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49章 另一个开局

    一望无际的草原,风轻轻拂过每一株青草,轻轻摇曳着,发出绿叶相互摩挲的声音,仰头望去,那蓝色的天空中,一朵朵白云随着风的流动缓缓飘浮着。

    尤宜轻轻站起,从这片绿茵中苏醒,踏着脚下的绿色原野,仿佛被呼唤一般,缓步来到了一排一人高的巨大黑色石柱面前,这些石柱原始而朴素,那未经任何加工的凹凸表面,却光泽耀人,仿佛流动着生命一般。

    而在这一排石柱的中间,有着两个小的人影,同样精美的一群,却是一黑一蓝的颜色,厚重与深沉,她们并肩而立,眼帘轻轻垂下,睫毛轻轻地颤动着,仿佛随时能够睁开那双精致的美目一般,衣角与发丝一起随着流动的风微微摇晃,似乎与这里的一切都融为了一体……

    那么……

    尤宜若有所觉地将目光转向另一个石柱,然后,理所当然的,那个石柱轻轻摇晃了起来,黑色的石块慢慢从石柱上掉落下来,一个小的影慢慢从中显露了出来……

    “这……就是天空女神吗?”尤宜喃喃自语着,向着那个影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

    ………………

    “时臣,现在可以解释一下吧?”吉尔伽美什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这个貌似恭敬的男人,“若是不能让本王满意的话……后果不必本王多言吧?”

    “当然。”面对吉尔伽美什那浓浓的怒气,远坂时臣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向着吉尔伽美什抚一礼,“不过在此之前,伟大的英雄王啊,我希望能够向你介绍一下我们的盟友。”

    吉尔伽美什皱了皱眉头,不悦地说道:“时臣哟,本王已经说过了吧,本王并不关心你的那些小伎俩,只要你能够营造有趣的舞台,圣杯那种东西,即使赐予你也无妨。”

    “还真是大言不惭啊……”一声轻笑从门口传来,声音犹如小孩一般稚嫩,却让人无法忽视。

    一个幼小的影出现在门口,白色的发丝,紧闭的眼睛,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袍,犹如从纯白世界走出来的孩子一般,不过与一般孩子不同的是,那张白皙的小脸上,并不是纯真的笑颜,而是沉寂得犹如大理石一般的平静。

    “哪来的小鬼?”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时臣这不会就是你所说的‘盟友’吧?”

    “万分惭愧,尊贵的王。”虽然这么说着,远坂时臣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惭愧”的意思,“这就是在下找的盟友……”

    吉尔伽美什冷笑一声,平静的声音中溢满了杀气:“远坂时臣,你想干什么?”

    虽然有着高傲得让人无法理解的格,但是吉尔伽美什并不是笨蛋,远坂时臣这样犹如示威一般的行动,让吉尔伽美什意识到,事恐怕已经有了自己不知道的发展……

    不过那又如何?自己不知道的变数,修正了就好,要知道本王可是最古之王啊!

    “在下与这位,咳,小先生,做了一笔交易。”在说道“小先生”的时候,远坂时臣的脸上抑制不住地微微动了几下。

    而吉尔伽美什更是毫无形象地大声笑了出来:“小先生?就这样的小鬼?”

    纯白色的孩童——耶和华,对这样的嘲笑没有任何反应,面向吉尔伽美什毫无委婉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我,要你手上的EA。”

    瞬间,吉尔伽美什的笑声戛然而止,猩红色的眼眸直视耶和华,长久积攒下来的王者气势瞬间爆发开来:“小鬼,给你一次收回胡言的机会。”

    无视了吉尔伽美什的反应,耶和华再一次说道:“我,要你手上的EA。”

    “哈哈哈!小鬼,你很有勇气,但是……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吉尔伽美什的漾起金色的涟漪,一把长剑与一把造型奇异的长矛溢满了蠢蠢动的魔力,瞬间向着耶和华激而去!

    “真是的……就不能和平解决吗?”面对两把飞而来的宝具,耶和华轻轻摇了摇头,背后,一对灰色的羽翼不紧不慢地缓缓打开……

    ………………

    “好好休息吧,切嗣,你已经几天没有睡觉了。”丽丝菲尔担心地看着正在电脑面前沉思的卫宫切嗣。

    “丽啊……”从沉思中惊醒的卫宫切嗣看了看丽斯菲尔,露出少有的温柔表,“没事,我还行。”

    “不行!”丽斯菲尔声怒嗔道,同时来到了卫宫切嗣的后,推着卫宫切嗣的肩膀,“如果你不好好休息的话,圣杯战争可是毫无希望的哦!”

    “丽……”

    “而且……”丽斯菲尔轻轻用自己那纤细的手指掩住了卫宫切嗣的嘴唇,“舞弥小姐已经告诉我了呢,我们这边的局势。”

    “是吗?”卫宫切嗣有些无奈地放松了肩膀,“舞弥还真是……”

    “就连saber也说,现在不是谋划进攻的时候!”丽斯菲尔笑了起来,“难得你们俩看法一致呢。”

    “是吗……”卫宫切嗣露出严肃的表,“……虽然是个小姑娘,但是也是当初领导过一国人民的领袖呢,看来……唔!”

