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58章 所谓……

    “耶和华,你认为什么是活着呢?”白色的孩童合上手上的书,向着正躺在自己边的弟弟轻轻询问道。

    “活着……”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耶和华咧嘴一笑,“大概,就像现在这样吧。”

    “呵呵,还真是率直的回答呢。”哥哥轻轻笑了起来,笑容纯净而安宁。

    “哥哥,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永生的我们难道还要思考这样的问题吗?”耶和华有些疑惑地问道。

    “正是因为永生,所以才要思考的比别人更多啊……”看着因为天赋而获得永生的耶和华,哥哥轻轻说道。

    “那么,哥哥你认为什么是活着呢?”耶和华的眼中闪过一丝明了,“或者说,哥哥你想为什么而活着呢?”

    “至少……”哥哥抬起头,看着天空中渐渐飘落的雪花,缓缓与白色的地面融为一体,“创造些什么吧……”

    ………………

    “米迦勒。”耶和华平稳的声音在简朴的教堂中响起。

    “是。”一个金色的人影由光芒凝聚,迅速凝实,正是在此一直等待的米迦勒。

    “带着所有人依照计划离开这个世界。”

    “父神,您……”米迦勒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嗯,我会留下来。”耶和华轻轻应了一声,声势之中透着淡淡的不容置疑,“米迦勒,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要做无谓的事。”

    米迦勒紧抿着嘴唇良久,最终轻轻叹出一口气:“是。”

    若不想成为本族的罪人的话,就只能按照父神说的去做……

    “那么……永别了,我的儿女们。”耶和华的声音渐渐悠远,最终消失了。

    米迦勒轻轻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那么,诸位,走吧。”

    在米迦勒的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个面色肃穆的人影……

    ………………

    耶和华,你究竟要做什么?

    看着窗外已经遍布天空的红色网络,尤宜那细长的眉毛微皱,却是不敢在心中下一个定论,自己猜测的,说不定就是耶和华故意引导的结果。

    “还在看吗?”严雨菲轻轻站到了尤宜的后,有些担心,“你已经在这里站了有半个小时了吧?”

    因为心思还沉静在耶和华的事上,尤宜微微一愣,才回答:“在想一些事。”

    “那么,想出结果了吗?”严雨菲向前轻轻跨出一步,体贴近了尤宜,尤宜甚至能隐约闻到严雨菲的气息。

    “没有。”尤宜摇了摇头,体不自觉地微微动了动,虽然和严雨菲已经可以说是家人一般的关系,但是严雨菲如此亲昵的动作还是让尤宜有些不自在。

    早已对尤宜十分了解的严雨菲自然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尤宜的小动作,嘴角勾起一丝揶揄的微笑,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表,轻轻说道:“没有想到就先放一放吧,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嗯?”尤宜疑惑地转过头,就看到了一群人已经坐在了端上饭菜的饭桌边,而年纪最小的樱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一双筷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尤宜,脸上一副怯生生的表,就差来一句“我要吃饭”了,而在她的边,分别是脸色沉的美狄亚和间桐雁夜,用她们的目光传达出“竟然让樱现在不吃饭”的信息。

    虽然平时带樱时间最长的是美狄亚和间桐雁夜两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在治疗的时候留有了女神的力量,樱现在最亲近的人却是尤宜,“尤宜姐姐(哥哥)不吃饭,我也不吃”,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了。

    这,应该算是有一点“病”的兆头了吧?

    “啊啊,吃饭!”尤宜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和严雨菲一起坐到了特意空出来的两个位子上,“抱歉,开动吧。”

    正坐在椅子上的吉尔伽美什抱着双臂,猩红的眼眸不满地瞥向尤宜,一如既往开始发表王的发言:“哼,居然让本王等待如此之久,真是……”

    吉尔伽美什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嫣一筷子敲在了头上:“快吃饭吧,废话真多。”

    “什么叫废话,这可是王的训言!”捂住被敲的部位,吉尔伽美什不满地看着胡嫣。

    “是是是……”随意的敷衍着,胡嫣向自己的碗里夹了一块油豆腐。

    “给我注意听啊!”吉尔伽美什几乎要暴走了,而尤宜则是一阵头疼:这两个人……不过,接下来的话……

    “尤宜,你的女人需要好好调教一番了!”

    果然……

    听到这句话,尤宜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果然还是这句啊……

    “好了好了,吃饭吧。”尤宜不轻不重地在胡嫣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算是对吉尔伽美什妥协了。

    “哼!”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然后拿起了筷子。

    “为什么敲我?!”胡嫣抱着脑袋一脸委屈地看着尤宜,仿佛尤宜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好了好了,对不起。”尤宜有些无奈地摸摸胡嫣刚刚被自己敲过的地方。

    “既然你道歉的话,那就算了。”在充分感受了一下尤宜小手的柔软之后,胡嫣脸色一正,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

    真是的……

    看着胡嫣那偷笑的表,尤宜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每天的固定节目了……

    ………………

    “这就是你说的解决方法吗?”卫宫切嗣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一只手早已神入大衣中,握上了冰凉的枪把。

    “卫宫切嗣……”耶和华满脸肃穆地对着卫宫切嗣,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那种淡淡而平稳的“目光”却依旧让卫宫切嗣不由紧张起来,“你应该明白,这件事的意义。”

    这件事的意义……完成它以后,自己的理想就可以完成了……

    拯救全部的人类,永远的世界和平……每一个人都可以向着活下去的……世界……

    “这是必要的牺牲,卫宫切嗣。”耶和华随手一指,悬浮在两个人之间半空中的,是丽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那个犹如白雪一般的女子,“你应该明白,她的份。”

