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品堂毒(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这两条“一品堂”的生死之战,实是酷烈非常。少年生怕它又爬到自己上,当下紧张万分。

    又过了一会儿,这青虫蠕动了一下子,看来是消化得差不多了。少年释然道:“既已吃饱,就该不会再来咬我了。”

    忽然,青色“一品堂”猛地向后一跃,居然并不转,落在草丛之中。紧跟着一条“一品堂”慌里慌张地跳了出来,先前那虫又是一跃,挡在它的前面。少年看时,两条一品堂俱是青色,但一大一小,强弱分明。

    两条青色虫旋即斗在一起。小虫子异常灵动,大虫竟奈何不得它,反而屡屡失手,好几次差点被小虫的三只细足**红点。这一场搏斗更是惨酷,双方俱被咬得遍体鳞伤。

    大虫劳而无功,立即改变策略,钉在地上,以不动应万变。小虫逃无可逃,只好频频出击。但大虫此时不再给它空子可钻,更是不易得手。

    少年但愿它们两败俱伤,各自逃命。但事与愿违。小一品堂终究体小势弱,攻击之中,被大一品堂撕下一条来,顿时痛得扭住一团。大一品堂趁机猛扑过去,如法炮制,将三只细足尽数**对方红点之中。

    不一会儿,小一品堂子由青变红,被大一品堂顷刻间噬咬得干干净净。不出所料,得胜的青虫子居然又渐渐膨胀,再次壮大一倍,看上去可畏可怖。

    少年心里“咚咚”乱跳,暗想:如果传说非虚,但愿你再找到一条替死鬼,一顿饱餐之后,毒发作,自毙亡,可千万不要再跟老子过不去了!于是睁大眼睛,盯住这条庞大的一品堂。但一品尝并不动作,只是静静地呆在那里,似乎已被累坏,小憩一会儿。

    少年却是全僵硬,动弹不得。说来也怪,脑子反而更加清醒。洞外天地广阔,guang明媚,洞内却是潮湿冷,又窄又小。少年这几接二连三被困在这里那里,本来已是惊弓之鸟。但那几次至少手脚尚能动弹,还不觉得有多么苦恼,这一次却是凶险万分。此时此刻,一品堂就在眼前,看样子随时可能再爬上来咬他一口,再想到过不多久,赵恨水和宋彬转了一遭之后就要回来,更是忧心如焚。

    少年悔恨不迭,长叹一声:唉!姜太公说得好,道自微而生,祸自微而成。老子的这一番惊险,皆因贪图口舌便宜而起,说来也叫人笑掉大牙,岂不是灾祸自微而成?就是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怪我不及三思而行!天大地大,老子随便一路狂奔,跑得远远地,那两个凶神恶煞在后面一步一摇,走到天边只怕也追不着我。唉,如此明白的事,连那个姓宋的傻瓜都想得到,我怎么居然就想不到?所谓慌不择路,也算有路可走,谁他妈的说过慌不择洞?呸!

    听着洞外的莺歌燕舞,少年气苦不已。洞口有几朵无名黄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摆。少年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忽然触景生,眼前浮现出盼儿骑在马上,遍体插花,香气四溢,顾盼生辉的模样。他手里还紧紧攥着那片翠绿的衣衫,一时心头无限感慨,不想到,此时此刻,若是盼儿也趴在旁边,该是多么的好啊!两个人细语唧唧,说话解闷,在洞中气息相闻,秀发拂面,吹气如兰,那还不是胜似仙境?唉,若是有了盼儿,谁还耐烦钻在这个臭烘烘的洞子里?再说啦,如盼儿那般冰雪聪明,遇到这种事,早就不知跑到什么地方逍遥自在去了,岂会象我一样,该跑不跑,居然自投罗网?

    想到自投罗网,猛然一惊:放!我受此等磨难,全是自找苦吃,怎么能让盼儿也跟着?那两个凶神恶煞必杀老子而后快,他们既然饶不了我,也就饶不了盼儿。一朵鲜花怎能死在牛粪上?不对不对,这个说法似乎有些狗不通。真是无耻啊无耻,自己死到临头,还想拖一个仙女陪葬,真是该打!

