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72章 李天的不幸

    “也算是一种收获了吧……佐天那家伙的家真是豪华啊……”李天一到家就躺倒了沙发上,自言自语道。

    今天不知道那个女子学生会的会长发什么神经,居然要在自己的家中举行聚会,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与李天无关……但是她把所有后勤工作的安排都推给了李天……这原本不应该是她家管家的工作吗?

    “年轻人,你的组织能力很不错啊……”

    想到那个陌生男人对自己的评价,李天不由苦笑:都是被的啊……

    今天唯一的好事大概就是和织田香彻底说明了自己份吧……

    ………………

    就在李天自怨自艾的时候,处豪宅中佐天却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局促不安地坐着,因为今天……

    “父亲……”佐天有些不安看着自己面沉似水的父亲,心中犹如压上了一块巨石一般:也许……现在就告诉父亲太早了……

    “是那个叫李天的Z国人吗?”佐天父亲低沉的声音响起,如同古井一般没有一丝波澜,让佐天的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

    “父亲,我真的……”佐天张了张嘴,言又止。

    “想不到庶民与贵族的真的会在我的面前出现啊……”佐天父亲毫无感的目光转到了佐天上。

    佐天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但是还是勇敢地与自己的父亲对视。

    好强的压迫感……

    佐天的父亲自18岁时就开始正式从佐天的爷爷那里继承家产,虽然说是继承,但是早逝的爷爷给佐天的父亲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勉强运行的空架子而已,那时候R国的经济水平已经开始下降了,广场协议的签订让元持续大幅升值,对以R国以出口为主导的产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其中也包括了佐天家的公司。

    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佐天的父亲取得今天的地位,真正让佐天家跻上层社会顶尖的是在1991年时,R国股市楼市火爆的经济泡沫破裂时,佐天家族在最为恰当的时候,极其正确地保持了自己的最大流动资金,停止了所有的经济活动。

    就是这样的策略,让佐天的家族保有了重新崛起的实力,当时许多比佐天家族财大气粗的集团都因为投资负债的关系宣布破产。

    经历过R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财富损失时期的佐天父亲,其上位者的压迫力是毋庸置疑的,而现在,佐天却在为了李天宇自己的父亲对抗……

    “呵……”看着自己的女儿犹如小兽一般不屈与坚决的眼神,佐天的父亲突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原本刻板无、犹如石板一般的脸上瞬间流淌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温柔。

    “父亲?”佐天被自己父亲的表现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疑惑而又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看来我的女儿也长大了呢?”佐天的父亲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我见过李天了,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佐天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嘴微张,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着不能相信的光芒。

    “好久都没有看见过我可的女儿震惊的表了……”佐天父亲并没有解释的意思,惬意地靠在沙发背上,放松了自己的体,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能让我的女儿露出这么多的表,李天还真是一个奇妙的人啊!”

    “请不要发出那么奇怪的感慨!”佐天不愧是在学校中为女子学生会会长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马上站起来,对自己父亲无良的捉弄行为发出了抗议。

    “是是,我以后不会了。”佐天父亲毫无诚意地说道,又在末尾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以后又多了一个李天可以捉弄了……”

    “父亲!!”佐天茜一下子跳到了自己父亲的面前,尖利的声音几乎能让所有人头晕。

    “冷静下来,我认输!”佐天父亲做出了讨饶的动作:小茜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就算是为父亲的自己也无法接下啊……不知道以后李天那小子怎么样……

    “呼……”佐天茜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眼睛紧盯着自己的父亲,渐渐清澈的眼神中流露出感激还有不解,“……父亲……为什么?”

    “怎么?难道这样不好吗?”佐天父亲带着微笑反问道。

    “倒不是不好……”佐天下意识地说道。

    “哦?!”佐天父亲露出了一副伤心的样子,“……想不到女儿这么快就向着外面的男人了……爸爸我好寂寞啊……”

    “……”佐天的嘴角虽然不由抽搐了几下,但是脸颊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那种害羞与处在暴走边缘的表显得极其特别。

    “很奇怪吗?”佐天父亲极其恰当地把握了自己女儿的心理,在佐天茜暴走之前收起了轻浮的举动,摆出了一个父亲应有的样子,“……‘为什么我没有为家族利益考虑让你嫁给一个Z国人?’是这样的问题,对吧?”

