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痛苦的抉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思睡昏昏,朦朦胧胧。()星河睁开眼,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处凉亭中的上。四周无人,只听到远方传来悠扬的琴声,人心魂。直起子,他走下,这才发现的四周满是花草,一股浓郁却不显腻烦的香味让人心境舒畅,起先因为陌生而导致的不安,瞬间不见踪影。

    “这是哪里?”星河走出凉亭,顺着琴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直至走到一处水榭,才停住了脚步。

    声音从这里传出,越近越是明显。紫色的幔帐,沁人的芬芳,动人的旋律。隐约中,只见一条人影在那轻轻抚琴,席地而坐,长衫迤逦,其景如画上飞仙,如书中姑。星河不由自主靠近,心绪也变得逐渐激动起来。

    忽起一阵微风,扬起幔帐,露出了其中那人的容颜。绝世独立,青丝随风,肤白胜雪,面冷如霜,明艳动人却是灵雅无疑。

    “姐……”

    星河刚要说话,却见灵雅把手放在了嘴边,做出了小声的动作。

    “最后,即将完成了。”喃喃低语,灵雅十指连播,神忽而恍惚,忽而凝重。喜悦,又有忧伤。曲音缭绕,怀满腔难以压抑,星河听到动处,不由暗自叫好。

    只听铿然一声,乐曲骤停。灵雅单掌抚琴,似提问又似喃喃自语“你听得懂这曲的奥妙吗?”

    “姐姐,你?”星河一愣,显然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小傻瓜,你来了?”灵雅缓缓站起,笑着走到了他的边。柔声的问:“昨天休息的好吗?”

    “很好,谢谢姐姐。”星河说。

    “小傻瓜,和我还用的着说谢吗?”灵雅笑着说。

    “我也不小了,所以也别再叫我小傻瓜了。”星河说。

    “好好好。星河,我可的弟弟。”灵雅抚摸着星河逐渐成熟的面容,满含欣慰的笑着。

    “姐姐刚才那是什么曲子,真是好听。”星河问。

    “你听不懂吗?”灵雅问。

    这是她第二次这么问了。看着灵雅那略显失望的面容,星河好奇的问:“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或许是我太心急了。星河,你要好好记的这首曲子,因为我相信你迟早有一天能够明白的。”灵雅说。

    “明白什么?”星河追问。

    灵雅不再多言,只是故作神秘的摇了摇头。

    “不愿回答这个问题吗?那我就换一个问题吧。姐姐,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想了你多久吗?为什么即便是已经到了面前,还装作不相识呢。”星河单刀直入的问。

    “我离开是因为我必须离开,我回来是因为我需要回来。”灵雅说。

    “你别和我打马虎眼,为什么你要走?”星河一脸凝重的说。

    “我说过了,当年的我必须走。只有离开,今天才有回来的理由。”

    “那你还会走吗?”星河追问。

    “这个选择不在我,而在你。”灵雅说。

    “我?”星河一愣。

    “你有阻止改变的能力吗?”灵雅问。

    “我不懂。”星河摇了摇头。

    “如果我现在要走呢?”灵雅笑着问。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紧紧搂住了她,目光直视灵雅双眼。亲密无间的举动下,星河斩钉截铁的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要离开,我更不明白所谓的改变。我只知道,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思念从来没有减轻。我……始终在等你。”

    “星河……”

    “怎么?”

    “放手吧。”灵雅轻轻的说。

    “我不放。”星河斩钉截铁。

    “我抱的我好紧,我喘不过气来了。”灵雅羞万分,全然没有了适才那飒飒英姿。

    “对不起。”星河道。

    “傻小子,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我连抱着你都会让你受伤,谈什么保护你。”星河说。

    “保护我?你要保护……魔?”

    这真是最让人无法触及的词语,星河脑袋嗡的一声,登时百转千回。

    “怎么?知道我是魔,感到很难接受吗?我是魔,你会保护我吗?还是杀了我?”灵雅问。

    “我,不知道。”星河说。

    “我是魔。”

    “你一定要这么说吗?”星河激动的说。

    “现在你打算怎么做。”灵雅问。

    “不要我!不可以我!”星河颤抖着说。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对,不对啊。如果你是魔,那为什么我妈当年会没有觉察到?我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如果我告诉你,菱舟一直知道我的份呢。”灵雅说。

    “你是说,我妈明知你是魔却没有收你。”星河笑了连连摇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吗?别自欺欺人了。以常理推断,这不是很明了的事吗?”灵雅说。

    “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对立的份,为什么我们彼此家人可以相处的这么融洽。这么和谐。”

    “不管你是不是愿意相信。魔者并非全都好战嗜杀。我的家人就是为了逃离那所谓的责任,才甘于平凡。”灵雅说。

    “逃避责任?”

    “菱舟,不也是一样吗?只是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薄弱了。我们都无法改变这既成的一切。所以才有我们的分离。”

    “可现在你回来了。”星河说。

    “你愿意和我一起再次选择逃避吗?”灵雅问。

    “再次……逃……”星河吃惊的早已是手足无措。

    “魔的感,自私且高傲。只有对最的人才能表达出最真实的感,你是我最的人。为了你,我可以背弃自己。你呢?”

    “我……”

    “你愿意与我在一起一生一世吗?”灵雅追问。

    “我……”

    从未有过的抉择,从未有过的压力。使命与责任只在一心,信任与背叛存乎一念。就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远方传来了沉稳的脚步,满怀悲愤与惆怅。

    “废物,你太令人失望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