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回:谷底棺材(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少年悠悠醒来,太阳已经有点偏西。wWw.四周人影全无,寂然无声。少年运了运气,活动一下子,好像并无大碍。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心中一片茫茫然。定了定神,忽然“呸”了一声,骂道:“他妈的这个甘多智,枉自一功夫,竟医不好老子这一的小毛病!这下可好,早不发作,迟不发作,偏偏在马大哥需要我的时候发作,岂不是一夜起雷三雨,五遇角宿,六遇张宿,霉死老子么?”

    想了一想,又看了看头,心道:“那几个人将马大哥弄到哪里去了?看样子应该还没有走出三人谷。他们人生地不熟,只怕要走不少冤枉路。老子抄个近路,赶去拦住他们!”当下也不想想自己是否拦他们得住,转就跑。

    将至谷口,少年远远看见一群人正缓缓向这边走来。心中大喜道:“果然老子所料不差!”定睛看去,那正是张三哥一伙。却见他们抬着一口棺材,并无马啸林的踪影。少年冷笑一声,心道:“狗的装神弄鬼,抬一口棺材,将马大哥装在里边,想骗过老子谎称的龙震野。这把戏骗得了外人,如何骗得过我!”想到马啸林居然被装在棺材里,更是恼怒非常。

    待张三哥他们走得近了,少年从树后慢慢踱出,笑眯眯地跟张三哥打了个招呼:“张三哥,别来无恙啊!”

    张三哥一见是他,不免愣了一愣,心道:“这小子居然没死?”跟着心头便有些惊慌,只怕从树后又踱出一个龙震野。探头看了又看,并无其他人,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少年道:“张三哥,你们死了人么?”故意数了数,疑惑道:“还是八个人啊,怪哉!”

    张三哥不节外生枝,只想赶紧离开三人谷,回道:“不瞒你说,这是咱们黄沙派的一个帮友,死于非命,咱们帮主要给他收口好棺材。”

    少年笑道:“依得我看,这棺材里未见得就是死人。”

    张三哥怒道:“不是死人,老子抬它做甚?”

    少年道:“这倒也是。若是活人睡棺材,在下枉自活了几十岁,也是头一回听说。不过这棺材中若真是死人,也必是在下的仇人。”张三哥愣道:“小子何以这么说?”

    少年道:“我想的话,这棺材里必然是各位好汉的仇人,要把他抬回去千刀万剐,剥皮抽筋。不然的话,何以你们肩上抬着死人,脸上却是喜滋滋的,岂不是有违天道?”

    张三哥点头道:“算你小子有点眼色。”少年拍手道:“这就对了,你我既是幸会幸会,一见如故,朋友之仇,也是在下之仇,你的仇人自然就是在下的仇人了。且不管里面装的是死人还是活人,何不就地开棺,也让在下往这死鬼活鬼上戳个三刀五刀,解一解心头之气?”

    张三哥只怕时候拖得太久,当真出来个龙震野,急了断,遂上前一步道:“你小子花言巧语,原来打的这个主意。老子将你劈为两断!”话一说完,提刀就向少年砍去。

    少年见他跨步上前,面带怒容,便已知他的意思,待他挥刀砍来,猫一窜,便钻到他的后,反手一掌,将他打得一个趔趄。张三哥刚才一掌将少年击倒,正适少年发病之时,实在是轻而易举,以为少年不堪一击,因此出手之时,大而化之。此刻却一个不小心,背上反而挨了一掌,顿时又惊又怕又怒。另外七人见动上了手,赶紧放下棺材,纷纷提刀向少年扑来。

    少年此时的功夫比以前大有进步,置其间,并不惊慌失措。那站在一块岩石上的汉子正提刀扑近,被少年侧迎了上去,快捷无比地抓住手臂向旁一带,另一只手肘在其腰间一撞,那汉子钢刀脱手,人也向旁倒下。少年伸手接住钢刀,反手一挥,那汉子体已然不稳,竟被当场砍翻,“扑通”一声栽进溪水之中。这溪水本是清澈见底,汉子一头栽下,水里立时泛出团团殷红,向四处飘散开去。那汉子的尸体也一沉一浮地向下游漂去。

