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192章 人与鬼的罪孽

    “你们的枪是从哪里来的?”青木警部,拿着还剩几颗子弹的本警用小左轮手枪,对着那十几个已经醒来的男人问道。

    那十几个男人已经醒了,上武器早已被四个警察一个个以专业的手法收了回来。

    其中有铁管、有匕首、有菜刀甚至用工具焊接出来的东西,感觉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只有他们想不到的。

    不过大家都更在意他们上的枪,两把警用左轮,一把看起来似乎有些年头的立式双管猎枪,子弹若干。

    除了那把猎枪以外,那两把警用左轮都是有编号的,经验丰富的青木太郎一下子就看出那是本地警察的枪。

    “我们……”回答的人看了看在四个警察后端着手中的枪瞄准自己的几个学生,脑子转得飞快,“……是从已经死了的警察上拿的。”

    其实这两把枪都是从警察手上抢下来的,是活的警察,其中,更是有一个女警在之后……

    “是吗?”青木的目光犹如刀子一般一一扫过这十几个男人,竟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

    青木恨恨地看了这群男人一眼,凭借多年的经验,他能够感觉得出这些人没有说实话,恐怕,已经有同事遭过这些人毒手了。

    “青木警部、小室孝,请给过来一下。”尤宜突然扬手,示意两个人过来。

    “你们看好他们。”青木和小室孝同时对着自己的人交代道,然后向着尤宜和亚瑟这边走来。

    因为刚刚亚瑟那一剑毁桥的景,所有人对亚瑟的重视度无形已经提到了最高程度,顺带连着一直和亚瑟待在一起的尤宜。

    “关于这几个人,你们看怎么处理?”尤宜向着两人问道,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就是这个小队两个部分的代表。

    “我只有一句话。”青木从皱巴巴的烟盒里抽出最后一根烟,点燃,“他们都不是好人,我做警察这么多年,感觉得出来,或许在这些尸体爆发以前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家伙,但是现在,我敢打赌,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沾了活人的血。”

    青木深吸了一口香烟,回头看了看那群看起来老实蹲在那里,其实在偷偷摸摸互相交流着什么的家伙,吐出一口青烟:“虽然曾经为一个警察的责任告诉我即使是罪犯,也应该交给法官处理,但是现在的况,已经不许这么做了。我的建议是不要带上他们,就算让他们自生自灭也好,总之不要和他们一起走,这群人已经比监狱里的重刑犯还危险了。”

    “我明白了。”尤宜点点头,对着还正出看着那边的小室孝问道,“那么你怎么看?”

    “我相信青木叔叔的判断。”小室孝回过头来,说道。

    青木太郎,对于小室孝来说并不是陌生人,他是宫本丽父亲的同事,曾经到过宫本家做客,高城沙耶、宫本丽和小室孝都是从小的青梅竹马,所以还是认识这个仕途并不算顺畅的大叔的。

    (这个是我自己设定的,经不起推敲)

    “呵呵……”青木太郎看了看这个自己还有些印象的年轻人,笑了笑,“都已经长成值得信赖的男子汉了……”

    “我明白了。”尤宜点了点头。

    说老实话,对于这群人处置,两人早就已经考虑好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让咱们的人后退一点吧,退到车子那边。”尤宜对着青木和小室孝说道。

    两个人一眼让自己的人退到了车子旁。

    “你们要走吗?”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几个人的动作,马上问道,他以为几个人要离开,“请把我们的枪还给我们吧。”

    “不行。”尤宜摇了摇头。

    “你看这个世道也太乱了,没个两把枪是在活不下去啊。”男人谄媚地对着尤宜说道。

    “你们有没有资格活下去可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的。”尤宜向着亚瑟轻轻点了点头。

    “话不能……”就在男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阵寒冷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哀怨不紧不慢地布满了周围的空间,远处的地平线,明明是一轮初生的红,可是男人却感受不到任何温暖,明明能看到太阳,却看不到黎明的光芒。

    “这是什么……”所有人都抬头,一片青灰色的云朵不知何时已经飘到了头顶,而周围的街道、建筑,则陆续冒出一个个原本不存在的青灰色人影。

    “这是……”小室孝震惊地看着这一切,明明能够手持棒球棒就敢与丧尸搏斗的少年,此时看着一个个陆续诡异冒出的人影,却兴不起任何与之为敌的念头,少年不知道,那是生与死的沉重。

    “那不是里奈吗?”年轻的赤坂津警部补,一眼认出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影,那是一个名叫“里奈”的女警,是自己喜欢的人。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认出了一些熟悉影,有的只是一些面熟的陌生人,也有的是自己的朋友,不过更多的则是一些不认识的面孔。