    少年就抬手给自己一个嘴巴,却抬不起手来。这才注意到右脚渐渐发冷。这股冷气顺腿上行,游到小腹之中,小腹也是阵阵寒气。这股冷气继续上行,过不多久,只觉得周百骸犹如置冰窖之中,奇寒透骨,不住牙齿碰得格格作响。

    万籁俱静之中,少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手上竟开始结霜。他使劲挤了挤脸,只听冰碴“嚓嚓”下落,显然脸上也已结霜。少年起初还冷得发抖,到得后来,神志渐渐不清,终于昏了过去。

    ——————————

    “嚓嚓嚓”,有人踏着草地走来,在洞口停住。跟着“啪”地一声,这人似乎折一枝树条,在一块石头上拍打几下,然后坐了下来,顺手将枝条向旁一扔,正好扔在洞口。

    少年被脚步声惊醒,张着眼睛朝外看去,却正好被枝条挡住视线。心道:外面是谁,哪里来这么些穷讲究?荒无人烟之地,还怕弄脏了衣衫不成?忍不住向旁探头,仍是什么也看不见。他不敢再动,只觉四肢麻痛不已,想是趴得太久之故。过了一会儿,少年猛地一愣,想起自己怎么可以探头探脑,诧异道:咦,莫非我已经能够动弹了?他将信将疑,轻轻地抬了抬腿,试试这是不是真的,果然毫不费力,便将大腿抬起好几寸;再试另一条腿,竟也是毫无滞碍。少年惊喜不已,高兴之余,做了个鬼脸。

    只听得洞外又是一阵脚步声响,先前坐在石头上的那个人站了起来。突然这人爆发出一声大笑:“啊哈,原来……竟有这等喜事!莫不是我看花眼了吧?宋兄,你是如何找着他的?”听声音正是赵恨水。

    少年看不见外面又来了什么人,想到反正跟赵恨水必定是一伙的,心头好不苦恼。只听宋彬道:“说起来真是无巧不巧。我一路追寻那小子的踪迹,忽听得近旁一片小林子里有什么响动。我想啊:这片山谷之中,除了你我二人,还会有谁?只怕那小子运气不好,让老子逮个正着。这么一想,便冲了进去。不料刚进林子,便看见一个人正一拐一拐地在前面走。我一看,那小子哪有这么大的个头!那么这又他妈的是谁?便喝道:‘站住!阁下是谁?’那人一下子转过来,哈哈,你道是谁?竟是王兄!差点叫人认不出来了。哈哈,赵兄,你说此事巧也不巧?”

    先前说话的正是赵恨水,此时又听他问道:“王兄,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这王兄不是别人,正是“金枪”王可为。少年在洞内不知他弄成了什么样子,但听他开口说话,声音竟是委顿不堪:“唉,一言难尽!在下枉自号称金枪王,一向自恃名门之后,眼界甚高。不意这半月以来,迭遭奇险,颜面丧尽,我王可为算个什么东西?嘿嘿,只不过是井底之蛙,徒有虚名而已。先是在松风岭下,裁在两个娘们手上,算她们手下留,侥幸捡得一条命;然后又被一个闻所未闻的灰衣人三招两式便打下悬崖,算是老天有眼,我命不该绝,尚能苟延残喘;落在这山谷之中,本以为世外之地,该可以清静几,不料又是……唉!罢了罢了!这几死里逃生,真叫人心灰意冷,不提也罢。”

    少年趴在洞里,心头直叫:“完了完了,此番我是真正死定了!这姓王的几次三番受人呕气,刚才必定又被谁收拾了一顿,满肚子的恶气无处发泄,老子不正好就是他的出气筒?我的藏之处若被发现,让这姓王的细细地折磨一顿,再将老子千刀万剐,割骨剔,那他一定是心也不灰了,意也不冷了。”气得直骂:“混蛋!王八蛋!岂有此理!两个凶神恶煞没有被摔死也就罢了,竟然又找来一个冤家!”

