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螳螂捕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水流川 书名:异域传说
    南方朱雀之位,不可说再闯风云地。()五行之位,天时之算,第一阵正是地火之局。

    四方火焰无穷无尽,每一步皆带致命杀机。就在这时,不可说脚下忽感一阵燥。心知不妙,不可说足尖运劲一跃冲天瞬间,火焰亦是冲天而起,直奔而来。“看似毫无生命的火焰,却能及时捕捉入阵之人的动态,布阵的人实在高明。”

    阵法惊奇,然而不可说更是举重若轻,神态自若,每每总能洞悉先机。不到一刻,已对变换了然于

    “乾坤倒转,水火相克。天水克地火,办法有了。”

    微微一笑,心念再动,手化天字诀。霎那竟是无中生有,水化**怒吼一声从天而降。以迅雷之势夹带云水之气,直扑地火之阵。霎那地火之阵,破。

    破阵之时阵门再开,不可说缓步走入。

    也正在不可说闯阵时,远方山颠,流影携不落,雾风,狂阳远远眺望。脸色一阵沉。

    “怎么,干等不觉得着急吗?”后黑暗处,忽然传来一个冷的声音。

    流影一愣,回头看到朦胧中晃动着一个影,白色的毛皮外衣遮盖着脸,长长的拖到地上,浑散发出不寒而栗的气氛。

    “是你?你也来了?”流影冷冷的问。

    “少子走了多,魔君很是担忧。”

    “你想让我回转魔界?”流影说。

    “不,我只是来协助少子。”

    “这么说来,你是有办法了?”流影问。

    “这吗?魔瞳。”随着呼唤,数十颗眼珠飞到了他的旁。“魔族的幻目族,将助少子一臂之力。”他显然是在笑。

    “你打算让他们去刺探?可……”

    不等说完,却听那人干咳了一声,紧接着喝问众魔瞳“你们可愿意为魔族,刺探出风云地之内的奥秘?”

    “无怨无悔!”众声齐喝,还不等发令,已飞向风云地。

    “你……他们可能会死?”流影面色有异。

    “少子说错了,不是可能会死,是必然会死。风云地之内的险恶,只有体会才能了解。”

    “那你为什么还要他们去?”

    “是他们自愿的,我没有他们。”

    “但你却暗示了他们?”流影有些生气。

    “你生气了,是为他们的牺牲生气吗?”

    “我……只是不忍同族送死。”流影一字一句的说。

    “目的是指标,过程是手段。少子只需要完成目的,手段是我们考虑的,同时只有鲜血铺成的路,才能一步一个脚印。不是吗?”

    沉的话语,流影心中一动,想要反驳却是一时语塞。也就在这时,魔瞳传来图像了。

    “同期直播?不差。”雾风冷然的说。

    “哦,看来还是有人对此不满呢。”黑暗中的人冷冷一笑。

    “魔界信条,同族互助,精诚团结。”不落说。

    “哈,不落真好记。可是你忘了魔族另一信条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动用心计不择手段。”他停顿了一下看着不说话的不落,忽然笑了起来,“这一点,你们永远也比不上十二少。”

    “住口,你……”狂阳闻言怒上眉梢,刚要发作却被雾风拦住。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斗嘴,安静下来。好好看着。”

    “雾风果然是雾风,一如既往的冷静。而你,被人影响的太深了。”他看着狂阳。

    “少罗嗦。”狂阳显然对他非常不屑。而他竟然也一点都不生气,仍旧是隐于黑暗中,就这样他们一齐注视着魔瞳所传来的景象。

    阵外魔者虎视眈眈,阵内不可说却是悍勇非常。虽阵法无常难以计算,他却一路无阻,直破十五阵局,逐渐近阵眼了。

    “好厉害。”阵外的奈特,看到不可说的表现连连赞叹。

    “怎么,现在他闯过多少阵了。”龙问。

    “连破十五阵,即将入阵眼了。”奈特说,“而且丝毫未露疲态,真是一个奇异之人。”

    “也就是说,即将到不二所说的冰火之局了。”零说。

    “的确,就不知道不可说能不能顺利闯过。”奈特说着,不由之间竟又感到一阵眩晕。

    “怎么了。你忽然看起来精神不好。”星河问。

    “我也不知道,越是接近阵眼,我的看到的就越少,现在只能是模糊的一个影子了。”

    “也就是说,你逐渐到极限了。”星河说。

    “或者说,有一股力量阻止着五行神眼继续观测。不可说,你要面独的真正危险来了。”零自言自语。

    而这时阵局之内不可说再破一阵,畅通无阻之际,却又感到一丝奇怪。“怎么回事,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看到不二所说的冰火之局。莫非……算了,就算有不同,也脱不了五行常理,幸好有不二所做的阐述。”

    继续前进,忽来一道寒气。“来了。”不可说心中一笑,反手接招心中却是一惊。“不对,不是冰火之气。怎么会?”

