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疯人疯语(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二人对望一眼,心头好生奇怪,听那些声音分明只是一帮小孩子。WenXueMi。com少年拉了盼儿一下,两人猫着腰,悄悄往墙边靠过去,伸出脑袋向里瞧。这一看,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来墙里虽是破败不堪,杂草丛生,边上却有一块空地,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蹲在地上,眼睛盯着前面。叫人好笑的是,其中却有一个大人,长发披肩,已是两鬓斑白,穿着一补丁衣裳,脚上是一双草鞋,也正蹲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看着一个小孩子。这小孩右手捏住一颗弹珠,试了几下,却又不弹出,旁边的小孩们又叫了起来:“你倒是打呀!怕输就别来呀!”那小孩狠了狠心,拇指一弹,弹珠飞了出去,却听得旁边几个小孩一齐哄叫道:“没中没中!输了输了!”

    这小孩不服气道:“他还没打呢,怎么就知道我输了!”其余小孩都边笑边叫道:“还说还说,二疯子哪有打不中的!”

    那长发男子站起来,笑呵呵地搓手道:“没中没中,该我啦!”

    一男孩道:“二疯子,你每次都全中,留一个给我打也好。”那被叫做二疯子的男人瞪了他一眼,道:“我当然要全中,光顾着让你打了,输了怎么办!我输了又没钱给你们买东西吃。我又不会赖皮,难不成去偷啊!”

    少年和盼儿见这二疯子满脸严肃之色,跟这几个小孩用弹珠赌东西吃,实在是忍俊不,一齐笑出声来。两人都是少年心,觉得煞是好玩,相互拉一拉手,从墙上翻了过去。

    二疯子头也不回,捡起刚才飞出去那颗弹珠。少年和盼儿走近了,才看清楚,这地上稀稀落落地散着五颗圆珠,两丈以外的地上划着一道线,想来这二疯子是要用手中的弹珠去击打这几颗珠子,击中的多者为赢。果然二疯子捡起弹珠,退到线外。

    少年和盼儿都想看看这个老大不小的男人如何打这弹珠,站在一旁也不吱声。二疯子用三根手指捏住弹珠,忽然手腕轻轻一抖,弹珠飞出,啪地一声打在最近一颗圆珠上,少年正在想这准头还真不错,却看见这弹珠并未落地,而是弹将起来,一连啪啪啪啪几声,竟将余下的五颗珠子一一击中!

    这一手功夫,外行人只觉得有趣,少年和盼儿却是顿感骇然!这地上的圆珠四处散落,并无规则,二疯子以手弹珠,竟一击而全中,看似漫不经心,却是势奇体微,如工匠之尽规,丝丝入扣。盼儿吃惊之余,忍不住叫出声来。

    二疯子笑了起来,拍手道:“好了好了,愿赌服输,你们这次可别赖皮,昨天我就饿了一天啦。”

    一小男孩道:“不是吧,二疯子,昨天我输了,给你买了那么多吃的。”

    二疯子道:“你买的东西,我放在一个隐秘之处,你们谁都找不到。我要等饿晕了的时候再吃。”

    盼儿听了,忍不住格格地笑出声来。

    二疯子听得盼儿笑声,扭头看来。谁也没料到,这二疯子看见盼儿,脸上笑容顿失,突然间子一,两眼发直,张着嘴巴一动不动了。

    少年以为他看见了什么怪象,向盼儿后瞧了瞧,却什么也没有,再回过头来看时,二疯子直直地盯住盼儿,竟双手颤抖,眼中似有凶光暴长。盼儿被二疯子的样子吓得花容失色,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其余小孩也是从未见过二疯子这副神态,尽皆害怕,纷纷向后退去。

    二疯子呆立原地,将盼儿盯了半天,眼中神色渐渐迷蒙起来,竟尔泪水长流。这二疯子材高大,面相粗陋,这么无声一哭,实在是让人看了害怕。少年看了看他,又转过头去看盼儿,却见盼儿早已脸色苍白,浑发抖。此事太过怪异,少年不敢久留,赶紧走上一步,一把牵过她的手,倒退着向墙外走去。盼儿想来是吓呆了,被少年一拉,只是子晃了一晃,脚下却走不动。

    突然听得雷鸣般一声暴吼:“放开她!”二人侧头一看,只见二疯子头发蓬然张开,双眼暴突,如一头饿狮般,大跨步向他们走来。二人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不住“啊”地一声惊叫起来。惊叫声中,二疯子挥拳向少年脑袋砸去!

