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彼何人斯(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这只手伸在空中,粉嫩如莲如藕,光洁如丝如缎,手指微微上翘,圆润纤长,柔若无骨,似乎散发着阵阵温香。weNxUemi。Com方雪池见了这只手,只觉一股电流弥漫全,猛然间慑心震魄,眼睛直勾勾地,一时便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只手伸出亭外,两根细指从亭边“笃”地一声摘下一朵白花,又缓缓缩了回去。方雪池眼前一阵模糊,生怕这只是昙花一现的梦境,霎时便紧张起来,当下眼也不眨,死死盯住大理石圆柱。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从圆柱后面,方才款款移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少女甫一出亭,果然光彩照人,美得异乎寻常,四周的山水花木,秀红翠绿,尽皆黯然失色。这少女手持芍药,衣袂飘飘,一双秋水眸子漫不经心地望了方雪池一眼,然后秀发一,径自转到亭子的另一面去。

    方雪池被她眼光一扫,顿时如遭雷击,刹那间呼吸停止,眼前竟是一阵晕眩。这种感觉还从未有过,方雪池早已忘了自己在何处,迷糊之中,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也转到亭子的另一面。少女已有察觉,回头望他一眼,微有诧异之色。此时天空放明,花香四溢,少女一淡紫,站在花丛之中,更显婷婷玉立,宛如临风仙子。她这么一回头,更是美丽不可视。方雪池顿觉自惭形秽,不由己地停下脚步,喃喃道:“彼何人斯?悦此艳姿……”

    他自己也没料到居然会开口说话,声音传入耳里,方才警觉,大窘之中,突然无法接下去了。

    少女见她神颠倒、口不择言的样子,似觉十分好笑,不轻笑一声。这笑声钻入方雪池耳中,一时不知是喜是忧,是祸是福,当下五味俱全,魂飞神散。勉强想应声一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好僵立当地。

    少女却不再注意他,而是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盯住前的一株花,久久不动。方雪池远远站着,如醉如痴。也不知过了多久,少女似乎决定了什么事,点一点头,抿着嘴唇,试着将手伸出去,看来是要握住花茎。伸到半途,竟开始微微发抖。方雪池见那雪一般的手臂停了一停,又缩了回去,跟着耳中便听到少女柔柔的声音:“喂!你过来一下。”

    这一声不啻是如雷贯耳,方雪池脑子里轰然作响:“她是在叫我吗?”一时人间天上,宛如仙乐陡闻,反而不知所措。少女又道:“喂,叫你呢!”方雪池回过神来,不免大喜过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浑发颤,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离少女越来越近,一种从未闻过的异香伴着少女的体温扑面而来,方雪池竟有些站立不稳,双腿软软地犹如融化了一般。

    少女眼睛盯着那棵花茎,问道:“喂,你能不能将它拔出来?”

    方雪池应声道:“这有何难!”赶紧守住心神,俯视前。眼前是一株花,并非芍药,却是见所未见,十分奇特。只见花呈四色,仅有四瓣,每瓣一色,而且独此一朵。花茎上也仅有两片碧蓝的叶子,叶脉纹理清晰,叶尖开叉。花茎茎光滑,不足两尺,从头至尾竟无半点疵瑕。

    方雪池见这株花有些诡异,抬头不解道:“这是什么东西?拔出来干什么?”少女仍是盯住那株花,一言不发。方雪池终于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果然是玉骨冰肌,芳兰竟体,当下不敢多看,连忙低头俯,一把抓住花茎,又问一声:“拔吗?”耳中听得少女吐了一口气。

    方雪池不再自讨没趣,一使劲,并不费力便将它连根拔起。这株花的根须也非同寻常,仅有三支,每枝根须上赫然悬着一条碧绿的软虫!少女喝道:“别动!”方雪池手提花茎,一动不动。眼见软虫竟还在不停地噬咬根须,吸桨液,子渐渐发硬。少女大气不出,全神贯注地盯着它们。不一会儿,软虫子已由碧绿变成墨黑,直溜溜地竟是油光可鉴。

    少女急忙从上掏出一个铁盒子,又从地上拾了一根树枝,俯下去,将黑油油的虫子一一拔进铁盒子里,小心翼翼地关上盖,然后用一块绸布将它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放进怀里。又将四色花和蓝叶子全部摘下,也一一小心收好。

    方雪池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殊觉不可思议。少女放好铁盒,似乎松了一口气,竟不再看一眼方雪池,转便走。

    方雪池呆了一呆,抬头看着少女柳腰婀娜,移步前行,只觉得少女每离开一步,心头便往下沉了一沉,酸溜溜地想道:“她怎地不问一问我的姓名?或者跟我聊上一会儿再走?”忽然间万分痛恨那几条碧绿的软虫,倘若少女不是将心思放在它们上,原本是应该注意一个大活人的。

    少女愈走愈远。方雪池叹了一口气,也抬脚慢慢走开。却没想到不由己,又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她的后面。少女听到了脚步声,募然回头,见了方雪池缓步走来,脸上忽然现出异常吃惊的表。方雪池以为后面有什么东西引起她的惊异,赶紧回头张望,却是什么也没看见。待他再转过头来,少女脸上已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

    方雪池顿觉有机可乘,动问道:“姑娘怎么啦?在下冒昧而来,只是信步所至,别无它意。”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阵,开口道:“你伸出手来我看看。”方雪池虽是不明所以,却是十分乐意,将双手一摊,道:“怎么啦?”

