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豪门惨祸(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羊骨咒 书名:咒江湖
    中年男子抱拳于,向四方拱一拱手,朗声道:“在下方敬天,因念张公居正张大人抚民有恩,今眼见朝庭公差肆意妄为,横逞杀人,在下仗义执言,并非忤逆圣上,冲撞官府,各位父老乡亲俱是明证。”

    在他说话之际,几个人从街面打马疾驰而来。马蹄声中,夹着一连串的咳嗽声,自远及近,甚是迅速。这几个人驰马近前,勒住马头,停在方敬天几丈之外。

    方敬天拿眼看去,原来是三个黑衣人。中间一名年轻人面色苍白,不停地咳嗽,直咳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在他左边是一名老者,长得奇瘦无比,脸上凹凸不平,手执一根狮头拐杖,杖坑坑洼洼,与他脸上相得益彰;右边也是一名老者,却胖得出奇,跟瘦老者恰成鲜明对比,腰间悬着一对流星锤,滚滚圆圆,也正好跟他那张胖脸相映成趣。

    那瘦老者侧头对年轻人道:“于大人,这刁民大言炎炎,说什么仗义执言,居然将马官人打翻在地。卑职将其捉拿归案,请大人恩准。”

    那年轻人正在急促地呼吸,脸色渐渐涨得通红,突然间爆发出一长串剧烈的咳嗽声,直咳得弯下腰去。奇怪的是,他这么一咳,面色却反而慢慢转白。旁观众人见他咳得实在凶险,生怕他一口气换不过来,都颇为紧张。瘦老者想是见惯不惊,并不心急,耐心地等着。

    就在此时,街边人丛中飞快奔出一短衫男子,一把拉住方敬天的手臂,急急道:“义士快走!”

    方敬天微微一怔,道:“这位兄台是什么意思?”那人眼睛盯住刚到的三位黑衣人,神紧张,口中道:“义士乃本地人氏,不知这几位的来头。这胖瘦二老从京都而来,均是东厂的杀人凶魔,功夫极高,你快快离开!”方敬天心中一凛。

    年轻人咳了一阵,终于缓过气来,又恢复苍白的脸色,方才微微点了点头。

    瘦老者从马背上一弹而起。他材本来极为长大,这时跃在空中,更显得气势宏伟,眨眼之间,狮头拐杖已陡然递进方敬天脸前。方敬天没料到此人说打就打,说到就到,但觉一股疾风扑面而来。

    短衫男子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铁尺,不足两尺长,在狮头拐杖上一搭一挑。方敬天得此空隙,将子呼地转个半圈,两手向上一举,竟向瘦老者的手腕抓去!瘦老者悚然一惊,忙将手臂向上一抬,还是稍稍慢了一拍,被方敬天在他手上划出一丝血痕。

    瘦老者未料到这人居然会出手相助,弄得自己上来就被抓了一爪,心头恼恨之极,狮头拐杖杖尖疾点,分击二人,只见拐杖幻化为一团黑雾,叫人眼花缭乱。

    短衫男子挥舞铁尺急挡,却不起老者内力雄厚,被拐杖一扫,正中肩胛,被打得摇摇坠。方敬天子向后疾而去,叫道:“老者!使得好杖!”

    瘦老者回道:“姓方的,莫怪我欺你空手。”嘴里说着,手下却不耽搁,短衫男子躲避不及,被狮头拐杖打得咔嚓一声,大腿立断。

    方敬天见这瘦老者两招之间就将短衫男子打得重伤倒地,哪敢大意,子弹开,狮头拐杖却如影随行。这一招显然是瘦老者的看家本事,舞动之时,衣袍鼓涨,杖影嗖嗖,人与拐杖黑气一团,全然不可分辨。方敬天空手接了几招,却是不得要领,反而险些被杖头扫中,眼角瞥见半卧于地的短衫男子,不由得暗暗心惊,又叫道:“张大人万民拥戴,尸骨未寒便受此羞辱,在下为其鸣声不平,如何就开罪于你了,要取我命?”

    瘦老者“哼”了一声,道:“你敢杀朝廷命官,莫非还放你不成?”

    方敬天躲闪之中,暗暗留心他的杖法,口中道:“那姓马的官人只是摔了一交,哪里就死得了!”打斗说话之间,果然姓马的副官已从地上爬了起来,兀自心有余悸,站在一旁不敢稍动。

    十几招过去,方敬天突然招式一变,频出虚招。每每一招使出,均是半途收回,引得瘦老者频频出击,屡击屡空,不免露出破绽。方敬天已知他的弱处,忽然稳住子,一掌拍向杖头,另一掌从中宫直进,拍向瘦老者的口!