    少年骇得心胆俱裂,缩头向盼儿后一躲。二疯子材高大,当下化拳为爪,从盼儿肩膀上绕过,又向他头顶抓落!

    少年将子再向下一缩,此时盼儿多少清醒了一些,由是心头害怕,仍然一边仰着子去挡二疯子的手,一边挥拳向他前击去。二疯子五指森森,堪堪要抓住少年之时,盼儿的头正好仰了过来,赶紧将手一摆,在一边,对盼儿的一拳却是毫不避让。盼儿一拳砸中,却如同打在一块铁板上,震得掌心发痛。

    二疯子右手撤回,却将左手一勾,又去抓少年。盼儿顾不得自己,子向左一挡。二疯子手臂尚未伸展,便倏地收了回去。少年此时已放开盼儿,又躲到右边去了。

    二疯子见少年放开了盼儿的手,竟愣了一愣。此时眼中尚有泪水未干,却眉头紧锁,似乎心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解拆不开。他不再动,盼儿也不敢动,少年是何等机灵,倒是看出来了,这二疯子虽然凶狠,但每每出手,都在避开盼儿,一点也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只是因为自己抓住盼儿而发怒。当下向后一退,离开盼儿一步之遥。

    二疯子低头盯住少年,满含疑问,开口问道:“你是谁?”他比少年足足高出一个头,又是披头散发,气势上就十分凌厉。

    少年张了张口,正不知如何回答,二疯子突然将大手一挥,决然道:“你不是他!你不是他!”然后将头转向盼儿,脸色稍稍缓和,开口问道:“娘子,这厮没伤着你吧?”

    少年和盼儿听了这话,同时又大吃一惊。盼儿退了一步,张口结舌道:“你说什么呀,二疯子?”二疯子似乎并未听见,又问道:“娘子,你为什么不在家里呆着?”盼儿已没有刚才那么惊慌了,摆手道:“我不是你娘子!”

    二疯子仍是充耳不闻,脸上神却显得低三下四,道:“娘子,你如何还在生我的气?你喜欢的那两颗珠子,我已经给你买回来了。我一直放在上,你等着,我拿给你看。”一边说,一边在上摸来找去。

    盼儿知道刚才这二疯子看似凶猛,却处处不伤她,此时也毫无恶意,见他手忙脚乱,满脸焦急的样子,心头不安,轻声细语道:“喂,你叫什么名字?你不叫二疯子吧?”二疯子抬起头来,又盯住盼儿。盼儿又道:“那些小孩叫你二疯子,你也不生气,可见你不是一个恶人,你是一个好人。你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家好不好?”

    二疯子忽然笑了起来,道:“原来我已送给你了,你看我好不糊涂!你都戴上了,娘子,你喜不喜欢?”说着便伸出手来,向盼儿走去。盼儿见他面部肌已然放松,表慈祥,动作和缓,当下也就站在原地不动。少年在旁,却是又出了一冷汗。

    二疯子到得盼儿面前,伸手摸了摸她耳朵上的珍珠,和颜悦色道:“娘子,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珠子吧?”盼儿轻轻拉开他的手,道:“二疯子,这是我爹爹买给我的珠子。你不要伤心啊,我不是你的娘子。”

    二疯子听了这话,突然大大地后退一步,吃惊地望着盼儿。盼儿心有不忍,又道:“你的娘子到哪里去了?她走丢了么?我们帮你找一找,好吧?”

    二疯子呆了半晌,显得神思恍惚,咧嘴惨笑道:“娘子,你如何说这样的话?莫非你还对那个小白脸还念念不忘?”然后眼光侧过,盯住少年。少年被他这么一盯,心头突突直跳,急忙摆手道:“二疯子,你可看清楚了!”二疯子却又将手一摆,道:“你不是他!”少年苦笑一声,寻思着如何跟盼儿一起脱离去。

    盼儿见二疯子目光迷离,心头更是难过,却又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回头去看少年。少年待她回头,赶紧招一招手,向墙外指了一下。盼儿还在犹豫着,就看见少年脸色大变,耳中听得惊呼一声,自己的子猛地一下离开地面!

