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缪梦凡,第九章;离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转身你在哪 书名:碎雷
    子平平静静近一个月过去了,每天缪梦凡的训练任务也不断成倍加剧了,杨亦风也用尽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方式不停的激发缪梦凡的极限,虽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缪梦凡变化可谓不少,虽是年龄还是,但现在估计寻常的成年男子的力气还不如他,再加上子短小又经过各种针对的训练,步伐也灵活很多,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涣然一新,

    缪梦凡这段时间确实也辛苦的,但是让杨亦风欣慰的是缪梦凡从来没有说过一个累字,都是缪梦凡咬紧牙关了过来,

    这天缪梦凡刚吃完晚饭,摆脱了小嫣然的纠缠,回到自己房间中关上了门窗,盘膝坐在上,心念一动催发体内那股电流流便全,现在经过杨亦风的训练与脑海中这特殊电流的相辅相成,杨亦风越觉觉得自己的变化很大,当那股电流流便全后,仿佛体便是个大容器不断的吸收着那一丝丝电流,之后就算电流在体里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威力也逐渐变大,缪梦凡也不会向当初前几天那几次接触那么痛苦了,现在都能无时无刻的运行着,再也没有着痛得汗流满面,浑发抖的场面出现了,缪梦凡知道那时杨亦风给他的训练带来的好处,相反等到缪梦凡越来越能熟练运用这能不断吸收的电流“滋润”体后,每次应付起杨亦风交代的训练任务也越觉如鱼得水,这不由让杨亦风都不由啧啧称奇,但是之后,杨亦风的“摧残”也越来越变态,

    当缪梦凡忙完一切,起稍微的整理了一下,抬头一看天色,估计约莫着杨亦风也快要来了,便站在窗前静静的守侯着,但是出奇的,等了许久还不见杨亦风来,缪梦凡虽是有些急噪,但是每天如此超乎正常的刻苦训练与经过无数次脑海中那股电流的洗涤下,缪梦凡现在的心坚定了很多,做为一个武者,有一个坚定的心是很难得的,但是杨亦风做到了,尽管他现在还只是个四岁的小孩子,所以此刻缪梦凡虽是急噪但是却并未表露出来,反而还有些为杨亦风担心起来,近段子,两人每都处在一起难免不会有感,虽是杨亦风有时不免严厉了一点,但是缪梦凡很清楚,这只是杨亦风外表的一面,经过相处,缪梦凡早感觉出杨亦风也是个很重感的人,对缪梦凡的喜虽说都放在心里,但有时还是不经意的从眼神里表露了出来,

    眼看等了许久了,感觉着杨亦风估计今晚不会来了,便把外脱下甩在屏风上并脚跳到上拉过被子睡下了,不一刻便进入了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缪梦凡感觉头有人再唤他,醒过来一看,却是姗姗来迟的杨亦风,只见杨亦风面无表的端坐在头,出奇的没见到他那形影不离的酒壶,

    当下缪梦凡赶紧起拿过头屏风上的衣服正要往时,却见杨亦风的那双大手却按住了他,杨亦风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凝声道,“凡儿,今晚我们就不出去了,以后也不会去了,因为我就要走了,”

    缪梦凡听完半响楞在那里,近一个月的相处,缪梦凡早把这位神秘的大叔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现在眼见杨亦风就要离开了,心里那阵失落感瞬间袭来,不自觉的两颗泪珠,“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杨亦风似乎能感觉到缪梦凡心里那深深的失落,那平时一直保持波澜不惊的表早已不见,不由搂过缪梦凡的体紧紧的贴在怀里,安慰道,“傻孩子,别伤心,风叔只是去办一件要紧的事,你以后一定还可以见到风叔的,风叔答应你好不好,”

    缪梦凡一听这话才稍微的放下心来,鼓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到;“风叔,你去办什么事啊,危不危险?要等到什么才回来看凡儿啊,”

    杨亦风往着窗外无尽的星空,幽幽一叹说道“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罢,”说罢放开怀里的缪梦凡,郑重的从怀里掏出两本整洁的小册,用手微微抚了抚放到缪梦凡的手中,无比严肃的说道,“凡儿,本来风叔打算等你把**修炼的更好一点的时候再交给你,但是现在估计要靠你自己了,风叔上的修为都记载在这里两本小书里,你自己好好看看,书上的东西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如果以后还能再见到风叔,风叔再给你指导,另外,等风叔走后,平时的训练切不可荒废了,要持之以恒,你现在的**还不够强悍,这书上的东西切不可流传出去,要不然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祸事来,就是对待你的家人也不能说知道吗?”

