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的一切 第246章 英雄王的叹息

    ]]这个……不用在下明示,也应该知道是谁吧……

    ————————————————————————————————————————

    “等了这么久,终于出现了啊……”昏暗的教堂里,一个幼小的影缓缓自语道,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沉睡中苏醒一般。

    那是一个纯白色的孩童,白色的发丝,稚嫩而白皙的皮肤,清秀的脸上是犹如大理石一般的冷漠,紧闭的双眼,仿佛生来如此一般,没有一丝的违和感。

    静静坐在昏暗摇曳的烛光中,昏黄的光线照在孩童的上,依旧能看见纯白色的孩童上那纯白色的奇怪样式长袍。

    轻轻站起,走到窗前,映照在白皙脸庞上的,是夜空中那一闪即逝的红色光芒。

    “创世七泥板……不过,现在似乎还不是时候呢……”

    ………………

    “虽然舞台寒酸了一些,但是此次的敌人绝对能够让你满意!”高举起手中的“剑”,吉尔伽美什呼唤起宝具的真名,“ea哟!!!”

    滚动的魔力肆意地碾压着,仿佛巨大的石磨一般缓慢却绝不留地碾压着一切。

    但是并不绝望……

    不知为什么,在尤宜看来,现在的压力比创世七泥板——那红色水晶一般的网络布满天空的时候,要差了不少。

    虽然能够驱使,却不能发挥所有的力量吗……

    确实,虽然吉尔伽美什是历史上古老而强大的英雄王,但是要想驾驭整个创世七泥板的全部力量还是不太可能的,毕竟那可是整个世界的力量,要是吉尔伽美什能够完全使用的话,就没有盖亚和阿耶赖什么事了……

    而且,就算在现在的尤宜看来,吉尔伽美什使用enumaelish的方式也太……应该说,太野蛮了……

    嘛……虽然自己这么说也不太合格就是了……不过,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因为从尤宜的眼角处,已经能够看见在吉尔伽美什强大的压力下举步维艰的胡嫣等人了……就连一向直腰杆的兰斯洛特,也微微将重心下移,摆出了对战的架势……而沙利叶则展开了她那双一黑一白的羽翼,将几个有些支撑不住的人护在后。

    “这样下不行……”尤宜明白,自己能够承受,他们并不一定能够安然无恙,“那么……”

    和吉尔伽美什一样高高举起右手,不过不同的是,在尤宜的手上,空无一物,有的,只有白皙的手掌紧握的拳头。

    “哦?还要垂死挣扎吗?”吉尔伽美什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女人,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啊!”

    滚动的红色魔力愈加疯狂地碾压着,仿佛想要将世间一切摧毁一般。

    “看好了,女人,这就是本王!”高举着宝具呼唤真名,吉尔伽美什挥下了手中那代表着世界鬼斧神工的事物,“enumaelish哟!”

    天地轰鸣!庞大的魔力解放出来,那不仅仅是力量,也是法则,连宇宙也为之震颤的法则。那螺旋的剑尖没有指向任何人,她所做的,仅仅是挥下而已,因为照这个事态,ea的剑刃切开不仅仅敌人,甚至是世界。

    “啊哈————!!!”没有所谓的真名解放,没有呼喊招式的名字,尤宜所做的,仅仅将右手紧握的拳头举起,然后,抢在吉尔伽美什之前锤向地面,仅仅是一瞬间,那犹如蓝色闪电一般的裂缝遍布整个世界,那个范围,不多不少,正好与吉尔伽美什一样。

    然后蓝色的闪电发挥出淡淡光芒,将一切笼罩,然后……没有然后了,因为眼前已经空无一物了。

    在外人看来,两人同时发起了攻击,然后紧紧红色与蓝色的光芒一闪,一切就消失了,连同那刚刚还犹若实质的魔力。仅仅是地上那巨大的沟壑证明着刚刚的力量……

    “骗人的吧……”几双眼睛愣愣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场中,眼前的事让她们无法接受,“尤宜……”

    尤宜是古仙,没有任何人会威胁到尤宜。

    本来应该是这样没错,但是看到眼前的景,就算是理解尤宜做法的沙利叶也不由一阵心慌。

    “这个笨蛋……”胡嫣捏紧了拳头,“……又一个人……”

    花雨月看着尤宜消失的地方:如果自己再强一点……

    ………………

    “为了不波及他们吗?”低垂着双手,吉尔伽美什自然而然将ea放在自己的侧,环视自己的四周,“不得不让本王赞赏你的勇气啊!”

