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回:杀机四起(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方雪池这一觉睡得不踏实,不断地做梦。www.先是梦见许多人追杀自己,竟逃无可逃,抬脚不起,出了一的汗;然后又梦见母亲跟自己说话,但怎么也听不清楚,心头万分焦急。

    后来一声长长的马嘶将他惊醒,方雪池呼地一下坐了起来,却见窗外大亮,恍然之中,但觉先前一连串凶险离奇之事在头脑中纷至沓来,一一闪过,竟隐隐升起大祸临头的感觉,这感觉如附骨之蛆,骤然汹涌上,心头不向下一沉,脑袋便痛了起来。随着一阵脚步声,孟超手提两只野兔跨进门来。

    方雪池忍住头痛,赶紧翻。孟超笑道:“方公子这一觉可睡得好?”方雪池点一点头,只是感到口渴,眼睛一扫,却看见边已放了一杯水,心中想到:这孟大侠想得可真周到。拿起水杯,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大口。

    孟超道:“方公子,你先洗漱一下,我叫下人将兔子宰杀洗净了,用野蘑菇烧上一锅,可是天下美味。”说完提着两只野兔又走了出去。

    方雪池望着孟超背影,迷糊之中,似乎梦里母亲说的话隐隐地又想起了几句,好象果然跟孟超有关,也不解其意,心中却是若有所失的感觉。使劲摇了摇脑袋,不再细想,走出屋子,满眼一片翠绿,空气潮湿清新,略有凉意。方雪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狠狠地吐出,顿觉一股秽气从周百骸散了开去,消失在茂密的林子里。

    这时孟超一边搓着手,一边走了回来,神色却不再轻松。方雪池隐隐升起一阵不安。果然孟超走到面前,低声道:“方公子,在下打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恐怕你得在这里多呆一些子了。”方雪池听了,虽然心中烦恼,却是早已料知,叹了一口气,骂道:“病人怕肚胀,雨落怕天亮,果然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我真是搞不明白,那幽客堡为什么跟我过不去!”话虽这样说,自己也清楚,只怕就是为了那本《大乘法》。

    孟超却道:“这只是其一。”方雪池不解道:“孟大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还有其二?”

    孟超缓缓点头道:“在下听说,穆天仁已在江湖中大发英雄帖,将你视为魔道妖孽,遍邀天下英雄出手共擒。”

    这消息不啻一声炸雷,把方雪池惊得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现今不仅魔道幽客堡没放过自己,连穆天仁也盅惑武林正道,将自己当成魔道妖孽!果真如此的话,那这江湖之中恐怕再无容之所。半晌之后略微回过神来,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那白面血魔叶儿飘的话,武林正道人士岂可当真!”愣了一愣,又道:“再说了,就算我是叶儿飘的徒弟,那叶儿飘也不止一个徒弟,怎么天下英雄偏偏就找我一个人的晦气?”

    这时,一仆人衣着的男子端着一个托盘走来,将两杯茶放到近旁木桌上。孟超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人各自坐下。孟超挥了挥手,那仆人微微躬,退了开去。

    杯中袅袅升起淡淡白汽,清香四溢。方雪池心中焦躁,坐立不安,索又站了起来。

    孟超道:“方公子不必烦躁,此处隐秘非常,一时半时不会有人寻来。”

    方雪池听了这话,更是气馁,道:“一时半时不会有人寻来,那过了一时半时,又怎么办!”

    孟超仍稳坐不动,哈哈一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什么可担心的,到时候再想办法不迟。”

    方雪池摇了摇头,道:“整里东躲西藏,好象我当真成了魔道妖孽一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咬一咬牙道:“穆天仁那个老混蛋!在江湖上道貌岸然,装模作样,做出一副有头有脸的的样子,可惜老子早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巧取豪夺,谋财害命。现今为了一己之私,居然颠倒黑白,陷害老子。不行!我得出去跟他们说清楚,我就不信天下英雄都跟他一样糊涂。”

    孟超道:“只怕说不清楚。”方雪池睁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孟超站起来,道:“方公子,有一句话,在下不知当讲不当讲。”方雪池见他神色有异,连忙抱拳道:“孟大侠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孟超道:“方公子可能还不知道,穆天仁的女婿阮进南疯了。”方雪池哼了一声道:“他早就疯了。”话音刚落,突然醒悟过来,吃惊道:“什么?阮进南无缘无故,怎么会疯了?”

    孟超道:“因为方公子在他上使了一招幽冥一线破血功!”

    方雪池越发吃惊,失声道:“我哪里会什么幽冥一线破血功!”

    孟超眉头一皱,道:“众目睽睽之下,方公子恐怕是分辩不得。”

    方雪池大声道:“什么众目睽睽!那些人都瞎了眼吗?那本来就不是幽冥一线契血功!”

    孟超双目炯炯盯住他,问道:“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功夫?”

    方雪池自己也不清楚,喃喃道:“那……那应该叫佛手影。莫非,莫非我居然会使这门功夫了?不可能!不可能!”

    孟超若有所思道:“佛手影?”

