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明夷八手(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于大人不置可否地点一点头,缓缓道:“此洞深不可测,天不见,自然无一草一木可以充饥。WENxueMI。cOm老夫这几十年来,全靠蛇虫为食,方能捱过这漫漫时光。洞中以蛇为主,种类繁多,既有毒蛇,也有无毒蛇,禀各不相同,生生相息,可谓取之不尽。因此这捉蛇之法,也有诸多讲究。”

    方雪池道:“俗话说,蛇打七寸。见蛇便打七寸,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于大人瞪他一眼,道:“此话等于放!蛇打七寸,不错。那么人打檀中,也是致命之击,你为何又每每打不中?”方雪池面红耳赤,心道:那是老子功夫低劣,别人若是站着让我打,莫非我也打不中?这些话也只好在肚子里想一想,当然是说不出口的。

    于大人道:“蛇有长短粗细不同,动静灵巧不同,习禀赋不同,一味的打七寸,谈何容易!因此老夫构思了一门打蛇之法。”方雪池问道:“专门捉蛇的吗?”于大人道:“既然可以杀蛇,当然也就可以杀人,这又有什么两样?这门功夫,唤做‘明夷八手’。”

    方雪池道:“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孔子曰:夷者,伤也。师父这明夷八手,就是伤敌之法吗?”

    于大人摇头道:“古之所谓圣贤者,寻章摘句,望文生义,尤以孔子为甚。明夷者,可为鸟,可为坚弓,可为昼夜之交,可为斗转星移,如何就定然是进必有所伤?这明夷八手,共分八招,每招仅有一式,十分的简单明了。配上老夫的明夷心法,每招每式顷刻之间便威力无穷,用于杀人,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方雪池道:“为什么?”于大人用手摸一摸下巴道:“人之手臂伸缩,宛如蛇之伸缩,因此明夷八手制蛇万无一失,制人也稳胜券。”方雪池又道:“倘若别人手中拿着兵器,却又如何?”于大人嗔道:“兵器有轻重之分,软硬之分,长短之分,但万变不离其宗,总是以手持物,由远及近近敌方,跟蛇虫向你扑来有什么区别?”

    方雪池又道:“弟子实在是愚钝得紧。别人若是手持软物,如绳、鞭、链等,自然与蛇无异,但若是手持硬物,弟子实在不解这其中究竟有何相通之处。”

    于大人皱眉道:“好吧,你过来,以剑当蛇,向老夫直刺而来。”方雪池道:“弟子不敢。”于大人怒道:“老夫叫你怎样做,你就怎样做!今后若是再象如此这般一再争辩,废话连篇,老夫的耐心可是不够!”

    方雪池吓了一跳,也十分地想见识见识于大人的“明夷八手”,当下从地上捡起摸血剑,作势向于大人一剑刺去。

    于大人将头偏过,一只手臂反向一绕,方雪池长剑刺空,握剑之手却已递近。于大人在他手上一搭,三根手指一捏一带,方雪池站立不稳,子向前倒下。于大人顺势在他腰间轻轻拍了一把,道:“你的长剑是硬物,我的手臂却是软物。”

    方雪池知刚才这一招于大人并未使上任何内力,但自己的剑招出手,在他面前却完全不得要领,劳而无功,心头佩服得很,觉得以自己的功力,学一学这种不用内力修为便可奏效的功夫,自然是十分合适。当下恭恭敬敬地立在一旁,道:“于大人这一手错落其闲,果然是诡异莫测,防不胜防。”

    于大人刚才完全不用任何内力破其剑招,就是要让方雪池明了这“明夷八手”招式上的奇妙。可以想象,一代武学高手在这洞中天不见,孤一人,每天除了研习武学,别无他想,因此这“明夷八手”作为于大人独创的心法招式,每一招都是殚精竭虑,精益求精,无所不用其极,是何等的精妙!此刻听方雪池的称赞确实是发自肺腑,心中也是欢喜。道:“小子既识得这明夷八手的好处,也算是有点眼光。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否则画虎类犬,徒然糟蹋了老夫的心血。”