    原来盼儿竟被二疯子猛地挟在了腋下,一路狂奔而去。

    少年这一下吓得不轻,大叫道:“二疯子,你干什么!放下她!”拔腿就追。二疯子挟着盼儿,竟如无物,从断墙处一跃而出,直往郊外奔去。少年拼命追赶,但二疯子虽然腋下挟着一个人,却仍是奔行神速,远远地将少年甩在了后。追了不久,初时还能看见跑在前面的人影,渐渐地人影越来越小,最后便不见二人踪影。

    少年心中升起一股恐慌,手脚都变得冰凉,顺着二疯子和盼儿消失的方向一路追赶下去,累得气喘吁吁,远远望见前面是一片林子。少年四下里张望一下,除了这林子,并无别的隐蔽之处,那二疯子和盼儿可能就在里面了。走到近处,虽是上午阳光明媚,看上去却是树林茂密,深不可测,自有一股森森的气息。少年呆了一呆,到底是放心不下,左寻右寻,在地上捡了一根粗细称手的木棍,壮着胆子钻了进去。

    林子里比外面要凉,少年打了个寒颤。一边四处张望,一边不时低头搜寻。这林子里人迹罕至,地上铺垫着厚厚的一层落叶,踩上去软绵绵的,发出轻微的“嚓嚓”声。越往里走,光线越暗,少年什么痕迹也没发现,鼻子里倒是充满了淡淡的腐臭味。又往里走了一阵,少年已经是灰心丧气,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细细地想,却是了无头绪。

    想起盼儿乖巧伶俐的样子,和二疯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少年脑门开始出汗。正站起来离开这里再去找找,突然瞥见什么东西在远处树丛间一晃,就消失了。少年吃了一惊,呼地一下站了起来,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凝神屏息,探头再看。一时间却又什么动静也没有。少年暗道:“莫非是我心有所思,便疑神疑鬼?”手提木棍,悄悄地从大树边向旁移了一步,只见树林繁密,白气缭绕,四周并无动静。少年吐了一口气,从大树旁走了出来。

    突然眼前一花,又看到远远地一个人影在树丛中一闪即逝。少年这一下看清楚了那影所在,急忙猫着腰,跟了上去。

    前面那人走得不快,只是因为树木遮蔽,才时隐时现。少年稍稍离得近了些,才觉得此人的背影有些眼熟,却又不是二疯子。这人步履沉稳,一路走,一路四下转动头颈,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却又不转弯抹角,只是一直往前,并无犹豫,想来曾经到过这里。

    少年不敢跟得太近,却是越看越觉得肯定在某处见过这人。正在苦苦思索,此人却好侧头,让少年看到了半个脸。这一看不要紧,少年吓了一跳:原来此人竟是盼儿的父亲!

    少年吓得往一棵树后一靠,心头咚咚直跳。随即一个大大的疑问涌上来:这老伯伯孤一人,到这林子里干什么来啦?

    少年正疑惑间,老伯伯停下了脚步。少年闪树丛之后,从缝隙中偷偷地看,正好看到他的侧面。老伯伯站在那里,微微低头,若有所思。少年再看他所站之处,是一小片空地,前面一堆隆起的土包,土包顶上插着亮闪闪的一根短东西,似是一块坟墓。

    老伯伯突然跪了下去,双手撑地,对着坟茔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头。磕头完毕,老伯伯站起来,从上摸出一张手帕,将插在坟头那亮闪闪的东西擦拭一遍。这老伯伯做完这一切,仰头向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少年心里好不犹豫,要不要马上现,去告诉这老伯伯盼儿被二疯子抓去之事。只是觉得此事一来实在开不了口,也不知道这老伯伯是不是受得了;二来眼前这事也太过蹊跷,只怕这老伯伯有什么隐秘之事不愿被他人看见,自己冒冒失失地出去,弄不好就是惹火烧。思来想去,还是暂且不动为上。

    过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阵嚓嚓声,显是有人走来。少年将子弓得更低,大气也不敢出。老伯伯似乎也没料到此处竟有人来,抬头张望,满脸警觉。

    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了下来。少年什么也看不见,却听得老伯伯大叫一声:“二弟!你……你……!”紧接着听得一个声音也大叫起来:“爹爹!”这声音一听便知是盼儿。少年一惊,猛地撑腰而起。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