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回:暗黑之洞(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少年万万没有想到,等到早上醒来,居然还是睡在昨晚的上!

    原以为那隐大侠好事做到底,将自己顺手牵羊带离此地,不管到哪里,总胜似怀揣一个天大秘密,被押回幽客堡吧!没料到这人竟把自己送了回来,实在是让少年郁闷不已。wenxuemi。com

    好在莫高月和徐堂主看上去好像均不知昨晚之事,少年恍若做了个梦,又不敢跟人说起,只好闷在心里。

    一路南下。不一,来到城郊一个村子。莫高月看看天色,转头对徐堂主道:“徐堂主,看来今是赶不到了,前一阵老夫从此处经过时,记得前边不远有个庄院,想来也是个大户人家,咱们去打打秋风如何?”

    徐堂主皱眉道:“算了吧,还是赶一赶路,到贾坛主那里歇一夜的好。”莫高月嗤笑道:“贾超那里有什么好东西!附庸风雅,一大堆梅花而已!”徐堂主也忍不住笑道:“他是梅花坛坛主,自然赏识梅花。”大概梅花坛太穷,徐堂主也不大愿意去。

    于是一行人折道向庄院赶去。

    将到庄外,脚下落叶沙沙作响,偶有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声从林中传来,令人背皮发麻。昏暗之中,只见树影参差,鬼影幢幢。莫高月面色凝重,步履沉稳,一路走在最前头,徐堂主紧随其后,均是十分警觉。少年自小到处漂泊,一到夜晚,树林、河边、破庙,走到哪里便在哪里睡,倒也没觉得黑漆漆的有什么凶险之处。

    一伙人正行走间,徐堂主忽然一脚踏进陷阱,轰然下坠!亏得她反应还算机敏,急忙提气向上一纵。不料在她踏空之时,左右两棵树干突然齐齐弯折,向她直压下来!徐堂主尚未跃起,脑袋便撞上树干,顿时脚下虚浮,再次向下坠落!这一下借反弹之力,下坠更是急速。

    少年正自百无聊赖,眼睛盯着徐堂主走动时的形,觉得十分好看。一见徐堂主失却重心向下坠落,不及细想,伸出手去便抓,正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少年使劲向上一提,无奈人微力薄,这一下却没能把她提将起来,反而感到一股大力将自己一齐向陷阱拉去。

    此时莫高月听见响动,已然转过来,少年拉住徐堂主,堪堪在空中稳了一稳,莫高月恰好赶上,也是伸出手来,托在徐堂主腋下,顺手一提一带。少年本来正在向后使劲,突然手上力道全无,顿时站立不稳,叭嗒一下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倒于地。跟着徐堂主也向他上倒下。

    少年躺在地上,只觉得一团软绵绵的子盖了上来,鼻中嗅得一股异香。徐堂主经此一吓,趴在他上,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少年还从未跟一个女子如此肌肤相及,当下一阵紧张,倒也没顾得享受,口中说道:“徐……徐姑娘,你的头发弄得我好痒。”徐堂主回过神来,顿感大窘,慌忙用手在地上一撑,站起来走到一边。少年似哭非笑地咧了咧嘴,却又不知说句什么才好。拿眼看去,徐堂主居然微微红了红脸。

    少年将头侧开,心头掠过一种怪异的感觉:这女子杀人之时象个魔头,此刻却又跟寻常女子一样害羞。殊觉不可思议。

    莫高月奇道:“明明老夫刚刚踩过的地方,并无异祥,何以徐堂主便中了机关?”徐堂主也是不解,摇了摇头,又伸着脖子往陷阱里看,只见横七竖八布满一两尺长的尖刺,尚有一个张开的圆轮,口子里是一排尖厉的牙齿。徐堂主见了,倒抽一口冷气。

    少年也探头看了一看,道:“这里安了两个机括。前面的一脚踩上,机关便被打开,只等后面的以为没事,跟着前面的步子走,便着了道儿。”

    莫高月点了点头道:“这种机关想来也不是对付熊豹之类。”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庄院,皱了皱眉。

