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缪梦凡,第六章;醉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转身你在哪 书名:碎雷
    马车缓缓的行在宽阔的街道当中,街道中不时有人伸手指点着赞叹着马车的豪华,不时的猜测着马车上主人的份,缪梦凡无心欣赏外面的风景,趟在马车里的软裘里闭目深思起来,思考着到了二叔家如何瞒过二叔的耳目,想到这里不免也有一点心烦意乱,不经意的透过窗帘的缝隙一瞥窗外已经依稀能看到京都的南城墙了,将军府正坐落在整个京都的南城墙下,突然马车曳然而止,几匹高头大马更是一声嘶吼人力而起,正在沉思中的缪梦凡吓一大跳,忙从马车里探出来,只见马车前面一位穿深色麻布长袍的中年人,手握酒瓶躺在大道中间浑然不省人事,满头长及腰背的黑发随意披散,颌下钢针般的短须虽略显颓废却难掩其那股彪悍气息,马车上车夫直立起来用力紧拉起缰绳六批高大的大宛马才逐渐安定下来,但马车前的醉汉面对面前不时抬得高高的马蹄却浑然未觉般,这时缪脸用力紧了紧手上的钢刀紧张得上前来以刀鞘指着地上的醉汉道“兀那汉子,为何挡道,可知马车里坐的乃是何人,识相的赶快滚开,”

    缪镰说完却见地上的汉子只是子稍微动了动,好象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躺下,对缪镰的话充耳不闻,缪镰大急,他可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何况出门前四夫人更是再三叮嘱,没办法只好打起一百分精神一边注意着醉汉的一举一动,一边仔细注意着周围的状况,虽然内心有那么一丝紧张但还是装作轻松的对后两人道,“走,去把那个拖到路边,别耽误小王爷赶路,”后两人虽算不上高手,但是至少也拳脚弓马刀剑娴熟,在江湖中也属不寻常的人物,两人听到吩咐用脚磕了磕马腹绕到马车前面,其中一人更是拿起手中的一杆长铁枪挑了挑地上熟睡的醉汉道,“醉鬼,快点挪挪子,挡道了,听到没有,咦~叫你呢,听到没有,是不是不想活了,”不管马上的两人怎么“扰”但是地上的醉汉就是一动不动,两人似乎被这种无视激发起内心的火气一样,都从马上跳将下来,把兵刃都扔一旁,抡起袖子就抓着醉汉的衣领往旁边扔,可是不管怎么样,两人把吃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双脸憋得通红都无法把地上的醉汉挪动分毫,要知道两人在江湖成名已久,靠着点硬扎子的实力才被缪清扬收留,虽平常只是负责看家护院,但是比起平常的兵士可是强了好几个档次以上了,先如今两人加起来至少已上千斤重的力量却不能动醉汉丝毫,

    缪镰后剩下的六个人瞧见了大奇,不等缪镰吩咐,各自放下兵器从马上跳下来,跑到醉汉前抬手的抬手,扛脚的扛脚,正想把醉汉扔到一旁,一用力醉汉纹丝不动,当下心下更是奇怪,互相对了一下眼色,各自用着全最大的力气想把醉汉给抬起来,但是不管八人怎么用力醉汉依旧一动也不动,仿佛他本来便是与这地上的大理石融为一体的一样,

    突然,不等众人从这奇怪的一幕清醒过来,一直趟在地上的醉汉突然径直坐了起来,旁边众人促不及防的撞到一快,只听见“哎呦”的声音不绝于耳,更倒霉的是抬个大汉脑蛋的紫膛脸汉子在醉汉起来的那一瞬收不住力气一下撞到对面一位抬脚的兄弟面孔上,之间对面那位兄弟顿时鼻孔里的鲜血顿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张开嘴吐出一口血污在地上,竟然还夹杂着三颗门牙在里面,

    只见醉汉从地上坐了起来,抬手举起酒壶里的酒倒想嘴里,可倒了半天,也没倒出什么来,醉汉无奈的用舌头嘴唇,道“唉,又没酒了,这子可怎么过啊,’

    这时缪镰带过来的八个人站稳好脚步,各自找到自己的称手兵器,怒不可揭望醉汉上招呼过去,缪梦凡见了大急,连忙跳下马车,阻止到,“住手,快住手,”缪梦凡虽然看起来觉得奇怪,而且再怎么都想不到,别说是八个这样的角色,就算是八百个,八千个,八万万也不是眼前的醉汉对手,但是缪梦凡只是看到七八把刀剑眼看就要扎到醉汉上,而醉汉都好象没见到一样,不免为眼前的赶到担心,才出声喝止,不管怎么样,缪梦凡年龄还有小,很多时候都是从自己单纯的心灵去考虑,完全没有发现眼前的醉汉根本不简单,

