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48章 见面与猜忌

    ]]这是尤宜的人设图,怎么样?在下的眼光还不错吧?

    图片由bioleon提供,真的非常感谢,原型人物应该是……《传中的勇者传说》中的人物,为了保持一定的感觉,还是不要告诉具体的名字为好。.

    还有感谢拈月心尘的帮助,这位也想帮忙来着的……

    其实在下一开始也想用美图秀秀自己改的(毕竟前面有侥幸成功的经历),但是发现了一个规律,美图秀秀中,原来是亮色系的话,就只能改成亮色系,原来是暗色系的话,就只能改成暗色系,所以……唉……

    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在下对这款软件不够熟悉的缘故……毕竟……那个……在下是个学化工的……

    还有,再次感谢一下stay骑士,是他提供给在下的封面,有两种,一个是现在的,不过大家都说另外一个比较好……

    ——————————————————————————————————————————————

    “居然还保有着如此的力量吗……”吉尔伽美什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玩味地看着一步步向着走来的,那熟悉而陌生的影,“稍微令本王有些吃惊呢……”

    “还要继续吗?”原本那温柔的声音变得犹如刀锋一般凌冽,“吉尔伽美什!”

    “继续?”吉尔伽美什笑了笑,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高傲表,坐在椅子上的体没有一丝移动的意思,“本王已经腻了呢。”

    “那么……”就在尤宜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皱了皱眉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处影,“什么人?”

    “失礼了……”从影中,优雅地走出了一个男人,红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衫,深蓝色的细领结,随意而不失优雅的发型与小胡子。这位拿着红宝石手杖的男子,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时臣?”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看不出来,你也有这样的觉悟,本王还以为你一直会龟缩到圣杯战争的结束呢?”

    “尊贵的王啊,您说笑了!”即使面对这样的话语,远坂时臣依旧没有放下任何不悦,对着吉尔伽美什行了一个抚礼,“能够以此为您提供微小的帮助是在下的荣幸。”

    “哼……帮助……”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本王何时讲过需要你的帮助?”

    远坂时臣的话,吉尔伽美什再清楚不过,那“微小的帮助”并不是指现在的状况,而是指刚刚那道自己和尤宜开战的令咒。.

    虽然并不完全清楚远坂时臣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吉尔伽美什清楚,远坂时臣既然有这样觉悟,就一定有筹码——远坂时臣是什么样的人,吉尔伽美什再清楚不过,他的一切行为都会为了胜利。

    “尊贵的王啊……”远坂时臣刚想说什么,却被吉尔伽美什粗暴地打断,“算了,既然你来了相比也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那么……”

    吉尔伽美什那犹如蛇一般的猩红眼眸看向了远坂时臣:“若是不能给本王满意的答复的话,本王会让你好好尝一尝什么叫做王的愤怒。”

    “……”饶是远坂时臣已经有所谋划,还是被吉尔伽美什那冰冷语气中含有的杀意所影响,肩膀不自觉地动了动,浑惊出了一冷汗,“英雄王哟,在下一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看向尤宜,轻笑了一下,体慢慢化为金色的虚影:“下次,本王一定要亲手打败你……不,也许会更有趣也说不定!”

    “随时奉陪。”猩红的眸子冷淡地看着吉尔伽美什缓缓消失。

    “那么……”远坂时臣优雅地笑着,正准备说什么,却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

    “爸……爸?”樱怯生生地看着不远的远坂时臣,下意识地呼唤道。

    虽然声音不大,却一下子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包括刚刚还一脸优雅而虚伪微笑的远坂时臣:“樱……?怎么会在这里……”

    “哼哼,怎么会在这里?”尖锐的女声瞬间响起,一个高挑的影大步走向了樱,站在了樱的边,“你心里难道没有答案吗?”

    “阁下是?”远坂时臣瞬间恢复了冷静,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子,高挑的材,微微带着卷的银色长发,琥珀色的眼眸,即使朴素的衣着也遮掩不住的完美材。

    相当美丽的女子……

    樱有些害怕地拉了拉间桐雁夜的衣角——这位乖巧得让人心疼的小女孩不希望自己的两个亲人吵架。

    “冷静!”美狄亚轻轻拍了拍间桐雁夜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

    间桐雁夜死死地盯着远坂时臣,但是最终只是冷哼一声,无视了远坂时臣——在樱的面前,她无法做出太过激的行为,更何况,这个人再怎么说,也是樱的父亲。

    “樱……”远坂时臣向着樱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与刚刚的虚伪决然不同的温和笑容,“……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爸爸,大姐姐、叔叔、阿姨都很照顾我的。”樱开心地说道,“爸爸呢?”

