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巨蛇之珠(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方雪池腾空落下,本是头脚颠倒,一只脚正好碰着一根树枝,急忙顺势一勾。树枝一弹,将他由下往上弹了上去。大蛇喷出的圆珠本来正中心窝,方雪池倒立上升,圆珠竟无巧不巧,直入他的口中!

    方雪池不由己,哪里来得及反应,囫囵一下便将圆珠吞了下去。

    大蛇圆珠喷出,忽然全一软,竟从树上“叭嗒”一下掉了下去,躺在地上。方雪池惊魂未定,拿眼看去,只见大蛇渐渐干瘪,最后竟如一张蛇皮,看上去已然缩小一半。

    方雪池不知自己刚才吞下了什么东西,站在树上,背靠树干,细细体味。远处琴声已止,四周万籁俱寂,连地上的蛇也溜得不知所往,一条也不剩了。

    寂静之中,响起一阵脚步声。

    方雪池俯视树下,只见树丛之中,快步走来一个人影。这人影走到树下,低头盯着大蛇尸体,久久不动。方雪池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害怕,心道:这人只怕就是这些蛇的主人了。

    那人呆立良久,然后并未抬头,轻声道:“下来罢。”

    方雪池暗叫“倒楣”,跳下树来。

    月色之中,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儒者,着长袍,脸上虽是没有什么表,却是振拔特立,隐然一股王者之气,不怒自威。

    方雪池见了,顿觉心虚,赶紧作礼道:“晚辈方雪池,无意之中擅到贵地,见了一大群的蛇,也不知它们伤不伤人,一时惊慌,便妄动手脚。请前辈恕晚辈唐突无礼。”

    中年儒者淡然道:“公子远来为客。老夫迟到一步,这些畜生竟然率作恶,倒差点伤了公子。”

    方雪池听他虽然言语客气,但表冷漠,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心头更慌,摇头摆手道:“不要紧不要紧。”一眼瞥去,见那人的眼光正扫向地面的蛇尸,又无话找话道:“这些蛇奇形异状,花样百出,当真难缠得紧。”

    中年儒者眼光抬起,扫了他一眼,不无讥讽道:“方公子杀蛇手段也是可观得很。”

    方雪池见他眼光扫来,如被电击,竟有些手脚无措,张口结舌道:“晚辈只是害怕,胡乱打了一气。”

    中年儒者道:“这条大蛇八尺有余,灵十足,方公子胡乱一打,竟将它打成这个样子,后生可畏啊。”

    方雪池道:“晚辈实在不知道这些蛇俱是前辈豢养,只是心中害怕,才……”中年儒者打断他的话,道:“公子手中并无器具利刃,想来也不是有意为之,不必介意。”顿了一顿,又问道:“只是公子赤手空拳,如何将这大蛇杀死,倒让老夫纳闷。”

    方雪池松了一口气,道:“其实晚辈功力肤浅,如何伤得了它!反倒被打得手忙脚乱呢。这大蛇并非晚辈杀死的。”

    中年儒者眉毛一挑,道:“怎么讲?”

    方雪池道:“是它自己死的。”见中年儒者盯住自己,赶忙又道:“说来也怪,不知这大蛇弄的什么玄虚,竟会发暗器。”

    中年儒者眉毛又向上挑了一挑,问道:“怎么样的暗器?”

    方雪池见他脸上终于有了表,心下稍宽,道:“这东西来势太快,哪能看得清楚!一晃之间,似乎是一颗透明珠子。”

    中年儒者顿了一顿,仍是不动声色道:“方公子既未受伤,想来这畜生的暗器也给轻而易举地接过去了?”

    方雪池脸红道:“晚辈本事不济,连看都没看清楚,如何接得着!这珠子……说来惭愧,竟打进了我的嘴里。”

    中年儒者惊道:“你吞了?”方雪池点了点头,顿时觉得丢人现眼,道:“正是。这大蛇发了暗器,突然就体力不支,萎靡不振,摔在树下死了。所以说它并非晚辈杀死的。”

    中年儒者沉默不语。四周寂然无声,方雪池心中一动,问道:“适才可是前辈在弄琴?”中年儒者心不在焉道:“老夫一时兴起,附庸风雅,倒让方公子见笑了。”

