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32章 初遇saber

    [[[CP|W:718|H:484|A:L]]]左边是阿尔托利亚,右边是丽斯菲尔,说老实话其实还有其他图,不过百合味儿太浓了……所以还是这张吧……

    图片来自百度网……

    ——————————————————————————————————————————————

    “杂种,有资格向那女人问话的,就只有本王啊!”

    当吉尔伽美什的这句话响起的时候,尤宜马上就感觉到几道视线瞬间像是要把自己穿透一般集中在了自己的上,尤其是胡嫣、夏月、沙利叶、蕾娜、花雨月、严雨菲的目光,那种似乎带着寒意的目光,让尤宜感受到做一种急切的压迫感:貌似……有点不妙啊……

    “我说尤宜啊……”胡嫣低沉的声音响起,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尤宜的肩膀上,明明是柔若无骨的小手,却让尤宜感觉是从地狱或者其他什么不祥的地方伸出来索命一般……

    “等等!”尤宜连忙叫停,朝着吉尔伽美什大喊道,“吉尔伽美什,什么叫只有你这个家伙能够向我问话啊?!”

    “哦?”听到尤宜问话的吉尔伽美什意外地挑了挑眉毛,“难道说你除了本王以外还想侍奉其他人吗?真是让人意外的大胆啊。”

    “我说你啊……”尤宜似乎能够感受到自己面部的肌在抽搐了:以前还不认为,不过现在看来,凡是能够成为王的家伙,不是偏执狂就是妄想狂啊……

    “侍奉……”后那六双眼睛散发着的怨妇目光毫无掩饰倾泻在尤宜上,让尤宜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同时心中也对吉尔伽美什涌起一阵阵的羞怒。

    “不过,你这样的女人可是不常见的,本王可不想分给别人啊。”吉尔伽美什毫无自觉地自说自话着。

    而尤宜也似乎感觉到自己那名为“理智”那根弦似乎已经快要断掉了,而吉尔伽美什的下一句话则是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感谢吧,你将成为本王的第一王妃!”

    短暂的安静之后……

    “给我……”尤宜高高跃起,右拳收于腰间,影瞬间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面前,一拳轰出,“……去死啊!!!”

    “轰!”伴随着一声不亚于炮轰的巨响,一个金色的影犹如破布一般飞了出去。

    “这样的速度与力量……”在众人都被尤宜的这一击所震惊的时候,只有征服王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子,冷静地打量着轻轻一脚点在吉尔伽美什原来站立的地方的尤宜,“……即使那个金色的家伙反应过来还是被击飞了吗……”

    刚刚尤宜一拳冲出去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其实已经反应了过来,一个造型古朴的金色盾牌已经拉到了前,但是还是被那巨大的力量击飞了出去。

    尤宜站定以后,回过,对着众人说道:“这是圣杯战争的初战,有兴趣参战的人,就来吧。”

    语气异常冷静,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做一般。

    脚下轻轻一点,便向着吉尔伽美什飞落的地方追去。

    胡嫣等六人互相对视一眼,耸了耸肩,便消失在了原地,间桐雁夜微微愣了一下,拉起樱的手交到了美狄亚的手里,蹲下嘱咐道:“樱,要乖乖听这位美狄亚姐姐的话。”

    “嗯。”樱乖巧地点点头。

    “美狄亚,樱就拜托给你了。”间桐雁夜直起,对着美狄亚说道,“待会儿跟上我们。”

    握着小女孩儿手的美狄亚微微恍惚了一下,深深地看了一眼间桐雁夜,郑重说道,“是,master。”

    “兰斯洛特。”间桐雁夜走到兰斯洛特面前,兰斯洛特会意地点点头,轻轻揽起间桐雁夜的腰,向着尤宜的方向追去,在他们后,跟着的是抱着樱的美狄亚。

    “小master哟,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征服王哈哈一笑,扬起手中的缰绳,在韦伯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地时候驾起战车,向着尤宜的方向追去。

    下一刻,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庭院内,闪过几道黑色的影。

    ………………

    “咳咳!”半跪着的吉尔伽美什从下碎裂成一片瓦砾的地面站起,看着前以及破碎的金色铠甲,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真是不听话的女人啊……”

    “还真是狼狈呢,不知名的金色servant。”略带嘲讽的声音从影中闪现,一个英俊的男人手持长短双枪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不远处。

    男人一的暗青色轻甲,有着足以让女人疯狂的英俊外貌和欣长体格,有着一双琥珀色眼眸,右眼眼角下有一颗泪痣,像是偶像剧里才能出现的完美帅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与吉尔伽美什一样参加圣杯战争的servant,看他手中的双枪,直接应该是lancer才对。