    “是……”说到底还是自己敬的父亲啊,佐天看到父亲的样子也不由自主安静下来,有些迟疑地回答着父亲的问话。

    “我赚钱是为了什么呢?”佐天父亲微笑着反问了一句。

    “是……”佐天茜张口想回答什么,但是终究没有了下文:赚钱……是为了什么呢?

    佐天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佐天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有经济课程,这是为了以后赚钱做准备,但是佐天却从来没有想过父亲赚钱或者自己未来赚钱是为了什么,仿佛定则一般,活着就是要赚钱,这是为佐天家族家产唯一的继承人必须拥有的能力。

    为了家族的辉煌吗?佐天倒是知道有不少财团的子女是被这么教育的,但是自己的父亲从未这么教过自己。

    “赚钱……”佐天父亲的声音,沉沉的,仿佛陷入某种久远的记忆一般,“……只是为了让自己和自己家人幸福的一种手段啊……”

    “父亲……”佐天低低地呼唤着,仿佛怕打扰到什么一般,佐天知道,父亲,是想起已逝的母亲了……

    “你的母亲曾经对我说过……”佐天父亲重新把刚刚有些游离的目光回到佐天的上,“……我们被教育这个那个,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要自己呢?”

    “父亲……”

    “我我自己,也自己的家人,我希望的女儿能幸福,为赚钱而赚钱、而献上自己的幸福……是悲哀的啊……”佐天父亲把自己的大手放在了女儿的头上,那已经有些老态的大手、那已经起茧大手、那为女儿的幸福而不断奋斗的大手,此时却让佐天感到父亲那不曾展露过的柔软内心,“……什么都不用想,幸福就好……”

    “是,我会的……爸爸……”明明是那么温暖……却为什么有种心痛的感觉呢……

    ……佐天的父亲,自佐天的母亲死去后……就再未娶妻了……

    ………………

    “好冷……”李天迷迷糊糊地从上起来,那渐渐渗入皮肤的寒意让李天在睡得最沉的时候醒来了,“……怎么回事……”

    “终于醒了吗?”一个虚弱而又清冷的女声从上方响起,让李天原本就所剩无几的睡意一下子彻底消失了。

    “谁?”李天的肌在瞬间紧绷,目光看向了女声发出的地方。

    那是……什么……

    出现在李天面前的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冷艳女子,眉如凉月,眸似寒玉,面白若雪,唇似粉冻,小而略显消瘦的体被包裹在一件纯白的和服里,除了头发与眼睛是犹如冻在冰里的黑夜的纯黑色,还有嘴唇上的一抹粉色以外,其他地方都是如同刚刚下的雪一般白……

    若是仅仅如此该有多好……可是李天清清楚楚地看见这个女子赤着雪白的小脚丫,飘浮在空中……

    混乱吗?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在看见那真的毫无凭借飘浮在空中时,自己的世界观在瞬间崩塌: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这年头气息纯正的人还真不好找啊……咳咳!”女子开玩笑地说道,但是紧接着剧烈咳嗽打断了她的话,如同冰晶一般粉末不停地从女子的口鼻中喷出,落在李天的上,李天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那是秋冬之际的寒雨一般的感觉。

    这个……是血吗……

    李天摸了摸脖子上的冰晶,不由产生了这样一个诡异的想法……

    “有点支撑不住了啊……”女子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但是体却开始摇晃,如同寒风中的一片雪花一样……

    “唔……”女子最终没有维持住自己飘在空中的形,一下子落在了李天的怀里,李天下意识地接住了这个小柔软的躯,不由轻哼了一声,女子的体是冰凉的,而且体也是意外的轻盈,就感觉接住一个布娃娃的重量……那是绝对与形不相符的重量……

    “呵呵……”虚弱的笑声从女子的口中传出,微微有些嘲讽的感觉,“……想不到我堂堂雪女之王——雪姬,也会落到这种田地呢”

    虽然笑声很悦耳,但是却让李天感到了一丝恐惧:这个是……

    “那么……请接收我的力量成为新的雪姬吧……虽然有些对不起你,但是也没有办法啊……你的气息是方圆几里内气息最纯正的了……”女子环上了因为各种原因浑僵直的李天的脖子,冰凉的粉唇毫不犹豫地印上了李天暗红色的嘴唇,一丝刺骨的寒意渐渐在李天的体里从口腔中蔓延开来……

    ————————————————————————————————————————

    10.02.被父母拉去逛街了……感谢各位有人士的支持……特别感谢打赏……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