    八人听到缪梦凡的喝止,只好收回冰刃恭敬的退到一边,这时醉汉却抬起微闭着显得无神的双眼看着缪梦凡道;“小娃,有没有酒啊,给叔口酒喝行不,”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围观的群众了,周围的人听到醉汉如此说,都不觉为醉汉捏把汗,都一个个的想,“你喝醉酒挡住人家的道,还对人家如此无理,人家现在不要你小命还向人家要酒喝,真的没得救了,看人家出门的排场是一般的人家么,说不得人家不会放过你的,”

    缪镰听到后立马抽出钢刀就要上前,却被缪梦凡拦下了,缪梦凡拉着缪镰的衣袖说道,“缪大哥,算了,这位大叔也是喝醉了,无心之失,去给这位大叔打壶酒再给些银两让这位大叔回家吧,”

    缪镰无奈只得照做了,不一会侍女把酒打回来了,何琼花又拿出了些银子,足有好几十两,缪梦凡接过放到醉汉手里,“大叔,酒给你买来了,还是回家去吧,要不您家里人又该担心了,”

    醉汉看着缪梦凡无比真诚的双眼,喃喃道,“家,回家?”说完拿起酒壶与银两,晃晃悠悠的走了,

    缪梦凡目送醉汉离去,也上了马车,一行人继续向将军府行去。

    过了片刻,众人已到了将军府门口了,只见门口萍夫人早牵着嫣然在门口侯着了,原来在昨缪清扬就已经派人通知了缪梦凡今的到来,但是缪清风却不在,想必是到校场练军士去了,

    等待马车稳稳的停将下来,萍夫人早跟小嫣然迎上前来,缪梦凡早下了马车,彬彬有礼向萍夫妇请了安,萍夫人看着缪梦凡也遏制不住内心的喜,但小嫣然早跑到前来,拉着缪梦凡的手臂撒道,“三哥哥,你终于来,你来了爹跟娘就不会再要嫣儿学那些琴棋书画了,你不知道真的好闷哦,昨听到你要来,我可是高兴了好久啊,呵呵,”说完不住的掩嘴开心的笑起来,虽然年龄但别有一番出尘的风味,任谁见了,都不会怀疑将来一定会是一位美若天仙的美人儿,

    萍夫人不由笑骂道,“你啊,老是这么不学习怎么行呢,小心长大了会嫁不出去,爹娘可是有点担心了哦,”

    “我长大了才不嫁人呢,”小嫣然嘴巴翘起老高,不高兴的瞥了母亲一眼,拉着缪梦凡向府内跑去,只见萍夫人着急的在后面大喊,“小心点,别跑那么快,小心摔着,”说完不敢怠慢,带着几位侍女尾随二人进到府来,缪镰等人也带着众人返回了王府,

    “三哥哥,来,我带你先参观你的房间,”缪嫣然带着缪梦凡走进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只见房间收拾的一尘不染,红色的西域地毯铺在地上踩上去软软的很舒服,缪梦凡观察着房间的布置,欣喜不已,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实在太漂亮了,就算比起缪王府自己的房间也差不了多少,

    二人在房间里开心的聊了一会,出奇的萍夫人也没有来打扰,正当二人玩闹得不可开交时,两位侍女便前来催促二人去用午饭了,二人赶忙出门,由两位侍女带着往饭堂走去,吃完饭,两兄妹又是在王府里到处游玩,不时传来小嫣然银铃般的笑声,转眼天色便得暗淡些了,二人在后花园玩闹时,缪清风抱着一个兽王头盔,来寻缪梦凡了,平时这两叔侄的关系就很好,这不缪清风刚回府还不急脱下上的盔甲便来寻缪梦凡来了,远远的就见缪清风把头盔扔一旁,早有家将捡起恭敬的放在怀里,往缪梦凡走来,叫道,“凡儿,凡儿来了也不来见二叔啊,二叔可有些不高兴啊,哈哈,”缪梦凡见了,忙三步并到两步跳到缪清风的怀里,习惯的抱着缪清风的脖子道,“二叔不是忙嘛,你不知道凡儿可想二叔了,”

    “呵呵,好,那就好,走,跟二叔去玩,”说完抱着缪梦凡转向前院走去,只留下缪嫣然见到这幕狠狠的一跺脚,看这二人狠狠的哼了一声,这小丫头显然是有点吃醋了,

    刚来到前厅叔侄二人又有说有笑的聊了会,萍夫人带着下人准备晚餐来了,当下缪梦凡与缪清风一家人开心的吃完后已经天色很晚了,当下拜别独自一人再侍女的带领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碎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