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14章 内心世界

    众所周知,神经的感受通过双向电流传递的,切断感受,只要阻止单向电流就可以了。www.如果我是一个精通医学的人的话,就可以只切断痛觉神经就可以了,但是,很可惜,我不是,只能用切断所有与皮肤有关的感觉神经这样的笨办法了。

    依靠无与伦比的动态视力与强悍无比的反应速度,我迅速地迎了上了由黄铜包裹的弹头。在超绝的动态视力之下,我甚至能看到圆形的弹头旋转的轨迹。

    在子弹临的一瞬间,我发出了一声大吼,不过在旁人耳里就是一声幽远的清啸。不过也不难理解,我现在的声音清澈明亮,偏于中,不管吼成什么样,都不会太难听。

    我发出一声大吼的原因无他,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虽然我有女神的力量,但归根到底,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小男生,今天用体挡枪子的行为,不管我的思维如何成熟,都会害怕,躲又不能躲,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大吼一声,来给自己壮胆了。

    “啪——!”那是子弹没入**的声音。子弹穿过皮肤,钻到了由神力编制的网的网眼儿里,没有更进一步了,也没有弹出去。如果是单纯的平面防护早就成跳弹打穿机舱了。

    “啪——!”紧接着又是一枪,打中我的体,但是我的速度依然不减!神力比我想象的更神奇,它甚至消除了子弹打在我体上的力量,我的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不过,这劫匪的枪法还蛮准的,一枪打我的头,被我上抬手臂挡住,一枪打我的左心脏位置,我下意识地左移体,让子弹但在了部中央。

    虽然子弹没有深入体,溅出的血液也不多,但是溅到某些女乘客的脸上,还是引起阵阵尖叫。

    瞬息之间,我已经到达了卡着空姐嫩脖子的劫匪眼前,为了防止他再次开枪,我的手如闪电一般抓住劫匪握着枪的手腕,肩膀堵住枪口。

    “啪——!”又是一枪,打到肩膀上。可是我依然无知无觉,这种东西根本影响不了现在暂时切断神经电流的我。

    “咔——!”又是一声响声,但不是枪声。

    我那纤细的手如同铁钳一般发出与那白皙细嫩的外表不符的力量,硬生生握断了劫匪的手腕,劫匪发出一声闷哼,黑色的手枪轻轻巧巧地落在了我的另一只手上。

    我不知道正确的夺枪方法。如果动作失误,枪支走火,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握断劫匪的手腕,让他根本抓不住枪了。

    一把从劫匪的怀里抢过已经楞住的空姐,欺向前,又是一拳,扭曲此世法则的力量,一击制服了劫匪。

    不过现在没完,招呼那个刚刚被我救下的空姐去拿绳子,准备把劫匪绑住,却看见那位漂亮的空姐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毕竟,她是唯一一个被劫匪直接卡住脖子当人质的空姐。

    叫了另外两个空姐一个去拿绳子、一个去通知驾驶员安全了以后,我轻轻拍了拍那位空姐的肩膀,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很恶俗的搭讪方式,不过我现在看着这个明显被惊吓过度的空姐,也没什么比较有营养的话题。

    “我……我叫……严雨菲……”还好,还能说话。

    “严雨菲,很好的名字!”我夸赞道,“我叫尤宜,很高兴认识你!”

    严雨菲愣愣地看了我半天,突然抱着我大哭起来,不过这倒让我安心了一点:能哭就好,发泄完以后就不会留下后遗症了。

    一边轻轻拍着严雨菲的后背,一边指挥几个强力壮的乘客与空姐一起将三个劫匪绑了个结结实实。

    等到劫匪帮完后,严雨菲的哭声已经渐渐停止了,只剩下轻轻的呜咽之声。

    不过严雨菲老这么抱着我,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正想着怎么脱的时候,怀中的严雨菲突然尖叫一声,声音里透着惊恐,挣扎着爬了起来。

    当所有人(包括我)都疑惑地看着严雨菲的时候,严雨菲指着我的口:“枪伤!枪伤!快来人啊!”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上还有着三处枪伤。不过因为神力阻断神经电流的关系,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过,伤口很浅,甚至能看到黄橙橙的弹头尾部。

    “医用镊子!快!”我一边大声叫着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此时,刚刚还在哭泣的严雨菲反而是反应最快的,很快拿来了医用箱。

    此时我纤细圆润、除了无以外没有任何男特征的洁白躯上,三个还在流着鲜红血液的枪伤伤口完整的呈现在周围人眼中,一个在肩膀上,一个在前,一个在右手臂上,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许多女士更是尖叫起来,就连那个三个无法行动、意识清醒的劫匪也露出了叹服的表

    严雨菲手忙脚乱地打开急救医用箱,眼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看样子又要哭了。不过也难怪,一个在前的枪伤就足以吓哭人了,更何况还有两个?

