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回:深目怪人(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朱小宛、仇公子腾后退,高矮二人却退避不得,只好硬受,被巨浪一推,如中杵锤,“嚓嚓嚓”地向后滑去,却仍是站立不稳,口中鲜血饱含,仰天而倒。

    “龙现形”乃是屠龙庄镇庄之宝,四人内力催动,相互牵引,合四为一,内力之中,亦亦阳,一旦发动起来,端的无坚不摧。但“龙现形”极耗体力,四兄妹非到紧要关口轻易不用。此刻一击成功,四兄妹各各轻啸一声,倏然分开。由于船只已毁,匆匆交待一句汇合地点,便向岛中各处飞奔隐去。

    高矮二人被“龙现形”雷霆一击打得奄奄一息,朱小宛和仇公子虽已避其锋芒,仍觉中气血翻涌,有些站立不稳,眼睁睁看着屠龙庄四兄妹四散而去,不见踪影,白面血魔叶儿飘、漠河水妖戴白沙方才齐齐赶到。这戴白沙果然便是刚才那个装成哑巴的仆人。

    幽客堡下,有“妖魔鬼怪”四大王。妖王便是漠河水妖戴白沙,魔王便是白面血魔叶儿飘,鬼王乃是行尸饿鬼冯灭海,怪王乃是飞天隐怪江无边。这四王在江湖之中名声赫赫,杀人无算,尤以白面血魔叶儿飘出头露脸太过频繁,名气最盛。

    二人来到朱小宛边,一齐躬道:“戴白沙、叶儿飘来迟一步,致使小姐险遭不测,请恕罪。”二人在幽客堡中地位极高,朱小宛无名无职,因此两人都不自称属下,但朱小宛乃是幽客堡主幽客朱门之女,二人免不得恭恭敬敬。

    朱小宛“哼”了一声,道:“那屠龙庄四兄妹实在可恶,居然在我自家门前来欺负我,又居然堂而皇之地打了人就走。放着妖魔鬼怪有两个大王在岛上,不知道的呢,还以为找错了人,知道的呢,只怕以为幽客堡无人敢惹他们。我的面子倒是不要紧,反正也无名无职,一个女流之辈罢了,人家找上门来,我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躲一躲,有什么关系!”

    戴白沙和叶儿飘脸上顿时就有些挂不住。戴白沙道:“在下已经告罪在先,小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儿飘也皱眉道:“堡主一再嘱咐小姐,这两恐有大敌上岛,要好好地呆在屋里,不要出来惹是生非,小姐不听堡主的话,擅自在岛上乱走,莫非也是在下的不对啦?”

    朱小宛更是生气,柳眉一蹙,道:“这么说来倒是我惹是生非,引得大敌上岛啦?叶大王位尊权重,只怕从没把我放在眼里,也是理所应当。”叶儿飘压住心中火起,低声道:“小姐言重了,在下不敢。”

    朱小宛又“哼”了一声道:“爹爹只是叫我不要乱走,我自个儿的岛,在上面走一走,也算乱走么?何况屠龙庄虽然名气冲天,也未见得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敌,叶大王其实不必故弄玄虚,推诿责任。本姑娘毫发不伤,你该放心了吧。”

    戴白沙在旁道:“小姐有所不知,堡主所言大敌,非屠龙庄也。屠龙庄算个什么东西!”

    朱小宛将头扭过,冷冷道:“屠龙庄不算什么东西,干嘛人家走了你们才来?”戴白沙被噎了一句,暗自摇了摇头,心中好不了然,道:“小姐,在下哪里知道你会到岛边来。”

    朱小宛对仇公子道:“仇哥哥,咱们回去了吧,乖乖地呆在屋里不要出来,免得找人家的麻烦。”仇公子哪敢象朱小宛这么放肆,当下朝着二王弯腰抱拳道:“恕在下无礼,陪朱姑娘先行告退。”

    叶儿飘忽然问道:“小姐,刚才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少年呢?”朱小宛不屑一顾道:“谁知道!”仇公子恭恭敬敬回道:“回叶王的话,那少年跑了。”

    叶儿飘和戴白沙相互望了一眼,一齐问道:“跑啦?”朱小宛心口还隐隐生痛,极不耐烦道:“是啊,好象是个老者将他弄走了。”

    叶儿飘凛然道:“这岛上又来了个老者?还把那少年也弄走了?”戴白沙问道:“那老者是谁?”

