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生死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陷困境,死里逃生。()再度出现的星河仍旧是红发白衣,仍旧是目光凛冽。沉冷冽的气魄,使得在场众人心头一阵战栗。“你?”

    话未出口,却见银光飞泻,只听铿然数声,红衣少年只觉得肩头一麻,倒退数步。猝不及防瞬间已困剑网。

    “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已经在幻境中封印住了他的恶体。为什么他现在还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红衣少年心中万分诧异。但这显然不是诧异的时候,危机尚在眼前,不容半分留,一时错愕。只见少年怒掌翻腾,层层气压化成一道雄浑气罩,形成阵中阵。以守为攻,以钝克锋,可残酷的现实却让他心头一怔。

    “好凌厉的攻势,这与刚才在幻境中交手时的感觉不一样。”

    交手数回,虽然彼此都未接触肢体,却已知对手强弱。出招皆为上乘绝式,往复之间绵密剑网逐渐压制红衣少年,不由的疲态尽显。

    “糟糕,先前为了进入星河的意识耗费了大量的内力,再加上灵雅的拖延,此刻我功力不足三成。”内心气势一馁,败局已现。星河抓准时机,快步出招。

    “一剑风雨倾天泻。”

    浩然一剑指长空,但看风云变,乌云走,大地失色,竟是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兆。再闻一声轻喝,天空剑影汇聚,形成一团巨大杀阵,无数剑影疾旋,风云变色。红衣少年心头一惊,他心知此招不凡,更有命危局。心下一横,以指为剑,以掌为刃。双眼一闭,只为提炼最后的力量,以对最强的敌人。

    “喝!”星河长剑一指,积蓄的云霓终于化作万千剑影,如暴雨倾盆从天而降。同时分,红衣少年双眼一开,登时一股沛然邪力直冲云顶,竟成一条红色血柱。

    “邪斩破天诀!”

    以下克上,红衣少年招出极端,打开的双眼释放了积蓄的力量,摧至顶峰的内力相互鼓动,惊起乱石崩塌,气温骤变。“斩!”极招相对,只听铿然数声,流光飞舞,错的瞬间,胜负已分。

    “你……后生可畏。”红衣少年单膝跪地,浑如受刀砍,衣衫尽碎。但就在星河以为稳胜券的时刻,一道黑色气流突破层层剑网袭来。“以点破面,任凭你剑法高超,却敌不过我的全力一击。”红衣少年张开满是鲜血的嘴,冷冷的笑了起来。

    杀人壹千自损八百,任凭星河出招去挡,可时机的流逝,思想虽是清明,出招已经幔了半拍。眼见刀气贯穿,星河手按剑尖,运剑为弓,反弹剑气以攻为守。同时,失去他支撑的剑阵发生了偏移,破绽尽露。

    “等得就是这个时候。再见了。”看穿破绽,红衣少年虚发一招,抽而退。而因为受到了他的牵引,正气邪力同时向星河冲去,一股诡谲莫辨的力量笼罩星河。

    “雕虫小技,你!能耐我何!”星河一声怒喝,引动四方烟尘飙升,指按圣印,神遗之招再现尘寰。“伏,顺,合,天,六道法印,祭天神盾。”

    神盾一开,圣气邪氛交融,任凭反噬之力强大,星河却是毫不畏惧。反向的极招,先吸后吐,以四两拨千斤的招式化去绵延攻势。但这时他也才发现,四周早已没了红衣少年的踪迹。

    “可恶。”眼见敌手不见,躁动的绪无法渲泄,一掌击出,竟将一块丈许高的巨石打得粉碎。“魔,你果然是狡猾的可恶。”

    “星河,你……”这时,绿衣少女走到了他的后,却是怯生生的不敢走到他的旁。

    “怎么了,姐姐,灵雅。你怎么了?”回过头的星河看到了站在后的她。

    “你,你真的是星河吗?”灵雅问。

    “当然是,姐姐。你难道连我都认不出了吗?”星河问。

    “可为什么你……”

    不等说完,却见星河举手阻止了他,笑着摇了摇头。灵雅一愣,不等反应过来,已见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当看到了那把剑,灵雅露出了诧异的表,“那是?杀生灭道之剑?”愣神之际,星河已采取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一声脆响,双手一分,长剑断折。霎那间,一股黑气迅速从长剑顶端流出,消散天地。而星河的脸上,也同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星河,你怎么了?”灵雅见状感到事有蹊跷,连忙跑了过来。

    “别,别过来!”星河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封住了灵雅的前进脚步。任凭自己痛的倒地,也不许他来到面前。

    “星河,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让我过来!”灵雅挣扎着问。

    “我……我不想伤害你!我怕我控制不住。我不想,伤害你!”连声恸呼,只让风云变色,鬼神惊叹。倒地的星河痛苦不堪,浑抽搐,就在以为他要一命呜呼的时候,忽然她站了起来。

    举掌朝天,尽纳天地灵气,内力的不断攀升,正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随着圣气的逐渐占上风,星河红发逐渐转黑,苍白的面容也终于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虽然仍旧英伟,却早已没有了那股凌厉与鸷。

    而这时,灵雅也终于挣脱了束缚,快步来到了他的面前。但刚要触碰倒她,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摇着头,似乎不能接受什么似的,转而去。

    “姐姐!你干什么?”星河追了过去。

    “不,你认错人了……”灵雅说。

    “认错人了?这是骗我,还是骗你自己。”星河说着,托起了悬挂在灵雅前的那个吊坠。

    “神遗之族的遗物,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羁绊,这就是你的证明。你忘了吗?或者,我将让你想起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