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84章 战场上

    “呼——”一个粉色的影举起一个黑色的手杖,由无数花瓣组成的洪流将面前挡住自己的、由狼人与吸血鬼组成的障碍冲开。

    “真是的……”花雨月放下手上的手杖,担心地看着前方,那是女神她们进入的地方,“……应该没有能与女神抗衡的存在才对,可是为什么……”

    花雨月把目光转向战场,暗黑联盟突然的攻击虽然让Avalon的防线有一瞬间的松懈,但是还是了过来,两方混乱地纠缠在了一起,不过似乎有些诡异啊……

    “轰——”一个兽化的狼人将一个已经兽化的狮人压在了地上,巨大的狼爪举起,毫不留拍下,狠狠地将狮人兽化后那同样巨大的狮子头颅拍入了地下,但是狮人并没有丧失行动的能力,如同钢鞭一般的尾巴狠狠地扫到狼人的上,让狼人不由自主地移开了体,巨大的狮子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摇头晃脑地把头从地面里拔出来,站了起来,想寻找那个刚刚让自己难受无比的罪魁祸首,但是那个狼人早已隐藏到周围混乱的战斗中,在这样的混乱的状况下,就算是拥有着像狮人这样灵敏的五感,也无法寻找敌人了。

    狮人遗憾地摇了摇头,又向着另外一个目标扑去……

    战场上一直就出现这样的景象,无限循环,但是诡异就诡异在,无论双方怎样互相拼命,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巧合无法杀死对方,战斗进行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死亡……

    “见鬼!”花雨月低声咒骂了一句,再一次将冲到自己周围的敌人扫到一边看了看周围混乱而诡异的战况,决定到那个地方去看一下。

    花雨月紧了紧手中的黝黑的手杖,化为一道虚影从战场的上空掠过……

    就在花雨月快要达到的时候,三道黑色的锁链从上空冲下,挡住了花雨月的去路。

    “终于有人来了啊……”一个懒懒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花雨月抬头,看见三个人影,分别手持在黑色锁链的一端的三个男子。

    “血族……”花雨月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三人的真,手上黝黑的手杖横在前。

    “我先来自我介绍一番,”也许是真的很无聊,其中一个男子居然开始悠然地对着花雨月介绍自己这边的三个人,“我的名字叫伊诺克(Enoch),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女孩,那边是我的两位兄弟,希拉(Zillah)和拉德(Irad),我想他们也很高兴认识你。”

    伊诺克(Enoch)、希拉(Zillah)和拉德(Irad)……该隐的三个孩子……

    “伊诺克,你这喜欢表现自己的毛病真应该改一下。”名为希拉的男子冷冷地对着伊诺克说道。

    “……”一边的拉德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可以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也是这样想的。

    “哈哈哈……”伊诺克没有反驳,只是摸着自己的头发哈哈大笑。

    “那么……”希拉像是看白痴一样撇了一眼伊诺克,重新把目光看向凝神戒备的花雨月,手中的锁链不动神色地紧了紧,“……不知名的人啊,你真的要冒犯高贵的血族,穿过这里?”

    “只是一群臭蝙蝠而已,居然能嚣张成这个样子……”花雨月不屑地说道。

    “看来没什么可谈的了……”希拉叹息了一声,手中的锁链猛然一抖,就在同一时间,拉德与伊诺克手中的锁链也是一抖,毫无征兆,如同心灵相通一般的攻击。

    三道黑色的锁链带着呼啸的破空声,从不同的角度攻向了花雨月。

    花雨月轻轻向后一跃,躲过三道黑影的攻击,眼神中透出一丝凝重:这三个人的攻击……太默契了……

    拉德轻轻一抖手,黑色的锁链如同一条昂首吐信的毒蛇一般向刚刚跃起的花雨月冲去。

    “哼!”花雨月轻轻一哼,手中的木杖犹如剑一般握起,对着来时汹汹的黑影重重一劈,昂首的毒蛇犹如被打中七寸一般,软绵绵地瘫在地上,不过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另外一道黑影又向着花雨月冲去,刚刚被击落的锁链趁机收回,再一次蓄势待发,三道锁链化为无数黑影,循环着花雨月包围。

    花雨月手持着木杖,不停地挥舞着,一次次打落来袭的锁链,略显狼狈,心中暗暗心惊:该隐的三个儿子,居然已经默契到如此地步了吗?