    一阵电流直入后心,双手顿时麻痹,“不好。是雷电之局,我大意了。”

    耳旁闷雷阵阵动人心魄,凛凛杀机,不可说虽失先机却是一派自若。掌式移动,急提体内真气,**以火克雷。以招克招,双式交锋瞬间不可说却感心头一怔。掌力竟化虚无。

    “怎么会?糟糕!”心知不妙,不可说猛然收招却是一时回气不足,前再遭重创。“怎么会,雷招竟夹带风之属!”

    连连中着,不可说转眼优势尽失,所幸强势内力支撑站立不倒,更兼反应敏捷,寻的空隙之际,强招挥出。可转眼之间,他也被的站无立锥之地了。

    “好阵法,竟然把我到如此境地。可照之前所见,每隔一段时间阵法就会产生变化,那时阵法内的力量最弱,也就是破阵的最佳时机。但这时机只有一瞬间,如果时机错误,那不堪设想。”

    惊雷如暴雨,狂风如利刃,不可说眼见如此窘境,心念一定。

    转守为攻是唯一的机会,逆境求生是唯一的信念。时刻轮替交关瞬间,不可说再动奇招。

    “红莲怒焱灭罪天火”

    招出霎那,怒焱天火四周蔓延,卷动气流变化,竟与天地风雷之气相互制衡。掌握天时,算准时机阵法力量消散瞬间,不可说再添一招。不一刻狂风骤停,惊雷消散。

    风平之后浪静,雷灭之后云开。眼见阵局消散,不可说心头一松,不由觉得嘴角有东西流出。用手一捂,竟是止不住的鲜血。与此同时,空间再度巨变,一场莫名的变化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硕大的巨型天柱。

    “这就是一直找寻的真正阵眼。击碎它风云地才算真正破解。既然这里蕴含五行变化,那就用五行之招破解,以我内力应当不成问题。”想到此处,不可说凝聚内力,气灌诸,**一招解破地阵局。可就在那时,忽感一丝奇怪。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五处不同的莲花座。我脚下的这一座与其他四座又有什么关系。”紧密的思索,忽然间再度想通“是了,入口不同,路途也是不同,接往的出口也当然不同。而那天柱之上闪烁出耀眼金光,应当就是出路。奇怪,为什么进口只有东南西北四路,出口区有五个。”

    观察四周,恍然大悟,“错了,我错了,我与不二,零都错了。四门入口只是一个幌子,内中还有一处入口,这阵局是以五行为形,八卦为用,辅以十二地支。难怪不二是遇到冰火之气,我遇到的是风雷之局。阵法有设有破。看来无法有一人闯阵破关,还是先出去找不二,零商量再说。”

    眼见金光一盛,不可说心知出口大开,纵一跃脱出阵局。平安落地之后,心头一松,压抑许久的内伤终于爆发。就在爆发之时,空气中传来了不安的气氛。耳边再响魔氛嚣嚣。

    “受重伤。不可说你,在劫难逃。”

    “你!流影!”心中一怔,看着从异度空间缓缓走出的流影,他冷冷一笑,“你来杀我。”

    “也许是。”

    “你打算违约吗。”

    “三天之约,是星河与不落所定。不限于我,不限于你。”

    “那么,动手吧。”不可说擦干嘴角血渍,气凝双掌。

    “以你此刻伤势,接不了我一掌。这样吧,我以半成功力为注,只要你接招不死,我就在之后五天不再侵扰**,也劝动所有魔族不可扰**。”

    “既然你提出这么优厚的条件,我当然无意拒绝,来吧。”

    命运一战,抱拖病体残躯,眼对强势来袭,不可说凛然以对。正当危机之际,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一掌,由我来接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异域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