    这一下各人都心生戒备,俱是小心翼翼,纷纷拔出兵器,一步一步向庄院靠近。莫高月艺高人胆大,赤手空拳,仍是一路走在前面。行不几步,忽地斜刺里“嗖嗖”两支钢针,向莫高月一左一右疾而来。莫高月怒哼一声,衣袖一挥,将它们扫在一边。跟着又是一排钢针上上下下,密密麻麻地齐齐飞来,莫高月上窜下跳,衣袖疾挥,徐堂主也提剑在前舞成一团。少年手中没剑,要想跟莫高月一般赤手空拳将钢针震开,却又功力不济,只好一头躲到徐堂主后,慌乱之中,又伸手抓住她的衣角。徐堂主百忙之中,抿嘴一笑。

    大部分钢针被莫、徐二位堂主一一挡住,在他们后,一班幽客堡众仍被漏过的钢针弄得乱成一团,功夫差些的,当场便被倒好几个。

    正在此时,两棵大树突然压了下来,旁边两棵也突然横扫而来。树干太重,来势也就不急,自然奈何不了莫高月。“砰砰砰”几声,巨木被震断为几截,打在一旁的树上轰然而响。

    一路手脚不停,已然到得庄门,众人抬头看了一看,门上却无匾牌。莫高月心知刚才那些机关对高手而言,完全是毫无用处,只不过是为了弄出一番响动,以警示庄里的人而已。当下也懒得偷偷摸摸,提气喝道:“庄内有人吗?”

    一连呼了两声,庄院里仍是静悄悄地。莫高月跨前一步,正双掌齐推,破门而入,忽然听得里面有个年轻人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

    莫高月、徐堂主闪在一边。庄内响起开门的声音,然后就听得几个人急冲冲地向大门走来,门开处,果然高高矮矮几个人迎了出来,其中一个年轻人哈哈笑道:“莫堂主,别来无恙?”又掉头对徐堂主道:“徐姑娘,好久不见!”

    莫高月定睛一看,也欢喜道:“原来是仇公子!”徐堂主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少年心道:刚才听莫高月的意思,明明是来这里打秋风的,却怎么又是一伙熟人了?既是一伙熟人,怎么又弄了些整人的机关,这两个堂主却又一无所知?摇了摇头,也懒得去想。

    莫高月顿了顿又道:“怪了,仇公子怎么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那被叫做仇公子的挥了挥手,笑道:“说来话长。莫堂主理万机,看来还不知这里是仇家的地盘了。”莫高月朗声道:“仇公子说笑了。在下只道仇公子乃河北巨富,却不知在这里还藏有万贯家产。哈哈哈哈!”三人不期而遇,显然十分熟悉,也没有多少客话,说说笑笑地就往庄院里去了。

    不料那三人这一见面,好象亲得很,把盏推杯,竟不再理会少年。

    少年坐在屋外百无聊赖,看看天色已然昏暗,四周静悄悄地,庄内有庄丁来来去去地忙碌着什么。再望望庄外,山陵起伏,林木森然,时有乌鸦聒噪之声。少年肚子有点饿了,站起去寻点吃的。走到屋外,见那些幽客堡徒众在另一间屋子里不着声地吃饭,心道:“这些乌合之众还算是训练有素,居然都不猜酒划拳。”信步走去,仍然无人管他,忽然间心头一闪:老子何不趁机溜了?

    一想到此,心头格外紧张。左看看,右看看,果然无人盯着自己。悄悄地移到马车旁,翻出自己的摸血剑,正待要跑,一个人影忽然挡在前,出声喝道:“谁?”少年大惊,不及细想,挥剑劈去。那人想来只是一个庄丁,或者只是一个幽客堡徒,武功太也差劲,却待要避,却被砍个正着,咚地一下栽倒于地!