    徐言草和方雪池也知道这个道理,均点一点头。

    于大人颔首道:“这明夷八手,看似简单,实乃其中有无穷奥妙。”随手一划道:“这第一手,为‘明夷于飞’。此明夷者,可谓禽鸟戏天。手上劲道若有若无,如鸟之纤体放尾。若敌方静,则举翅而不飞,若敌方动,则必如振迅鸿归,出手之时绝不拖泥带水。”言毕,让徐言草和方雪池用这一招相互拆解。

    于大人见二人果然是天资聪慧,一上手即似模似样,甚是满意,道:“小女子用你本门功夫跟这小子过过招,更能体会其中的奥妙。”徐言草点一点头,对方雪池道:“注意了!”话音一落,挥掌向他劈去。方雪池刚才练习已是全神贯注,此时一见掌到,不假思索,一招“明夷于飞”自然发出,徐言草功力比之少年高出不知几许,微微一闪,另一掌晃了一晃,向他肩上轻轻拍下。不料招未使尽,方雪池五指已然抓住她的衣领!

    徐言草吃了一惊,叫道:“呀!”方雪池一笑,放开手掌。于大人点头道:“小女子不伤你,手上力道全无,出掌之时也明显放缓,小子方能一击而中。不过此招要领能体会至此,也属不易。小女子可曾悟出什么来?”徐言草细细回想一下刚才过招,颇有心得。方雪池见徐言草连相互喂招都怕伤着自己,比学到功夫更加欢喜。

    于大人令二人各用自家功夫跟对方“明夷于飞”相互试了几回,二人果然深得其理,一时喜形于色。于大人道:“只此一招,用于捉蛇已然足够。二人好好练习体会,明教你们第二手。”自此,于大人每教其一手,每演练无数遍,直至纯熟。

    但是这一夜,徐言草和方雪池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若是当真能够确知出口,又还逃得出去,谁愿在这暗无天之处陪着一个暴戾老者学什么功夫?但一来并不知出口何在,二来只怕逃没逃走,反倒惹得于大人凶大发,那可就糟糕透顶了。二人一门心思,却不敢用言语商量,一夜辗转反侧,实在是难熬。

    第二,于大人看了二人的“明夷于飞”,皱眉道:“怎地比昨还不如啦?”

    方雪池惶恐道:“师父,弟子初来乍到,还不大习惯在洞中睡觉,因此没有睡好。”于大人怒道:“在此洞中无人打搅,如何就睡不好了?就算没有睡好,就可以不进反退?临敌之时,别人都等着你吃饱喝足、养精蓄锐之际再跟你交手?学武之人,须得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方能奋发有为。莫非你想让老夫也将你双腿弄断,方才死心塌地?”

    方雪池一听,顿时背上一阵发冷,赶紧道:“弟子从小便吃苦耐劳,从不贪恋锦衣玉食,昨夜只是不大习惯而已,想到既然翻来覆去睡不着,不如再细细捉摸师父教给弟子的要领,因此一夜未曾合眼,有些疲惫。”徐言草也担心于大人不是说来玩的,也道:“前辈息怒,我们再演练一番。”

    二人一旦打起精神,一招一式果然就大不相同。这一次全神贯注,更是悟出了这一招动静之间的奥妙。于大人看了,自然也是十分满意,道:“若要做得人上人,自须卧薪尝胆。岂不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少年点头道:“弟子自当悬梁刺股,焚膏继晷,不负师父一片苦心。一生谨记师父教导,要得会,天天累;要得精,用命拼。”徐言草听着少年油嘴滑舌,在旁偷偷而笑。笑过之后,却又一阵心烦,不知以后漫漫岁月如何度过,只怕是凶多吉少。

    于大人道:“这‘明夷于飞’算是明夷八手之入门手法,学得好了,跟着的每招每式均会事半功倍。现下老夫教你们第二手,是为‘明夷垂翼’。”方雪池道:“诗云:燕燕于飞,差池其羽。是这意思么?”于大人点头道:“正是。因此这一招便有悲鸣之态,所谓利刀皑皑,无为汝开,取的是守势,但是一旦为人迫近,则如垂翼之禽鸟受惊,必然展翅。”

    徐言草和方雪池将这一招也使了几遍。但徐言草心头有气,恨这于大人要断手断脚的话,每每使出,都恨不得将对方当成于大人,置之于死地。于大人看了几回,不满道:“老夫一再说了,此招以守为攻,不可张扬。二人每每使出,总有急功近利之状,后蓄之势反而弱了。”徐言草悚然一惊,生怕于大人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方雪池听了这话,却是茅塞顿开。

