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豪赌之客(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王小便却是看得呆了,转头对方雪池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哪里象是来赌钱,分明是来打架。”方雪池道:“就是来打架的,谁说是来赌钱!”王小便摇头道:“这里的人个个都凶神恶煞,我们还是走了吧。”

    方雪池不理他,用眼光四处搜巡,果然从另一侧门应声而出两人,正是九命双刀蒲九安、关双习!方雪池见了这二人,心头竟是莫名的激动,连自己也觉得诧异。随即脑子里“轰”地一下,心口里一阵酸痛袭来,喃喃地叫了一声:“盼儿!”

    王小便一直站在他旁边,听了这两个字,满脸狐疑,小心问道:“方小弟,你说什么?”方雪池突然间心恶劣,不耐烦道:“你管老子说什么!”王小便脾气甚好,不以为意,又见他心神不定的样子,反倒十分同他。

    九命双刀出门,关双习便冷然喝道:“洞庭屠龙庄,名头响当当。果然是不同凡响!”屠龙庄那两人听出他话中讥讽之意,却倒象是得到了几句赞美之辞,反而面露微笑。站在左侧的那位大脑袋不用说就是谢东方了,拱一拱手道:“叨扰叨扰。”

    关双习沉脸道:“两位好汉武功盖世,就在下人上练练手脚?”

    那虬髯汉子自然就是龚四海了,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这种下人没大没小,不识抬举,见了我们谢老大,还居然说你们不会客。”

    关双习瞪眼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屠龙庄莫非想砸在下的场子?”

    谢老大笑道:“关二侠未免小题大做了。”

    关双习还待说什么,蒲九安摆了摆手道:“二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谢老大道:“九命双刀到敝处开馆发财,我四兄妹未能尽地主之谊,甚感惭愧。今专程来给蒲大侠、关二侠送份财礼。”蒲九安微微一笑道:“不敢当。谢老大、龚三哥这边请。”

    四人一同走进南边厢房。方雪池觉得事有蹊跷,也随同绕到厢房外面,心道:这几人居然从幽客堡跑出来了?果然有些门道!只是他们得罪了幽客堡,竟然还敢出头露面,胆子可谓不小。

    王小便见四处人声鼎沸,却无可去之处,也跟了过去。刚到门旁,便听得里边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龚老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谢老大道:“老三的意思暂且搁在一边。咱们今天只是尽尽赌兴而已。”蒲九安道:“好说好说,屠龙庄名噪一时,富甲一方,赌一赌是可以的,若要尽兴,只怕敝馆手气一差,赔也赔不起啊。呵呵——”言罢大笑。

    谢东方也呵呵大笑道:“蒲大侠太也过谦。老夫今不自量力,带来一张地契,虽说远在扬州,规模与蒲大侠、关二侠这间宝馆也差不太多。咱们随便赌个红宝,若是九命双刀财气压顶,老夫便将地契拱手奉上。”

    方雪池听在耳里,心中啧啧称奇:“这两个家伙真他妈的财大气粗,一赌就是一栋房子。”摸摸自己上那一点点筹码,不由得又骂了一句:“败家子!”

    蒲九安道:“谢老大果然豪气干云。若是敝人输了,岂不是要将这个乌曹馆拱手奉上?”老三龚四海叫道:“那当然!”关双习冷笑道:“原来屠龙庄是看上这儿的风水了?”

    谢东方摆了摆手道:“关二侠不必多疑。常言道得好:善不主兵,义不主财。我屠龙庄一向乐善好施,开赌设局这碗饭无论如何也是吃不成的了。这乌曹馆老夫拿来何用?”

    关双习道:“这么说谢老大是另有所图了?”

    谢东方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前一阵有个姓朱的小女子到贵馆一掷千金,输得一文不剩。这女子好使子,只怕拿出了一些什么宝贝。以二位的老辣,岂有让她翻本之机?因此老夫今一赌,就是赌那些宝贝。”

    方雪池蓦然一惊:姓朱的女子?说的不就是朱小宛吗!跟着脑子里闪过朱小宛的声音相貌,心头却只是轻轻一跳,似有一丝微颤从全穿过,便即平静,居然再无感觉。

    随即纳闷:什么东西,值得一栋房子?莫非……莫非就是那墨碗?朱小宛不是说被偷了吗?怎么会拿出来赌!蒲九安也颇显诧异,问道:“谢老大此话怎讲?”

