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最痛苦的一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为求全功,树林之内星河独对怨甲战魂。()“星河,让我看看你最近的进步有多少。让我知道,他们三个教了你什么?”灵雅隐暗中,自言自语的说。

    不敢妄动,不敢轻忽,星河屏息凝神,紧守出招时刻。由至夜,僵持早已是持续不断。直至清晨来临,风吹林动,树叶沙沙。一滴朝阳的露珠吹落。动手的人,竟是难以测度的魔人。

    魔力高涨,恶者势强,拳掌相交如狂风暴雨,扑面而来,交织绵密不绝的攻势。反观星河却是一派泰然自若,举手投足之间尽化重重攻势。“魔人啊,你可知什么是实力的差距。”

    利刃出鞘,剑芒并。第一招过后,留下的伤痕是谁?

    “啊!”一声哀号,只见怨甲战魂头颅飞旋,邪气自体中窜出,急**脱出生天。

    “想走。未免太轻易了吧。”星河冷冷一笑,划破右掌以血为媒,驱魔密招开启,“破魔术,五行困魔印。”

    破魔术笼罩,尽困离体魔灵。只听哀号频传,星河却是不为所动。“既然是怨魂,便该洗去恶念,重新踏入轮回。”

    金色圣光普照,恶念尽消,怨甲战魂在星河驱魔术的降服下,终于得到了升华,回归虚无。“你这是做什么。”当看到怨甲战魂消失,灵雅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怨气太重了,需要净化,需要升华,更需要解脱。”星河说。

    “所以你杀了他。”

    “或者你应当说,我是在度他。与他交手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那痛苦的感觉。成魔,不是他所愿意的。”星河说。

    “这么说倒是符合你的份。心慈手毒,不过我这也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意思?”星河一愣。

    “没意思,接下来你要看好。这就是我教你的招式。”双足一沉,雄力猛提,源源不绝的魔力不断攀升。旁的岩石被这强大的内力激,无不动摇,纷纷飘起,凌空盘踞在了她的旁。“这,这是什么招式?”

    “能够在最后时刻救命的招式。记住,只有活下来,才能有希望。不论是在什么况下。”

    一之后,摩天岭。

    星河,灵雅准时到来。一夜的时间,星河却仿佛经历了最痛苦的抉择,最深刻的试炼,一脸的疲惫。“姐姐,真的要这样吗?你真的确定,我能学这招吗?”

    “你已经学会了,何必多言呢。忘心忘,心念天下。魔招圣气,相辅相成。这就是这招的真谛。他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们入魔太深。你能参透,这就是你的造化。”

    “我没有想过我会有这种造化。这不是我想承担的。”星河说。

    “但,这确是你必须承担的。能力越大,你所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你必须活下去,不论是面对谁。”灵雅说。

    “姐姐……”星河**言又止。

    “怎么了?”灵雅问。

    “前几天,和三魔一起出现的那个是谁?我能感受到,他的魔力更在那几人之上。为什么最后没有出现。”

    “他……你最好是不要知道,这样对你更好。”灵雅说。

    “为……”话未开口,已见远方海上掀起惊天波澜,滔天巨浪之中魔灵再现。同一时分,火球冲击大地,飓风席卷苍生。三魔再现。

    “是你们。”

    “星河,准备好了吗?”风魔问。

    “开始你的游戏吧。说,我的对手,是谁?”星河问。

    “她早已在你的边了。”风魔冷笑着说。

    “他……”不等星河反应,却感到后心一阵彻骨寒风而来。长刀回敲,相斫的瞬间,星河心头一震。“你!姐姐!”

    “星河,凝神以待吧。现在我是你的敌人,出招来。用你除魔的心,争取自己的生命。”灵雅一脸决绝。

    “太讽刺了,太滑稽了。我是为了你才去努力,为了你才答应这场荒诞的比试。可最后却要我与你刀剑相向,这实在太残忍了。”星河兀自说着,激动不已。

    不等反应的瞬间,浩劫剑光已至,霎时星河鲜血肆意。此刻眼中,是无法置信的疑惑,是痛彻心肺的不甘,眼前的人是谁?可是那个自己愿意用尽生命保护的人。绵密又无的剑,形如龙腾时而蛰伏时而狂野,是开合天地深邃无法测度的剑意,无穷无尽,无边无涯。星河瞬间笼罩剑网之内,命在顷刻。

    “活下去,才能有希望。”仿佛是天外之声,霎时窜入了星河的耳内。“你只有战胜你的对手,才能证明你有保护灵雅的能力。”往事种种浮现,星河的心,霎时明了。“原来是这样。”

    “怎么,这么简单就被干掉了。”**火魔人怀疑的说。

    “气氛不对。”不等再作思考,剑网碎裂,只见一人订立阵中,指向天,刀生光,全笼罩火球之中,四周顿成火海。“九泉狱火!”

    魔火激而出,横扫四方,沾者立碎。灵雅见状抛剑升空,双指运化,长剑盘旋,登时气温骤降,剑气四方蔓延,形成了护气罩。以火克金,以水克火。暗算五行之妙,各呈威能。

    灵雅剑快,是电光石火之间的妙,星河剑疾,是不及眨眼的狂。相同的速度,不同的杀招。短短数招交会,彼此心中不由暗自惊心。无不对对方底线,感到了深深的赞叹。

    “短短数,星河竟然进步到这种程度,九泉狱火,这是他的第一招。”灵雅心道。

    “姐姐的招式内力都在我之上,要胜,必须采取奇计。”眼神一动,星河魔招再动,“天醉月黯如。”

    体内圣气刺激邪力笼罩,魔气上升。正是佛魔相生,此消彼长。一时之间,星河内力再添数倍。

    “第二招。”虽是魔招势强,灵雅仍旧不闪不避。长剑一抖,金光四,竟是圣气笼罩,驱散层层黑云。“魔者用圣气,圣气是魔招。真是滑稽。”**火魔人冷冷的说。

    柔缠绕的剑,机巧诡谲的刀,他为她的变化吃惊,她被他的圆滑动容。刀剑争锋,各自惊心。

    两招已过,接下来是平如秋水的第三招,“落风残。”

    弃刀用掌,看似平淡无奇,却是暗藏汹涌。灵雅气凝指尖,以点破面再下一城。殊不料,破招的瞬间星河招里藏招,剑气随发。慌忙之际,灵雅**雄厚根基硬接。

    三招已过,最后的一招将是最后的结束。星河手握刀柄,此刻心中却是难言的心酸,难语的纠结。“星河,最后的一招你会出吗?如果出,你必会杀死灵雅。不出,你必会败于灵雅。不论胜败,你都是最后的失败者。你,将如何抉择呢。”风中之魔冷冷的自言自语。

    “九泉狱火,天醉月黯如,落风残。”三招同出,汇合剑,刀,掌三种内力,袭向灵雅。雷声隆隆,却不妨灵雅双足踏地,引起天雷动地火。怒海扬波澜。冲击一瞬间,星河难婴其锋,虎口崩裂。

    “还不出招。”灵雅怒道。

    “不出,我不出!”星河道。

    “你要活下去!”

    “浑浑噩噩的活下去,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呢?责任,还是感?如果是这样,我将走出属于我自己的路!”

    气势高涨,双手握刀,天际再度邪云笼罩,这是第四招,也是最后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