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28章 圣杯战争

    这章出现的人物比较多,一个一个来……

    娘化后的间桐雁夜[[能想起来哪里的人吗?提醒一下,《惊爆草莓》哦

    ————————————————————————————————————

    圣杯战争:60年一次,圣杯会出现于冬木市。()它有着无论何等愿望都能立即实现的力量。

    每一次,圣杯会选出七位Master和七位servant进行所谓的圣杯战争,而servant就是英灵,历史上或者传说当中被世间所承认的人物,一般而言都是曾经建立过丰功伟绩的英雄。

    而servant是由Master借助圣杯召唤出来的,每一组Master和servant都会为了不同的目的与其他Master、servant进行厮杀,而最后的一组Master与Servant,就会获得圣杯的承认,为其实现愿望。

    这就是冬木市的圣杯战争。然而,它实质上是因兹贝伦家族、远坂家族、玛奇里家族(间桐家族)三家所筹划的,为了到达“根源”而构造的巨大仪式系统。

    而事实上,这个圣杯在不知何时已经被由世间所有负面所具现的“此世之恶”污染了,已经不再是那个万能的愿望机了。

    当然,这个事实现在圣杯战争的参与者都还不知道。

    ………………

    “我再一次问你,你真的甘愿为那个小女孩献上自己的一切?”尤宜看着被间桐雁夜抱在怀里熟睡的小女孩,再一次郑重问道。

    这个小女孩就是樱,事实上,她并不是间桐家的孩子,是间桐家为了延续已经几乎断绝的魔术血脉从远坂家过继过来的孩子。

    当然,这是表面的说法,事实上,樱只不过是间桐脏砚为自己的不老不死准备的下一个躯壳而已,每天晚上都被扔到那无尽的虫海中受着非人的折磨。

    而间桐雁夜就是为了救下这个孩子,重新回到原本已经断绝了关系的间桐家,成为圣杯战争的master。

    “当然了。”间桐雁夜用那半张还能做出表的脸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这个问题不是早就已经问过了吗?”

    “是吗……对不起是我多话了。”尤宜笑了一下,对着站在一旁的兰斯洛特轻轻说道,“动手吧。”

    “是,大人。”兰斯洛特双手持剑,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轻轻一跃,体已经到达了间桐宅的上方,手中那名为“无毁的湖光”的双手骑士剑闪耀出温和的蓝色光芒。

    “来自异界女神的祝福。”轻轻吟唱着,手中的剑上的光芒轻轻吞吐,一道巨大的蓝色光芒犹如从湖中倾倒下来的水一般渐渐将间桐宅吞没,将有着相当历史的间桐宅化为了一片废墟……

    “走吧,今晚先找个旅馆凑合一下吧。”尤宜转过,对着还在惊讶看着兰斯洛特的攻击的间桐雁夜说道。

    ………………

    …………

    ……

    “于昨约凌晨时分,本市的一民宅发生爆炸,爆炸原因初步定为煤气使用不当,据悉,发生爆炸的民宅是当地颇有名望的间桐家族……所幸的是,似乎没有人员伤亡,据在间桐家工作的一些雇佣工称,那晚,间桐家的间桐雁夜先生曾经让佣工们全部出门办事,所以导致当晚爆炸时间桐宅无人在家,但是,除了远在外市的间桐鹤夜先生以及家人以外,间桐家的家主间桐脏砚老先生,以及次子——间桐雁夜先生,还有刚刚从别家过继过来的间桐樱,在爆炸发生后都没有出现,就连爆炸的民宅内,也未能发现其尸体……”

    “怎么了,明明算是新闻报道的当事人,却异常关注这些表象的报道呢,间桐雁夜?”尤宜有些调侃地对着一个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美丽女子说道。

    “呵呵……”被称为“间桐雁夜”的女子并为有任何的不快,只是轻轻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已。”

    没错,这个有着高挑而丰满的材的美丽银发女子就是间桐雁夜。

    这其实也不算尤宜故意的,只能算是无奈——尤宜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于其他方面实在是惨不忍睹,如果是其他同一等级的古仙来治疗间桐雁夜的话,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是对于尤宜来说却是不亚于奥数题的难度。