    少女见他双手一如平常,一时间似乎有什么难题将她难住,不由得使劲皱起眉头。方雪池乘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只觉得心旌摇,心猿意马。

    正在此时,一个紫衣少女从另一条小路快步走来,行礼道:“小姐,老爷在找你呢。”

    方雪池心中突地一跳:“果然是小姐!”少女表已趋平静,头也不回,摆摆手道:“知道了,你回吧。”那女侍似乎对她十分敬畏,低眉顺眼地应了一声,并不多话,转从来路回去。

    少女待她走远,也转向湖边走去。方雪池犹如梦中,正在想:既是小姐,那么定然就是姓朱了。便听得少女莺声问道:“公子既有雅兴,何不随船同往?”

    方雪池一听,不张大了嘴巴,哪里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中不住地想:“我莫不是听错了吧?我莫不是听错了吧?”急忙抬头向湖边看去。湖中一叶扁舟,离岸丈余。少女此时已立于船头,手持蒿杆,长发飘飘,宛若浴风仙女。方雪池头脑发,仗着轻功夫已有几分火候,在岸边提气纵一跃,便向船头落下。

    双脚堪堪要触及船板,只见小船忽地一摆,移在一边。方雪池子已往下落,船头却倏然不见!他这一跃,已尽全力,哪能再在空中转弯!心头一慌,脚下虚浮,竟“扑通”一声,笔直地掉进水里。随即耳中便听到少女一声轻笑。

    湖边水深过顶,方雪池慌张之中,连喝几口湖水,只觉入口甚咸,赶紧将双脚在湖底一蹬,冒出水面。却见小船已如离弦之箭,去得远了。

    方雪池全浸泡在水中,兀自不能清醒。

    爬上岸来,方雪池闷闷不乐地坐在湖边,胡思乱想。稍稍一点风吹草动,便令他惊觉过来,眺望湖面,幻想那少女迎风驾船而至。但湖面上静悄悄地并无半点动静,方雪池心中愈加空

    天色渐晚,湖风吹过,方雪池不由地连打几个冷颤。先前在水里浸湿的衣衫,此时贴在上,已慢慢干了。忽然远远地,芦苇丛中,一叶扁舟飞快驶来。方雪池凝目而视,只见小船上隐约站着一个女子,于是心头大震,激动莫名,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脏咚咚乱跳。小船渐近,已可辨人形,船头少女虽是紫衣紫裙,却并非刚才那姓朱的少女。方雪池满心的希望,顿时如晒雪人,蔫了下去。

    船上少女见方雪池独坐岸边,神萧索,颇觉诧异。小船驶近湖边,少女将手中蒿杆往湖里一插,飞上岸。方雪池双目无神,看着湖中圈圈水纹,心中失望之极:偏偏不是我想的人!待少女从旁走过,忽然醒悟,霍地跳起来。少女吃了一惊,回头望着他。

    方雪池突头突脑道:“请问姑娘可否送我一程?”少女反问道:“你找不着路了?”方雪池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是想去……想去……”他不知道姓朱的少女驶船到了何处,顿时口塞。少女见他着急的样子,微觉好笑,问道:“公子想到哪里呀?”方雪池更是焦急,哪里说得清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少女瞪大了眼睛,反问道:“你也不知道自己想到哪里?”

    方雪池用手指了指姓朱的少女驾船消逝的地方,道:“总之你带我到那里就行。”少女回头望了望,恍然道:“就是我刚才来的地方?”方雪池看着她的紫衣紫裙,想起姓朱的少女也是一紫衣,后来传话的侍女也是一紫衣,两下一想,便即明白,赶紧点头道:“正是正是。”少女听了,脸色顿时了下来。

    方雪池也看到了她脸上的变化,问道:“莫非姑娘有何为难之处?”少女摇头道:“我不能带你去。”方雪池着急道:“为什么?”少女道:“我来的地方,是不许陌生人去的。”方雪池赶紧道:“我不是陌生人。”少女闻言窃笑,随即又转而严肃道:“没有主人的邀请,谁也不能去。”

    方雪池好不容易得到一点姓朱的少女的蛛丝马迹,岂肯放过,当下道:“我就是你家小姐邀请的。”少女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阵,半信半疑。方雪池又辩道:“是你家小姐亲口对我说:若有雅兴,便去找她。”少女听了,反而不再相信,撇嘴道:“什么雅兴不雅兴,我家小姐可没什么雅兴。公子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

    方雪池急得面红耳赤,不管不顾道:“既然姑娘不肯帮忙,在下就自个儿去好了。”少女闻言大惊失色,骇道:“公子万万不可造次!你若冒冒失失到了岛上,必有命之忧。”

    方雪池哪里肯信,转不再理她。少女想了一想,勉强道:“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等一等,待我办完事,或许可以带你去。”

    方雪池虽然心头急得不行,但总不能拉着人家吧,怔怔地看着少女远去。等了一会儿,在湖岸走来走去,犹如锅上的蚂蚁,来回走了几圈,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忽然咬牙道:“何必等她!待她回来,只怕仍然不肯。小姑娘家的话,危言耸听,恐怕只是搪塞之词。”决心既下,纵一跃,落在船头,从湖里拔出蒿杆,竟自划舟而去。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