    就在卫宫切嗣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丽斯菲尔已经轻轻一拳敲在了卫宫切嗣的脑袋上:“还在想这些事吗?”

    “呵呵……”看着佯装生气的丽斯菲尔,明艳无比,卫宫切嗣轻轻笑了起来,站起了,眼中是一丝无法言语的悲哀,“那么,我就去休息了。”

    “这才对嘛。”亲昵地推着卫宫切嗣到了卧房,看着卫宫切嗣睡下,丽斯菲尔这才离去。

    而离开房间的丽斯菲尔,轻轻叹了一口气,纤细柔的手指合握在前:要赢啊……切嗣……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让丽斯菲尔瞬间恢复了自己的神,转头看去,是一黑色男式西装的saber。

    “来找切嗣吗?”丽斯菲尔一如既往地露出了温和的表,迎向saber。

    “呃……并不是,只是想来问问切嗣的况而已。毕竟……”saber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了一丝苦笑,“……切嗣并不想见到我吧?”

    Saber察觉得到,从将自己召唤出来开始,自己的master就与自己保持着距离,而且,是相当遥远的距离,没有必要的话,是不会和自己说一句话的,不,就算是一些必要的信息也是靠丽丝菲尔来传递的。

    “切嗣他只是觉得……”看着眼前的少女,丽斯菲尔露出了怜惜的笑容,“背负这样的命运的你……”

    “我明白……”saber叹了一口气,“……但是,这是我和我那个时代的人做出的选择……所以……”

    也就只有和丽斯菲尔能够这样谈话,从丽斯菲尔上,saber感觉到了她那个时代贵族公主的气质,而且那温和的笑容与气质,总是让人不自觉地去接近。

    如果对面是卫宫切嗣的话,想必,现在已经吵了起来吧……

    “不必解释了,我明白的,只不过,我希望你能够理解切嗣,并且去帮助他而已……”丽斯菲尔轻轻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经睡了。”

    “是吗……”saber点了点头,“明智的选择,现在的况实在不适合寻找机会开战,养精蓄锐和需找盟友才是上策。”

    现在,在所有人眼中,尤宜那方,才是最大的威胁,无论怎么说,那也是不少于五位master和servant的联盟,再怎么说,这个实力悬殊也太大了,大到连监管的圣堂教会也没有插手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方的联盟十分紧密,甚至到了亲密的程度,不管是不是装出来的,都让其他各方不由的诸多忌惮。

    因此,基本上可以预测到未来圣杯战争的走向了……

    “那么,我出去继续警戒了。”saber向着丽斯菲尔点点头,外面走去。

    久守必失,所以,在向这样处于守势的时候,必须更加谨慎。

    “不要离太远喽!”丽斯菲尔笑着说道。

    “是,我只会在城堡内侧巡视,不必担心。”saber微微点了点头,向着走廊的远处走去。

    ………………

    梦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和思想一样,虽然并不能算作物质,却能创造各种各样的东西,光怪陆离,似乎无所不能,却又虚幻到所有都不能……

    而现在,卫宫切嗣,就在这名为梦的虚幻中央……

    周围一片混沌,名为的卫宫切嗣男人卸下了一切警戒心,睡在这片混沌之间,刹那间,混沌散去,不,应该说是重新组合,一片荒野上的废墟出现在了卫宫切嗣的脚下。

    “砰砰砰!”不远处传来枪声,让一直没有动作的卫宫切嗣下意识地醒来,然后躲在了一块水泥碎块之后。

    随手向上摸去,一把黑色的手枪出现在卫宫切嗣的手上,熟练地打开保险,然后悄无声息地向着枪声响起的地方摸去。

    杀死他们……

    “这就是你的梦吗?还真是有特点呢……”一个年轻而慵懒的声音突兀地在卫宫切嗣的后响起。

    “谁?”卫宫切嗣下意识地转,手中的枪已经直指来人的脑门,甚至比自己看清来人的面貌还要快。

    “不请自来确实有失礼仪,那么就让在下自我介绍一下吧。”英俊的黑发男子优雅地欠了欠,“在下是……”

    “砰……”话音未落,卫宫切嗣已经扣下了扳机,子弹毫无悬念地击中了男子,男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碎裂的头骨、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一齐爆裂开来,混杂在一起让周围的干裂的土地染上了一些别的颜色。

    “还真是暴力呢……”慵懒的声音再一次在卫宫切嗣的后响起。

    卫宫切嗣再一次转过,原先那个被自己爆头的黑发男子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背后。

    是魔术吗?

    手中的枪一直指着男子的脑门,卫宫切嗣这样思索着。

    “那么,可以谈一下吗?”看着卫宫切嗣一言不发、但是却没有再一次开枪的样子,男子似乎显得很高兴,微微欠,始终不失礼仪,刚刚卫宫切嗣的行为并没有让他有一丝一毫的生气,“那么,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路西法。”

    ——————————————————————————————————————————————————

    PS:以后都不会在章节中上传图片了。在下过几天会专门建立一章,专门用来放图片的。

    PS:这本书走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现在,不,应该说是不久的将来,就准备落下帷幕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