    少年杀了人,心头扑通乱跳,更是不敢耽搁,拔脚便是一阵狂奔,向庄外逃去。

    少年直跑得气喘嘘嘘,方才隐约听得山下庄内传来人声,心中道:“这一次若再是被抓,定然没有好果子吃!说不定要将老子的双手双脚绑起来,岂不是十分的糟糕!”歇了一歇,忽然听得山下一阵响动,莫高月的声音远远送了过来:“仇公子,你带上他们往那边去寻,我和徐堂主从这边找。还怕他飞了不成!”少年心中吃惊,歇也不敢歇了,赶紧爬起来,一路向山上跑去。心慌路滑,一个不小心,脚下踩落一块石头,“骨碌骨碌”地滚了下去。少年更是心慌,骂道:“他妈的,你岂不是自暴行踪么!”

    果然有人叫了起来:“那小子一定在那边!”

    少年顾不得许多,只管一味地向山上跑,却又跌跌拌拌,跑不甚快。只听得后脚步声越来越近,心中更是慌乱,刚刚跳过一块巨石,忽然眼前一花,莫高月已然飞跃到他的前面,转过来。少年大骇,不假思索,“唰”地一下从背上拔出摸血剑来。莫高月先前还从未注意这剑的奇异之处,此刻在天色微黑之际见到剑光一闪,不由得眼睛一亮,喝道:“果然好剑!”伸手便夺。

    少年拔剑在手,便即后悔:想这等宝物让别人看了去,还不拼了老命来抢?何况以莫高月的手,哪里还用得着拼命?只消稍稍施动手脚就足够了。我这手中有剑无剑,在他眼里还不是一样?明知自己若是当真动剑,不仅徒劳无功,反而等于是将手里的剑递在他的手上,是以赶紧回撤。剑刃扫过旁树木,只听“嚓”地一声轻响,树木应声而断。莫高月见此剑仅仅随手一划,触之者即应刃而解,更是大喜,跨前一步,双手一左一右,将少年罩住。

    少年赶紧后退,却听得后莺声道:“啊呀,可退不得了。”正是徐堂主的声音。跟着一股掌力在背上轻轻一托,少年不由己,又向前扑去。可前面却是莫高月,少年不得已提剑疾挥。莫高月艺高人胆大,竟将宝剑视如儿戏,赤手空拳便去抓握剑

    少年不敢相信他的一双掌竟能比钢铁更坚,索剑尖一挑,便去削他的手掌。莫高月不避不让,仍是迎刃而上。少年剑未抡圆,便忽然之间重如泰山,再也动弹不了分毫。原来莫高月已用双指牢牢嵌住了剑尖!

    两大高手一前一后,少年哪有施展手脚的余地。没办法,只好使劲抓牢剑柄,拼命向后一拖。只听得徐堂主叫道:“不要退!”少年哪管这么多,再一使劲,不料脚下碎石哗啦啦一响,立足不稳,仰头向后倒下。

    莫高月双指夹住剑尖,只觉一股寒气从手指直透而入,心中暗暗吃惊。眼见少年仰头倒下,他自重份,寻思如此这般你争我夺,殊不雅相,又不怕他跑到哪里去,便松开双指,伸手去抓少年。这一抓,却堪堪抓了个空!

    原来少年正拼命向后使力,足下滑倒,莫高月却又刚好松开双指,犹如重重地推了他一把,于是头重脚轻,栽倒下去。但这一栽,却一头栽进了后一道裂缝之中。

    徐堂主早已瞧见少年后的裂缝,此时见他倒栽进去,急忙伸手去抓,她手脚灵动,当然不会抓空,一下子便抓住了少年的手腕,运气往上一提。少年慌乱之中,也伸出手去乱抓,却刚好扯住徐堂主的衣领,只听得“唰——”地一声,撕了开来。徐堂主为女子,衣衫从前撕破,哪里还顾得了许多!松开手便去遮掩。这一念之差,便至足下虚浮,被少年拉住,二人双双下坠!

    莫高月万万没料到会是这么样一个结果。眼看少年手握摸血剑,与徐堂主一齐在裂缝中一闪,便消失了形,急忙扑过去俯察看。却见这道裂缝宽达半丈,幽暗深邃,杳不见底,哪里还有少年和徐堂主的踪影!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