    “本王的事还轮不到你这样藏头露尾的老鼠来评价!”吉尔伽美什看了一眼男人手中除了枪刃以外枪柄全部被咒符缠绕住的双枪,冷冷地说道。

    “哦?”lancer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那就用你的死亡来取悦本王吧,杂种!”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金色的涟漪在背后漾,一把把流动着魔力的宝具从涟漪中伸出自己的锋刃,直直指向lancer。

    “哦?”lancer的笑容微微一僵,手中的双枪一前一后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原本还以为能够捡个便宜呢……”

    “杂种就是杂种,王的实力可不是你这种杂种能够揣测的啊!”吉尔伽美什不屑地一笑,一把把宝具犹如倾泻的暴雨将lancer完全笼罩在其中。

    “看来,将是一场艰难的战争呢……”lancer虽然这样说着,嘴角却扬起一丝愉悦的微笑,双枪铺开无数道枪影,向着由宝具组成的暴雨冲去。

    ………………

    “已经有人来了吗?”远远的,尤宜就看见了吉尔伽美什正抱着手臂,背后的金色涟漪不断伸出一把把流动着惊人魔力的宝具,目光高傲地看着正在由自己宝具组成的暴雨中挥舞着双枪的男人。

    轻轻站定,尤宜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正在宝具之雨中的lancer,没错,还和原著一样,是“光辉之貌”——迪卢木多·奥迪那。

    突然,尤宜若有所感地将目光投向后,一黑一白两个女人的影出现在尤宜的视线里:

    “saber和丽斯菲尔吗……”

    两个有着相同外貌的人目光对视在一起……

    同样的金发,同样的圣绿色眼眸,同样的精致脸庞,甚至同样的呆毛……即使两个人的穿着不同,依然能够强烈地感觉到两个人的想像……

    唯一不同的是,尤宜嘴角一直挂着的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是什么人?”看着面前有着与自己相同容貌的女人,saber经过短暂的惊愕之后,跨出一步护在了丽斯菲尔的前。

    “阿尔托利亚啊,为一个骑士,这么走神可不好啊。”尤宜微笑着看着saber: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一个人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感觉……真的好奇妙……

    “……”saber并没说话,只是轻轻握紧了手掌,不知怎么,并不想与眼前的人为敌……那样的轻松笑容,若是自己也能拥有的话……自己也许就可以……

    “saber?”saber后的丽斯菲尔似乎感受到了saber的异常,轻轻拉住了saber的手臂。

    “不必担心。”尤宜微微笑了笑,“我现在还不想和你们为敌。”

    丽斯菲尔有些怪异地看着尤宜,因为自己的丈夫——卫宫切嗣,曾经提到过这样的事,所以在经过短暂惊愕以后,丽斯菲尔很快就反应过来,戒备地看着尤宜——毕竟这可是圣杯战争,虽然能够感受到面前的人确实没有敌意,但是还是小心为妙。

    “丽斯菲尔,请站到我的后。”saber似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退后两步,浑被浓稠的风包裹,下一刻,已经是一戎装了:和尤宜一样,有着白色内衬的蓝色金边长裙,但是在这之上,还有一个小巧的银色铠甲背心在了saber的上,腰以下的两侧部分有整齐的方形弧状银色铠甲护住腿部,脚上是一双银色的金属战靴。

    下一刻,已经有一群人站到了尤宜的后,而尤宜则回头看了一下,看见胡嫣、还有间桐雁夜等一大群人,苦笑着说道:“你们还真是会挑时候……”

    “原来这个就是骑士王啊……”胡嫣一语道破了saber的份,却是毫无自觉,“……真的是一模一样呢……”

    “真的啊……”

    “果然很像啊……”

    “真是好厉害……”

    ………………

    被一语道破份的骑士王——阿尔托利亚,紧张地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在这里的,绝对不止一个servant,若是自己一个人的话,还好说,可是现在……

    阿尔托利亚不易察觉地看了一眼正紧张握拳站在自己后的丽斯菲尔,握紧了手中被风包裹、看不见形体的剑……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响,一颗子弹向着尤宜头颅直奔而来……

    然后……被一个巨大的羽翼挡住了。

    就像是发令枪一般,阿尔托利亚高高举起手中的无形之剑,急速向着尤宜斩去,但是却被一把熟悉的剑挡住了,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顺着那熟悉的骑士双手剑——无毁的湖光,向上看去,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阿尔托利亚的眼帘,让阿尔托利亚微微一愣,口中不由喃喃念道脸庞主人的名字:

    “兰斯洛特……?”

    而一直深深地看着阿尔托利亚的兰斯洛特露出了一个似笑似泣表,嘴角微微动了动:

    “好久不见啊……吾王……”

    ——————————————————————————————————————————————————————

    兰斯洛特终于与阿尔托利亚见面了……不容易啊……猜猜看羽翼是谁的?应该很好猜的说……

    吐糟吧……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