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尘烟往事已消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炽-星火 书名:至高无上
    高中的青年华是一生中最亮丽、浪漫、血挥洒的,但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那天下雨,也许有许多恋都起始于这个下雨天吧。宫逸飞,就是这个雨天,他遇见了躲在教学楼楼梯口避雨的夏予琛,如此打动人心的芳容使得宫逸飞不心花怒放,他邪魅的心中暗定——这个女孩,迟早是自己的。

    



    宫逸飞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伞,笑了一下,把伞扔到一旁,笑着走到夏予琛的一旁,故作懵懂道:“你好,我是新生,我想问问宿舍楼怎么走。”夏予琛看了一眼相貌不错的宫逸飞,之后指着前方不远的一栋楼层道:“看到了么?那个就是宿舍楼。”宫逸飞演戏般的揉了揉眼,道:“我眼睛不太好,看不到啊。”夏予琛想了一会,便说:“我是在这里等我朋友,但下雨了,她一时半会也不会来,我送你去吧。”宫逸飞点点头,笑着答应了。

    



    两人刚想冒雨出去,宫逸飞忽将自己的蓝色外脱了下来,披在了夏予琛的上,假假意的说着:“十分感谢你,希望你别着凉了。”夏予琛又看了眼宫逸飞,宫逸飞只剩下一个薄薄的衬衣,除了一声谢谢,也没再说什么。下雨后的路特别滑,俩人一路小跑着,忽然宫逸飞趁着夏予琛不太注意的时候,绊了一下她,滑滑的路面加上了宫逸飞的刻意绊倒,夏予琛立即失重,子立马就要摔到地上了,宫逸飞趁机将夏予琛拥入了怀中。

    



    正好是个完美的45°角,双目紧紧相对,若换做其他侣,这刻早已深相吻了吧?正是这样的一次偶遇,使得二人的关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夏予琛痴心的上了宫逸飞,然而宫逸飞却另有其他的女友,夏予琛只不过是他宫逸飞的一个玩偶罢了。更何况当夏予琛将家境全全吐露给宫逸飞时,宫逸飞便毫不留的一刀俩断了二人的关系。宫逸飞在离开夏予琛之前,只留下一句狠话:“我女人多得很,缺你一个无所谓,想当我宫逸飞的老婆先还完了你家的旧债吧!不过,等你还完了,估计早也人老珠黄,是个半老徐娘没人要的丑女人了吧?”

    



    夏予琛那天夜里喝醉了,是她第一次喝酒,而且喝的酩酊大醉!泪水与酒水混合在一起,不断地冲击着夏予琛的心,从此她不再对抱有任何希望了,似乎便是绝望!但齐天的到来起码使得夏予琛的心遭到一丝光芒的洗礼,他不像他如此无,他不想他如此多

    



    故事便在夏予琛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结束了,夏予琛愕然道:“这便是我一段悲哀的史,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齐天的脸上绽放着一丝阳光般明媚的笑容,道:“予琛,没事的,说完就不再痛苦了,我会是你永远忠实的听众。”夏予琛顿时觉得,短短半天,自己对齐天这个人的感觉,从名人又到流氓现在又到一个好男人,夏予琛这时不会想到的是:短短半天,自己的一生都要托付给这个名叫齐天的男人。

    



    齐天这时暗暗想着:“宫逸飞……最好别让我碰到你,否则,死无全尸……!!

    

重要声明:小说《至高无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