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恶名缠身(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方雪池见这巨石鬼斧神工,形态非凡,不免肃然起敬。Www.

    妙叶领着方雪池过了巨石,眼前是一片稀疏林子。林子中现出几排楼宇,其时林中雾气未散,楼襟飞阁微带雨意,空空濛濛,令人神清气爽。

    二人穿过长廊,妙叶停住脚步,转过来,笑道:“方公子,这里边便是我家小姐住的地方。你见了我家小姐,会不会像见了神仙姐姐一样,吓得胡乱磕头?”

    话音未落,忽听得屋子里传出一个声音:“我的事不要你管!”这声音方雪池再熟悉不过,正是朱小宛!

    里屋一个女子细细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却是听不清楚,应该就是朱蓁蓁了。朱小宛仍是怒气未消:“我好好地在那里练功,他来打什么岔!弄得我差点走火入魔,若是不把收入的毒液发出,那昨晚要死的就不是方公子,就是我!你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妹妹毒攻心,暴毙在自家门前?”

    蓁蓁又说了句什么话,朱小宛却冷笑一声,道:“这屠龙墨碗本来就是你争我夺,在谁的手里,就是谁的。”蓁蓁提高了声音,方雪池这才隐隐约约听到:“小宛!你别再练这害人害己的功夫了好不好?那东西会害死你的!”朱小宛大声道:“你又不会武功,你懂什么!”

    方雪池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看看妙叶,也是愁眉苦脸。正不知该怎么办,大门一响,朱小宛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一眼便看到了手足无措的方雪池。

    朱小宛狠狠地盯了方雪池一眼,言又止,转走开。方雪池进退不得,不知该进屋去见朱蓁蓁,还是去追朱小宛。妙叶在旁,也不敢说话。朱小宛走了不远,气恨恨地站了下来,用手指着方雪池,喝道:“你过来!”

    方雪池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安,犹豫之中,瞥见妙叶站得笔直,目不斜视,却正微微摇头。方雪池心道:妙叶妹妹的意思是叫我不要跟去,可是待会儿跟着她回到弄影湖庄,要再见到朱小宛,可就难上加难了。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也不明白,朱小宛何以无缘无故地对自己下毒手。这疑问让他心头堵得慌,一咬牙,对妙叶道:“妙叶妹妹,你等我片刻,马上回来!”急步向朱小宛赶去。妙叶伸手拉,方雪池已在几步开外了。

    朱小宛待方雪池近前来,却又不说话,脸上满是委屈,又向前行,纤细的子似乎弱不风。方雪池看在眼里,说不出的压抑和心酸。朱小宛袅娜的姿在眼前晃动着,更是让他百味杂陈。

    朱小宛在前面急急而行,方雪池只好跟着,两人都不说话,一直走到巨石跟前,朱小宛方才站住,却又不回过头来。方雪池满腹狐疑,开口道:“朱姑娘……”

    朱小宛猛地转,柳眉倒竖,脸上因气愤而微微发红,方雪池未料到她会如此生气,顿时语塞。朱小宛盯着他好一会儿,忽然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雪池一愣,道:“我……在下方雪池。”朱小宛哼了一声道:“方雪池!你在弄影湖庄好好的,却又跟到这岛上干什么来啦?”方雪池如何能说自己只因一时迷恋,方才不计后果,跟上岛来?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朱小宛恨声道:“我真是瞎了眼,本以为你一介书生打扮,该是个谦谦君子,却没料到竟如此险!那在湖边,你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跟那丑老头素不相识,却原来一直在帮他寻回墨碗!”

    方雪池一听,真是惊得懵了,结结巴巴道:“朱,朱姑娘!在下哪有,哪有险之处?我怎么会,怎么会帮谁寻回墨碗?在下……在下连听也听说过什么白碗黑碗!你岂能如此污损于我?”

    朱小宛见他平时油嘴滑舌,此时却连话都说不利索,更加认为他做贼心虚,当下大声道:“本姑娘何曾污损于你?那你见了我手中墨碗,便一路跟到岛上,是也不是?你自己到了岛上,才发现这地方有如龙潭虎**,不是任谁都能来去自如的,自忖功夫不济,便约了山老祖前来岛上,是也不是?”

    方雪池又是一惊,反问道:“山老祖?被江湖上称做万毒之首的山老祖?”