    其余几人吃了一惊,都不敢再行冒然抢进。少年占了先机,初试得手,不免心头大喜,精神也顿时倍感振奋,当下左挥右戳,得理不饶人。两名汉子见他来势凶猛,招架不住,便一齐向旁闪开。不料二人心思相同,行动一致,咚地一下居然撞在了一起。少年岂会放过这等好事,手起刀落,唰唰两下,这二人既已挤成一团,如何避让得开,竟也被砍个正着,一先一后栽倒于溪水之中,也向下游漂去。

    此时张三哥已转过来,见状大怒,怪叫一声,又扑了过来。少年也移到棺材旁,见他钢刀挥舞得滴水不漏,当下不敢大意,小心地接了几招。这张三哥比之其余几位,自然是厉害得多,适才吃亏,只因没提防这刚刚被自己轻易打翻的少年竟有这等功夫。此番重新上阵,既快快了断,又要捞回面子,恨不得将少年当场“断为两截”。是以一柄钢刀舞得寒光四,呼呼生风。少年接了几招后,不由得暗叫“糟糕”!

    剩下那四人站在旁边,插不上手。想发暗器,又怕手艺不精,暗器不长眼,万一招呼在张三哥上,那可就帮了个倒忙。干脆一齐袖手旁观,看二人打斗。

    这张三哥体健貌凶,膂力极好,一刀抡下,少年顺手接住,“当”地一声,震得虎口发麻,差点钢刀脱手,顿时不汗下。这张三哥一招紧似一招,全然不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少年不敢硬接硬碰,只好围着棺材打转。张三哥岂容他耍滑头,竟从棺材上跃过去、跳过来,手中舞个不停,丝毫不觉疲惫。少年越战越是丧失信心。叫道:“张三哥,干什么人太甚!”

    张三哥吼道:“你这个小杂种,为什么出手就杀我的弟兄们?”

    少年喘气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张三哥不解,又吼道:“他妈的!谁怀谁有罪?”少年不笑道:“你妈怀你有罪。”

    张三哥一听,更是暴怒,狠狠一刀向少年拦腰砍来。只听“唰”地一声轻响,少年只觉肚子上划过一丝冰凉,当即冷汗直冒。待跳到一旁,伸手去摸,方知衣衫已被划开,幸而未伤及子。少年这一下更是不敢小觑,知跟他斗力,不是对手,只好一味地闪跃腾挪,避其锋芒,准备在游斗当中瞅个空子给他一下,也叫他狗的尝尝钢刀贴肚的滋味。但张三哥却是毫不觉累,反倒越打越来劲。

    张三哥见少年在棺材两边跳来跳去,不与之周旋,便故意提刀向左一挥。少年只觉刀锋森然,急忙侧闪过,跳向棺材的另一边。张三哥向左挥刀,原是虚招,少年这一跳正中下怀,竟抢先跃过棺材。少年子已然腾空,哪里来得及缩回去,不得已挥刀划个弧形,去剁张三哥的手腕。这张三哥毕竟久经战阵,见多识广,此时跟少年对阵,自然处处料敌先机。少年这一刀尚未劈到,他已将钢刀递近少年口。

    少年再回刀格架,已然不及!