    朱小宛冷笑道:“人家既然敢到幽客岛上来来去去,未见得会跟你通名报姓。”戴白沙道:“小姐,此事关系重大,还是说明白了的好,不要耍小姐脾气。”朱小宛怒道:“怎么啦!”

    仇公子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在下见这老者旁若无人,言谈举止异于常人。”当下将那老者的面貌形容描述了一番。戴白沙、叶儿飘脸色愈发凝重。高矮二人此时已勉力站了起来,仍是脸色苍白,有气无力道:“启亶二王,属下虽然此前从未见过这老者,不过从他的形貌功夫来看,属下猜测,只怕是西南大恶教一路的。”

    戴白沙和叶儿飘又是一惊,相互看了一眼,神色已是十分严峻。戴白沙沉声道:“请小姐回屋吧。这两岛上必有大动静,小姐听见了,也不要轻易出来。”朱小宛心头微慌,嘴里却道:“我的事不用你心。”扯了扯仇公子的袖子,二人慢慢离去。高矮二人勉强拖着子,也跟在后面。

    ————————————————

    方雪池被深目老者如提小鸡,一路奔行而去。

    方雪池叫道:“老前辈,老前辈,放我下来!”深目老者不为所动,少年只觉得腾云驾雾一般,倒是十分舒服。

    突然子一空,方雪池双脚落地,竟稳稳站住。深目老者看了看他,点头笑道:“小娃儿,你刚才使的那些手脚,是从哪里学来的?”

    方雪池一听,心头好不了然。这老者明明是想问他刚才打斗时使的功夫从何而来,却偏偏不说是功夫,却说使的手脚,好像自己打斗之时全无章法,跟个市井无赖一般,只靠了一点下三滥。当下哼了一声道:“老前辈,我那功夫再差,也还算是有章有法吧。到你老前辈嘴里,就当真狗不如了?”

    深目老者哈哈一笑,道:“好好,算老子胡说八道。”

    方雪池左右看看,只见草木茂盛,怪石嶙峋,周遭几十棵奇形怪状的大树,各据方位,似乎暗藏玄机,便问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深目老者嘿嘿一笑道:“老子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方雪池道:“那你老人家把我带来做甚?”深目老者一张怪脸扯一了扯,摇头道:“是啊,我带你来做甚?”

    方雪池正哭笑不得,深目老者突然呵呵一笑道:“对了对了,我带你到这无人之地,是想教给你几手功夫,免得他人在场,碍手碍脚。”方雪池一听,顿时眼睛都瞪圆了,哪里会相信有这种好事!心道就你这种凶恶面相之人,刚才又扰了你看一场恶斗的雅兴,不折磨于我已是万幸,岂有反过来还教我功夫的道理?一时间还真找不到什么话说。

    深目老者道:“你定是心头大大的不信。偏偏老子一向行事怪异,叫人捉摸不定,是故处处惹人讨厌,倒也心满意足。”方雪池听了,只得勉强一笑道:“老人家一看就是世外高人,定然不会依常理行事。”

    深目老者皱眉道:“你不用费尽心思讨好老子。我问你:你刚才跟那四个怪物使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方雪池一愣,道:“跟谁学的?我胡乱使的一些招式,莫非老人家还看上眼了?”深目老者把眼一瞪,喝道:“你当老子有眼无珠么!就凭你娃娃,胡乱一使,还能使出这等招式?”方雪池想了一想,自己刚才使的功夫,全是于大人教的“明夷八手”,这老者显然武功极高,眼光自然也十分独到,一眼便看出其中的厉害。于是老老实实回答道:“适才晚辈所用功夫,均是师父于大人教的。”

    深目老者听了,皱眉想了半天,道:“哪个于大人?我好像没有听说过。不过你那师父既称大人,定是大内中人。老子看你娃娃颇有些油头粉面,莫非还真是从皇宫里跑出来的公子哥儿?”