    黑色的夜幕下,挥散下淡淡的月光,让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静谧……不过,这份静谧在周围那仿佛被台风过境一般袭击过、东倒西歪的树木的映衬下,就显得无比诡异,对了,还有那犹如被铁犁翻过一般的土地。

    而在吉尔伽美什的对面,正狼狈地半跪着一个小的人影。

    原本蓝白相间的服装已经划了数个缺口,露出了里面那白皙的皮肤和……猩红的伤口。

    “……”没有去回应吉尔伽美什的话,尤宜只是默默地看着上的伤口,那猩红的伤口数量不少,全上下足有十三道。虽然渗出了鲜红的血液,但是却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流出,仅仅是在伤口的周围而已。

    不过,这样却让尤宜确认了一件事:那个ea……能够伤到自己……

    果然是上古大仙的级别吗……不过……

    看着周围惨状,尤宜暗暗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正确。

    从吉尔伽美什拿出ea的时候,尤宜就知道决不能在原来的地方和她做正面的对决,那样的话,周围的人——有了一定实力的胡嫣和沙利叶等人先不提,夏月、严雨菲、间桐雁夜那样的一般人肯定无法抵御这样的压力。

    所以尤宜就在吉尔伽美什举起ea攻击的时候做出了近乎疯狂的行动:一力承受吉尔伽美什的攻击,同时复制周围的一小片空间,并将吉尔伽美什带入这个空间,然后……

    “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吗……”吉尔伽美什叹息道,语气中竟有一种隐隐可惜的感觉。

    尤宜深深地看了吉尔伽美什,然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完成了……”

    “完成了?”吉尔伽美什皱了皱眉头,“回答本王,什么意思?”

    有必要告诉你吗?

    用这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吉尔伽美什,尤宜缓缓地站直了体,脸上忍不住流露出痛苦的表。尤宜自己很清楚,虽然自己看起来都是皮外伤,但是刚刚那ea的攻击给自己伤害是以往前所未有的,就凭浑那种仿佛被人痛殴一般的疼痛……

    能够缓缓地站直体,就几乎要让自己倒吸一口冷气了……

    不过也正因为尤宜主动承受了ea的绝大部分力量,这一片临时复制、还很脆弱的空间才没有崩溃。

    毕竟在原著中,吉尔伽美什可是连征服王的“固有结界”也一击摧毁的啊……

    (ps:固有结界(realitymarble),即具现化自己心象风景的魔术。这东西一旦被发动,会使周围的空间变化成完全不同的风景。心象风景的具现化,也就是说固有结界是在境界不变的况下替换自己与世界。这时候,自己与世界的大小会替换掉,世界被完全关进一个小小的容器里。这个小小的世界就是世界卵,也成为了理论的名称。)

    而就在刚刚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尤宜将这个空间尽力完善成一个世界,虽然与真正的世界相差甚远,不过足以抵抗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力量一段时间不被摧毁了。

    这也是尤宜那句“完成了”的原因。

    “说老实话,本王很意外。”吉尔伽美什认真地看着尤宜,“没有一个人能够在承受了本王的ea一击之后还能站着,况且……”

    吉尔伽美什顿了顿,背后漾出阵阵涟漪,一把把流动着魔力的宝具缓缓从中伸出:“本王并未留手……”

    麻烦了啊……现在这边可是浑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啊……

    看着那一把把名动天下的宝具齐齐对准自己,尤宜心中苦笑了一下。

    “虽然就这样结束你有点可惜,不过圣杯归属应当由本王来决定!”吉尔伽美什举起了空余的左手,“况且,就算没有你,那个和你长得一样的saber,也是一个不错的玩具啊……那背负理想的影……一旦理想破灭了,那绝望的泪水,想必十分精彩吧……”

    “我已经说过了吧,所谓的……圣杯,是什么东西。”

    “无妨……”吉尔伽美什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如果圣杯真的如你所讲……那么,不是也很有趣吗?”