    没有办法,尤宜只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强行温养间桐雁夜和间桐樱的体,因为尤宜现在状态是女,所以一些东西就不可避免地传给了被治疗的人,间桐樱还好说,本来就是女的,没什么,而间桐雁夜就被无可奈何地变成了女

    当然,当然,对于间桐雁夜本人而言,能够看到间桐樱被拯救,自己的那些变化也就算不上多大的事了。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不是还有一种被称为“百合”的纯洁关系吗……

    现在,其实只是从间桐宅出来的第一天傍晚,间桐雁夜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治疗结束以后,就按照尤宜的意思拿出自己的钱找了一房子,四个人一起住了进来。

    “不过,电视台报道得这么详细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啊……”尤宜若有所思地看着电视中的主持人。

    “不会太久的,很快这条新闻就会被压下来。”虽然仅仅是学习了一年的魔术,但是间桐雁夜却是清楚地明白一些事,“魔术师的世界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知晓的,再过不久,这条新闻就会被其他人压下来的。”

    “是吗?”尤宜点了点头,有些无聊地看了一会儿新闻,一转眼无意间看到了间桐雁夜手上令咒,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间桐雁夜,你对圣杯战争还有什么想法吗?”

    “圣杯战争吗?”间桐雁夜的眼神中露出一丝茫然与愤怒,“原本就只是想拯救樱而已,现在嘛……也许是想教训一下时臣吧?”

    远坂时臣,樱的亲生父亲,在间桐雁夜眼中,是亲手将女儿送入虎口的男人。

    也许是因为樱已经得救了吧,现在的间桐雁夜已经不想当初那样对远坂时臣仇恨了,但是对其的愤怒总是少不了的。

    尤宜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说,间桐雁夜,我和你约定一下怎么样?”

    “嗯?”间桐雁夜有些奇怪地看向尤宜,然后释然一笑,“说吧,反正我和樱都是你救的,怎么样都好。”

    “我希望你,能在保全自己的况下,尽量不要杀人。”尤宜看着间桐雁夜,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

    “……”似乎是没有想到尤宜会做出这样一个约定,间桐雁夜微微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那是当然的了,我可不希望我的手上沾染着血去抚养樱啊。”

    ………………

    “舞弥,什么事?”圣杯战争参与者之一——卫宫切嗣看着自己的助手——久宇舞弥站到自己的面前。

    “这是前段时间从间桐家那边的监视器传来的影像。”久宇舞弥将一张光盘放在了卫宫的桌子上,为了准备这场圣杯战争,卫宫切嗣和久宇舞弥提早来到了冬木市进行侦查和布置,而同样参与这场战争的servant则和卫宫切嗣的妻子——丽斯菲尔·冯·因兹贝伦,即将在稍后一起来到冬木市,用以迷惑敌人,让敌人以为丽丝菲尔是参与圣杯战争的master。

    (其实这一段花费了我很多时间,按照设定来说,第四次圣杯的时间应该是在1988年,那时候应该还没有现在的这种笔记本电脑,但是我在fatezero第一集中就看见摆在切嗣桌子上的银色超薄笔记本……我觉得还是无视比较好……所以用光盘吧。)

    没有多余的话,卫宫切嗣将光盘插进电脑,点开文件,一个古老而又有点森的大宅出现在视频的正中间。

    “事实上,这是唯一一个拍的比较清楚的,用于监控使魔在发生况的前一段时间全部失效。”舞弥这样说道。

    “……”卫宫切嗣点点头表示知道,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果然,间桐宅有了动静,先是几个仆人装扮的人出去,不一会儿,从间桐宅又出来了三个人,因为镜头距离太远,再加上是夜晚的原因,并不能详细地分辨三个人的面容,只能从三个人的装束上分析出一二:穿运动服,看形是一个男人,佝偻着子,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另外两个人穿着有些奇怪,一个一蓝色的洋装金发女子,另外一个是一个披着披风,有着一头长发的高大影,距离太远,看不出是是男是女。