    嚓地一声轻响,狮头拐杖激而出,直插进张居正宅墙之中,瞬时便无影无踪。

    瘦老者这股力道贯以纯内力,在周游走之时,如浪头般一股接着一股,似断还续,此时忽然被方敬天凶猛地从中截断,只觉全大震,真气逆臂而上,直撞口!与此同时,方敬天另外一掌已然排山倒海般拍在他的口,瘦老者被打得横飞起!

    突然间一个人影一晃,将瘦老者抓在手中。方敬天一看,原来是那个胖子。众人见他如此肥胖,行动却快如闪电,都不免吃了一惊。

    那短衫男子以手撑地,气喘吁吁道:“义士快走!”方敬天见他面色苍白,汗如雨下,哪里忍心独自退走。

    胖老者却不着急,将瘦老者放在地上,哑着嗓子道:“师弟,你现在体内真气散乱,一一阳,互相冲撞。这小子左手一掌使的是唐古拉山归妹派的融雪手,用的却是少林宝相内劲;右手一掌使的是天山派的一一亮掌,用的仍然是少林宝相内劲,刚好跟你的地母功相克,所以你莫要勉强归纳。躺着别动,全放松,待哥哥收拾了这狂妄小子之后,再行助你。”

    胖老者说完,直起腰来,忽然间全骨骼咔咔作响,四周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响声越来越大,犹如爆栗子一般,猛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由得感到杀气腾腾。

    过了一会儿,胖老者已然满脸通红,如涨了鸡血一般。爆栗子声戛然而止,胖老者怒哼一声!他子虽然庞大,行动却飘然如风,众人只觉眼睛一花,他已陡然欺到方敬天边。这胖老者是瘦老者的同门师兄,果然是兔死狐悲,一出手便是杀着。只见他右手横扫,子摆动,悬在腰间的流星锤忽地击出,竟将方敬天的左右退路尽皆封住。

    原来这对流星锤悬在腰间并不解下,全靠腰支使,随心所,犹如他的第三只、第四只手,每每挥舞开来,呼呼生风,二锤遥相呼应,比之常人的手又长出三尺有余。方敬天从未见过流星锤有这等使法,一时有点手忙脚乱。眼见双锤击到,不敢硬接,一提气,嗖地拔地而起。

    那双锤在半空中铿然相碰,一个出人意料地向上飞起,去打方敬天的足踝。方敬天在半空,将足尖在锤上一点,就借势飞出。谁知铁锤忽然缩回,方敬天一脚踏虚,子直端端地向下坠落。此时另一个铁锤却挟劲风拦腰扫来!

    方敬天避无可避,急之中衣袍一卷,将铁锤卷住带在一旁。这铁锤挟着胖老者的内劲,方敬天竟有些站立不稳。胖老者抓住这个时机,踏上一步,一掌作势向他头顶拍落,另一个铁锤此时也飞转过来,直击方敬天口!

    这一击方敬天已万难避开,不得已咬牙怒吼,双肩一错,双掌齐推,拼着受他一铁锤,也要弄个两败俱伤,将胖老者打个半死。胖老者很不愿地一个转溜,退了半步。

    方敬天也急忙如弹丸一般倒开去。但铁锤借着余势,在他口撞了一下。虽非正面力道,口也是一阵剧痛。胖老者退了半步,脚下却是不停,又跨步而上。方敬天不敢硬接,向后便退,大叫道:“两个老者既是朝中大人,何以助纣为虐,公道何在?”

    胖老者一击未成,心头已是大为光火,此刻听了这话,恶声道:“小子目无尊长,那又公道何在?”

    方敬天被双锤得连连后退,竟找不着一丝破绽,暗自吃惊,闻言回道:“为老不尊,为虎作伥,可鼓而攻之。”

    胖老者见方敬天已是退无可退,哪里还想跟他多加纠缠,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及溺呼船,你去死吧!”说话之间,双锤齐至!

    方敬天暗道:“这胖子的双锤好不厉害!”心中一个闪念,径往士兵们奔去。那些士兵见他直奔而来,正夺命而逃,便被他随手夺下手中兵刃,向胖老者掷去。方敬天随抓随掷,从几十名士兵面前一阵风似地掠过,那些兵刃便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疾飞。胖老者摆动双锤,将飞来的兵刃一一砸开。只听得空中“叮叮当当”犹如开了个铁匠铺,火星飞溅。

    但胖老者行动快捷,已然近后背。方敬天无奈转,斜斜一掌拍去,正是唐古拉山归妹派的融雪手!胖老者识得利害,急忙双手格架,腰间流星锤同时兜了个圈子,要撞方敬天的背心。方敬天只是虚晃一掌,足下一点,弓飘了出去。周遭士兵的兵刃早已被他夺尽,此时无物可夺,干脆抓住边一个士兵向胖老者掷去。方敬天是何等手,那士兵哪里躲避得开!被方敬天随手一抓,贯力掷出,在空中竟是无声无息,显是方敬天重手之下,气息窒闭。