    应该说……真不愧是吉尔伽美什吗……

    “那么……准备好迎接最后了吗……尤宜!!!”

    举起的空余左手,吉尔伽美什重重挥下,后的涟漪中,一把把宝具争先恐后的蜂拥而来。

    强打起精神,尤宜屈肘一拳,由下向上,拳面击中向着自己头颅飞来的剑形宝具剑刃侧面,让它打着旋飞出,不过……

    感受到自己的额头上又多了一道细细的伤口,尤宜皱了皱眉:力气,变小了……

    不仅仅是力气,就连速度、动作的协调也因为受伤而变得迟缓,如果说原来的尤宜速度和力量远远凌驾于所有英灵之上的话,现在恐怕在英灵之中只能是中下的水平吧……

    不过已经没有时间给尤宜多想了,因为那如雨的宝具已经将其淹没了。

    “轰——轰——轰!!!”

    前十秒内,尤宜还能将那一把把如雨的宝具运用技巧敲飞,但是十秒后,尤宜就再也没有那样的精力,只能下意识地摆动着双手,拨开一些宝具,而另一些宝具则毫不留地钉向尤宜的体。

    到最后,尤宜只能护住脸,弓着子,任由宝具砸向自己的体。

    痛!痛!!痛!!!皮肤无时无刻不再被利刃切割的感觉,但是不能后退,不能松懈,因为一旦后退松懈,那无尽的宝具就会将自己彻底击溃。

    不知过了多久,那几乎无尽的宝具之雨突然停了下来。

    “应该说你皮硬,还是应该说你坚强呢?”吉尔伽美什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得不说,你让本王稍微惊讶了一下。”

    然后似乎又稍微打量了一下尤宜:“高兴吧,尤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创造了奇迹哦。”

    吉尔伽美什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她对面的尤宜,虽然伤痕累累,皮肤划开而渗出的血迹几乎将尤宜染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但是却没有一个宝具刺穿尤宜的体,就算是柔软的腹部也一样。

    破魔的也好、诅咒的也好、屠龙的也好、弑神的也好,所有的宝具在尤宜的上都留下了伤痕,但是都是无一例外地从尤宜的上划过,尤其是一些具有冰冻、甚至衰老的宝具,那些附加效果,完全没有在尤宜的上得到体现。

    即使现在穷途末路的况,为上古大仙的尤宜,体的强度还是常人,不,即使是神也无法比拟的吧……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尤宜。”手持ea的吉尔伽美什收回了宝具,“若你臣服于本王,本王可饶你不死。”

    “……”沉默。

    “哼……”吉尔伽美什轻笑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少有的,那一直高傲无比的语气竟温和了许多,“尤宜,在本王看来,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本王作为英雄王,见过无数的英雄,很少……不,应该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你这样程度,承受本王的全力,还不曾倒下。你的强大,本王已经见识到了。跟着本王吧,本王会给你与你相称的荣耀与尊重。”

    “呵呵……”衰弱的笑声从尤宜那边传来,即使双手挡住脸庞,吉尔伽美什依旧能够想象出那勉强扬起的嘴角,“吉尔伽美什,我承认,你很强,强到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啊……”

    缓缓放下已经划痕斑斑的手臂,露出了尤宜那张虽然沾染血污却依旧精致的脸庞:“如果仅仅是那种程度的话,依旧无法击溃我。”

    “还执迷不悟吗……”吉尔伽美什轻轻叹息一声,扬起手,“天之锁!”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的男生转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