    忽然“咔嚓”一声暴响,少年下的棺材盖平平飞起。少年脑子反应极快,足底一沾上盖板,便借力向后退去。但棺材盖去势极猛,少年落地之后便有些站立不稳,叭嗒一下坐在地上。

    张三哥眼看得手,不料陡生奇变。随着棺材盖飞起,一个浑血淋淋的人从棺材中猛然坐起,双掌一推,正中他的口!这一下突如其来,张三哥如何来得及避开,竟被打得向后倒飞而去,扑通一声也栽在溪水之中,幸而离岸不远,尚可及底。直到呛了好几口水,兀自惊诧不已,口间还钻心疼痛。

    从棺材中坐起来的正是翻云掌马啸林。他这一下用力过猛,牵动上各处伤口,加上张三哥的钢刀又正好从他脸上划过,顿时又晕了过去。

    其余几人见了这等怪事,异口同声一声惊呼,手脚无措。少年急忙跳起来,扑到棺材旁边,低头向里面叫道:“马大哥!马大哥!”

    马啸林微微睁开眼睛,费力地凑近少年,道:“小兄弟,到……到龙口去找……去找……龙……龙……”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微弱。少年明白了他的意思,将嘴贴近他的耳朵,低声问道:“龙震野?”马啸林勉力一笑,“嗯”了一声,又叮嘱道:“别……别管我。切记!一定要找到……找到……”少年道:“马大哥,你放心好了。”

    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少年抬头看去,原来又有八个汉子朝这边飞奔而来,正是自己最先见过的那些人,心中暗叫“糟糕”。张三哥也浑淋漓,摇摇晃晃地走上岸来。少年急忙提刀在手,大声道:“张三哥!你把活人弄在棺材里做什么?他还没死,你就想披麻戴孝了么?若是你当真要尽孝道,就该用八人大轿来抬啊!”

    张三哥本来装了一肚子水,这下更是装了一肚子气,闻言怒道:“好你个小杂种!竟敢忽施暗算。这次算你走运,我们重新比过。老子今天不将你断为两截,就不姓张!”

    已赶到面前的八个人当中,有一人厉声喝道:“张老三!你费那么多口舌干什么!”话音一落,忽地闪上前,一掌向少年拍去。少年见他说到就到,竟是刻不容缓,大惊之下,急急向后退去。那人手了得,跟上一步,砰然一声,将少年打出丈许!

    少年全神贯注之中,仍是躲不开这凌厉一掌,当下便被打得天晕地转,只觉得喉咙间微微一甜,张口一呕,立时便喷出一口血来。他站立不稳,差点倒在地上。这么晃得一晃,从上“啪”地一下掉出个东西来,正是马啸林交给他的那件物事!少年大吃一惊,急忙低头弯腰,捡了起来,塞进上。用眼角偷偷四瞥,好象并无人看见,方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么惊了一下,连上的痛楚也减轻了许多。

    那人仍不罢休,回头喝道:“将这小子斩了,赶快抬上棺材离开这里!”其余的人应声道:“是!”

    张三哥却极不服气,叫道:“段二哥,等一下!让老子来将他断为两截!”

    忽然另一个声音冷然接口道:“算了吧,就凭你这种没用的东西?”

    众人抬眼看去,不知何时,四周已然冒出几十个人来,手执长短兵刃,高矮胖瘦不齐。其中一个黑脸瘦者,双手负在背后,正紧紧盯着少年。

    这双眼睛冰冷如铁,少年见了,心头大震,仿佛觉得似曾相识。一时头脑中飘飘忽忽,有一些模模糊糊熟悉的景将显未显。

    先前到来的八人当中,有一人喝道:“哪路朋友,何以话中带刺?莫不是皮子发紧了?”段二哥也回头道:“这位朋友大言不惭,想是技痒,何不下来就地划圈,跟在下走上几手?”

    那黑脸瘦者面无表,用目光绕场扫了一圈。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寒光森森的眼睛,都有不由得背皮发麻。

    张三哥看着周围这群人,先是恼怒,继而惊疑,最后额头上竟开始丝丝冒汗,颤声道:“莫非……莫非诸位是……?”

    那黑脸瘦者不屑听他多嘴,把头微微侧开。他这么一侧头,少年正好看见他的左脸,骇然缺了一耳!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