    朱小宛冷笑一声,道:“方公子,你不去做戏子,实在是可惜!那山老祖便是墨碗的主人,一边故意让屠龙庄气势汹汹来这里明抢,你跟他二人一边暗地里下手。本姑娘先前还一直疑惑不解,何以谢老大那样恶名远播的手,竟不能伤及方公子一根汗毛!却原来是装模作样,做给我们看的!何以那山老祖貌似来看闹,却暗暗照顾着方公子,让方公子在如此凶险的生死相搏中,竟能随心所,来去自如!”

    方雪池喃喃道:“原来那老者便是山老祖?”再回想这老者的形容相貌,一举一动,觉得实在是不像,对万毒之首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头来说,简直名不副实。只是这人功夫之高,倒是显而易见。一时头脑中乱成一团。

    朱小宛又道:“那屠龙庄一哄而散,这山老祖将你带到哪里去了?哼哼,你以为那天你瞒着不说,我就不会知道了?你说,他是不是带你到一个无人之处面授机宜?更为可恶的是,你们以为仇公子跟本姑娘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竟然将他捉去一番威吓羞辱,想从他口中弄到那墨碗的下落,是也不是?你没能遂愿,便公然编造谎言,竟说是本姑娘邀你到我家来,惹得仇公子心生怒意,你便趁机借山老祖之手,将他打伤,是也不是?”

    一提到仇公子,方雪池心头便是一阵发虚。他不知这仇公子跟朱小宛说了些什么,但不用说肯定不是好话,听这口气,一定是添油加醋,面目全非,不仅让自己背了黑锅,还跟山老祖沾上了洗不清的干系。一想到这仇公子搬弄是非,让自己在朱小宛心中不仅成了骗子小丑,竟然还成了山老祖的帮凶,方雪池实在是气得不得了,当下便有些语不成句:“朱姑娘,你……那仇公子……我,我跟他无冤无仇,岂能如此陷害在下?”

    朱小宛一听,更是怒火中烧,用手指着方雪池,厉声道:“你偷了我的墨碗,还敢狡辩,倒是别人陷害你了?”

    方雪池倒退一步,目瞪口呆道:“我……我偷了你的墨碗?你的墨碗不见啦?”

    朱小宛气极而笑,道:“方公子!除了你知道我手中有墨碗,这岛上谁还知道?你那意思,莫非我也陷害于你?”方雪池道:“不,不是这意思。”朱小宛点了点头,道:“那好,方公子,本姑娘也不想废话,你把墨碗还回来,我不再跟你计较,从今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方雪池涨红了脸,大声道:“朱姑娘,我哪有墨碗还你!”朱小宛近一步,急道:“你已交给那老头了?”

    方雪池哭笑不得,道:“孔子忍渴于贪泉,曾参回车于胜母,恶其名也!在下平生清清白白,怎么会偷你的东西!何况我跟那山老祖确实是素不相识,并无半点干系,哪里又谈得上把什么墨碗交给他?”

    朱小宛闻言怒道:“方公子的意思,是不肯交出墨碗啦?”方雪池耳里钻进这话,蓦然想起屠龙庄四兄妹上岛那天,谢东方也是如此喝问朱小宛,自己还竭力地护着她,谁料到没过几,这话竟原封不动地从朱小宛口里说出,却已经物是人非,对着自己来了。方雪池直是哭无泪,长叹道:“朱姑娘若是不肯相信在下的话,在下便是百口莫辩。”

    朱小宛想说句什么,微微张嘴,却未说出口来,缓缓转过,向巨石走去。方雪池平白受这一场冤屈,还没雪清,自然是只好跟着。到得巨石跟前,朱小宛拾级而上,方雪池亦步亦趋,来到巨石顶上。巨石高大突兀,凉风甚烈,朱小宛立于石顶,秀发飘逸,衣裙激,宛如风中仙子。这段岛上的子,诸多景在方雪池脑子里纷纷闪过,一时心中感慨万端。

    忽听得朱小宛轻声问道:“方公子,你知道这岛上是什么地方吗?”

    这幽客堡如附骨之蛆,已在方雪池脑袋里纠缠多,时时让他背上冷汗直冒,他如何不知!此刻却不敢直呼其名,只是点了点头。

    朱小宛又问道:“那你知道你站立之处又是什么地方吗?”