    在僵持了十几分钟之后,以一敌三的花雨月终于露出了防御上的破绽,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伊诺克(Enoch)、希拉(Zillah)和拉德(Irad)三人本就是与花雨月同为亚神级别,而且三人又拥有着犹如心灵相通的配合,如此攻击之下,花雨月渐露颓势也是无法避免的事。

    “得手了!”拉德与希拉的锁链默契地同时攻向花雨月,花雨月毫无惧色地挥舞着手杖迎了上去,伊诺克看准了一瞬间的空隙,手中弯曲的锁链陡然变直,如同长枪一般直直刺向花雨月这时疏于防范的后颈,

    就在锁链即将触碰到花雨月嫩的皮肤时,一团粉色凭空出现,急速旋转着,将笔直的锁链上的力量卸去,弯曲无力地落下,这时,粉色突然爆开,化为了无数粉色的花瓣,一时之间遮住了三人的视线:“这是?!”

    “居然能将锁链如同长枪一般使用,化鞭为枪的技巧……”视线的遮挡并没有持续多久,花瓣渐渐散开,花雨月左手紧紧抓住刚刚伊诺克偷袭自己的锁链,“……不过这样的游戏也到此为止了!”

    伊诺克没有因为自己的武器被花雨月所抓住而慌张,反而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简单的拟声词:“嘣!”

    “难道?!”花雨月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大变,左手突然甩开锁链,就在这时,锁链离花雨月最近的一截如同火药一般爆裂开来,黑色的碎片带着毁灭的气息,向四处飞溅,而花雨月那纤细的影在一瞬间被淹没……

    “似乎有点玩大了呢……”伊诺克看着不远处的爆炸,脸上似乎有一丝可惜的表,不过下一瞬间,他面色一变,形一闪,一道由粉色花瓣组成的洪流冲过他刚刚站立的地方。

    三人连忙挥舞起手中的锁链,一道圆形的转动的黑色防御圈出现在三人的周围。

    刚刚发出攻击的,就是从爆炸中逃出来的花雨月,虽然从那诡异爆炸中逃出来了,但是受伤是免不了的,上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左手至左肩部嫩皮肤也是此刻被血红的血液浸染。

    “那个锁链……”花雨月无视自己上伤口,重新握紧了手杖,“……是特别的材料制成的吧?”

    “……”希拉沉默地点了点头。

    “是吗……我猜也是,否则不可能把我伤成这样……”花雨月的体周围突然飘浮起了无数粉色的花瓣,骤起的气势让三人不得不凝神戒备,“那么,即使把你们杀死,女神大人也不会责怪我了吧……”

    ………………

    “这是……”尤宜看着下面一片混战的景象,不目瞪口呆,内心升起浓重的忧愁:一切……似乎已经失控了……

    这时,沙利叶已经遵照约定将尤宜送到战场,此时,她正抱着尤宜缓缓着陆。

    “这……”虽然早已经下定决心要回来做些什么,但是一旦脚踏上坚实的土地,尤宜又有些茫然:我要怎么办……

    “首先找个人问问吧。”尤宜很快结束结束了茫然,挣脱沙利叶的怀抱,向一个方向跑去,那里正躺着一个人。

    “这是……”走近了,尤宜才发现这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个年轻女血族不知什么原因躺在这里,银白色的长发,嘴角露出的獠牙,如同汉白玉石一般有着丝丝寒气的皮肤,漆黑的骨膜翅因为昏迷,无意识地收起,这才让本就已经焦急慌乱的尤宜从远处将其误认为是一个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尤宜从第一眼就知道,这个血族只是昏迷,而不是死去,这也算是一种本能吧。

    “醒醒!”这时的尤宜已经完全忘记眼前的血族是敌人,手轻轻拍着血族的脸颊,轻声唤着。

    “嗯……”血族发出了迷迷糊糊的声音,睁开了双眼,一脸刚睡醒了样子,让尤宜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和那个血族与人类混血儿——丽兹儿·瑞见面场景,暗自嘀咕:难道有着血族血统的家伙都是这个样吗?

    “请问……”尤宜把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清理了一下,刚刚说了两个字,就被血族一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

    “好可……”年轻的女血族一下子把尤宜抱在怀里,脸颊不停地在尤宜的额头上蹭。

    这家伙……难道还没有记起来自己在战场上吗?!

    就在尤宜刚刚被她抱在怀里的下一刻,一个尖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给我松手,你这个臭蝙蝠!”

    紧接着尤宜就感到一个巨大的力量将自己和血族分开,下一瞬间,就看到了沙利叶似乎快要暴走的脸庞,而不知道沙利叶真正份的血族也不满地看着刚刚将尤宜夺走的、但是没有展现自己真正力量的沙利叶。

    “那是……”尤宜的目光并没有被两人的对视吸引,而是越过了沙利叶,看向了Avalon现在已经有些混乱的后方,“……形式危急啊……”

    ————————————————————————————————

    厚颜求票……为什么没有人投票啊……无力……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