    卫宫切嗣皱了皱眉头,眼神不自觉地看向那个分辨不清面容的洋装金发女子:总感觉,这个人和那个骑士王好像……

    所谓的骑士王,当然就是卫宫切嗣作为圣杯战争参与者——master召唤出来的参战servant,这个职介为saber的英灵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骑士之王——亚瑟王。

    只不过,召唤出来的时候,卫宫切嗣却是怎么也想不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亚瑟王是一个小的女子,当看着眼前这个小的金发女子一脸肃容地向着自己问“试问,你是我的master吗?”的时候,卫宫切嗣在经过一阵惊讶之后,没有由来地感到了一阵愤怒,当问自己为什么会愤怒的时候,卫宫切嗣瞬间得到了答案:愤怒那个时代的人残酷地将王的使命背负在了这个幼小的女孩儿上,更为愤怒的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居然没有对这样的命运有着丝毫的意见,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一样。

    而屏幕里的这个女子,虽然看不见面容,但是凭借那和saber一样的衣着,就足以让卫宫切嗣警惕起来。

    “舞弥,丽丝那边……”卫宫切嗣的眼睛依旧紧盯着屏幕。

    “夫人那边已经确认过了,saber一直都在夫人那边。”舞弥已经知道卫宫切嗣想问什么,语气平静地说道。

    “是吗?”卫宫切嗣点点头,眼睛紧盯着屏幕陷入沉思:巧合……吗?

    突然就看见那个女子似乎对这另外两个人说了什么,然后那个披着披风的人,就突然拿出了一件事物,看样子似乎是一把剑,一下子跳到了屏幕上方的范围外面,而后,就是一道巨大的蓝色光芒自上而下地将间桐宅吞没,化为了一片废墟。

    然后,三个人,包括被穿运动服的男子抱在怀里的孩子,一起离开了已经化为废墟的间桐宅,走出了屏幕的范围。

    又过了一段时间,视频结束。

    “舞弥,你怎么看?”卫宫切嗣向着旁的久宇舞弥问道。

    “疑点太多……”久宇舞弥摇了摇头,“首先就是间桐脏砚的行踪。”

    是的,没错,对于间桐家最在意的事,并不是已经被圣杯选定的master——间桐雁夜,也不是远在他市焦急等待圣杯战争结果的间桐鹤夜,而是那个几乎从未在人前露过面的间桐家家主——间桐脏砚。

    间桐家六代前的魔术师。虫使。间桐家的初代当家。Makili最恶的魔术翁。直接参与了圣杯制作,超过五百年以上不断活着的大妖术师。

    毋庸置疑的实力,加上因为长久的寿命而获得的人生经历,无论是谁,都会在意这个老妖怪吧。

    “然后便是那个披着披风的人,看样子应该是servant吧。”久宇舞弥推测道。

    没错,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将间桐宅化为废墟的实力,虽然并不是没有其他可能,但是在圣杯战争期间,最大的可能就是servant,要知道,间桐宅虽然看起来老旧,但是其质量并不比那些高楼大厦差,加上一些魔术的加固和防御,即使是已经解除了防御的间桐宅,也不是一般魔术师能够突破的存在,更遑论一击摧毁了。

    “……”卫宫切嗣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已经知道切嗣习惯的久宇舞弥知道他这是在思考。

    果然,过了一会儿之后,卫宫切嗣开口了:“舞弥,派一些使魔到间桐宅侦查一下,不要担心被发现,虽然可能不大,但是如果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最好,然后找一下从间桐家里出来的人,仆人也要查一下,这方面要做的尽量隐秘,不要让对方发现。”

    “是。”

    ——————————————————————————————————————————————

    悲剧啊,原来一章只能传一张图片啊,原本想把这一章里出现的人都传上来呢……

    提前透露一下卫宫切嗣的结局哦……死……当然不可能,差不多就是带着自己的妻子丽斯菲尔和久宇舞弥一起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喽……至于伊利亚嘛……思考中……当然不可能被尤宜收了,那样太有负罪感了,最多是认尤宜为干爸或者干妈吧……嗯……当姐姐怎么样?

    要不要把卫宫士郎这个小鬼弄出来呢……似乎会很有意思呢……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