    方雪池突然后悔将这事说了出来,敷衍道:“其实在下也是糊涂得很。”孟超微微一笑道:“看来方公子对在下还心存顾虑。怕我跟你偷偷学了去么?呵呵。”方雪池脸上一红,道:“不是不是,孟大侠取笑了!是前不久一位前辈高人手把手地教给在下,这才几天哪,一直是一知半解,哪里就会使了!只是这事太过复杂离奇,一会半时还真的说不清楚。”

    孟超点一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放过不提。只是这门破血之功,除非有叶儿飘那样的功力功法,否则并不能让人神志昏乱。依在下看来,方公子虽是后生可畏,但跟叶儿飘尚不可同而语。”方雪池道:“是啊,那还用说!”孟超道:“因此方公子要么使的是另一门功夫,要么手上有致人迷乱的剧毒之物!”

    方雪池又是一惊。一阵迷茫之后,寻思道:对了,自从被一品堂咬过之后,虽然发作过一阵时寒时的毛病,但好象寻常虫子就此侵我不得。即便被蛇蝎所伤,也从来只是伤及皮,未曾有过中毒之症。后来在洞中食蛇无数,其中毒蛇甚多;出洞后又帮朱小宛摆弄过墨碗,这墨碗号称万毒之源,可是我也若无其事。在跟阮进南打架的前一天,九命双刀的赌场外边,老子一出手就将吴青云和赵恨水打得神思恍惚,是不是也跟手上沾有剧毒有关?难道我真的已是剧毒之?想到这里,一股冷汗从头发和后背渗出,不住连打几个寒颤。

    抬起头来,又疑惑道:“若是我手上沾有剧毒,那我岂不是要么一命呜呼,要么早就发疯在先了!”孟超笑道:“也许方公子从什么秘笈上学得的功夫,正好百毒不侵呢。”方雪池摇了摇头,觉得殊不可信。

    这下子可糟糕了!方雪池想到,这穆天仁肯定早就将马啸林逃脱一事算在了我上,这次又把他的衣钵传人给弄得疯疯癫癫,他岂肯轻易饶了我?以穆天仁在江湖上的威望,怕是只有信他的,没有信我的。

    方雪池又惊又怒又惶恐,不长叹一声:“这可如何是好!”

    孟超道:“方公子,天无绝人之路,你且宽心住上几时。江湖之中,种种传言俱是来得快也去得快。谅你一个初闯江湖的少年,即便误入魔道,终有悔悟之时,也不至穷追猛打。何况依方公子之言,穆天仁心术不正,混淆是非,挟公义以泄私愤,必有头脑清醒的人看破这一着。”

    方雪池低头不语,心沮丧到了极点。

    孟超见他无心再谈,也不勉强,当下宽慰几句。方雪池听得心不在焉,更觉得头痛裂。

    接下来几天,方雪池哪里也不敢去,也不想走动,只是闷闷不乐。孟超则时时外出,每次回到林子,总有些不好的消息。穆天仁的英雄擒魔帖已然传遍大江南北,方雪池仿佛成了武林公敌。这更是让他心烦意乱。

    时近黄昏,方雪池扶栏而立,忽然三只甲虫嗡嗡飞来,在他边转了几圈,竟停在了他的肩膀上,硬翅收拢,各各有一对薄翼却还在轻轻扇动。方雪池微微侧头,伸出中指和拇指,对准其中一只甲虫弹去。不料这甲虫靠着薄翼向旁一移,居然弹了个空!

    方雪池觉得好玩,又连连弹出,三只甲虫左右躲闪,却偏偏不离开他的肩膀。

    这甲虫红得发亮,背上一个小白点,倒也好看。方雪池弹了几下尽皆落空,骂道:“妈的,连虫子也来欺负我!”曲指再弹,内力发出,一只甲虫顿时被这股内劲震得不知所踪。另外两只嗡地一下连忙飞开。

    正在此时,就听得不远处的林子里一个声音叫道:“不好!我的一只老甲受伤了。”这声音听上去好熟悉,方雪池愣了一愣,抬眼看去。

    从林子里钻出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来。

    方雪池见了,心头大喜:这二人正是王大便和王小便两兄弟!两人刚刚走到空地,就看见了方雪池,其中一个叫道:“方小弟!你是不是伤了我的老甲?”若从长相神态上,方雪池实在是看不出二人的差别在哪里,不知道是哪个在问他。但一则王小便衣服的颜色要浅一些,二则王小便称他“方小弟”,而王大便恐怕是要将他称做“方大侠”的。

    果然王大便瞪了弟弟一眼,喝道:“小便,跟你说了多少回,你岂可将方大侠叫做方小弟?小心爹爹听了,再抽你一个巴掌。”弟弟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有些委屈,道:“方小弟让我这样叫他,莫非我也不听?”哥哥道:“方大侠的话当然要听。”弟弟道:“那我叫他方小弟,爹爹干什么打我一巴掌?”哥哥皱眉道:“方大侠救我一命,义薄云天,你不称做方大侠,自然要吃打。”弟弟也皱眉道:“那我听方小弟的话,也错啦?”哥哥道:“爹爹抽你一巴掌,又不是因为你不听方大侠的话。”弟弟道:“要是我不叫他方小弟,就没有听方小弟的话了。”哥哥道:“爹爹也说了,方大侠的话自然是要听的。”

    方雪池听他两人夹七缠八,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高声道:“大便小便兄,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啦?”

    两兄弟从几级木阶走上来。两只甲虫这时又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在方雪池跟前晃了一下,一眨眼就钻进王大便斜挂在背后的包袱里。方雪池吃了一惊。王大便道:“方大侠,我不是给了你一包东西吗?只要你带在上,我们的老甲就找得到你。”王小便接道:“老甲找得到你,我们就跟着找得到你。”

    方雪池哦了一声,原来这些甲虫是两兄弟的喂养的!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