    我撕开医用镊子的包装袋,左手一个不标准的姿势拿着镊子,用镊子夹住弹头的尾部,一个一个地拔了出来,从容不迫地先把前的伤口包好。

    周围人的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这是可是给自己拔子弹啊!即使伤口浅,那种疼痛也不下于从自己上私下块啊!这个人居然就这样气定神闲地就做到了!人家关公刮骨疗伤还是华佗动的手呢!

    不过看见我的体时,又露出了几分怪异的表:居然是男生?居然有如此美貌的男生!!

    “劳驾,帮我把肩膀、手臂上的伤包扎好。”我包扎好前的伤口,对着严雨菲说道。

    “哦。”严雨菲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与心中的惊讶认真地替我处理起伤口来,另一个空姐走过来为我处理另外一个伤口。

    等伤口包好以后,为了好好休息,还有避免疼痛,我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给人家,撤去神力,同时用神力将自己打晕,安静地进入了昏迷状态。

    …………

    绿色的原野上,风轻柔地吹拂着我的面容,发丝轻轻向后飘扬。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远处只有一望无际的绿野。除了脚下的绿茵,没有任何生命,但却没有沉寂的感觉,有的,只是安静与平和……

    远处似乎有一排黑色的轮廓。如同理所当然一般,我不自觉地朝那个方向走去。当我看清它们时,我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排一人高的巨大黑色石柱,正以一种原始而朴素的姿态屹立在这里,凹凸不平的表面,但是依旧光泽耀人,在青空之下、绿茵之上,这一抹黑色没有一丝突兀的感觉,与周围的景物一样,安静平和,蕴藏着生机。

    虽然那一排石柱就在我眼前,我甚至能描摹出石柱上斑驳的纹路,但是我就是无法数出石柱的个数,也许从内心深处就已经忽略了这个,

    心底升起一种温暖的感觉,那是一种奇异却又理所当然的认同感:我认可它们的存在,就好像……我也在这里存在一般……

    中间的一个石柱慢慢晃动,不时剥落下细小的石块,掉落的石块被绿茵淹没,消失不见。但是我却感觉没有任何的意外,仿佛,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刻一般。

    慢慢地,从石柱中间现出一个纤细小,却又笔直坚韧的影。

    那是一个弱的躯,拄着一把剑,那是Excalibur,如同周围的石柱一般屹立在那里。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纤小的体,是怎样有着与周围原始朴素的石柱一样的厚重感。

    蓝色的金边长裙,白色的内衬,微微有点女士礼服的感觉,长裙轻扬,能看到白色的骑士裤,褐色的马靴,如此奇妙的组合,高贵精致,而不轻佻浮躁。

    她绿色的大眼睛坦然而深刻地注视着我,似乎在看自己一般。精致美丽的脸蛋不带有一丝感。可是,即使是这样,也掩不住那股清秀无比却又让人惊艳万分的美丽与灵动,我不知道让天神嫉妒其美丽的美杜莎有多么美丽,也不知道为世人一直传诵的嫦娥有多么清灵,更不知道引发特洛伊战争的海伦有多么惊艳,我只知道,眼前之人的样貌,足以让一个人铭记一生!

    不过……似曾相识。渐渐地,我的目光也开始坦然,如眼前之人一般。

    她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金沙一般的长发挽成发髻,圣洁明丽如翡翠一般的绿色眼瞳,精巧的五官组成了一个难以言喻的黄金比例,令人百看不厌。蓝色的衣裙露出了精巧的锁骨,皮肤嫩雪白,材匀称,束腰之处勾勒出惊艳的弧线,更是突出了那饱满的部、纤细的腰还有修长的双腿。

    但是,我目光却如在看自己一般平和。不必迟疑,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前世今生,过去、现在、将来,只有一个灵魂。仙女、女神、尤宜,是我,是她,我与她本就是一体的,一样的人,一样的灵魂,只是不同的时间而已。

    “哎——”我轻叹了一口气,她也轻叹一口气,眼前之景,也就是我心的深处,幻想与现实迅速剥离,一切粉碎了,黑暗来临,我的意识却清醒了,前、手臂还有肩膀上那钻入神经的疼痛,让我闷哼一声,清醒了过来。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