    谢东方道:“赌了再说不迟。”龚四海子要急一些,脱口而出:“说也无妨。就是屠龙庄的墨碗。”方雪池一听,更是大奇:“果然又是那墨碗!但既然是屠龙庄自己的东西,干什么还要用房契来赌?”

    蒲九安听了龚老三的话,凛然道:“墨碗?莫不是人称万毒之源的墨碗?”龚四海怒道:“知道了还问个鸟!”

    关双习也怒道:“这墨碗明明是川南大恶教的东西,臭名昭著,何时又落在屠龙庄手里啦?”谢东方和龚四海面色微显尴尬,拂然道:“这个阁下不必心。”关双习道:“在下可是从来没见过什么墨碗。况且那种东西,在下连摸都不愿摸的。”

    方雪池听到这里,心头正自吃惊,忽然眼前花了一花,似有一个人影从侧面一掠而过。定睛再看,除了王小便呆呆地蹲在旁边,什么也没看见,不纳闷道:“怪哉!”

    王小便问道:“你说什么?”方雪池反问道:“你看见什么人从旁边跑过吗?”王小便一脸惘然,摇了摇头。方雪池皱眉道:“你的眼睛长在脸上是干什么用的?”

    这样打了一下岔,没听见厢房里说些什么。忽然听得关双习一声怒喝:“谢老大!你欺人太甚!”然后轰隆隆响了几声,似乎双方动上了手。又听得谢东方喝道:“关二侠!你失心疯了么!老夫自己的东西,用张房契来换,你还要挑三捡四?”关双习怒极而笑:“哈哈!这房契是你的?”

    方雪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又听龚四海叫道:“不是老子的,莫非还是你的?”蒲九安冷冷道:“谢老大、龚老三,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张扬州宝昌赌坊的地契,正是我九命双刀的财产。二位何以寡廉鲜耻,竟拿来跟我兄弟二人下注?”关双习在一旁道:“既然房契已落你手,那我扬州赌坊岂不是已然被你屠龙庄夺去?”

    双方剑拔弩张。谢东方和龚四海面面相觑,均感十分诧异。龚四海喃喃道:“莫非……莫非教主他转交给咱们的,竟然是……”

    方雪池探头从窗格中看去。还没看清什么,只觉得全一麻,显然被点了**道,顿时瘫软下去。想张口呼叫,却又叫不出声来,心中念头一闪:“糟糕!老子又闯祸了。”随即便失去了知觉。

    方雪池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谷草堆上。面前站着两个人,依稀仿佛在哪里见过,因头脑不甚清醒,竟一时半时想不起来。眼角四处睃巡,却原来是在一间黑屋子里,屋角点着一支蜡烛,看来已是半夜时分。

    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摇曳的烛光中响起:“小子,别来无恙?”

    方雪池脑子里“噌”地闪了一闪,一个不祥之兆顿时弥漫全。睁大眼睛细细一看,果不其然,一个三四十岁的汉子着玄袍,冷森森地盯住自己,正是五行帮圣水堂堂主吴青云!

    方雪池吓得不轻,猛地坐了起来。头脑急转,也不想好该如何对付,先自假喝一声:“吴堂主,原来你在这里,叫我找得好苦!”

    吴青云讥笑道:“现下苦尽甘来,方公子不亦乐乎?”方雪池勉强道:“这个自然。”

    旁边那人闻言哈哈大笑,狠声道:“你小子几次三番戏弄于我,居然大难不死。终究也有今天!”