    容器,圣杯的容器。

    作为人造人,丽斯菲尔被制造出来的意义就是圣杯的容器,换而言之,若不能找到与丽斯菲尔作用相同的存在,就算赢得圣杯战争也是毫无意义的。

    这也算是因兹贝伦作为战争一方的筹码之一。

    “我明白……”卫宫切嗣冷静地说道。

    早已明白,从知晓圣杯战争之时就就已明白,这奇迹的代价。

    “手指的动作与内心活动分离,这样的觉悟,普通的杀手要好几年才能培养得出来,而小鬼你却从一开始就已经拥有,这可是不得了的天赋啊。”

    自己的师父,就曾经这样说过。

    内心无论怎样,就算充满了不舍、犹豫、愤怒、哀伤,但是体上,却总会选择最理智的选项,就像是没有感一样……

    “选择顺从自天赋的人生,却不一定会获得幸福,如果最后变得不再考虑‘想做什么’,只为‘该做什么’而行动的话,那就变得只是一台机器,一种现象罢了。和‘人’的生活方式,相去甚远”

    所以,自己总是不断地获得,然后失去,最终变得一无所有,自己的父亲、自己的青梅竹马、自己的师父……无一例外。

    现在,又轮到自己的妻子了吗?

    不过,这是早已知晓的事,此,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觉悟……

    “我,不相信你。”卫宫切嗣冷冷地看着耶和华,“比起你,我更相信圣杯仪式。”

    “呵……”耶和华笑了起来,“你现在有选择的权利吗?”

    “我……”卫宫切嗣紧紧握紧大衣之内的枪柄,无言以对——确实,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servant中按理来说应该是最强的saber,也是自己的从者,只一个照面,就像是开玩笑一样地被击败。

    实力,完全不成对比,自己所有的战术推演,在绝对的实力之下,都成了笑话。

    “那么选择吧。”耶和华轻轻拨动一下手指,已然昏迷的丽斯菲尔被无形的力量轻轻托到卫宫切嗣的面前,“是与我一起看到新的世界,还是止步于此。”

    “我……”卫宫切嗣紧紧咬住自己牙齿,一丝丝鲜血出现在唇边,“……必须看到新的世界!”

    为了我们的女儿……丽……

    ……………………

    “能探查出来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征服王看向正不断摆弄一些奇怪仪器的韦伯,皱眉问道。

    此时两个人并非在地面上,而是在征服王那驰骋于天空的战车之上。其实,要是按照征服王原本的想法的话,应该是直接去那遍布天空的红色水晶树枝附近一探究竟的,但是征服王却发现,无论怎样驱使战车前进,目标却没有接近的迹象,于是征服王便停止这样的行动,开始寄希望于韦伯,希望他能发现什么。

    “没有结果。”良久,韦伯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沮丧地说道。

    “给我打起精神来,小子!”征服王皱了皱眉头,重重一拍韦伯的背,几乎把韦伯掀到了车外,“和本王驰骋于天空的男人可不能这样子啊!”

    “你这样笨蛋,给我轻一点!”好不容易抓住扶手,稳住自己形的韦伯大声发出抗议,看那轻车熟路的样子,恐怕常常被征服王拍吧……

    “嗯嗯……”征服王随意地点点头,转而问出了自己的问题,“没有结果是什么意思?”

    “唉……”似乎已经对征服王的态度习以为常,韦伯叹了一口气,开始解释:“你应该知道,所有的魔术都是有迹可循的吧?”

    “嗯……”征服王认真思考了一下,很郑重地回答,“不知道!”

    “呃……”韦伯似乎被噎到了一般,然后又叹了一口气,开始普及魔术知识,“魔术的力量虽然来源于神秘,但是并不是说魔术就是无形无色的,所有的魔术效果,都要有魔力的支撑。虽然有许多种方法能掩饰魔力的气息,但是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能够百分之百的掩饰魔术的气息。”

    (魔术的解释是为了剧需要,如果与原著不同,敬请见谅)

    “嗯,就像沙是随风而来,水总是向低处流一般?”征服王摸着胡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虽然有些偏颇,但是总体上确实是这样。”韦伯点点头,指了指头顶上的那红色水晶树枝,“而现在我根本无法探查到它的魔力迹象,这简直就像自然现象一样。”

    对于自己的判断,韦伯有着自信,自己刚刚试遍了自己所知的所有方法,都不能捕捉到哪怕一丝一毫的魔力迹象。

    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学识的自信,更重要的是,以往没有哪一个术式会让自己安安稳稳在附近做如此长时间的探测。

    “嗯……”征服王皱眉思考,而韦伯也开始收拾自己的工具。

    等韦伯的工具收拾完的时候,征服王已经满脸笑容地重新握起了缰绳。看着征服王那灿烂的笑容,韦伯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姑且先问一下,我们现在是准备回家吗?”韦伯故作冷静地问道。

    “怎么可能?”征服王昂起了头,“既然自己谈查不到什么,求助别人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难道……”韦伯突然感觉自己的胃在微微抽搐,虽然不想这么想,但是韦伯基本上已经差不多知道征服王想要干什么了。

    “我们出发吧!”征服王扬起了缰绳,“去问问别的知人!”

    别的知人……也就是说,别的master与servant……

    “哪有向敌人询问报啊?!”

    “哈哈,不要在意这种小事啦!”

    “这不是小事啊!哪怕你现在摆着一副爽朗的样子也绝对不是小事啊!!!”

    “那么,出发!”

    “给我听听别人说话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