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绣衾倩儿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神佛仙魔妖 书名:截拳鬼女
    爵士酒吧在泉城的中心地带,独自占了半条街。这家酒吧虽然规模不大,但每晚也有四五十桌喝酒的人;算来一年的毛利润二三百万,纯利润也不下一百万。吴冰听到要将爵士酒吧让给黑龙会的消息后,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她脑子一转圈,忽然想到一件美事。

    “喂,是陈天笑吗?”吴冰拨通了陈天笑的电话。

    陈天笑正在康敏家,跟付田、李洛洛一起来看望毛毛。毛毛已经吃了药,医生说毛毛已经没有危险了。康敏觉得绑架毛毛的事颇有些蹊跷。为什么黑龙会对她们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居然知道吴冰和陈天笑的关系,陈天笑和付田的关系、付田和康敏的关系!要知道,这些关系是多么的复杂!

    陈天笑和付田是通过截拳道协会认识的好朋友,但两个人并不经常在一起。

    付田和康敏,这两个女人有着某种暧昧的关系,虽然很多人知道,但也没有闹的妇孺皆知啊!

    至于陈天笑和吴冰的千佛帮,她们之间是有恩怨,但要能算到吴冰一定出手救陈天笑,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况且当陈天笑和吴冰是闹了矛盾的,按照常规思维,吴冰应该对陈天笑恨之入骨;而现在吴冰不但不恨陈天笑,却大方地用一个酒吧的代价来帮助她——能算到这一步,想必那个暗中窥伺的人心思一定缜密过人!

    能将这几件事串联在一起,搞一出获利上百万的计划,可见这人智商之高、城府之深!

    是什么人在暗中窥伺,将国外恶势力的魔爪引向这群无辜的中国良民?!

    “哎,是我!吴姐,这次多亏吴姐鼎力相助,天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吴姐才好!”陈天笑感激地回答。

    “嗯哼,这样吧,你到我这里来,给我当一个月的仆人,我们就扯平了。”吴冰色迷迷地说。

    陈天笑是个乖巧的人,听吴冰这么一说,马上就明白了吴冰的心理。吴冰自幼争强好胜,拥有男人一样的格,平时喜欢勾搭美女。那次跟刘丹、陈天笑拼酒,已经将陈天笑的形象深入内心。现在,正好借这个机会让陈天笑好好陪自己一段时间。

    陈天笑这样想了一圈,其实也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吴冰立刻就听到了陈天笑爽快的回答:“好的,我明天就来陪姐姐。不过呢,该上课的时候我还是得回学校上课。”

    翌,正好演上周末。吃过晌饭,陈天笑收拾背包,吩咐李洛洛照顾好寝室的人,又去付田宿舍坐了一会,径直出了校门,搭辆公交,来到吴冰的千佛帮驻地——山鸡夜总会。吴冰正在宴会客厅跟黎勇、庄耀扬、吴雪等人喝酒吃菜。见陈天笑来了,忙安排她坐自己边。

    吴冰的午餐非常丰盛。虽然没有什么海参、鲍鱼、鱼翅、燕窝,但有北京烤鸭、清蒸鲤鱼、卷心菜炒、水煮片、糖醋里脊、木耳芹菜炒、菠菜炖排骨……这些倒是应有尽有。吴冰后有个女孩,长得像范冰冰,穿着女仆装,给吴冰和陈天笑一人倒上一杯五粮液。

    陈天笑连敬吴冰三杯酒,又起敬黎勇、庄耀扬等众家弟兄。一圈下来,陈天笑虽然每次都是小口品尝,却也已经五六分醉。

    吴冰忽然拿过酒瓶,给陈天笑斟满一杯,又给自己斟满一杯。她搂过陈天笑的肩膀,装作非常流氓的样子,色迷迷地说:“好妹子,咱俩喝个交杯酒吧?!”

    陈天笑乜斜着眼睛看了看吴冰:这吴冰并不漂亮,死鱼眼,趴趴鼻子,腮上那颗美人痣比起来倒不算什么。但总的说来,吴冰也不怎么难看,是个祥和的好姐姐。

    陈天笑是个乖巧的人,对吴冰那点花心早已心知肚明。趁这个机会,正要跟吴冰喝个交杯酒,一是报答吴冰的援救之恩,二来取得吴冰的充分信任,后更好相处。

    两人各饮半盏,玉臂交错,互喂对方饮尽半盏残酒。

    如是者三。吴冰和陈天笑各有六七分醉。

    吴冰的妹妹,吴雪,起扯一扯女仆的胳膊,跟女仆一起扶陈天笑和吴冰到卧室休息。

    “宝宝,给我暖被窝!”吴冰吩咐那个女仆道。

    “是!主人!”女仆顺从地回答着,脱了衣服,钻到吴冰的被窝里。

    “天笑,从现在起你就当我的仆人,为期一个月,任打任骂,明白不?去给我暖暖被窝!”吴冰酒意正浓地按着陈天笑的肩膀说。

    “好的。”

    吴冰举手打了陈天笑的股一下:“应该说‘是!主人!’,不然打你股!”

    “是!主人!”

    “哈哈!”

    陈天笑刚给吴冰暖好被窝,吴冰却又命令她:“天笑!起来!给我揉揉肩!”

    陈天笑从被窝钻出来,穿着睡衣,跪在上给吴冰按摩肩膀。

    好不容易按摩完肩膀,服侍吴冰睡下。陈天笑和宝宝睡旁边的小,两人挤一张小胡乱躺下。

    刚刚进入梦乡,陈天笑忽然听到有人叫唤她的名字。

    “陈天笑!!!起来!!给我倒杯水喝!”吴冰咬牙切齿地喊道。

    “是!主人~~”陈天笑连忙爬起来,给吴冰倒了杯水,双手捧给她。

    “跪下!给我捶腿!”吴冰假装严厉地命令。

    “是!主人!天笑给您捶腿!”陈天笑哭笑不得,只好照吴冰的吩咐去做。

    “呔!怎么捶的!会不会捶腿啊!”

    “主人,我——”

    “行了!我要睡了!罚你在这跪着!”吴冰斥责道。

    “是!主人!”

    陈天笑跪在吴冰的窗前,脑子里把从小到大幻想过的事统统幻想了一遍,眼看三四个小时过去了,膝盖跪得生疼。

    吴冰翻了个,看见跪在地上的陈天笑,忙一把将她拉起来:“天笑,过来跟我一起睡!”

    “……”

    “哈哈!这有什么啊?不就是跟姐一睡个觉嘛,看你紧张兮兮的样!”

    不睡白不睡,睡了也白睡,白睡谁不睡?陈天笑这样想着,懒洋洋地蹦出几个字:“那好吧~”陈天笑揉了揉膝盖,吹口气暖暖冻得发凉的手指,飞快地钻进吴冰的被窝。:

重要声明:小说《截拳鬼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