    方雪池听在耳里,心中又是连珠价叫苦:“这岂不是那个镇威镖局的赵恨水吗!怎地这二人竟然凑到一起来了?真他妈的五遇角宿,六遇张宿,倒霉透顶了!”只好又勉强笑道:“原来少镖头跟吴堂主是一家亲,这倒出乎在下意料。”

    赵恨水哼了一声道:“我跟吴堂主相识之时,只怕你小子手脚还没长齐呢。”方雪池正巴不得拖拖时间,以便寻思一个对策,当下答道:“赵镖头此言差矣!二位年纪轻轻,风华正茂,也就比在下五福多一些,这种话只怕认不得真。”

    吴青云厌恶地打断他的话:“废话且住!咱们还有一笔老帐要算。”方雪池此刻的心实在难以形容,既后悔自己莫名其妙地跑到赌场里去,还大呼小叫,出头露脸,以致形败露;又暗骂自己江湖经验太过欠缺,居然着了这两个家伙的道儿;他心头雪亮,此番深更半夜,孤室相处,再无脱逃的机会。一念及此,顿时升起一种死到临头的恐惧。

    但事已至此,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吴堂主此话怎讲?”吴青云两眼盯住他道:“莫非你小子害人无算,竟然不记得这些区区小事了吗?”

    方雪池假意想了一想,忽然故作惊奇地叫道:“吴堂主!原来你一直以为……以为我……?在下今方知,难怪前些子左思右想,实在不明白吴堂主何以翻脸不认人,竟于深更半夜来索我小命。原来你将在下的一片苦心当作了驴肝肺!本来以为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吴堂主定然是个明白人,必当明了我在五行帮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你好。想不到,想不到!好啊,你大小也算个有头有脸的武林高手,居然干得出恩将仇报之事!要不然就是太也糊涂!”

    吴青云好不恼火,一个耳光扇过去,怒道:“你还敢胡说!”

    方雪池将头一闪,吴青云这一耳光居然没扇着,吴青云愣了一下,也没在意。方雪池冷笑道:“吴堂主,咱们原原本本地想一想,你们五行帮新帮主司马空,并非是你五行帮人,而是幽客堡派来的,而且**不离十,定然也是杀害前任帮主的凶手。他既是幽客堡的人,而你又是五行帮元老之一,根深叶茂,俗话说得好:客大欺主。他对你必然忌讳甚多。他连前任帮主都敢下手,倘若你办事不力,让马啸林给跑掉了,帮主会怎样?”

    吴青云皱了皱眉,并不言语。方雪池道:“莫非他不可以趁此良机,扣你一个罪名,将你杀了,以除却一个心腹之患?”

    吴青云暗自点了点头,却并不表示赞同。方雪池思路已然打开,顺着话题继续道:“马啸林既已跑掉,便如泥牛入海,等于是你丢掉了幽客堡必得之的一件大宝贝。说到这件大宝贝,吴堂主辛苦了半天,恐怕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吧?”吴青云自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却知道那东西十分要紧,于是问道:“这么说来,你倒是很明白的啦?”

    方雪池得意地点了点头:“当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五行帮如此大张旗鼓,实在是很没有计谋啊。你可听说过《大乘法》?”

    吴青云和赵恨水同时一凛:“《大乘法》?那本两百年前的武林秘笈?”

    方雪池更是大为得意,反正此书已被他藏在了三人谷的隐蔽之处,由他怎么说,别人也只好干瞪眼了,遂正色道:“正是!这《大乘法》乃是两百年前甘丹寺的镇寺之宝,大活佛宗喀巴的呕心沥血之作,可谓鬼斧神工,武学之颠峰巨制。就连达摩始祖再世,也要叹为观止。书中所载武功,绝非常人所能想象。正所谓山有泰岱,水有河海,物有麟凤,人有孔释,不至其境,如与俗谈文绣之美,聋者评丝竹韶武之音,虽言之津津,听者藐藐。如我等凡夫俗子,为五根六尘所汩没,既难以体会那至高无上的境界,又如何能想象这价值连城之宝!”

    吴青云和赵恨水相互看了一眼。少年继续道:“不对不对,什么价值连城,简直是无价之宝!谁能得到它,谁就可以纵横江湖,称霸武林,为所为,一览众山小了。如此宝物,却等于是从你吴堂主的手中活生生地溜走了,你说,在司马帮主眼里,你那条命,岂能与之相较高下?这岂不是等于说,你已然危在旦夕了?”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