    缪梦凡接过两本小册,一看每本也只有薄薄的几页厚,点了点头带着哭腔道,“知道了,风叔,但是我真的不想风叔走,”

    刹时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无比感伤的味道,杨亦风摇了摇头,站起来,“凡儿,如果十八年后,风叔还没有回来找你,那你便到怒池树练海看看吧,”说罢,甩走向窗口,停顿了片刻,深深吸了口气,仿佛下着无比坚决的决心往前一闪便已消失不见,

    缪梦凡看着杨亦风转便不见了踪影,知道这也许要等很久才能见到风叔了,两人不是亲人确胜似亲人,从路边相识,再到夜晚相遇,然后小山一个月上的训练再到现在临别增书,一幕幕浮不停的浮现在缪梦凡的脑海里,“风叔,何时才能再见到你呢,”缪梦凡轻声说道;一抹双眼的泪水,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调整了一下心,拉过被子,紧紧抱着前的小书,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但是缪梦凡却不知道,窗外不远杨亦风看完着一切,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句,“傻孩子,”便行一闪变消失在夜色中,再寻不见,

    第二天一早,缪梦凡早早便起,想起昨晚风叔的离去,心里不免一阵难受,放下心里的不快,盘膝坐在上,催动着脑海里的电流在体里流转了一遍,但出乎寻常的,这次那股电流的威力增加不少,差不多有平时的两倍威力了,连已经很习惯了的缪梦凡都不觉得皱了皱眉,缪梦凡觉得差不多了,催动着脑海中把那股电流收回,舒展了下刚才有些点得麻痹的手脚,轻声叹道,“恩,不错,只有在疼的时候才没有时间去想风叔,但是这种程度还不算疼,”说罢起跳下,穿好衣服把枕头下两本小册贴藏好,再拿过桌上的茶水稍微漱了漱口,拉开房门向大厅走去,

    此时天色还很早,将军府里还许多人还在睡梦里,缪梦凡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正巧萍夫人此刻恰巧从厨房钻了出来,看来正是在带着下人在为众人准备早点,正出门便看到缪梦凡走过来,神有些难看,原先欢快活拨的样子早已不见,当下上前拉着缪梦凡的手,紧张的问道,“凡儿,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生病了,”

    缪梦凡抬头一看正是萍夫人,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二婶,凡儿没事,凡儿只是有点想家了,凡儿正想向二叔二婶拜别,因为凡儿真的很想家里人了,”

    萍夫人总感觉有些不寻常,只得吩咐后的侍女去把缪清风叫过来,然后拉过缪梦凡不断柔声安慰着,片刻后,缪清风赶了过来,看到缪梦凡一幅六神无主的样子,不由搂缪梦凡急问道,“凡儿,怎么了,有事你跟二叔说,”

    缪梦凡看着眼前一直最疼自己的二叔,发现原来因为自己的失落让自己边最亲的人都为自己担心起来,当下露出那幅招牌式的微笑,柔声道,“二叔,真的没有什么事,只是凡儿已经一个月没见到父王,没见到大哥二哥了,确实想念的紧,”

    当下缪清风不觉有异,便笑道,“原来是想家拉啊,难道在二叔家不好,每天有二叔二婶还有嫣然陪着你不好么,要不我把文儿跟小武也叫过来好不好,”

    “还是不要了,凡儿离开家已经一个月了,实在有点想家了,二叔能不能送我回家见我母亲,以后凡儿一定还会再过来二叔家住,好不好,”

    缪清风没法只得点了点头,用手摸了摸缪梦凡的头,一把抱起自己的怀里,望大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要走也得吃完饭再走吧,吃完饭二叔再亲自送你回去,好不好啊,“

    待回到饭厅,下人正做好了早点,嫣然也刚好起过来了,听到缪梦凡要回去了,更是百般挽留,但是缪梦凡还是执意要回去,不得已吃完早点,缪清风吩咐下人准备好了马车,备好了马,把缪梦凡送到了缪王府,:

重要声明:小说《碎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