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生与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幽冥鬼斩,有死无生,奈落黄泉,泪空无救。()挥动惊空的霎那,只见樱花纷飞,香消玉殒。

    “住手!”重归的灵识,再见的往事。随着故事重提,一切的深埋在心内的记忆再度被揭开,痛苦的哀号回在了整个天之一方。

    “你,还好吧。”不归问。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为什么你要让我再痛一次。我以为我已经全都忘了,为什么你要让我再想起这一切!”星河满脸痛苦。

    “忘记了吗?还是因为悔恨不忍想起。人啊,总是这样逃避。以为忘记,一切就不曾发生。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不堪回首的往事。忘却,是最好的办法。”星河说。

    “刻骨的痛,是因为刻骨的。如果不再痛,又如何能够证明你过。无法忘记那曾经的痛苦,说明你一直在怀念着那份幸福。既然无法忘,何必不能永远记住呢。”不归说。

    “记住痛苦吗?”星河反唇相讥。

    “人生数十载,笑看又何妨。痛苦使人铭记,铭记曾经的错误,更激励自己不再犯那些错误。”不归说。

    “亲手斩杀了自己的最,亲手犯下了无可弥补的错。一切的轮回到最后,竟是因为自己的犹豫。如果我一开始就答应与她一同归隐,是不是结局就完全不同了。”星河自言自语问。

    “人总是在不断的后悔,后悔自己没能得到的,后悔自己为什么得到的不够多。在无边的悔恨中,蹉跎着岁月,却不愿意去争取未来。”不归一脸的不屑。

    “指责别人的软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为遭遇痛苦与彷徨的不是自己,所以永远都可以大义凛然。”星河也是毫不客气的说。

    “你是说我作壁上观吗?人生,不过就是悲欢离合。你的痛苦,其实很小,非常之小。”

    “哈,是啊。对你来说非常之小,对我来说却是全部。”星河说。

    “你的全部包括菱舟,雨霏,奈特吗?”不归突然笑着问。

    “什么意思?”

    “人这一生除了之外还有亲,友。你除了需要为了自己活,更要为他人活。这叫责任,人之所以区别于魔,就在于他有无限的,因为有才有感,所以才能不断进步。你知道为什么魔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无法战胜人类吗?因为他们没有。有的魔,会是最强的。因此,产生出了帝瓦尔。”

    “这就是魔强大的理由?”星河一愣。

    “而且以后他们会更加强大。那三只魔,不是简单角色。”不归说。

    “狂阳,雾风,不落,兼具血,冷静,深沉三种格的魔。对我,你们到底是敌,还是友呢。”星河自言自语。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不归刚才的话。菱舟,奈特,现在他们会是怎样,如果遇到了狂阳他们三个,他们真有能力取胜吗?

    “奈特他们会有危险?告诉我将会发生什么?”星河问。

    “知道却又无法改变,何必呢。”

    “无法改变?”星河一愣。“什么叫无法改变?”

    “天之一方既然可以透彻过去未来,测度天意。如果谁都可以自由进出,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不归说。

    “你是说,我能进却不能出?”星河问。

    “难道你才明白?”不归冷冷的问。

    “不可能,我不相信!告诉我……我该怎么离开这里。你一定有办法离开的!”星河咆哮着说。

    “你知道我在这里多少年了吗?”不归问。

    “我没兴趣!”

    “两百年。复一的等待,痛苦的煎熬,寂寞,孤独,每一项都比死亡更加令人难以忍受。我忍耐了下来,你以后也要学会忍耐。”不归平静的说。

    “住口!你给我住口!”

    “现在就受不了了吗。别心急,如果现在就无法承受,漫长的子里你要怎么才能度过。看着过往发生的一切,难道你还不能明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的辛苦。复一的算计,永无休止的杀戮,友、亲的无法掌握。你应当深有体会。”不归说。

    “这是你的想法。人间虽然纷乱,可正因此才更加精彩。平静如同镜子的湖面,永远无法出现波澜壮阔的海浪,也无法出现淡淡的涟漪。而不论是涟漪或者海浪都是美丽的一部分。平静也只是一部分罢了。”

    “看来我无法说服你。”不归说。

    “你本不应当抱有这个想法的。”星河说着双膝一盘,缓缓闭上了双眼。

    “你在做什么?”不归问。

    “我曾经打破过时间的壁垒,既然有第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

    “逆天而为,值得吗?”

    “我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可就如同你说过的,我还有亲人朋友,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的原因遭遇不幸。逆天吗?是又如何!”双目一睁,气流逆旋,沛然圣气直冲云霄。手臂高举,竟成一柄金色圣剑,斩天辟地。

    “天剑式?腾龙啸天”星河再展非凡剑艺,以掌为剑,剑气扩张竟形成一尾金色**腾空而起直冲十层天网,意**打破时空界限。

    “不差嘛,小小年纪竟有这般修为。菱舟将你调教得很好。不过,人力真的可以胜天吗?”

    **腾空以强势之力直破苍穹,然而飞龙在天最后确是亢龙有悔,上升不得,僵持之际龙气现形,星河翻落地。

    “怎么可能!上一次我明明打破了界限。难道是力量不够。”不愿放弃,星河刚要再出招却被不归拦住。

    “够了。我曾经说过,打破时间本来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又何必这么执着。”

    “上次!”

    “置之死地而后生,至极限。或许只有死亡才能造就奇迹。”

    “死亡?离开的代价一定是死亡吗?”星河喃喃自语。

    “逆天的后果,谁都无法预料。”

    “我不能死。”

    “看来你是想通了。”

    “可我更不能被困在这里。因为我还有不能放弃的东西,不能放弃的人。”星河一脸坚毅。

    看着星河平静而又坚毅的面容,不归若有所思,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你还真是像他啊。”

    “不归,你说什么?”星河问。

    愣神之际,却见数道寒光扫落,冷然杀气进

    “你有能力吗?只有当有了能力,才能主宰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幸福。来,用你的双手,证明你的价值。”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