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幽冥鬼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由至夜,转眼一的激烈战斗,时间虽然推移,出招却无一丝窒碍,越见犀利。()明明非是博命,耗损的内力却更是剧烈。几度交锋,星河极招上手。

    单膝跪地,反手握刀,只见内力不断攀升,力量不断积聚,风呼啸,山河冷冽更增驱魔强招力量,蓄势待发,正是“风震!”

    “痴儿。为什么你迟迟不肯出招呢。”灵雅右手持剑,左手运掌,内力鼓,扬起飘扬青丝,卷起裙裾飞扬,霎时剑耀寒芒,四灵光。

    “这是……神隐九式。”星河一愣。

    “神隐渺绝!”举剑向天,一招挥落。刀锋剑流汇聚,引起四周空气激,巨大响声震耳**聋,火星迸。一招交锋,却是万式辉映。奇巧的剑,古怪的刀,圣招封魔源,魔源助神威,正是生生不息。星河一时抽不得,败局已定。

    “退下。”内力一震,星河被击出数丈。长刀驻地,呼吸逐渐急促。显然,风震已耗去了他大量的内力。此刻他的心无比躁乱,他没想到经过强化的风震,竟也不是对手。难道灵雅,真是无懈可击吗?

    “你的风震是天下少有的奇招。可惜,你遇上了我。可惜你用不得其法。”灵雅黯然一叹,长剑抛空,双掌同运内力,攻势再开。

    “他为什么还不用第四招。”浴火魔人自言自语。

    “或许他是已经明白了,用这招的后果。”风魔说。

    “你可真是太坏了。可万一他真的用了这招,那怎么办。”浴火魔人问。“难不成,我们以灵雅的命去赌?”

    “她不会死。”冰雪魔者说。

    “我知道她不会死。但是炼狱重生的过程……”

    “我不会让她出事,即便是付出我自己的生命。”风魔冷冷的说。“但是我赌,赌他不会出这招。赌他永远离开她。因为他的存在,是天地不容。只会带来痛苦与悲伤。”

    “出招了。”冰雪魔者冷眼旁观,只见灵雅一剑疾似一剑,一招快过一招,竟似博命。

    “出招!出招!还不动手!你还不动手!”

    “不可我,不可我!”强势反弹,刀舞如飞,灵雅虽是剑疾招利却是进路无门。“这……开始了吗?”

    “这是你,我!”一声暴喝,星河眼神骤现冷光,全邪力爆发,头发瞬间再度转红,魔气笼罩。

    “嗯……不妙。”冷静的冰雪魔者首先发觉势变化,飘逸的形瞬即闯入阵内。风魔,浴火魔人随后而来。可刚踏入战圈,却见地面阵法升起。乾坤融合,四相奇景生生不息,浩然正气顿时压制三魔。“这是,四相伏魔阵!”

    “可恶,进不了又退不得。灵雅她真是疯了!”浴火魔人说。

    “可见她根本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风魔说。

    “这种事,我绝对不容许发生。星河,你引起我的杀了。”浴火魔人一声怒喝,长刀出鞘,登时烈焰焚天。出招之际,其余两魔同时运作。而就在阵外混乱时,阵内星河亦是疯狂而杀,毫不留。源源不绝的魔威与灵雅针锋相对,铿铿然,只听刀剑交错,擦出万点星光,魔化星河汇合招利势强,全力一战,局面竟有逆转之势。“星河,你已有觉悟了吗?”错的瞬间,灵雅手臂受创,越陷支拙之境。

    “不好,一面维持阵法,一面对敌,让灵雅的内力快速耗损。面对魔化星河,她力不从心了。”冰雪魔者说。

    激斗已陷胶着,眼见久攻不下,星河腾空而起。瞬间乌云汇聚,月更添魔威,鬼气肆意,魔气彤彤。虽未出招,可那惊人的气势已使得众魔心中一惊。“糟了。如果是这样的力量,灵雅一定会没命。你竟真敢出这招。”

    风魔冷然一喝,后邪兵出鞘。正是,魔器九婴。九婴出鞘同时,风林火山,迷霜同时现世。三口剑,带来三种不同的压力,一齐冲向阵眼,意**一招破阵。

    可就在这时,星河的面容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气势骤减。“住手,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姐姐了。你给我出去!”仿佛是发狂的自言自语,星河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头发由红转黑,面容也开始恢复平静。只是力量仍旧无法遏止,出招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幽冥鬼斩!”一招挥出,如电闪雷鸣,更似百鬼齐唱直奔灵雅。猝不及防的瞬间,却见一道人影来到了自己面前,而护。

    ——时间又回到了现在,又回到了天之一方。

    “看到过去的一切,感觉怎样呢?”不归问。

    “我其实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我当时受了幽冥鬼斩之后没有死,记忆却被封住了。”星河问。

    “幽冥鬼斩是邪中之泪,只有忘心忘,才能达到完美的境界。你对灵雅心有牵挂,再加上当时气息紊乱。这一招只有三成力罢了,当然伤不了你,只能斩断你的记忆。这也或许是灵雅的目的。”

    “灵雅的目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星河问。

    “你难道没有想过她为什么要毫无保留的和你比试吗?”不归问。

    “想过,可我根本想不通。如果他要我赢,直接让我不就好了。何必苦苦相。”星河埋怨道。

    “这就是魔,生于疆场,死于疆场。不落就是算中了这点才让她出战,因为没有退路,灵雅不可能会留手。不落的目的是要斩断你们之间的羁绊。如果你赢,就必然会使出幽冥鬼斩,结果是杀死灵雅。以你的格绝不可能这么做。就算你失控,他们也能立即出手杀了你。如果你不肯动手,结果必然被灵雅所败。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你赶走。”

    “可是结果,他还是错算一招。”

    “你记得灵雅对你说过的话吗?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她希望你活下去,不论是以什么状态。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再见。”

    “忘心忘,心念天下。魔招圣气,相辅相成。她是故意引动我的魔气,让幽冥鬼斩的力量受到我内力的牵引无法发挥实力。她真是个可怕的女人。”星河自言自语。

    “可怕,更加可敬。她虽然封印了你的力量与记忆,却留下了幽冥鬼斩,他希望你再次使用的时候能够刺激自己的记忆。再次打破封印。可是结果。”

    寒光一闪,过去的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幽冥鬼斩过后,如天降血雨,地涌血泉。只留颤抖的双手,无言的剑。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