    第三,二人自然还是睡不好,加上初食蛇虫,恶心干呕,精神更加委顿。于大人绝顶聪明之人,见二人脸色有异,举动失常,便知究里,当下点头道:“小子近前来,让老夫给你们打通一下关节。”二人虽不知他到底想干什么,却不敢不依,走上前去。于大人道:“转过去。”二人更是被弄得心神不定,相互望了一眼,慢慢转,不由自主地将手牵在一起。

    于大人却不再说话,双手齐出,按在二人腰间。这于大人甚是了得,左右手同时发功,竟是一一阳,徐言草和方雪池只觉一股绵绵纯和之气顺着腰间向全扩散,顿时心中恶烦立减。待于大人将手收回,阳两股内力在牵手处一碰,浑然一体,二人心头一,跳起来。

    于大人开口道:“人乃天地之精华,口能收入万物之味,唯其能兼乎万物,而为万物之灵。因此五谷可食,猪可食,蛇虫也可食,俱是吸其精华,去其糟粕而已。常人口入万物,却是兼收并蓄,于趋利避害一途,往往无能为力。如此一来,岂不是白白糟蹋了这万物之灵的名号?”

    徐言草和方雪池此刻周通泰,闻言频频点头。方雪池道:“神龙尝百草,万毒侵,而精神体貌愈健;单豹避世,不食五谷,行年七十而犹有童子之颜色。其必有过人之能。”于大人沉吟道:“只是自修为,因人而异。”

    方雪池喃喃道:“那弟子何时才能修得百毒不侵。”徐言草抿嘴一笑。

    于大人见他二人已然精神焕发,遂不再多言其他,又道:“这明夷八手之第三手,为‘明夷左股’。《周易》明夷六二爻:明夷左股,用拯马壮。这夷即为伤,常人以右手用功者居多,可知这一招乃是出其不意、攻敌软处的手法。但此招是以快疾致敌受伤,使出之时,有壮马奔腾之势。”

    徐言草和方雪池见这几招果然精妙,更是十分的用心。于大人虽然暴戾,却于武学之事十分看重,绝无怪异之举,每见二人认真严谨,进步神速,心下也自宽慰。

    第四,于大人道:“明夷八手之第四手,为‘明夷大首’。由名可知,是攻敌上三路的招式。运用之时,既可从下往上,宛转而起蟠龙;又可从上往下,若乌云之罩恒岳。人之手臂伸缩自如,可高可低,这一招可谓是渲染得淋漓尽致。”

    徐言草和方雪池见于大人这一手无论取上势还是下势,其手臂弯曲自如,变化之际,几近无迹可寻,不叹服。方雪池道:“弟子若是遇到这一招,实在不知到底该护住下面还是该护住上面,有四面楚歌的感觉。”

    于大人点头颔首道:“正是。”

    但方雪池使了几回,手臂总有僵硬之感,不免沮丧。徐言草武功本来就高,与之相比,果然就大不一样,几番互搏,便已得其要领。于大人看着方雪池别别扭扭的样子,突然发怒道:“你近前来!”方雪池心头惴惴,依言走上前去。于大人随手在后一抓,将一条青蛇提在左手,蛇头对着方雪池递了过来,手上暗暗使力,这青蛇吃痛,张口就咬。方雪池吓了一跳,手臂一绕,避了开去。于大人随手又是一抓,右手抓住一条黄蛇,仍是向方雪递近。

    方雪池两面受敌,不得已双手齐出。于大人控青黄二蛇,左右搏击,方雪池手忙脚乱,顷刻间便被咬了好几口,不大怒,一时便将“明夷于天”“明夷垂翼”“明夷左股”和“明夷大首”一并交替使出,顿时威力大增。

    于大人手中毕竟是两条活蛇,并非自己喂养训练过的,自然不能随心所。何况他并不用内力,又不使其他功夫,因此上虽然不会让方雪池将蛇抓住,却也再难伤他,当下心中十分满意,有心要试试方雪池学得到底如何,将蛇在手中一抖,两条活蛇变做死蛇,犹如手握短鞭,攻击之势便能控自如了。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