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想入非非

    黄山湖语重心长的道:“一尘,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让你叫我师傅吗?”

    田一尘迫不及待的很想知道答案,这也是半年来自己最大的疑惑,田一尘道:“难道是与特警队有关?”

    黄山湖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在你之前,我刚刚被提为副所长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四十岁出头,那个时候的我也是满腔的(热rè)(情qíng),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家里,更没有时间照顾冬天,一心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就是想做出点成绩,那个时候我们所来了一个就像你这么大的小伙子,乖巧能干,我也很喜欢,就收为徒弟,恨不得把所有的经验全部传授给他!”

    黄山湖继续道:“他也不是一般的聪明,无论什么事(情qíng)都是一点就透,跟着我干了三年后,就被保送到警官学院去进修,后来市刑警队正好缺人,把我抽调到刑警队暂时去帮忙,我也把他推荐到刑警队去工作,希望他在刑侦的路上可以走的长远一点,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重大案件,他在一次解救人质的行动中,误伤了人质,造成人质重伤,后来人质没有抢救过来,那个时候的他还年轻,我不想看着他的这辈子的从警生涯就这么完了,于是我就主动承认了责任,把造成的人质受伤事件的责任全部揽在我(身shēn)上,后来督察队派出工作组对整个案件进行了审查,于是我就被退回了派出所,受到了严厉的处分,虽然还在副所长的位置上,不过这一干就是将近二十年!”

    冬天好奇的问道:“那他呢?”

    黄山湖点上一根烟道:“后来因为我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他也就理所当然的留在刑警队继续工作,就这样过了五年,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野心远远不止这些,他为了能够争取更好的前程,后来在我们辖区内发生的一件命案上,他竟然为了政绩,爬上刑警队队长的位置,竟然隐瞒问题不报,造成一笔巨额的账款现在都不知去向,据当时的案(情qíng)报告里说,这笔巨款在大火中被大部分烧毁!”

    田一尘道:“这件事后来就没有人追究吗?”

    黄山湖摇摇头道:“这个案子的有关联的当事人都已经全部葬(身shēn)火海了,这场无(情qíng)的大火整整的烧了三天三夜才算是结束!”

    田一尘再也忍不住了道:“真是可恶,这种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黄山湖叹口气接着道:“事(情qíng)恰恰相反,他现在可是一直平步青云,稳稳的坐在了副局长的位置上!”

    田一尘道:“难道他就是武孝林副局长?”

    黄山湖没有想到田一尘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明,黄山湖点点头道:“对,就是他,所以我后来再也不收徒弟,直到遇到了你,才让我改变了原有的想法!”

    田一尘安慰道:“黄所,别伤心了,阿姨都已经煮好了一大锅的饺子,今天刚好我们两个都休息,加上冬天即将毕业,我陪你喝一杯,今天不提不开心的事(情qíng)!”

    黄山湖这才勉强的笑了一笑道:“好,今天不提不开心的事(情qíng),冬天,你去书房拿一瓶好酒来,我和一尘喝一杯!”

    冬天愉快的答应道:“好嘞,你们稍等一会,好酒马上就来!”

    四个小菜,四盘水饺上桌,黄山湖端起酒杯道:“冬天你也少喝一点,我们四个碰一杯,也是为了庆祝我们一家人难得的团聚!”

    张燕玲立即明白了黄山湖的意思,也端起酒杯道:“对,一家团聚!”

    冬天突然有点害羞的道:“有酒喝还那么多话!”说完也端起了酒杯!

    田一尘更是有点紧张的不知所措道:“黄所,张姨,那以后我会经常来叨扰的哦!”

    黄山湖两眼一瞪道:“”还叫黄所,该改口了!

    田一尘一时还没有明白,改口是叫什么啊,一时竟然楞在原地了!

    张燕玲提醒道:“还不赶快叫师傅,这是你师傅从内心里接受你了!”

    田一尘恍然大悟的道:“师傅,师母,我敬你们一杯!”

    然后四个人宛如一家人一样的欢笑一堂!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十二点了,田一尘知道自己也该告辞了,因为明天白天还要去派出所上班,后天又该轮到自己值夜班了!

    田一尘道:“师傅,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黄山湖点点头道:“自己路上小心一点,多注意安全!”

    张燕玲吩咐冬天道:“冬天,你去送送一尘!”

    田一尘道:“不用了师母,只有几公里,一会就能到家了!”

    冬天起(身shēn)道:“走吧,我就送你到楼下!”

    田一尘和冬天出了房门,冬天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道:“特警队报名的时候,记得别忘了叫上我,我要和你一起去!”

    田一尘道:“还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报名呢,不过我想去试一下!”

    冬天有点安奈不住自己的(性xìng)子了道:“一尘,你不想我做你的女朋友吗?”

    田一尘有点惊慌失措的道:“我……我……”

    冬天突然委屈的低下了头道:“是我不够漂亮吗?”冬天说着有点委屈的想哭的样子,甚是可怜。

    田一尘既激动又紧张的急忙想去哄冬天来着,两人就这么一拉一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抱在了一起,冬天的(娇jiāo)小的(身shēn)躯突然好想失去了一切的重心,有点支撑不住的往下缩!

    原来这也是冬天的第一次与一个男生这么亲密的接触,而田一尘隔着衣服就能感受到冬天(胸xiōng)口的那团(娇jiāo)柔,心跳更加的剧烈起来!

    冬天挣脱了田一尘的怀抱道:“我还以为你有多老实呢,你老实交代,你究竟抱过多少女孩子!”

    田一尘慢慢的放松了心(情qíng),恢复了原来的平静道:“哪有,刚才那是因为紧张,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就抱了你,你可是我抱过的第一个女生!”

    冬天道:“你骗人!”

    田一尘解释道:“千真万确,句句实话!”

    冬天道:“好了,不逗你了,你赶快回去吧,到了家给我发微信!”冬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qíng)继续道:“哎呀,竟然忘了把礼物给你了!”

    田一尘道:“改天吧,你也赶快回去,我到家就给你发微信!”

    田一尘回到家,回忆着刚刚的一幕幕,竟然有点想入非非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花开花谢春常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