    “啊……”听了樱的话,远坂时臣的脸上稍微流露出了一丝释然和庆幸,“……爸爸最近也很好。”

    当初将樱送到间桐家的行为……果然是正确的。

    而间桐雁夜冷哼了一声,转过,走向树林的影,她实在无法容忍即使现在,樱也依旧叫这个男人“爸爸”,要知道可是这个男人亲手把樱推向地狱中。

    虽然远坂时臣暂时沉浸到了与女儿团聚的快乐中,但是很快就重新开始思考:对方为什么要把樱带到这里?

    毫无疑问,英灵的战场是十分危险的,这样的一个战场,却带着小孩来,更重要的是,那个孩子是自己的女儿——对方或者说间桐脏砚,究竟打得什么盘算?

    虽然自圣杯战争开始,就没有间桐家的那个最恶的魔术翁活动的迹象,连间桐的宅邸也被摧毁,但是远坂时臣却不得不考虑到间桐脏砚的事

    毕竟依间桐雁夜的格,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而那个间桐脏砚却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远坂时臣从来没有考虑过间桐脏砚已经死了这样的况,毕竟同为魔术师,远坂时臣明白,间桐脏砚是不可能被那么轻易地杀死的,而且现在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

    也就是说,现在的事变得更加复杂了吗?

    慢慢走到樱的面前,美狄亚敌视的目光下慢慢蹲下,远坂时臣伸手抚摸着樱的头:“最近的修行有没有努力?”

    在远坂时臣的想法中,自己把樱送到间桐家,就是为了樱能够得到间桐家的传承,而樱也是有着极其优秀魔术天赋的孩子,不管怎么说,间桐家都不应该会放弃她,毕竟,间桐家的魔术血脉已经可以说是后继无人了。

    而自己的另一个女儿——凛,已经早就开始了魔术修炼,虽然并不是说越早修炼就越好,但是几乎所有的魔术世家都会让自己的子女早早就开始修炼,这样不仅可以将一定程度上提高子女的实力,也可以而子女从小养成习惯,将魔术融入到自之中。

    “修行?”樱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像姐姐那样吗?”

    “是的……”远坂时臣面色一肃,“还有樱,你要记住你以后是间桐家的人了,不要再称呼姐姐,要称呼凛。”

    为了让女儿完全继承间桐家的魔术道路,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

    是的,这样选择,是为了女儿幸福……为了以后的未来……

    “是吗……”樱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并不需要。”间桐雁夜在影里发出了冷淡的声音,“樱,以后称呼凛姐姐就好……”

    “阁下……”远坂时臣皱了皱眉头,看着躲在影中的美丽女人,“……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从影中重新走出来的间桐雁夜,露出一个明艳无比的笑容,“你——远坂时臣,所熟悉的魔术世家间桐,已经消失了哦!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哦!”

    “阁下……”远坂时臣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究竟是什么人?”

    “我……”间桐雁夜看来正准备说出自己的份,但是却被尤宜打断,“够了!”

    远坂时臣和间桐雁夜带着些许愕然,看向了原先一直默默旁观的尤宜。

    “天已经快亮了,走吧。”猩红的眸子扫视了一下两个人,淡淡地说道。

    “在下……”远坂时臣还想说什么,却被一声巨响打断,下一刻,一道沟壑已经在远坂时臣的边出现。

    “走!”刚刚挥下的手臂轻轻一震,纤细苍白的手指直指远坂时臣。

    远坂时臣沉默了一下,果断行了一个抚礼:“那么在下告辞了!”

    接着,就离开了。

    ………………

    看来……是时候了呢……

    远远地看着那个影,耶和华渐渐隐藏了形……

    ………………

    等到远坂时臣已经远远地离开。

    “尤宜……”间桐雁夜不满地看着尤宜,“……为什么要打断我?”

    “……”出乎意料的是,尤宜并没回答,仅仅是站在那里以沉默以对。

    间桐雁夜快步走到尤宜的面前,有些不满推了一下尤宜,然后就看见尤宜犹如失去意识一般倒了下去。

    “唉?”间桐雁夜被吓了一跳,刚想伸手拉住尤宜,却发现自己指尖一碰到尤宜的体,尤宜的体就犹如分解一般飘扬起一阵星屑一般的粉尘,然后一个对于间桐雁夜来说陌生的人影就出现在了间桐雁夜的眼前。

    最终,尤宜还是没有倒在地上,因为沙利叶已经一瞬间出现在了尤宜的后,轻轻地接住了尤宜。

    “这是怎么回事?”慢上一步的胡嫣等人慌张而担忧地看着突然恢复原的尤宜。

    “这样况……”花雨月皱起了眉头,颇为担忧,但是却不像其他人那样毫无头绪,毕竟是从很早就开始跟随女神,对于尤宜况,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力量……不足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