    方雪池摇头道:“晚辈一介平民,哪里是什么皇宫里的公子哥儿!老人家拿我开心吗?”

    深目老者若有所思道:“这于大人如此超神入化,老子竟然没有听说过,必然不是江湖人士。”方雪池喜道:“老人家也觉得晚辈所使功夫,竟有这等厉害?”深目老者“哼”了一声道:“不过由你使出来,黄金白银也变成了牛粪狗屎。”

    方雪池听了,既有些恼火,也有些气馁,想来自己功力不够,如此博大精深的功夫,也只好用一点皮毛,但只这一点皮毛,竟让这老者一眼看穿其中蕴含的精妙。当下只好笑道:“晚辈功力不逮,玷污了师父的名声。只是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时也说不清楚。”

    深目老者点一点头,道:“罢了,说不清楚说它干甚!你有你的于大人指点,假以时便可有一些出息,老子也懒得问了。来来来,我再教你几个有用的招式。”方雪池大奇道:“你为什么要教我功夫?”深目老者把手一摆,道:“老子正好有这个兴致,随意教你几招,跟你师父所授并无冲突,我既不认你为徒,你也算不上另投师门,不必大惊小怪。”

    方雪池实在是不明白这老者何以无缘无故要教自己,但他从小在江湖中行走,见过诸多奇人异事,倒也不觉得太过突兀。何况刚才他也见识了这老者惊世骇俗的神功,若能得其指点一二,定然是获益匪浅。当下也不多话,点一点头。

    深目老者站起来,虚提左足,子向右微侧,双掌一划,突然向左倒下,一掌托举,另一掌平平一推,只听得近处一棵小树噗地一声晃了晃。少年见这一招似立似倒,忽左忽右,甚是奇特,跟着比划一番,却是不得要领。

    深目老者看了少年的动作,竟点一点头,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只是这一招动作不可太过招摇,须有任意所为之态,暗中却是乍驻乍引,倾倒之时如削弱柳,出掌之时如袅长松,若是内力足够,则有隔空打人的淋漓之感。”

    方雪池伸一伸舌头,道:“若是内力不够,用处就小么?”

    深目老者哈哈一笑道:“那倒不是。这一招巧妙之极,却是因为尚有后着,待我一一教你之后,便知厉害。”方雪池心头好不高兴,道:“那晚辈先行谢过老前辈了!”

    这老者收敛笑容,道:“不过老子看你形步态,心头有一大疑问,百思不得其解。”方雪池道:“我怎么啦?”

    深目老者皱眉道:“你娃娃周好似蕴藏极大内力,却苦于发不出来。这便是疑问之处。一则你年纪轻轻,岂有内力充沛之理?二则若是真有如此内力,岂有发挥不出来之理?三则既是郁积在内而不能发出,岂有不伤及自之理?实在是无常理可想。”

    方雪池一惊。想起于大人竟不惜一死,给自己和徐言草灌注自己毕生的内力,不由得呆了一呆。又忽然想起与徐言草耳鬓厮磨的形,却不知她此时是生是死,心中更是一阵悲苦。深目老者见他忽然之间神异样,也不介意,道:“小娃儿不必愁眉苦脸,我只是好奇而已。待老子将这几招一一教你,若是使得纯熟,对你周内力的发挥也是大有裨益的。”

    方雪池在心头叹了口气,收敛心神,跟着老者一招一式认真学了起来。

    方雪池曾得甘多智和于大人精心指点,眼力心力俱是大有进步,不大功夫,便将深目老者所教招式尽皆使得似模似样,只觉神清气爽,周百骸好像也无滞碍,心头大喜。

    深目老者哈哈一笑,复又坐下,突然开口道:“小娃儿,我问你:你对那个小娘们叫朱什么的,是不是有独钟?”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