    胖老者见士兵飞来,不得已只好避开。这样一来,手上脚下俱迟了一步。再抢进时,方敬天竟又抓了一个士兵向他掷来。胖老者躲了一个躲二个,行动不免迟滞。眼见方敬天抓人掷出,似是层出不穷,无休无止,暗道:“这样子躲来闪去,终不免让他给跑了!”这人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之徒,哪将几个官兵的生死放在心上。当下双锤挥动,几个起落,近方敬天边。几名官兵此时恰好飞来,顿时被打得脑浆迸裂,血飞溅!旁观众人早已躲到屋里街后,那些士兵更是无不心惊跳,撒腿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一双脚。

    短衫男子此时已撑起半边子,见这胖老者如此凶悍,也是心惊。

    但胖老者大言在前,不免有些心躁气浮,饶是如此,方敬天也难以近。此时见胖老者将人命视如草芥,也不忍再去抓掷士兵,实在是无计可施。

    短衫男子双腿已断,趁胖老者左锤横扫之机,离自己极近,忽然奋勇撑起,手中铁尺贯力掷出,直击老者下裆。高手比武,胜负往往存于一念。胖老者见铁尺飞来,右锤斜斜一坠,“嘭”地一记闷响,正中短衫男子脑袋!但这样一来,胖老者双锤却已两两分散,竟是门户洞开。

    方敬天眼见短衫男子惨烈而死,不由得怒火中烧,在鲜血迸之中一闪而过,左右拳虎口相对,一招“双风贯耳”,挟风捶去。胖老者被飞溅的鲜血扰乱视线,眼见拳到,已然闪避不及。方敬天这两个拳头,比之胖老者的流星锤并不逊色,胖老者如何经受得起!

    一念之差,致使势逆转。“嘭!”这第二声闷响声中,胖老者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被打得脑袋变形,栽倒于地!

    方敬天尚未喘一口气,便听见“咳咳——”一串咳嗽声中夹着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咳,这两个,咳咳,不中用的东西,咳咳,真是教也教不出来,非得让我,咳咳,让我这病弱之躯,咳咳咳,动一动不可,咳咳咳——”

    抬头看去,见那个穿黑衣,脸色苍白,被称作“于大人”的年轻人骑在马上,双目微闭,正自言自语。这年轻人咳了一阵,似乎想要喘一口气,伸一个懒腰。只见他他慢慢地从马上直起来,双袖向两边缓缓一摆。无声无息之中,胖瘦二老的两匹坐骑猛然长嘶一声,双目鼓突,鲜血从眼中汩汩而流,竟尔前腿跪下,晃了几晃,轰然倒地!

    方敬天顿时骇然失色。这一招“大散天机”,以他的见多识广,也仅有耳闻,却不明白此人年纪轻轻,何以内力修为竟已到了如此惊世骇俗的地步。

    三十六计走为上,方敬天抽就退,刚跃出丈许,眼前赫然出现个黑衣人,正是那个年轻的于大人!方敬天吃惊不小,急忙双掌齐推。他自知不是于大人的对手,这一下使上了十成力道。却不料这雷霆一击,犹如打在了水里,无声无息,决无着力之处。方敬天更是大骇,两腿一蹬,倒弹出去,尚未着地之时,便听到后一声咳嗽,于大人已然站在了他将要落脚的地方。

    方敬天应变也是极快,不待子下坠,猛一提气,竟在半空转了个,纵向左面。旁观众人见他居然能在空中转弯,犹如雁回鹰翔,姿式轻灵已极,都震天价一声喝彩!

    喝彩声中,于大人已然不见。方敬天瞥眼看去,此人竟又已移到他将要落脚的地方,全青气一团,表麻木,面色苍白如纸。方敬天见他形如鬼魅,叫人匪夷所思,不由得万念俱灰。只好尽平生之力,左手五指如钩,向于大人头顶抓落,右手二指并举,宝相内劲激而出,直刺其口膻中大**。

    于大人晃了一晃。方敬天立时觉得全被一股柔力罩住,如陷于泥淖中一般,手脚迟滞。“咔嚓”一声,他的左手五指齐齐折断,右手内力倒撞回来,口间如被巨杵重重地撞了一下,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向后便倒!

    于大人不等他倒下,子向上一耸,衣袖轻挥,人已跨上坐骑。方敬天吐出的鲜血尚未落地,便被这一挥之力倒卷起来,洒在他的前,整个人如弹丸一般向墙面撞去!轰然巨响声中,方敬天竟被撞得脑浆迸裂,气绝亡。

    那年轻的于大人竟不再理睬躺在地下的胖瘦二老,一路咳嗽,打马而去。

    ——————————————————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咒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