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黄雀在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脱出狼窝,再入虎口。()灰暗天际闷雷阵阵,乌云密布白昼恍如黑夜。白色电流划过,在黑色的天幕上划下一道凄艳的痕迹,仿佛是天空破裂。而随着这道光芒,俊雅的魔界少子出现面前,命索魂而来。

    也就在流影出现时刻,另一道沛然之气蕴生。气氛再度异变,乌云竟有消散之势。

    “乘人之危,这一招由我来接,怎样?”

    蓝衫黑发,儒雅俊秀的脸上带着一个斗笠,看不清面容,颇为神秘。但从他的口气看来,年纪应当不大。心知此人非凡,流影不愿强取,冷冷道:“少年你可知这一步,踏入地狱。”

    但岂料他却是毫不在意,一侧,手轻扬,轻描淡写的说,“出招吧,少说废话。”

    “真有能力,就不用我相让。”流影冷冷。

    “你这算是心虚吗?”少年问。

    “你不敢。”流影刻意问。

    “既然出声,就不需相让,礼尚往来我也不需要顾忌了。”

    “哈哈。”流影放声大笑,“狂妄。那就接招吧。”

    魔界少子再出,凛然魔将之威。掌一扬,未动已是惊雷震震,萧簌杀气笼罩四周。“注意,极招来了!”

    一声轻叹,流影巨掌惊天,强势威而来,所过之处山崩地裂。明了如此强招不可小视,少年却是不慌不忙,嘴角微扬。气行逆转,先纳后蕴竟是吸收四周天然地气。双招合流,必杀之招却被化消殆尽。

    “这是,天地双极之招!没想到世间还有人能练有此招。”流影赞许的笑了起来,“好,好,你让我实在太意外,太开心了。”

    一招之败,流影缓步退去。看着面色如常的不可说,指尖一点,“不可说,这一次有人挡去了你的死劫。但你可知你的死劫无处不在。对你的承诺我会遵守。五天,记得只有五天。”

    看着流影离开的影,终于不可说也放下心来,走到了少年面前“多谢。”

    “好说,我也只是碰巧路过,路见不平而已。”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今天如果不是你这个碰巧,说实话,我没有自信可以避过他那一掌。”不可说平静的说。

    “这,也许就是常人所说的好人好报吧。我也只是碰巧与他的功夫属相克而已。”少年说。

    “即便如此,能接下流影一掌不伤,你绝非普通人。”

    “是吗,我不是普通人。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说。”少年呵呵一笑。“你才是不简单,这风云地凶险四伏,你竟还可以一路闯关脱出。就凭这份实力,想来当世能胜过你的,数的过来。”

    “即便安然脱出,还是差点中了伏击。”不可说苦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流影他可是善于捕捉时机的魔。”

    “流影?你认识他?”不可说一愣。

    “也认识,也不认识。”

    “怎么说?”

    “魔界少子,领兵进犯冰雪城,谁人不知,所以说认识。但我是无名小卒,他又怎会认识我。”少年说。

    “小卒?你会是小卒?”不可说哈哈一笑,却忽然一愣,“你刚才说冰雪城?”

    “我就是从哪里来。”

    还**在问,却已是内息牵动,顿时内脏痛如刀绞。“你伤势颇重,我先送你回去吧。”少年说。

    “多谢,可我还想在这里待一会儿。”不可说说。

    “恕我多嘴,这里的地气有碍于你的伤势恢复。以你现今的体,别说闯阵,就是在这里待的久些,对体都有很大的损害。”

    “多谢关心,可是我……”

    “好了好了,既然你坚持,我也不说什么了。我先去找些草药来,你别乱动。”少年说着走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可说心中顿起波澜。“这个神秘的少年,到底是谁?来这里又是干什么。”

    正想着,却听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惊愕的回过头,发现原来是奈特众人。“你受伤了。”星河问。

    “还好,不碍事。虽然受伤,却已清楚了风云地的阵法演变,下一次闯阵必然将获全功。”不可说说。

    “那,下次将由谁来破阵呢?”星河问。

    “这个阵局,不是一个人能破的,它以五行为体,八卦为用,十二地支呼应。不同的路将遇到不同的阵法。所以需要有五个武功属不同的人一起闯阵才能破关。”不可说喘着粗气。

    “你受伤不轻,还是等等再说吧。”零说。

    “不,这件事远远比我伤势来的重要,我想还是先说的好。”不可说说。

    见他强撑,零虽然担心,却也不再多说,“既然如此,不可说你可有合适的人选。”龙问。

    “零与我一样,兼具五行属,而且功力最强,又闯过阵知其深浅,**一阵就劳烦你了。”不可说说。

    “好说。那其他四人呢。”零问。

    “金克木,惊空刚猛,无坚不摧,星河当仁不让;水克火,所以这一方需要拥有天晶的雨霏才能闯关;火克金,奈特是龙的高徒,走的是至养至烈的火武功。现在差的就是北方玄武之位,属水,土克水。如果不是我受伤,倒可以一闯。”

    “我来吧,我功夫虽然不像你与零一样兼具五行属,但辰空可以变换攻击路数,相信也不成问题。”龙说。

    “不行。阵局之外需要有人策应,虽说流影答应不再偷袭,可他们的话我实在不敢相信。”不可说说。

    “那么,又有谁能呢?”星河问。

    “大哥,你看我怎么样?”

    “大哥?这个声音是?”星河一愣,声音竟是如此熟悉,“难道是?”

    “当然是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