    方雪池连忙道:“前辈说哪里话来!前辈琴声,心意冲和,饱含玄机,晚辈不知不觉,竟随琴声而动,不能自已,实是晚辈平生未遇的奇事一桩。”

    中年儒者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面露微笑,道:“这么说来,老夫还没有帮个倒忙,那就好。嵇康有赋言道:处独穷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老夫亦然。公子跟老夫的琴声有缘,虽邈不相闻,而精神所感,不异同室把臂,咱们也就算是一见如故了,不必再一口一个前辈,如此生份!老夫姓朱,便是此间主人。”

    方雪池一听他姓朱,心中突地一跳:莫非此人竟是朱小姐的父亲?赶紧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口称道:“朱世伯!”中年儒者抚须笑道:“好好,贤侄既能随老夫琴声而动,可见心意相通,可堪造就。请到寒舍喝点茶,吃些点心,压一压惊。”言讫转过去,率先走在前头。方雪池想到此去定然可以再次见到朱姑娘,心头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当下也不假思索,跟在后面。

    中年儒者将方雪池安顿下来,快步回到住处,将门掩上。烛光之中,中年儒者神色闪烁不定。四周一片寂静,虫鸟不鸣,草木无声。中年儒者抬起手来,拇指压在食指上,对准蜡烛“啵啵”凌空连弹七下,屋内七支蜡烛应声而灭。

    室内立即变得漆黑一团。中年儒者在暗中除去衣衫,连贴内衣裤也脱得干干净净,随即搬出琴来,轻轻拨弄几下。琴声悠然之中,窗外响起一阵轻微的“嚓嚓”声,不一会儿,一只巨大的蜥蜴顺着窗格爬了进来,两颗绿亮的眼珠在黑暗中萤萤发光。墙角有个圆洞,这条大蜥蜴从窗口跳下,抬头东张西望,四处闻了一闻,然后一闪,从圆洞钻了进去。

    中年儒者迅即站起来,打开一个铁盒,从里边拿出一片碧蓝的树叶,将叶尖开叉的两头用火点燃,放在洞口。叶尖着火,顷刻之间变成暗火,冉冉飘起一股异香,向洞内熏了进去。中年儒者待树叶燃了一半,俯下去,提起一块方形石头,地面上出现一个洞来。中年儒者顺洞而下,将头顶洞口盖住。

    向下行了一段,又向左向右拐了几个弯,中年儒者来到一间小屋之中。四周俱是石壁,光滑非常,当中是一个池子,里边注满了水,清澈透明。不一会儿,池水上方一个小洞中传出一阵“吱吱”撕咬声。中年儒者两眼盯住洞口,一动不动。随即洞口伸出一个怪模怪样的脑袋,正是刚才那条大蜥蜴!

    这大蜥蜴的嘴上糊满了鲜血,显是刚刚经过一番搏斗。蜥蜴探出头来,眼珠四下张望,渐渐由绿变红,煞是骇人。中年儒者手扣一枚小圆珠,轻轻一弹,圆珠破空而去,“啵”地一声,从大蜥蜴的左眼入,竟又从其右眼贯穿而出!

    大蜥蜴惨叫一声,脑袋疯狂摆动,鲜血不住地洒落池中。中年儒者不为所动,仍是死死盯住它。大蜥蜴挣扎不久,渐渐已无力气,脑袋开始下垂。中年儒者皱了皱眉,盘腿坐下。大蜥蜴垂头于洞口,忽然喉咙里“咕噜咕噜”一阵响动,猛地抬起头来,两个黑洞洞的眼窝本来血已流尽,此时却突然有两股血水迸而出,与此同时,蜥蜴张开血盆大口,“啵”地一下,喷出一粒小圆珠。这小圆珠血红透亮,在空中一闪,便落进水池里。

    圆珠掉进水里,本来清澈透明的一池碧水顷刻间便被染成血红。那大蜥蜴最后那几下妄命挣扎,已是力竭,此刻全软软地搭在洞口,已然死了。

    中年儒者全**,滑进池中,然后子慢慢下沉,躺在池底,一动不动。池水愈来愈冷,透骨寒气弥漫小屋。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渐渐开始结冰。最后,整个池水已然全部凝固。

    透明的红色冰池中,隐约可见中年儒者双手相叠,放在小腹上,子僵硬,平躺于冰中。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