    方雪池茫然地摇了摇头。朱小宛道:“这巨石犹如一龙一虎,龙主恩,虎生威。我若是受了他人恩泽,就到这龙头跟前拜上几拜;若是受了冤屈,就到这虎头跟前辩白清楚。知恩图报,则龙颜大悦;心中有鬼,则虎视眈眈。”

    方雪池苦笑道:“那朱姑娘的意思,是让我在虎头跟前诅咒发誓?”朱小宛将头微微扭过,并不言语。

    方雪池心道:如此不白之冤,若是传了出去,一来污我名声,二来跟那万毒之首的山老祖扯上关系,只怕是祸及自。当下点了点头,越过石阶,几步跨上虎头,抱拳向天,正开口说话,朱小宛忽然道:“等等!”退了几步,站上龙头,道:“龙升天,拜龙则向天;虎伏地,拜虎则向地。”

    方雪池一咬牙,跪拜而下,大声道:“在下方雪池,对天明誓,以下所言,若有半句假话,必遭天谴!在下平生清白,一介不妄取……”正在此时,突然间下石头轰然塌陷,方雪池子伏地,不及跃起,竟跟着石头一起落了下去!

    轰隆几声巨响,头上石头复又合拢。只听得朱小宛的声音细细传入:“方公子,你就在这石窟之中好好想一下,本姑娘的墨碗到底在哪里,想好了就告诉我。你放心呆着,本姑娘天天给你送饭,只要交出墨碗,便可毫发不损。”

    下的石头仍在缓缓下沉,方雪池眼前一片漆黑,心中却突然放亮。什么伤心委屈,痴迷妄念,竟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石头停了下来,四周如坟墓一般死寂。方雪池坐正姿势,在黑暗中睁大眼睛,虽然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但跟徐言草和于大人在暗黑之洞里呆了大半年,这个石窟于他而言,似乎只是小菜一碟,不再具心动念,烦躁不安了。正所谓知幻即离,离幻即真,狂心顿歇,歇即菩提,方雪池盘腿抚掌,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石窟中不知时间流逝,但方雪池估计至少过了一,不知道石窟之外发生什么事了,以致朱小宛竟音讯全无,答应天天送饭,却一次也没来。方雪池倒一点也不心焦,整在石壁上摩挲,渐渐地对这个石窟中各处已了然于

    方雪池眼睛也慢慢适应了黑暗,摩挲了无数次的石壁轮廓也似乎更清晰了。石壁上有九龙盘踞,各呈姿态,首尾相望,其中有八龙互不相交,唯有一龙,将一爪搭在前龙尾上。方雪池对此产生好奇,将手放在这龙爪上,细细思量这不同之处到底有何玄机。

    正思量间,头上巨石突然一阵响动,与此同时,手边龙爪轻轻一震,竟旋转着渐渐开启一个洞口!方雪池悚然一惊:我可没有动它,怎地忽然打开了?莫非正是出口?当下不及细想,一头钻了进去。

    刚刚进入洞口,耳中传来洞窟之上微弱的声音:“你赶快走吧,爹爹马上就要来了!”却原来是头上巨石打开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路大侠只让在下将你接出,可没让在下一个人回去。”先前那声音是个女子,此时焦急道:“来不及啦,你快走吧!我自有处置。”男子道:“呵呵,我什么时候怕你爹爹了?”那女子又说了句什么,男子笑道:“好吧,那在下告辞!”

    经由洞里传入的声音不甚清晰,且又嗡嗡作响,方雪池听不出是谁在说话,不敢等着看个究竟,但听这女子的意思,此处确实是一秘密出口。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方雪池手脚并用,急急向外爬去。

    也不知那男子进来没有,方雪池顾不了那么多,一直向前爬。他手敏捷,个子也不大,此时在这狭窄的洞里真是大捡便宜。也不知爬了多远,一不留神,差点撞上石壁。方雪池“咦”了一声,心头一紧,暗道:怎么回事?竟然是死路一条?

    双手摸去,却原来左右各有一洞,这下方雪池犯难了,弄不好其中一洞果然就是死路一条。踌躇之间,不觉立起腰,“咚”地一下,脑袋被撞得生疼。眼睛向上一瞄,猛然想到,这地下之洞,可谓地道,地道者,顺承天道也,乾下坤上,岂不就是泰卦!泰卦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岂不就是该下行了?想想有点牵强附会,也没时间考究了,两边试了试,却原来左边仍平,右边正是一斜坡。

    方雪池顺右边通道而行,果然迂回曲折,无往不复。这地洞实在太长,只怕是爬了好几个时辰,方雪池累得不行,心道:一条地洞,弄这么长,不是有病么!

    直到累得气喘吁吁,却发现石洞已到尽头,方雪池心中大慌:莫非爬了这么久,竟然是错的?赶紧用手在石壁上一阵乱摸,摸到一突出圆石,心头咚咚乱跳,暗道:神仙老天,男女菩萨,可别误我!使劲一旋,居然并不费力,石头便是咔咔一阵响动,方雪池不由得欣喜若狂!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