    正在气头上,忽觉右腿一股气顺腿上行。少年回头一看,那条“一品堂”竟然又爬在了自己的腿上,此番不比那时,只见它通变得又粗又圆,犹如吃了山珍海味一般油光发亮。少年气不打一处来,将脚重重一抖,这条虫便“叭”地一声摔了下来,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这股气慢慢上行,越来越,直钻入小腹之中,如火烧火燎般,霎时间全发烫,内脏五腑俱皆灼痛无已。少年且怒且惧,汗水直冒,衣衫在片刻之间便已湿透,头上汽竟蒸腾而上,弥漫眼际。

    少年全从里到外都是燥难耐,渐渐地头脑又开始模糊,眼前幻化出无数条虫,正蠕动着向他爬来。这些虫越来越大,由白变红,由红变紫,蠕动之中,又不停地穿插往复,逐渐变成一条条的火苗,直往脸上、了过来。少年只觉得眉毛、衣衫尽皆着火,口中气也如喷火一般,再也熬不住了。

    洞外赵恨水听到些微响动,一下子警觉起来,回头细细察看,口中道:“是什么声音?”

    宋彬也听到了响动,变色道:“莫不是毒蛇吧?”

    赵恨水捡起一根枝条,在草丛中拔了几拔。宋彬笑道:“赵兄这是在打草惊蛇吗?”赵恨水不说话,低头搜巡,忽然叫道:“二位仁兄,这里有个洞!”

    王可为一听有个洞,顿时脸色大变,如惊弓之鸟,呼地一下退开半丈有余。宋彬也是一惊,随即道:“赵兄莫要吓人。山谷之中有个山洞值得如此大惊小怪吗!”

    赵恨水眉头紧锁,道:“这个洞有些蹊跷,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王可为不由自主地又退了半丈。宋彬探了探头,口中道:“是吗?”

    突然,一条人影从洞中“嗖”地一下了出来。王可为吓得大叫一声“啊呀!”掉头就跑。这个人影直冲而出,撒腿就往前窜。

    赵恨水眼尖,一下子就认出这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他切骨之恨的那个少年!宋彬站得远一些,少年从洞中出,刚跑两步,便已到他面前。宋彬急忙伸手去挡。少年并不抬头,似乎头脑已然错乱,随手就是一掌向他推去。宋彬哪里把他放在眼里,也是一掌推去。

    双掌一交,“啪”地一声,少年被斜斜打出,这一下他去势更快,宋彬竟也挡他不住。赵恨水也快速转,掠过宋彬旁向少年追去。不想宋彬惊叫一声,一把将他拖住,“唰”地一下撕掉一长片衣衫。

    赵恨水恼怒不已,将手一甩,把宋彬甩在一边。刚一起脚,王可为也忽如发疯一般,伸出手来将他拖住,口中叫道:“不可去追!”

    赵恨水见他双眼发直,似是惊恐万分,心头不又惊又怒,也将手一甩,却不料王可为劲道甚大,这一下竟甩之不掉。赵恨水怒道:“王兄,放手!”王可为并不言语,却抓得更紧。

    赵恨水只怕这么一拉一扯,少年又跑得踪影全无。他这几朝思暮想的就是抓住那少年,以解心头之恨,此时此刻,少年就在近旁,如何肯轻易地就放过他!偏偏宋彬和王可为从中作梗,气得他把脚一跺,发怒道:“他妈的,你二人今都失心疯了吗!”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从他边一掠而过,竟是少年!赵恨水也顾不得细想这少年何以去而复返,伸手一抓,抓个正着。刚想将他拖过来,只觉眼睛一花,少年已不见踪影。

    赵恨水大异,抬头一看,少年正背对着自己快速奔跑。在少年前方,骇然立着一位老头!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