    里奈似乎听到赤坂津的声音,转头对着他柔柔一笑,然后又将目光重新放在了那十几个男人上,眼神中是抹不去的恨与怒。

    “难道说……”几个人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这些青灰色的人影上的衣服并不是整齐的,而是多多少少有了破损,还有上也有各种各样血液已经干涸的伤口,那个叫里奈的女警上的衣服明显有被撕扯的痕迹,仅仅是勉强挂在了子上,露出的灰白色皮肤上面尽是淤青,细嫩的脖子上是一道被铁丝勒过的血印,还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满是血,在他的额头做太阳的地方,插着一把水果刀,当然,还不止这些,这些青灰色的人影扮相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生前死去时的一瞬间的样子……

    “这些都是你们害死的人,让他们来说说你们到底有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尤宜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犹如……裁决一切的神明一般。

    “死了?”赤坂津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里奈,虽然说一开始看到景就已经隐约猜到一些,但是总归还抱有一些希望,现在,希望一下子破裂了。

    看着里奈那样的衣冠和上的伤口,就算赤坂津再怎么傻,也知道里奈生前曾经遭受过怎样的禽兽暴行。

    瞬间,赤坂津的脑海里闪现出过去的时光……

    ………………

    “我是来实习的浅井里奈,前辈,请多多指教。”女孩清秀的脸上绽放出暖暖的微笑。

    “你好……”赤坂津傻傻地说道。

    ………………

    “这样破坏公物是不行的哦!”女孩鼓起可的脸蛋对着面前几个有些垂头丧气的不良认真地说道。

    转角处,赤坂津正偷偷地看着,手中紧紧握着黑色的警棍,如果女孩面前的不良稍有不对,他将第一时间冲出去……

    ………………

    “前辈,我已经转正了哦!”女孩开心地说道,脸上的笑容让赤坂津一阵失神。

    “啊,恭喜。”反应过来的赤坂津连忙说道。

    “嗯,我要清前辈请我吃饭!”女孩似乎对赤坂津的走神微微不满,鼓起双颊说道。

    “好!”赤坂津难得地开了一句玩笑,“算是约会哦?”

    ………………

    “前辈,这次任务完了,我有很重要的事对前辈说哦!”女孩跳到赤坂津的办工桌前调皮地说道。

    “什么事啊?”赤坂津抬起头,脸上习惯地露出了笑容。

    “秘密哦!”女孩将纤白的手指竖到唇边,而后戴上帽子,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却不想,那是女孩生前的最后一次……

    ………………

    “混蛋啊!!!”红着眼睛的赤坂津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一般冲到了男人面前,一把掀翻已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举起早已经紧紧握住的右拳,包含着不甘,痛恨与愤怒,一拳重重捣在了男人的小腹之上,男人连痛呼都没有发出,一口含着碎的血沫喷在赤坂津的上,染红了赤坂津半个子的警服。

    赤坂津丢下已经昏厥的人,通红着眼睛看向下一个人。

    “我拼了!”或许在面对那些死者的亡灵时,这些人根本就提不起反抗的念头,不过在看到还是人类的警察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还是站了起来,向着赤坂津冲去。

    “啊!!!”赤坂津一手抓向那个人的脸,脚下重重一扫,怒吼一声,将已经失去重心的人狠狠按向地面,看着脆弱的后脑勺与坚硬的地面相撞,流出一滩红白相间的流质物体。

    就在赤坂津犹如复仇的恶鬼一般看向剩下的人的时候,一支有力的臂膀一下子固定住他的脖子,把他向后拖去,一声沉稳的怒吼在赤坂津的耳边响起:“冷静一点,赤坂津!”

    “青木前辈……”赤坂津挣扎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浑犹如失去所有的力气一般软倒在地上,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偿还罪孽吧……”尤宜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呢喃道。

    这句轻声的呢喃仿佛发号施令一般,天上那青灰色云朵已经缓缓旋转起来,那些青灰色的人影也带着一丝青色烟尘飘起,缓缓地飘向那十几已经只能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的男人。

    四溢的寒之气让小室孝他们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只有赤坂津恍若未觉地看着那个已经人鬼殊途的人影慢慢升向天空,不过,很快,他也被青木和其他两个警察一起拉了回来。

    饱含怨气的鬼魂所散发出来气不是人类所能承受,中央的那十几个男人已经一起瘫倒在地上,惊恐地四顾着,张大了嘴巴,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青灰色的人影围绕着这十几个男人不断旋转,鬼特有的哀嚎与嘶吼不断响起,即使已经躲到一边小室孝等人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丝丝的冷汗,而在中央的那十几个男人更是凄惨,捂着耳朵浑颤抖着,体面容以眼可见的速度枯槁,就像吸食过很久时间毒品的瘾君子一般,面容惊恐,仿佛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嘴巴大张着,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显得异常诡异。

    小室孝和青木太郎这边一片沉寂,就连尤宜和亚瑟也是一脸肃穆,除了鬼魂的哀嚎与嘶吼以外,没有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赤坂津却犹如着了魔一般站起,指着那边,通红着眼睛,狂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