?以前汪小山还在京都那所著名的’子弟’学校时,任何他看上的女同学都逃不出他的魔掌,而她们的男友往往在听到他的名字后乖乖退出,(屁pì)都不敢放一个。和汪少斗,那是自寻死路。

    “不,不,你……”

    她的话没说完,他不慌不忙打断她,“你认为我斗不过他?”

    “不,不是这样……”

    他再次打断她的话,扬起唇角,道:“你不必安慰我,我知道我和他之间存在的距离。即使现在相距万里,但是三年,五年,十年后,我就是爬也要爬完八千里,那时,我和他只剩下两千里的距离,进入打击范围。”

    “金杨。”她突然唤道。

    “我在。”

    “我很幸福!”苏娟如一个母亲般抱着他,“所以你要好好的。你在,我才幸福!”

    “我会!”金杨突然一笑道:“其实我们在瞎((操cāo)cāo)心。郭家大少死亡事件,控告是他们的权利,不是还要经过调查么,他们调查他的,我做我该做的事(情qíng)。”

    所谓当局者迷,苏娟因为关心太深所至,在这个问题上纠颇为结,“可是我咨询的律师……”

    金杨勾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嘴角翘起的勾人弧度,轻声道:“那是因为律师看出你太在乎这个案子。律师和医生没什么两样,前者扩大案(情qíng);后者扩大病(情qíng)。其目的就是要从对方(身shēn)上多掏银子。”

    她弯起鲜艳地唇瓣,轻轻的在他唇上点了点,很郑重的道:“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的一件小事,对我来说,是大事。”

    金杨心头湿润,他一把将她拖到(身shēn)前,狠狠地吻了一把,说了句:“我得走了,走不走我永远都走不了了。”说完捡起地板上的衣服,拔腿走出卧室。

    苏娟没有开口留他,也没有起(身shēn)相送,她瘫软在(床chuáng)榻,痴醉一般抿着嘴,笑颜缓展,心满意足……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